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gcv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玄音斷絕方知情深笔趣-第四章相伴-ljq92

玄音斷絕方知情深
小說推薦玄音斷絕方知情深
玄音来到了玉昆雪山,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阿熙前几日传信说,今日会把聚雷珠给自己,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呢!
玄音,我在这里。玄音看着那松树下的红色身影,不由的笑了笑。可算见着你了,我们两个已经四百年没见了。丰煦看着面前的人儿,开口到,不是经常在虚镜里见着的嘛!
四爺嬌寵:福晉萬福
没错,这几百年来,玄音通过虚镜把自己的点点滴滴都跟丰煦说了,当然,除了自己喜欢上玄冥这件事。
丰煦看着玄音故作生气的模样,开口到,好了,不生气,你要我给你带的东西,我带来了。你虽然已经成仙,但是并未经过雷劫,我算了算,你的雷劫就在最近这段时间,这颗聚雷珠,可以在你渡雷劫的时候,帮你一把。说着便把珠子交到了玄音手里。
玄音握紧了手里的珠子,开口到,谢谢你阿熙。你跟我还客气呢!
玄音,你放心,不管出什么事,我都会护着你的。一定会的。我永远支持你的任何决定和选择。
玄音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丰煦,笑着说道:你干嘛这么一本正经的。好了,我还有事,就不与你多说了。下次再见。
看着转身离去的玄音,丰煦还是没忍住,伸手拉过玄音,玄音看着拥抱着自己的丰煦,心里满是疑问。
其实,阿熙觉得,玄音不好听,阿熙更喜欢香酥这个名字。说完便没影了。要不是耳边的热气。玄音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玄音看着远处,她不是不知道丰煦对自己情意,只是她的心里早在几百年前救沦陷了。所以,丰煦,对不起,对不起。
誘妻我的親親小娘子 楓挽林
玄音回来时,玄冥正在下棋。玄音最近,怎么,无聊了,一个人下什么琪。来,我们喝酒。
玄冥看着两颊微红的玄音,笑着道:你去偷瑶池的琼浆玉液了!没有,没有,这是我从玉昆雪山带来的青竹酒,可好喝了,是松树爷爷酿的。快两千年了。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呢!
邪王強寵:皇叔矜持點
武裝
炫酷冷公主與邪魅霸王子 陌筱鈺
李逵的逆襲之路 水鬼遊魂
玄冥饮了几杯,心里想着,这酒确实不错。玄音看着眼神迷茫的玄冥,知道玄冥是醉了。果然,松树爷爷没有骗自己。玄音看着玄冥,眼里积蓄已久的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滑下。
戰國雜家呂不韋 逆天妖孽
玄冥凭着直觉的拉过玄音,轻声安慰道:阿音不哭,不哭。玄音乘机覆上那张自己从早就想亲吻的薄唇。玄冥只觉得晕乎乎的,一切都照着本能去做,化被动为主动。玄冰牢的一室旖旎,玄音只想沉浸在这温柔里,不去想明天自己会经历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玄音醒来的时候,玄冥还在昏睡。玄音想,也属正常。喝了那么多的青竹酒,够他睡上一小会了
玄音走出玄冰牢,把玄冰牢紫雷全部都聚集起来,看了看冰床上的玄冥,毫不犹豫的转身,她怕自己回头了,便舍不下了。
来到了斩仙台,玄音看着深不见底的黑洞,眼泪再一次落下,自己的本体贵为紫雪莲,但是这一身修为都是玄冥交给的。而流泪,代表着紫雪莲的内丹已经形成,紫雪莲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其内丹不止可以让拥有者瞬间提升几倍的修为,而且,这内丹还要原主心甘情愿的给你,否侧任何方法都无法取走。而若要把内丹渡给他人,只有双修,所以玄音昨晚才选择灌醉玄冥,因为玄音不知道,玄冥是否愿意。
若是不把内丹给他,就算他出了玄冰牢恐怕也难走出天庭,四百多年的紫雷刑,早就大大的损耗了他的修为。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玄音还是用虚镜看了看玄冰牢。玄冰牢中,玄冥醒来,不见玄音,仔细回想起昨晚的事,眼里的笑意不止,嘴角也有了弧度。
玄音看着微笑的玄冥,阿玄,真好,没想到最后一刻还能看见你笑。却不想,虚镜中却突然传了玄冥的声音:阿音,你跑哪里去了,你放心,本君会对你负责的。
玄音听着玄冥的话,眼泪爬满了脸颊。玄冥在玄冰牢了看着玄音身后的大石碑上的斩仙台三个字,不由的跌坐在冰床上。
心里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表面上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阿音,快回了,那你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快回来。
玄音看着玄冥笑了笑,回不来了,阿玄,再也回不来了。
阿玄,你知道吗?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三百多年前我在你怀里哭得时候我就知道了,我是因为沾了执法天神的血才得以飞升成仙的。我知道我身体里有着执法天神青敛的血,我知道只要我引紫雷加身,跳下斩仙台。你便可重获自由。
我还知道,这几百年来你对我好,就是想着,等到时机成熟便让我心甘情愿为你跳下斩仙台,为你引紫雷加身。阿玄,这些我在三百年前我就知道了,可是我想,不可能的,你对我那么好,肯定不会让我去死的。
所以我一直骗自己,我一直活在你给我打造的梦里,阿玄,就算你不让枯木言来告诉我,我也不会让你死的,因为啊!我爱你阿玄,阿玄,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我,我又笨,又不漂亮。
阿玄,你会不会忘记我!玄冥震惊的看着玄音,阿音,你听我说,快回来,别听枯木言胡说,他是骗你的。快回来,我不回魔界了,我不攻打天庭了,我不当魔君了,我们两回玉昆雪山去,照你说的,修一间竹屋,做你最爱吃的香酥饼。我只要你回来。乖,听话,快回来。回来,回来阿玄和你成亲,好不好!
玄音隔着虚镜抚摸上玄冥的脸,看着他眼角的泪珠,心想,或许他还是对我有一点感情的。
玄音在斩仙台放出紫雷,引来了天庭的仙人,连同天君与太子彦希,看着玄音的行为,再想到当年青敛立下的血誓,众仙也猜出了玄音想干什么。
众仙企图冲破结界去阻止玄音,却无论如何也冲不开结界。彦希试了几次不行后,只得开口到,碧寒仙子可知,若是放出魔君,四海八荒要遭受什么样的浩劫,难道你要至天下苍生于不顾吗?玄音看着彦希,嘴角微扬,说道:天下苍生,四海八荒,与我何干,我只要他平安。
他若平安,毁天灭地又有何不可。
買來的娘子會種田
说完这句话,玄音看着向自己劈来的紫雷,只是对着虚镜里的微微一笑。便用尽最后一点法力把虚镜打破。
玄冥在玄冰牢里看不到玄音,只能红着眼使劲浑身法术去冲撞结界,撞得半边身子血肉模糊,撑不住半跪在地上。当反应过了自己修为翻了几倍时,一口血从嘴里喷出,阿音,你怎么这么傻,你把内丹给了我,我就算出去了我该怎么救你,怎么救你。没有你,我怎么办。
始於超凡 白蘸糖
据当时在场的仙人回忆,当年碧寒仙子自雷加身跳下斩仙台后,突然斩仙台多了一个红莲妖也跟随着跳了下去。魔君玄冥赶到时,只看到斩仙台上有一盏紫色琉璃灯。
至此以后,四海八荒内再也没有魔君玄冥,没有玄音,没有丰煦。只是玉昆雪山的老松树下,多了一间竹屋,多了一个满头银发的男子,一盏紫色琉璃灯和一盘香酥饼。
枯木言看着灯下的玄冥,魔君,已经五千年了,您还不放弃吗?我已经不是魔君了。我现在想做的就是在这里等着阿音回来,丰煦用尽修为才聚得一魂,但是没关系,我还可以等,我还没有告诉她我也爱她,非常非常爱。
或许我当初应该听你的,不告诉碧寒仙子。木言,与你无关,就算你不说,阿音也会这么做的,玄冥看着那盏紫色灯,温柔得说道:因为,她爱我啊
(为短片小说,写的不好,感谢各位读者)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