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jpo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仇歌行笔趣-第五十章 爲愛消魂展示-d937o

仇歌行
小說推薦仇歌行
十日后我回到药铺,听闻秋月和卓浩然已经离开了三日,而真正的慕容羽的在我药铺足足放了五封信。
我一一拆开,第一封大意曰,你去了哪里?怎么突然关门了?第二封说,怎么关着门,真的要关十五日的门?第三封说,卖馄饨的大姐说你是出去游山玩水,你真的太不够意思了,竟然不叫上一起?第四封说,衙门有调职,大人已经找我谈过话了,你快回来,我想见见你。第五封说,今天我就要走了,没想到你还是没有回来。落款日期是昨日。
我将之前的一封信件连着这五封信,拿了个油灯一并烧了。想来那之前的十几日该是我的做为让他以为自己有希望,我也以为我对他是有些不同,但终究只是有些不同而已。
时间是最好的忘情水,况且这情根种得还不是很深厚,最多大半年他就该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拍拍手四下打量了我这铺子,租金还有一年,转出去的话怎么着也该有两百两。唔,这样话在乡间的买一间屋子应该不成问题。
我将转让的告示贴出去不到一天,就有三人起来看铺子,但均已二百两的转让费给拦住了,我不禁嘀咕难道真的高了,但是我不能降价,毕竟以后的日子柴米油盐可都是要银子的,反正这租金还有一年呐,我就不信转不出去。
第五日,我刚开门便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姑娘,我立刻迎上去:“姑娘可是来看铺子,里面请。”
白衣姑娘翩然转身,施然嫣笑:“二姐,好久不见。”
墨唐 將臣一怒
我怔了一怔,而后哑然一笑,月影找到我了,自然地跟月影关系密切的春雨一样可以找到我,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面前这个春雨跟往常略有不同,但具体是哪儿不同又说不上来。
我浅浅微笑:“是啊,好久不见,快进来吧。”
春雨四下环顾着,我倒了杯茶递给她:“你怎么回大理了?前些时日大姐也回来过去祭拜爹娘还有师兄弟们,你要不要也去祭拜祭拜,爹娘应该会很高兴的。”
她接过茶兀自择了张椅子坐下:“我是来找你的,至于祭拜爹娘的事儿我自己胡去做,就不牢二姐费心了。”
我沉着脸,果然不是以前的春雨了。我坐到她对面:“你来找我是为了月影?”
她看着我怔了怔,点点头语气很是坚硬:“没错!你凭什么霸着月影!你为他做过些什么!他在生死难关之际你在哪儿?现在他终于好了,你就跳出来将他霸着,你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吗?我若是你,就该早早的死在那火海里,免得再来祸害月影!”
她这番话说得简直太狠了,我竟都没有回话的余地。虽然我同春雨不是一起长大,但是她的性子我还是了解的,当初她能敲我房门哭着我要跟我一起月影,现在却是这般的疾言厉色让我早早的去死,就算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言行举止,但性子是没那么容易改变的。
我微微抬眉:“你扮成春雨的模样目的是什么?”
她诡异的笑了笑,慢慢靠近我:“你怎么就断定你面前的就不是真的春雨呢?哈哈哈……这么跟你说吧,你面前的这个人,既是春雨又不是春雨。”
我故作镇定道:“想来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了,你且说来听听,我时间有很多,无妨。”
她盯着我的眼睛像是要将我看穿一样,面上一直挂着诡异的笑。我皱眉道:“要说就说,不要顶着春雨额模样做这副令人恶心的神情!”
她又回到椅子上,拿起茶盖道:“给我加点水吧,说有点长,我好润润口。”
“我十岁那年被我娘卖给了说是修仙的老者,然后我就跟他一直修行,其实说白了就是一路招摇撞骗,他交给我很多的心法口诀,说是很有用处,但是直到我十五岁那些心法口诀也见有什么作用……”
我打断她:“你的身世我并不感兴趣,你只管重点的说,你跟春雨是什么回事儿。”
她脸色暗了暗,似被我打断一番忆苦思甜的过往很不高兴,但又无法,只好轻轻咳了一声又神采奕奕起来:“好啊,重点就是,月影为了救我杀了春雨将我装进了春雨的身体,这下你明白了吧?”
手中的茶杯倏地掉落在地上,滚烫的茶水翻在我的鞋面上,她似乎很满意的表现,继续洋洋得意道:“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慌了?呵呵呵呵……”
我蹲下身去将茶杯的碎片一一拾起来:“凭什么我要相信你说的话?”
她也蹲下来将最后一个碎片放到我手中:“我说的你可以不信,但你可以去彩虹谷问问,当年月影从大理救回来的那个女孩是不是春雨,彩虹谷中的易逝堂里是不是躺了一个叫红叶的姑娘,而春雨醒了红叶姑娘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月影是怎么将我的魂魄提出来放进春雨的身体里,我不方便跟你透露,因为这是我师父的独门修行术。总之,我说的绝无半分虚假,或者你可以找月影当面问清楚。”
或许情爱的道路上就是遍布荆棘,我以为我一路披荆斩棘看到了朝阳就是彼岸,哪里晓得朝阳后头还有灰暗的阴霾。但是,要选朝阳还是阴霾,就是我的自己的事儿了。
顶着春雨模样的红叶走的那天下午,我这座小庙又迎来了一位故人,不禁感慨,其实混了之前许久的江湖,我也算是有些知心好友的,心中略感宽慰。
初初这位知心好友我见着还是顶欢喜的,但是他张口一句,女娃娃你那个诺言可要许给我咯。我听后就变得极其不愿意见他,脸色一沉就去关门。
他见状一个激灵就钻进屋里来了,我眉毛抖了抖,些许年不见他怎么还能这么硬朗?他自顾自的坐下翘了个二郎腿:“有烧鸡吗?可饿死糟老头了。”
我轻咳了两声:“你要用武力威胁我的兑现诺言就没有烧鸡吃了,连过夜茶也是没有的。”
他吹了吹银白但乱糟糟的胡子道:“老头是我这样的人吗,我最不爱的就是强人所难了。你先去弄盘烧鸡来,我真有正事儿同你商量来着。”
见他难得这么正经一回,我只好去隔壁的酒楼弄了桌酒菜给他老人家接风,顺道细细听听他的正事儿。
酒过三巡他打了个酒嗝,就着桌布揩了揩粘在胡子上的油,心满意足的拍拍肚子:“终于是吃饱了。”
我双手支颐看着他:“那就开始你的正事儿吧。”
他突然肃穆庄重起来:“这事儿啊还得从你独自去拆火yao开始说起……”
那时候糟老头合着众人之力将月影救了出来,一直惴惴不安还是跟月影说了我在拆火yao,待到众人赶到时便见无剑抱着已是黑木炭的月影说我已经被炸死了。糟老头心中万分的悔恨,也万分的自责,一个人颓废地走了。
据他说非常痛恨自己当初没有拉着我不让我去,于叔过了一段借酒消愁的日子。待到如梦初醒才想起来他那乖巧的侄儿华苍君不见踪影,依着君君那性子,不可能放我在危险的地方不顾不管的,这思来想去只能是那凌霄洞府的人挟持了。
正好心中郁结难舒,于是马不停蹄地赶到凌霄洞府准备大干一场君君解救出来,却见着君君蓝袍加身威襟正坐正受全族人的跪拜,脑袋里旋风转了一圈,这不是荣升组长的形容又是什么。
见着他那乖巧的君君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想来这族长他做得并不乐意。据糟老头自己说他那出场出得有点掉链子,听到这儿我那颗八卦的心蠢蠢欲动:“你且具体讲讲那是怎么一个掉链子。”
糟老头咳了咳道:“当时我只一心瞧着君君那极不情愿的模样,自然是没有注意脚边有个半人高的盆景,于是准备施展一个身轻如燕的轻功落到君君身边将他带走的,结果用力过猛被那盆景给绊了一下,直愣愣地被甩了出去摔在正堂中,被端着族长信物的长老踩了踩头而已……”
我一个没忍住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那也是相当精彩啊!哈哈哈……”
做人做事要有心計 李雯
糟老头幽怨地看着我:“好笑不?还听不听正事儿了?”
我立刻收声捂着嘴伸出右手做了请,糟老头才沉下气继续道来。
不死王妃:邪王靠邊站 芷蝶如萱
自然地华苍君继任族长的典礼被打乱了,但糟老头也没有如愿将华苍君带走,反而二人都被制服。虽然没还有受印,但已受了族人的跪拜,华苍君这族长的身份还是被认可的。于是抬出族长的架势让糟老头免了牢狱之灾还请进了新晋族长的院子里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糟老头瞧了瞧满桌的鸡鸭鱼肉生生咽下口水再也不看一眼,拦着华苍君就是一通说,但糟老头有颗七窍玲玲心,没有告诉他我已经死了,只是含糊说我下落不明。
非君不嫁
当天晚上华苍君跟糟老头就越狱离开了凌霄洞府,具体要去哪儿华苍君没说,糟老头也没问,只是想着离开凌霄洞府总是好的。
令糟老头措手不及的是华苍君要去彩虹谷看月影,糟老头千拦万拦不让去,华苍君虽然疑惑还是听从了糟老头的建议去找寻我的下落。
几个月下来我自然是了无音讯,华苍君每每到了夜晚就要喝酒,有月亮就对着月亮,有清风就顺着清风,每每这时糟老头就悔恨自己不该去找华苍君的,不该告诉他的我的事儿……但事已至此也是无济于事,只能再诓一时是一时。
半年之后华苍君还是去了彩虹谷,一路上糟老头都盯着他,生怕有谁将我已经死了的消息不小心说漏嘴让华苍君知道。但是一天下来,彩虹谷的人都包括月影本人都没有提过我的一句话,这让糟老头心中有些宽慰。
戰車少女之紅色忠犬 虛空人形
但看着月影生龙活虎的站在他面前同华苍君一起说说笑笑,糟老头心中那点宽慰却荡然无存。他觉得我不过才了死了半年,月影就可以用嬉皮笑脸地去面对众人,糟老头觉得月影他对不起我的性命,我是白死了……
之后凌霄洞府的人又找来了,华苍局无法只能回去,却也再没有广布眼线找我的下落。糟老头看着他这样甚是欣慰,觉得君君这场求而不得的情伤算是到了头。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让糟老头欣慰的日子没过三个月,华苍君就又出了幺蛾子。他娘亲安排了一个漂亮的远房表妹趁着华苍君醉酒的一个晚上钻进了芙蓉帐。
我的微博連諸天
待华苍局酒醒了见床上躺了个含胸微露,面带桃花的美人儿很是恍神。他娘亲掐着时辰进去给他送早点,见着这样的一幕,说是既然你表妹的清白都没有了,只有娶了她这一条路,华苍君在懵懂恍惚间就被他娘亲安排了一桩婚事,虽然华苍君没有点头答应。
一直到这儿糟老头都觉得他娘亲这事儿做得及其好,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这出呢。于是也欢欢喜喜地帮着他娘亲张罗着婚事。
华苍君在离婚礼还有十日的那个午后邀请糟老头吃酒,二人就着三叠下酒菜足足喝了十几坛。两人都有些醉了,糟老头模糊中像是听到华苍君在嘀咕着什么,凑近了才听得个七八分。
前妻不認賬 林希
他说:“二叔,其实她早就死了对不对?你骗我说她只是下落不明,可我找了那么久都找到她,你是骗我对不对?
其实你不骗我也不要紧,反正我马上就要去找她了。我终于能在月影兄之前去找她了。呵呵……她还欠我四两银子呢……必须找她要回来。二叔,你不是说她没死吗,那你将她找来,把她找来我就醒了……”
糟老头怎么也想不到这竟是同华苍君吃的最后一顿酒,他吃了凌霄洞府的制止的消魂散陷入了昏睡。这消魂散吃了能自散二魂六魄,留得一魂一魄在体内。
至此糟老头回过头来细想,说我被炸死了这事儿只听无剑一人说过,再说月影这小子,当初一听说我还寨拆火yao二话不说就往火海冲,怎么过了半年他就跟没事儿人一样笑呵呵的,这样说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真的还有死。
糟老头坐在床边拉着华苍君手发誓要将我带回来同他成亲。
糟老头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就是这么个事儿,所以啊,你必须跟我回去同他成亲,这也是你亲口许诺过我的。”
我叹了口:“当初那是情势所逼,再说了他都有个未婚妻了,你再我去跟他成亲,你让他那未婚妻情何以堪啊。”
糟老头摇摇:“我不管,这一年下来我死死的盯着彩虹谷,好不容易找到你的,你在这儿逍遥快活,可怜我那君君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不必须跟我回去!”说完就要上来扯我的手。
我赶紧后退了一步:“照你这么说他都昏睡了一年多了,怎么不救他?”
他叹了口气:“谁说没救了,这个消魂散啊得用他最想要的东西做法事才能将他的二魂六魄都召回来。之前用他儿子的血召回来一魂六魄,说来说去你才是他最想要的!所以必须是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二叔,我同你做笔交易。我用我的血让你们做法救回他,但不能将我暴露出来,就当我还是死了。他现下已有了儿子,我不能再去做那拆人姻缘的第三者了,你说是也不是?”
糟老头思付了会儿:“好!只要你能将他救回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