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w7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瀟瀟亦銘銘-第二百六十四章 入陵展示-hq1gu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
月荷池内水清浅,佳人抚琴半欲遮。
“兰蕙,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苏冠道坐在岸上,被琴声所牵引,本来无思无想的灵台很快尽是女子的淡淡愁思。
船上女子并不作答,只是面色惆怅,指尖三两点琴音来回跳跃,拨弹入耳,让人心中好生愁闷。
“和你苏叔叔说说,苏叔叔帮你解决。”苏冠道还是比较宠溺徐兰蕙的,要不然也不会纵容她在那里修炼。
“苏叔叔可是重诺之人?”略有清冷的声音如溪水潺潺,伴随着些许琴音,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美感。
“苏某自然是重诺之人。”遥望荷叶中若隐若现的莲衣,苏冠道脸色一正,心中也有些怅然。
武鼎蒼穹 莫笑吟
“既然如此,兰蕙的请求恐怕苏叔叔不会答应了。”
“说来听听。”
“我想去闯荡一番,拯救这凡界的苍生,还有冥冥之中给我的指引。”兰蕙望向远方,似乎在积蓄着情感。
若是凡人,在此一生也算无所追求,庸庸碌碌直到终老,面对苏冠道,她也不会有一丝怨言。
鬼屋夜話(詭高校無人來電) 謝絕假言(成九龍)
可是她是修仙者,道玄大圆满的修仙者。虽然这里景色优美,也无需劳作,但一切对她来说无异于一个囚笼。她不愿意永远在苏冠道的庇护下生存。
“不行,绝对不行!你父亲交代过我,让你这一生都平平淡淡的度过,没有任何纷争。”百年前,那个白衣的青年抱着婴儿孤身一人踏上了汇道盟,与他冰释前嫌,将他最爱的女儿交给了他。即便以他苏冠道的胸怀也不至于此!
“为了一个将我抛弃的父亲?一个或许已经死了百年的人?”徐兰蕙冷笑一声,显然对这个生死未卜的父亲很是不满。在得到否定的回答时,叛逆的情感陡然爆发。
“我当年看你修炼就应该废了你的修为,不该让你日后生出如此念想!”苏冠道咬牙切齿,白色的胡须根根张开,显然是怒极。
“你当初就应该杀了我,不必让我如此煎熬。”池上女子一字一顿,淡然声音如同尖刀一样狠狠的扎在了他灵魂的最深处。
原来这百年的苦心,居然只是让她徒增痛苦。苏冠道转过身去,身形显得是那么的落寞。
“你走吧。”沉默良久,苍老而又有些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在徐兰蕙的目光中,苏冠道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负手缓缓离去。
我與女鬼有個約會
“琴……我拿走了。”徐兰蕙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重了,语气略有放缓。却只看到那个陪了她百年的那个的苏叔叔挥了挥手的动作。
待她从船上起身的时候,还看到了苏冠道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接下来的几天里,徐兰蕙都没有再次开心起来,满脑里想的都是苏冠道那落魄的身影。
她不知道,她的父亲为了不连累她,独自一人赶赴幽冥界,挑战十殿阎罗的权威;她也不知道,他的苏叔叔为了这个承诺,将汇道盟盟主之位让给他人,一身修为甘愿只做一个乡野村夫。
“我真的错了嘛。”徐兰蕙越走越慢,终于在一处山岩处停了下来。这几天来,冥冥之中的牵引之力开始逐渐减弱,有时都感应不到了。
無限未來之無限世界 魔主定乾坤
嘿,小丫头,你踩我头上了!燕无名有苦难言。要不是他本来就在地缝里,他真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那天遇到残月众人后一路遁逃,没想到在前面又遇到了大量的邪杀,苦战一番后终于勉强脱身,结果后面那些残月弟子赶了上来,这一路边打边逃,简直没有一点脾气。幸亏他变成了石头,收敛了气息,才逃过残月的扫荡,却不曾想遇到这么个不长眼的……
豪門:冷少的金牌女傭
徐兰蕙前脚刚离开岩石,一道青色的光芒就显现出来。
其實我不是天才
“谁?”听到背后有动静,一道灵气化成风刃瞬间反手甩了出去。
燕无名一惊,青纹刀从手中出现,一道刀芒与风刃相抵。此时青纹刀光芒大盛,一招一式如幻影一般向徐兰蕙砍去。可当他见到眼前这个女子的时候,不由得一怔。
倾国之姿,犹不足以概佳人之风骨。
“小贼,还敢反抗,受死!”徐兰蕙一开始也是一慌,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在燕无名犹豫的那一刹那,她如同飘舞的蝴蝶,与这个穿着青色战衣的英俊男子拉开距离,在山林之中交锋起来。
风刃的威力虽然不比刀芒,但是一拉开距离,优势便显现出来。
夢之城羽 自由遐想
一时间灵气交错,锋利的招式在山林间碰撞在一起,令人眼花缭乱。四周的树木被强大的力量打碎,两人脚下的岩石也被打缺了一大块,顺着山坡滑落下去。
徐兰蕙目光一凝,宛若惊鸿仙子,在半空中一个侧身,七弦琴瞬间出现在她的手中。
燕无名脸色一变,青纹刀插在地上,构成了一道防御的屏障。他虽然身经百战,可是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一样是妖孽般的天才,在控术的方面不知比自己高强了多少。
更何况一方面她抢占了先机,另一方面自己的灵力还没有恢复,这样打下去肯定要出事。
随着灵力的拉锯战,两个凡界的绝世天才将自己的力量尽数发挥。虽然燕无名防的滴水不漏,但很快就灵气消耗严重落了下风。
“我认输。”燕无名在屏障破碎的刹那高喊认输,随后脚底抹油就想跑。
“鬼鬼祟祟,还想跑?”徐兰蕙一只手点在他肩部,这时一条金色的力量顺过她的指尖涌入体内,让她浑身一僵。
燕无名也是一顿,脸上露出少许的苦涩。很显然,他也动弹不了了,一种神秘的力量正在压制着他。
回到明朝闖一闖
一个巨大的漩涡忽然出现,强大的吸扯力将二人同时吸了进去。随后,漩涡渐渐消退。
“难道是这里?”西门天一身侠客打扮,一路顺着冥冥之中的指引赶到此处。
“我感觉到了,漩涡里好像有阳剑的气息!这里应该就是帝陵!”正在神魂里滋养着的阴剑忽然按捺不住,就要飞出识海。
“别慌,我也感觉到了。”西门天安抚了一下阴剑和身体里悸动的龙脉,额头上仙纹一闪而过。
鬼夫兇纏 楊小辣
正在缩小的漩涡忽然在仙气的拉扯下变大,西门天乘着刚足以容纳一人的时候猛地冲了进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