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ao熱門玄幻小說 異常樂園 線上看-第五章 拾夢與阿難-t7zz0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苦难罪域地处古神世界北部地区,而酷寒之地又位于苦难罪域的最北端,一年当中有过半时间肆虐寒潮,别说人类,就是雪兽都难以生存,因而才有“酷寒”之称,虽然余烬此行的目的地——神奴聚落,坐落于酷寒之地的南部边境,依托一座活跃火山建立而成,但也抵挡不住铺天盖地的刺骨冷意。
“这里好冷啊!”
太素 看泉聽風
说话间,木偶少女口中呵出雾气,借助升界典礼跻身史诗境界的她,倒也不是真的惧怕寒冷,而是聚落之外的诡异环境,令她感到很不自在。
人神欲·逆天劫
站在灵鸦白夜的背上俯瞰大地,竟然满眼都是獠牙怒目的图腾雕塑,而每一个雕塑周遭都围了一圈跪地人像,仿佛是在举行某种祭祀仪式。
这规模浩大的祭祀雕塑,以火山山脚部落外墙为起始,绵延不知多少里,从高空看去,宛若一只只凝视虚空的无神眼眸。
但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充其量就是数目多到令人咂舌,再加上密密麻麻,容易引发密集恐惧症而已。
真正让木偶少女感到不自在的,是跪地人像的制作材料!
与可以原地取用坚冰,以及沙土、石材和木料等常规素材的图腾雕塑截然不同,那一个个肤色青紫的跪地人像,居然都是被寒冰封体的死亡人类,粗略估计,至少有百万人之巨,无形中散发滔天怨念,令念力惊人的木偶少女,为之通体发寒,不解人类境遇为何如此糟糕。
“这就是古神世界吗?”木偶少女有些动容,问出她能想到的唯一答案。
“嗯。”
余烬轻轻点头,只有真的看过古神世界的人类惨状,他才切实领会苦难教皇为何要发下宏愿,解救人类脱离苦海!
“但是,由苦难教皇庇护的罪城,似乎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啊ꓹ 这里边的阻力,真有那么恐怖吗?”
带着疑惑ꓹ 余烬命令体型巨大的灵鸦白夜长驱直入,飞入未曾设防也无法设防的神奴聚落。
成为传奇生物的灵鸦白夜,隐匿特性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ꓹ 探查能力唯有达到媲美木偶少女的程度,才能识破灵鸦踪迹ꓹ 而据造物主给出的情报显示,坐镇神奴聚落的两位史诗存在ꓹ 都没有这个条件ꓹ 所以完全允许余烬乘坐灵鸦白夜,于聚落之中悄然寻找特异点的位置。
……
鄰家女孩 藍亭居士
“这是你的暖石,拿好。”
“监工大人,这块暖石太小了,根本不够过夜啊!”
啪!
一声鞭响,惨叫传来。
“挖一天矿,换一颗火石ꓹ 规矩是定死的,你敢坏规矩?快滚ꓹ 小心老子抽死你ꓹ 不够过夜就早点醒ꓹ 动动手脚ꓹ 死不了人!”
“是……是……”
捧着仅有正常规格一半大小的火石,矿奴“阿难”强忍鞭伤火辣ꓹ 一瘸一拐的离开火山矿场。
他知道ꓹ 身形魁梧的矿场监工ꓹ 一定在嘲笑着他的卑微乞怜,而和他有着同样遭遇的其他矿奴ꓹ 则会对此漠不关心。
醜女訓夫記 江波心
因为矿场中的所有工人,都是奴隶,辛苦一天的挖掘产出,大部分都要上缴聚落头目,以及将他们送入神奴聚落的奴隶主们。在有形皮鞭与无形教化的影响下,反抗的概念早已被人忘却,每个奴隶关注的,就只有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阿难又何尝不是如此?所以,他并不痛恨没有人投来同情,心如死灰的感觉,他早已习惯。
饥饿、疼痛、寒冷与疲惫,让阿难只想早点回到勉强能被称之为“家”的狭小住处,以沉眠忘却生活疲累,在梦中享受能够想到的一切美好,舒缓现实生活的过分沉重,等到明日醒来,去矿场填饱肚子,便继续如此活过一天。
整个聚落里,类似他这样的人类奴隶,比比皆是。
一顿饱饭,一场美梦,便可以得过且过苟活度日,直到身体难以支撑负重,再起不能,最终被殓尸人捡去尸身,变作聚落外的跪地人像。
阿难非常清楚,被奴隶主送到神奴部落后,自己的命运便已然注定,不过他依旧在努力的活着,为了入睡之后的那场美梦而活!所以,阿难向矿工抗议火石太小难以过夜的真正原因,不是害怕自己被冻死,而是不愿太早的脱离梦境。
“主宰梦境的【拾梦者】啊,愿您保佑虔诚信徒,无惧寒冷、无惧饥饿,我愿意以沉沦梦境为代价,生生世世,侍奉在您的脚下……”
阿难走了一路,便在心底来来回回的念了一路,而他口中的【拾梦者】,即为主宰酷寒之地的下位古神,每到夜晚降临,就会为所有信徒送去美梦,因此,奴隶生活越是艰辛,对于拾梦者的信仰便越是坚定,那过于真实的美梦,满足了奴隶们的一切幻想,让他们甘愿为拾梦者奉献生命。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忽然,一声仿佛来自虚无的缥缈呼唤,出现在阿难脑海。
他脚步一顿,确认自己不是因为过度饥饿产生幻觉,便当场跪地,泣声说道:“是的,主宰梦境的拾梦者,信徒阿难准备好了。”
“入梦吧……梦境中……你将来到我的身边……”
“是!”
得到允许,阿难的无神双眼绽放出了璀璨光彩,身躯疲惫好像一下子消失不见,攥着火石踏着大步向住处奔去,他要即刻沉眠,响应梦境主宰的感召。
然而天不随人愿,在必须要经过的神奴广场上,阿难被人拦了下来。
“和我们走一趟!”
“不,我拒绝,伟大的拾梦者在等着我!”
“那你更应该和我们走一趟了,【拾梦祭司】要为梦境主宰举行祭典,需要一些虔诚信徒诵读祷文。”
拦下阿难的几道人影,以看待死人的眼神注视阿难,为首之人以满含诱惑的嗓音说道:“你如果能读出祷文,梦境主宰会非常高兴,届时再进入梦境,就能得到更高的职位。”
“真的?好,我去!”
阿难一口答应下来,紧接着就被几人带走,广场上注意到这一幕的奴隶们,都在羡慕阿难的好运,不仅得到拾梦者的感召,还能以更近的距离追随在梦境主宰的左右。
但知情人却对阿难的天真,报以冷笑,原因是所谓的感召,不过是真名为【食梦者】的梦境主宰,觉得阿难已经被“喂养成熟”,想要将阿难的梦境连带脑子一并吃掉罢了,而拾梦祭司之所以极其凑巧的找上阿难,纯粹是因为得到感召的将死“食物”,可以凭借与拾梦者的灵魂接触,抵挡诵读祷文的疯狂效果。
知情人的数量,当然很少很少,他们也不会去肆意宣扬笼罩着酷寒之地的恐怖真相,不然的话,推动聚落运作的奴隶们就无法产出火石,他们也将失去滚滚财源。
暖婚蜜愛,容先生是愛妻控 明珠還
……
“如果能再有两个,公然响应梦境感召的死鬼,该有多好啊,咱们兄弟也就不用冒着寒风寻找祭品了……该死,怎么又下雪了?这鬼天气可真是要人命啊!快走快走,要是在入夜前找不到剩下的两个死鬼,祭司大人就要发火了!”
将阿难送入专门为祭典所造的庙宇后,拾梦祭司的几位手下,继续在寒风肆虐的聚落中搜寻合适目标,而与此同时,灵鸦白夜也神不知鬼不觉的停在了庙宇上空。
此刻,天空中飘起了细密雪花,却并破除灵鸦白夜的隐形能力,这是因为隐形效果已经不再局限于改变颜色,连带着背上的余烬和木偶少女都能完全融入四周空间,令漫天雪花透体而过。
“就是这里吗?”
“嗯,这里的神性反应最强烈,应该错不了。”
“那咱们这就进去吧?里边好像只有几个传奇人类,我用雪伞增幅意志屏蔽,可以瞒过他们的眼睛。”
“好!”
商议完毕,身披疫医黑袍的余烬从空中跳下,手握雪伞的木偶少女紧随其后,凭借史诗层次的意志屏蔽,即使脱离灵鸦白夜,也无人能够识破真身,令两人得以悄然走入,为拾梦者建造的神庙当中。
“您是梦境主宰……呃,我的脑袋好疼……”
“快点!”
校草戀上淘氣丫頭 936825678
“是梦境真神……呃啊……”
“怎么停下了!诵读祷文能有这么难吗?”
法神降臨
“是所有梦境的起点与终点……”
“继续,你们在祭典上的表现,会得到伟大拾梦者的全程关注!”
伴着一声声断断续续的祷文诵读和沉声喝骂,走进神庙的余烬二人,顺便观察起了神庙细节,视线顺着白石立柱向上看去,发现石柱顶部,也存在与聚落外围别无二致的图腾雕塑。
除开古神普遍拥有的触手外,这疑似拾梦者的图腾雕塑,并不具备同样较为常见的眼睛,而是有着一条类似大象的长鼻,据造物主提供的情报显示,拾梦者便是通过长鼻向信徒“喂养”美梦,以及完成最后吞噬的。
“这么看来,说拾梦者是梦境的起点与终点,倒也贴切,毕竟美梦是它给的,到了也是被它吃的。”
余烬眉头一挑,视线接着扫过专门为祭典准备的各式用具,以一位艺术工作者的视角,不由得点了点头,因为这一个个沾满未知黑痕的祭典用品,造型原始风格狂野,给人以浓浓的诡异感受。
看得多了,还会在游戏机制的作用下,隐隐产生视野幻觉,使得铭刻于祭典用品上的古神图腾开始摇动,更显惊悚之色。
“呃啊啊啊……我读不下去了!我的脑子要裂开了!”
一声惨叫,打断了余烬品鉴美术的职业习惯,他旋即和木偶少女一起迅速步入神庙内堂,见到一位口吐鲜血的奴隶,抱着脑袋满地打滚,四周站满了神情漠然的奴隶和面色阴沉的神职人员。
方才被送入庙宇的阿难,便是漠然视之的奴隶一员。
“哼!你对梦境主宰的信仰不坚,才会觉得头疼欲裂!先滚到旁边休息去,不要耽误其他人的训练!”
某位实力达到传奇境界的神职人员,完全没有发现多了两道视线,默默地在旁注视,他恶狠狠的瞪了地上的奴隶一眼,便紧跟着看向其余奴隶,恰好选中阿难来熟悉咒文。
“你识字吗?”
“会一点。”阿难有些惴惴不安的说道,在被卖为奴隶前,他学过几天的通用文字。
“那好,过来诵读祷文,有不会的,可以问我!”
听到命令,阿难赶忙走上前来,伸出双手接过那写有祷文的古旧羊皮。
渡鬼人筆記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手指接触到羊皮的一刹那,他就萌生了灵魂被抽走的虚脱感,照亮神庙的耀眼烛火也在这时变得颜色昏黄,图腾雕塑上的那条长鼻,则是开始轻轻摇摆,仿佛在呼唤阿难靠近,又仿佛是在给阿难鼓励。
阿难并未心生惶恐,他坚信自己对于拾梦者的绝对忠诚,能够突破一切阻难,猛地闭了下眼睛,便径直看向羊皮纸上的通用文字,读出了开头的几个黑色字迹。
“您是梦境主宰……”
蓦地,阿难顿了一下,然而停顿原因并非头疼,虽然随着他的诵读,那些文字像长蛇一般开始狂舞,烛火光焰也随之肆意摇动,但他并未感到丝毫不适,只是诧异于自己的嗓音莫名的多了一丝杂音。
“这绝对不是我的声音。”阿难想着。
终日挖掘,少饮少食,早就让他的嗓子变得沙哑粗粝,而那丝杂音的出现,却是凭空增添了几分磁性,本应催促他快些诵读的神职人员,破天荒的展露期待眼神,便是一大铁证。
“感谢梦境主宰,感谢您的青睐。”
終身囚禁
虔诚的阿难,在心底感谢了拾梦者,便再度将心神沉入文字狂舞的羊皮纸上:“……是梦境真神,是所有梦境的起点与终点,您得双眼将在梦境成真时睁开,而在此之前,万千信徒将为您俯瞰世间……”
冥冥中仿佛有神明相助,阿难不认识的一些文字,也被他顺利的诵读了出来,而他的声音随着“杂音”的逐渐增多,影响到了现实内的神庙烛火,令几位神职人员于摇曳火光中,露出了亢奋眼神,纷纷确信,拾梦祭典的最佳容器,找到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