kbiy6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不是他鑒賞-8bjpq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王宫里有一处专门训练侍卫的宫殿,在宫里当差的侍卫全部都由此宫殿的大内侍卫冷若潇调派,冷若潇为人处事八面玲珑,平时不喜于色 ,不怒于形,很是让人捉摸不透,大家做事也都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李文翰正因为守门迟到了一个时辰,被冷若潇绑在十字架上抽着鞭子。
王爺的侍妾
“冷大人,我兄弟初来乍到,不了解规矩,还请这次你能饶了他,他下次定不会再犯。”秦风看着李文翰被鞭子抽的浑身身是伤,连忙上前求情。
冷若潇阴着脸,眉头都皱成了一堆,不耐烦的回答,“规矩就是规矩,我不管你是不是初来乍到,坏了规矩就得认罚,”他双手背在身后,横眉怒视的盯着李文翰,“给我使劲打。”
秦风的求情不仅不起作用,反倒李文翰被鞭子抽的更厉害了。
詩裏特別有禪 駱玉明
“秦兄,没有关系,”李文翰咬紧牙关,想着苏樱雪,始终没有皱一下眉头。
冷若潇看李文翰快要昏厥过去了,才缓缓的开口道,“好了,停手,将他带下去关禁闭,三天不许给他吃饭喝水。”
李文翰被拖进一间黑漆漆的房间里关了起来,他艰难的爬起来靠在了墙角,他感觉浑身火辣辣的疼痛,然后闭着眼睛强忍着,“宇宙洪荒,泪不尽遗世风霜,流年末世,此生痴守为一人,”他碎碎念着,然后想着苏樱雪觉得也没那么痛了。
秦风见李文翰被打成那个样子,又三天不让吃喝,他怕李文翰会有性命之忧,思来想去决定去找墨宸宇想办法,他趁着换班的时间混在了巡视王宫的侍卫中,总算是摸索到了墨宸宇居住的宫殿,他正准备敲门进入房间,却看到北沫雪带着两个侍女向这边走了过来,他又只好先藏在柱子后面。
北沫雪直接推门走进了墨宸宇的房间,“风歌陌上,你们两个把她给我送到我大哥的行宫去,他的侍女由他派人照顾。”
仙魂法 七輸
屍魂錄 猴爺爺嫁到
天煞妖嬈:都市女天師
风歌和陌上没有敢说什么,连忙扶起了苏樱雪,连背带抬的走出了房间。
秦风躲在柱子后面看到如此场景,脸色突变,他冲出去拦住了风歌和陌上的去路。
风歌陌上被突然出现的秦风吓的打了一个寒颤,要不是晴天朗日,她们差点吓得尖叫起来。
“你们把她怎么了?”秦风怒发冲冠的问。
“你是谁?”风歌看着眼前仪表堂堂的秦风,眼神耐人寻味。
秦风思索了片刻说:“她是我家小姐。”
风歌正准备说话,陌上插话道,“你还是快走吧?等下被我们公主看到了怕是不会让你好过,你放心,她没事,只是受伤了,我们送她去休养。”
“对,你还是先离开吧?”风歌转头看了一眼,然后回头又补了一句说。
秦风看了一眼昏迷的苏樱雪,“多谢你们了,”他眼神划过不忍,然后转身离开,想着李文翰还要他救,他不想连他自己也出事。
“陌上,你可认识刚才那位公子?”风歌一边走一边试探的问着陌上。
長生謠
“在公主大婚游街的时候见过一次,”陌上回忆着北沫雪大婚游街时画面。
“不会造成公主大婚失败的人就是他们吧?”风歌因为是风赤的妹妹,所以没有随时随地跟在北沫雪身边伺候北沫雪,有很多事她也不知道。
“嗯,”陌上点了点头。
“那他们怎么会出现在王宫里,公主能忍?”风歌像是在套陌上的口风。
“本来公主把他们抓进牢里想处死的,结果被王子殿下给救了,我也搞不清楚状况,公主自从有了驸马之后,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了,很多时候我也没有伺候在侧,一些人和事我们做下人的也不敢多问,”陌上想到昨天晚上还莫名其妙的挨了北沫雪一个巴掌,还被罚了一个月的月例就不寒而栗。
风歌点了一下头,她感觉北沫雪自从有了墨宸宇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深沉起来,让人越来越琢磨不透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北焱正准备吩咐静笙给苏樱雪送午膳,静笙还未走出门就见风歌跟陌上搀扶着苏樱雪站在了门外。
“我们求见王子殿下,”风歌大声的说。
北焱听闻就走出房间,一眼就看见了昏迷的苏樱雪,“她怎么了?”他急切的询问着,然后上前用担心的眼神看着脸色苍白的苏樱雪。
“回王子殿下,这位姑娘刷马的时候好像不小心被马踢伤了,公主说,她是王子殿下的侍女,还需王子殿下派人照顾,”陌上恭敬的说。
北焱心头一颤,眼神划过冷色,“那你们快把静默扶进房间休养,”他转头又命令着静笙,“静笙,快领她们去。”
风歌跟陌上在静笙的带领下将苏樱雪扶进了房间。
秦风等了许久才见墨宸宇回来,他想上前去打招呼,又想到北沫雪还在房间里,便决定再等等。
九零後基因磚家 第101次戰鬥
墨宸宇推门进去,见北沫雪躺在他床上睡着了,却不见苏樱雪,他正准备问北沫雪,又看北沫雪睡的香,又不好打扰,他只好坐在凳子上等待。
北沫雪睡了一会儿醒来,一睁眼就看见墨宸宇在她眼前,她恍惚了一下,那种一睁眼心爱的人就在身边的感觉太幸福了,她起身穿好了鞋子,“天启你去哪里了?”
墨宸宇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答道,“我去练剑了,”然后又喝了一口茶,假装不经意的问,“公主,那位姑娘呢?”
“噢,我把她送到大哥宫中去了,毕竟是大哥的侍女,所以由他派人照顾方便些,我想着让她在你这里也不太合适,你是驸马,影响不好,”北沫雪说的云淡风轻。
墨宸宇虽惴惴不安,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公主,练了一上午剑,浑身都是汗,我想换一身衣服。”
“那你先换衣服,午膳能否一起用膳?”北沫雪期待着墨宸宇的回答。
墨宸宇点了一下头,随了北沫雪的意。
北沫雪高兴的离开了,她要亲自去膳房做两样小菜。
秦风见北沫雪走远了之后,才敲了墨宸宇的门。
墨宸宇以为是北沫雪又回来了,有点不耐烦的走过去开了门,却发现不是北沫雪。
王爺別亂來
“王爷,属下有事要说,”秦风颔首道。
墨宸宇看到秦风有些诧异,他看了一下周围,四下无人,“先进来再说吧。”
秦风进门,待墨宸宇关上了门之后,他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语气沉重的说:“王爷,李公子因当差失职,被罚了鞭子之后,现在又被关禁闭,三天不让吃喝,属下怕他有性命之忧,想请王爷想个法子予以搭救。”
墨宸宇听完秦风的阐述,想着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你先起来吧。”
“谢王爷,”秦风起身,仔细端倪着墨宸宇。
終極教官 月下吟
“我答应你便是,但我并不是你口中所称的王爷,你以后见我也不用行如此大礼。”墨宸宇看着眼前陌生的秦风,眼神露出冷冽之色。
秦风以为墨宸宇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在人多的时候装作不认识他们,“王爷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装作不认识我们?”
墨宸宇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我为何要装?你们就不怀疑你们本就认错了人?朗朗乾坤无奇不有,何况长相相似之人?我不是他。”
秦风原本确定眼前的就是墨宸宇,但看到墨宸宇如此决绝的否认,还有对苏樱雪的冷漠,关键还娶了别的女子,墨宸宇本人肯定不会负他心爱之人?如此一想,他也有些摇摆不定了,“是我唐突了。”
“你先回去吧?你说的事我记下了,”墨宸宇冷冷的说。
秦风正欲离开,但转念一想,又停止了脚步,“我还有一事想请驸马帮忙。”
“何事?”
“请驸马多照拂我家王妃,”秦风想着苏樱雪现在的处境堪忧,在这个北奕,唯一能照顾她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个与墨宸宇长相一致的人了。
“嗯,”墨宸宇答应的很是爽快,就算秦风不说,他也会尽量照顾苏樱雪。
“多谢驸马,待我家王妃身体好转,我们便会带她离开,到时候还需请驸马帮我们安全的出王宫,”秦风想着既然眼前的人不是他们要寻的人,就没必要在北奕的王宫里多留了,也许想着墨宸宇还活着,本就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罢了,不想接受墨宸宇已逝的事实,所以便给自己找了一份不伤心的信念而已,他是如此,苏樱雪亦是如此。
墨宸宇听秦风说带苏樱雪离开,心里突然有些莫名的失落,他想着苏樱雪每每看到他时,那深情哀怨的眼神,还有自降身份,甘愿沦为侍女,定是爱极了那个与他长相一致的人,他居然有些羡慕那个人,此时的他,想到北沫雪也是爱极了他,他还去羡慕别人,想想自己也是够贪心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