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aiu寓意深刻小說 兄弟,想你了 明熙-第二百六十五章 你不行相伴-cerb0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
“楚思麒,你怎样啦?呜呜……梁聘,你是个畜生、王八蛋!”付小欣蹲下身,用手摇晃着倒地不起的我,泪水翻涌而出。
我为她出头,做一个护花使者,却是遭到了梁聘的暴打,付小欣的心就像自己被酒瓶砸中一般的疼痛。
我倒地不起,身子蜷缩在一起,额头上的血迹越发明显。
“兹……”泪流满面的付小欣撕扯开一张手绢,替我擦着血迹。
“我梁聘追求付小欣的事情,拉链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这个穷酸傻蛋敢和我争女人,打不死你王八蛋,我不姓梁!”梁聘得意的拍拍手,在一干朋友面前一酒瓶轰到情敌,那是多牛气的事情。
“梁聘,你打晕我男朋友,还说风凉话……我要……”看到我貌似昏迷不醒、血流不止,付小欣彻底失去了理智,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地上捡起碎裂的半截玻璃瓶,护在自己和我身前,叫嚣道:“我要和你拼了!”
付小欣的身子骨颤抖着,就要冲过去和梁聘拼个鱼死网破。
“小欣……”一双大手,抓住了付小欣的胳膊,使得女人的半起的身躯只能蹲下来。
老婆別想溜 舞清影521
“楚思麒,你没事吗?”付小欣喜极而泣,拉住她的正是本来昏迷的我。
“我没事!”我微笑着摇摇头,几滴血液溅射在付小欣脸上,手中用力一握付小欣柔夷,从地面上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我的目光所到之处,却是凌厉的看向了梁聘。
“咦!?”梁聘被我这样看着,有些吃惊,开始那一瓶子下来,他使出了吃奶的劲,那是发泄着对我所有的不满。
玻璃瓶碎裂,我的头骨肯定也裂开,流了那么多鲜血,我还能这么快醒过来?
“楚思麒……”付小欣闪身护在血流满面的我身前,拉扯着我的手腕,面露心疼的说道:“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医院缝几针。”
开始她用手绢给我止血,根本没有多大效果,如今看到满地的鲜血,付小欣是真的急了。
“不用,他梁聘打不死我!”我用手在脸上一抹,血痕瞬间把一张脸完全变为了血红,苍鹰一般锐利的眼神,带着深深的鄙夷。
“梁哥!?”有人对于我的眼神有了不确定。
“把付小欣拉走,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有多经得起揍!”梁聘把头一甩,立即有三四个男人上前,拉扯着苦苦嘶叫的付小欣。
“啪……”不等我反应过来,梁聘再次暴起,这一回是跳起来,用右手胳膊肘狠狠的砸中了我的肩膀。
“楚思麒……”付小欣伸出手嘶喊着,被四个男人拉住,她完全没办法阻拦梁聘的暴力。
“啪嗒……”我的身躯,被梁聘的大力驱使,再次跌倒在地。
“哈哈……我还以为这个家伙是铁打的呢!”有人发出了笑容,并且把正要准备劝架的大排档老板给挡在了身后。
我两次没有还手之力,被揍趴下,让这群和梁聘关系密切的男人看足了笑话。
異世帝王行
“楚思麒……”付小欣在四个男人时手中挣扎着:“放开我,你们这些杂碎,放开我,呜呜呜……”求不得挣脱的女子,再次哭泣起来,因为她看到,那个被一肘子击倒的我,再次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立起来。
而这一回起身的我,还不停的扭动着脖颈,脸上露出的嘲弄表情越发明显。
“我擦!”梁聘恶狠狠的吐出两字,再次趁着我重心不稳的时候,一脚踢了出去。
“混蛋,梁聘,你这个混蛋!”付小欣把手中的半截玻璃瓶扔出去,双脚蹬踏起来,却是被四个男人架在了空中。
“小欣,我没事!”还是这句话,我东倒西歪的站定,一抹嘴角的血迹,看着梁聘的眼光,变为了狼才具有的冷峻:“来啊,有本事,你把老子打倒,我要是还手一下,或者是爬不起来,就是狗娘养大的!”我拍着胸口叫嚣着,眼神透射着火辣的坚韧。
“你鬼叫,我打不死你,我梁聘两字倒着写!”梁聘抓起身边的一张椅子,朝着我砸了下去。
这一次,梁聘是用尽了全力。被我这样叫嚣着,男人的自尊心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哗啦……”木椅断开,我的身躯再次扑倒在地。
“放开我……”付小欣哭得泪雨滂沱,张嘴咬上了一个男人的手臂,却是依旧不能挣脱开来。
“我……没事!”凌/乱不堪的地面上,我的身子翻滚一下,双手撑住地面试图再次站起来。
“我擦你十八代祖宗!”眼见几次猛击之下,我居然还能站起来,这一下梁聘是彻底抓狂了,抓起桌子上了一个碟盘,猛冲之下狠力的砸中了我的头部。
血液,再次飞溅,夹带着碟盘里面的汤羹,在我脸上、身上交织成一副凄惨的画面。
“咚……”刚刚半爬起来的我,再次跌坐下去。
“楚思麒,不要了……不要再站起来了!”付小欣热泪盈眶,心中极为酸苦的大喊着,她挣脱不了别人的禁锢,眼见着心爱的男人好几次爬起来再被打倒,一颗心几乎要淌出血来。
“小欣,我……真的……没事!”我的脸上全是鲜血和油渍,用袖口擦一下唇角,目光坚决的再次踉伧中爬了起来,看着梁聘的时候,嘴角扬起深深的挖苦。
“梁哥,这个男人打不死!”梁聘身后的好几个男人,被我的打不倒给惊栗住。
“我就不信!”梁聘解开衬衣纽扣,露出结实的胸膛,挥舞着双拳对着我胸膛噼里啪啦一阵猛打。
“呵呵……梁聘……你倘若有本事……你打倒我啊!”我嘴角喷着血渍,血红的脸庞上充满了对梁聘的嘲弄。
“我擦……打死你……”梁聘在付小欣的高声哭喊声中,一连轰出了十几拳,每一拳都打在我的胸膛上。
“砰砰砰……”拳头翻飞在我胸膛上。
可是,我吐着血、眼神越发犀利,却就是不再倒下去!
“来啊!打不倒我楚思麒,你就不是人生的!”我的目光带着明显的讽刺,紧紧的盯着气急败坏的梁聘。
“梁哥,别打了!”终于又人出来劝架,他是被我打不死的精神给触动了。
“滚开,我非得揍死他!”梁聘有些气喘的退后一步,甩开拉扯自己的人,三两下把衬衣脱掉,赤着上半身抡着胳膊。
“哈哈……你不行的,梁聘,你听清楚,你不行!即使老子不还手,你也休想打倒我!”我鄙夷的看着梁聘,不屑一顾的摇晃着脑袋。
我的右手指做着‘你不行’的手势,眼角处闪腾着无尽的坚毅。
“呀呀……”被我说到自己不行,这一下,梁聘完全暴怒,居然冲到大排档菜摊前,一把抢过老板的大菜刀挥动起来:“今晚,我就要砍死你这个王八蛋!”
“不要,不要……”付小欣眼睁睁的看着我屡次被打倒站起来,身上到处都是血红,一颗心早就痛苦不堪,如今看到梁聘要用菜刀拼命了,顿时用尽全力挣扎起来。
“哈哈……你他妈的有种,拿刀子砍过来,来啊……”我手指提刀叫嚣却并没有冲过来的梁聘,眼眶里全部都是讥讽。
“楚思麒,求求你,不要刺激他了!”付小欣挣扎用力过度,完全处于奔溃边缘,全身颓废的缩在了一起。看我不要命的样子,再看着梁聘被刺激得浑身颤栗,她的担心到了极致。
“小欣,不要担心我……他梁聘,不是我辱没他,压根他就没有这个杀人的胆子!”我哈哈一笑,嘴角边的血迹流进了嘴角里。
玄陽戰尊 黃無邪
“我……砍死你!”被我这样子鄙视,梁聘杀人的心是真的上来了,提着菜刀就猛扑上来。
“梁哥,不要啊!”本来都是来找茬的,揍一顿就可以了,其他人并不想梁聘弄出人命,于是好几个男人上前阻止起来。
“让开……谁挡着我,我劈死谁!?”梁聘胸肌紧绷,高举着菜刀狂吼,双脚猛踢之间,把那些劝架的人全部逼退。
縱橫八荒
“哈哈……来啊!”我眉宇间荡起笑容,身子在夜灯中变得笔直。
梁聘冲近,猛吼之中,手中的菜刀真的是迎着我头部猛劈而下!
“不要……”付小欣不忍看着我血流倒地的场景,痛苦的捂住脸。
其他人,也有少数回过了头,今晚带给这些人的触动真的是很深。
“嗤嗤……”菜刀劈入肌肉的声响是那么的清脆,梁聘满脸愤懑的咬着牙咕咕响,右手的菜刀劈中了我的左肩。
血液,再次喷涌而出!
三國梟雄們的青春期
“去死!”梁聘嘴里骂出两字,左脚踢中我胸口的力道,因为惊恐于我的强硬态度,已然消退了不少。开始那一刀劈下来,他看到我居然不避不闪,笑迎着做着对自己鄙夷的做鬼脸。
也正是一怒之下那一瞬间的清醒,梁聘才把刀子偏离一点,使得菜刀入我左肩不到一公分深度。
开玩笑,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我,让我知难而退让出付小欣,可不是真的要我的性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