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e0t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穿越之何以解憂 ptt-第十八章 商機展示-djr7g

穿越之何以解憂
小說推薦穿越之何以解憂
赵解忧感到挺奇怪的,“你们都认识我?”
“那是,现在整个王府上下,哪有不认识赵姑娘的,赵姑娘可是王爷第一次抱……唔……”说这话的人的嘴一把被人捂住,此人便是那个“白面书生”。
“别瞎说,不想要命了是吗?”“白面书生”小声和那人说道。
前妻兇猛:冰山總裁請小心
“无妨,”赵解忧笑了笑,“我真的是王爷第一次抱的人吗?”
奴才们听到赵解忧竟敢这么不避讳地问出这种话来,都吃了一惊!顿时明白了王爷为什么带她回府,王爷口味重啊,竟喜欢如此奔放的女人!
那人见赵解忧也不避讳,继续说道:“是啊,您可是咱们王爷第一个抱的人呢,您就知道您有多受宠了。”
她还受宠?她受宠还被翠柳打的那么狠,而王爷连屁都不放一个!赵解忧恨恨地想。
“白面书生”一直没说话,他在想赵解忧为什么会突然来,她来会不会是王爷指示的。这个人虽然长的像个小白脸,可是心眼却多的很。
赵解忧想吓吓他们,便说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啊,不好好干活在这儿摇骰子。要不要我告诉王爷,好让王爷和你们一起玩儿啊?”赵解忧坐下,翘着二郎腿。
“白面书生”赶紧说道:“赵姑娘这是哪儿的话,奴才们都是伺候王爷的人,由王爷养着咱们,哪能不为王爷尽心尽力啊。这不,奴才们刚做完手里的活儿,就寻思着歇息半刻,摇会儿骰子,劳逸结合。这不,才摇起骰子,赵姑娘就来了。”
赵解忧看着面前的人,能言善道,不一般啊。
“怎么,我还来错了?”赵解忧似笑非笑地说道。
“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奴才的意思是赵姑娘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说明赵姑娘真是个巧人儿啊。”“白面书生”又拍了一顿赵解忧的马屁。
“哈哈,你太会说话了,你叫什么名字?”赵解忧问道。
“奴才白玉,是这洁净苑的掌事。”“白面书生”答道。
“噗……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赵解忧吓得刚喝进半口的茶都喷出来了。
“奴才白玉。”“白面书生”不解,他还觉得自己的名字挺好听的啊,怎么赵姑娘听完反应这么大。
赵解忧此时又想到了她穿越的那一天!白玉!如果不是这个人要……那个什么她,她会穿到这连电视、电脑、无线网都没有的地方吗?她恨死白玉了!
無限輪回 陌白
“你是姓白名玉?”赵解忧又确定了一遍。
緣分從嘿咻開始
“是。”“白面书生”有一种挫败感,他的名字真的有问题吗?难道犯了什么风水?
“如果奴才的名字犯了姑娘忌讳,奴才改名就是,请姑娘赐名。”“白面书生”真的很聪明,很有心机。他来到王府里就是要出人头地,可是一直到现在都默默无闻,只是个净事房的小头头。现在机会来了,既然赵姑娘问他的名字,就说明他已经引起了赵姑娘的注意,而赵姑娘迟早是王爷的枕边人。如若日后有赵姑娘吹吹王爷的枕边风,那自己的出头之日就指日可待了。
“其实我也不想让你忘祖背宗……有了,你娘姓什么?”赵解忧终于想出了怎么给他改名又合理的办法。
“奴才的娘……也姓白。”“白面书生”顿时觉得自己又不会出息了。
“呃……那以后我叫你白白好了。”赵解忧无奈,只能这样叫了,也不能让人家改姓啊,那也太忘本了。
白白行了个礼,“谢赵姑娘赐名,奴才白白见过赵姑娘。”
“好了,不必多礼。”赵解忧说道,“如果我向王爷说让你跟了我,同时你还是这里的管事的,你可愿意?”赵解忧觉得白白聪明能干,长的又好,让人一见就喜欢。好吧,她又流露出了花痴的本质。再一个,她的身边确实需要一个得力的人。
弒神記
白白听了,啊,他的出头之日到了,“奴才愿意,奴才愿意。”白白忙不迭地说道。
“那好,等哪日有机会,我和王爷说说。”赵解忧说道。
大公無私. 兲囍
“多谢赵姑娘。”白白又行了个礼,他现在简直就把赵解忧当成了他的再生父母啊!
别的奴才看了,可是对白白各种羡慕嫉妒啊,有赵姑娘撑腰,那腰板儿不得挺的倍儿直。
“赵姑娘,您别只顾着白掌事啊,也管管咱们,咱们可都等着赵姑娘恩泽呢。”
“哎呀,我叫白白只是让他帮我做些粗活罢了,我身边只有一个月容,这不正好一男一女嘛。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这是什么俗话,怎么从来没听过?奴才们一脸大写的“懵”字。
赵解忧见所有人都停下不玩了,一副随时听她差遣的样子,便张罗起来,“来,来来,大家一起玩啊,别愣着了。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找找乐子。”
大伙儿一看她是来找乐子的,还挺平易近人的,又都活跃了。
魔鬼玩家 魔亦心
“赵姑娘找到这来就对了,这可是全府上下最热闹的地儿了。”
“来,来,来,买大买小,买定离手嘞!”净事房又恢复了之前的吵闹。
“赵姑娘,压大压小?”白白摁着骰盅问道。
“我压大。”赵解忧说道。
“不改了?”白白又问了一遍。
尋屍人 洛琳瑯
“不改了。”赵解忧十分肯定。
“开!”
开了之后,赵解忧输了。
白白笑着说:“不好意思啊,赵姑娘,您又输了。”赵解忧笑笑,这已经是她输的第二回了,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其实对于骰子,赵解忧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很精通。曾经赵解忧年轻时“花天酒地”的时候,她和她那些狐朋狗友总摇骰子玩儿。为了能赢别人,她还特意练过。练到最后,谁都赢不了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也没有人和她一起玩骰子了,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她有天分是她的错吗?今天好不容易这么多人陪她玩儿,她得先玩过瘾了,再收一把好利,嘿嘿。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