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yzp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怨女錄佛僧-怨女·杏女墓1閲讀-715j8

怨女錄佛僧
小說推薦怨女錄佛僧
“老黑,把黑驴蹄子拿来!”一个身着黑色登山服的俊朗男子一手转动着匕首对付着身前双眼猩红、面目狰狞的僵尸,另一只手伸向身后对着同样穿着登山服的另一个同伴暴喝出声。“好嘞,接着!呸!妈的,对付这些鬼东西还就得用这些黑驴蹄子,***一梭子下去都打不死!”老黑利落的抽出一根黑驴蹄子给俊朗男子扔去,同时还愤愤不平的谩骂着。
懶妃有毒 二月柳
“行了,少说两句吧,这东西数量还真不少,妈的,我们已经栽到这好几个人了,要不是有国家的命令下来,老子才不来这鬼地方!”两人身边的精壮男子一脚踢飞了身前冲过来的僵尸,抽出一根黑驴蹄子就塞进了僵尸的嘴中“秦风,快找出口,这里我和老黑先撑着,不然咱们今天就栽这儿了。”
子宮戰爭:世界古文明聯手隱藏的秘密
秦风应了声,收了匕首,摸索着墓道的墙壁,开始寻找出口。那俊朗男子便是秦风,那精壮男子名为吴杰,秦风、老黑、吴杰三人都是国家考古对的一员,负责进墓寻找文物。此刻他们正在一处墓穴的墓道之中,据说是三国时期某贵女的墓穴。这座墓穴十分凶险,他们十几个人进来,如今折损了许多,不是丧生在僵尸手中,就是被尸蟞分尸了,如今只剩秦风三人了。
巨星緋聞 舞樂
公子九
要说这座墓穴的发现,秦风功不可没。说来也怪,秦风从小到大都有一种能力,他能找到墓穴,在他小的时候,他就能找到墓穴所在的方位,而且每次都很准确,这并不是靠技术,而是秦风的感觉,没错,秦风从小就对墓穴有感应,总能找到墓穴之所,这也是他从事考古挖掘的原因所在。
秦风仔细观察着墓道墙壁砖块的接缝处,凭借他多年发掘墓穴的经验,只要找到这墓道的机关就定能到达主墓室,越接近主墓室,秦风就越有种感觉,这是他刚刚发现的,以前虽然也凭借他的感觉挖掘了不少墓穴,但靠近墓室时,他并没有这次这么强烈莫名的感觉,总感觉心底有什么东西即将喷薄而出。秦风摇了摇头,不再去管心底的感觉,继续寻找机关。
惡魔少爺別吻
文娛高手 風物無情
那边老黑和吴杰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一只只血尸扑来,两人有苦难言,不住地催促着秦风。秦风盯着墓道墙壁上的一个圆形凹处,皱了皱眉,看来这就是机关所在了。“老黑,把我之前找到的那个圆形带花纹的石头给我,那个应该是开启墓门的钥匙!”“给!秦风,你快点,哥几个撑不住了!黑驴蹄子马上就用完了!”老黑从背包里掏出石头扔向秦风,一脸苦不堪言。
秦风接过石头直接按在了凹陷处,向右转动拧了两圈半,只见墓门缓缓打开。老黑和吴杰用***击退了冲来的一大片僵尸,见状扔出一枚**,在墓门关闭之前一个翻滚进入了主墓室,有惊无险,僵尸都被墓门隔绝,轰隆声震的墓室都抖了一抖。
躲过了危机,三人都松了口气,此刻他们三人才发现主墓室的面积竟有三个篮球场大,高度有三十米之高,头顶的墓室石壁是淡色的紫水晶,周围的墓壁是萤石打造的,整个墓室通体明亮,墓主的棺椁被盛放在墓室正中央十米高的高台上,墓室中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宝物,珠宝,黄金堆满了整个墓室。
藥結同心
末世之重生成樹 醉寒
“我的乖乖,这规格,这陪葬品,比起皇帝墓穴都不遑多让吧!这墓穴主人不会是三国哪个公主吧?”老黑一脸惊讶,把匕首塞进腰间,说着就要去碰那些陪葬品,吴杰也有些蠢蠢欲动。秦风一把拉住了老黑的胳膊,直接阻止了他“别动这些东西,万一有毒怎么办,咱们许多设备都丢失了,不能轻举妄动,还是先开墓主的棺吧!”
自从进了主墓室,秦风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他按了按自己的心脏,不明所以。他拿了一根登山绳索,用挂钩勾在棺椁上,一个飞身就上了高台,老黑和吴杰也跟着上了高台。秦风小心翼翼的开了椁,到了开棺的时候,秦风只觉得一阵眩晕,心脏莫名的跳动快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伸手嘭的一声推开了棺盖。
入目的是一具女尸,女尸枕在一个玉枕上,棺内空间很大,女尸旁边还有一个位置,惊奇的是,那女尸尸身保存完整,肤色红润,神态安祥,身着华丽的罗裳,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美女總裁的錦衣護衛
三人同时一惊,这女尸竟似活人一般皮肤红润,如果不是在墓穴中,他们一定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而已,老黑啧啧惊叹“这女尸尸身保存这么完整,一定是吞了血玉,那可是好东西啊!”秦风在看到女尸的脸的时候就惊呆了,脑海一片空白,只觉得熟悉。他摇了摇头,清醒了头脑,拦住了想要动女尸尸身的老黑吴杰二人“别动,这女尸尸身保存这么完整,一定有问题!”
秦风话音未落,只见异变突生,原本闭着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脸上泛起了一抹诡异的笑,三人都被这突发情况吓了一跳。秦风一把将老黑和吴杰二人推了出去,他的双眼盯着女尸的脸,整个人都空白了。
老黑和吴杰二人被推下了高台,脱离了险境,却只见秦风一动不动,都着急着呐喊“秦风,你在干什么,危险,快下来!那女尸尸变了”
秦风盯着女尸的脸,一片空白,只听得女尸轻启红唇说了两个字,秦风便觉得一阵精神恍惚,一头就栽进了棺材中,秦风黄忽听得“董奉”二字便晕了过去。棺材盖嘭的一声盖住了,墓室回复了安静的状态,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
僵屍撲倒小道士 萬歲爺耶
栽进了棺材中的秦风躺到了女尸的身旁,他的
意识仿佛飘到了一个栽满杏树的山谷中,清脆充满笑声的声音回荡在秦风耳畔“董奉~董奉~咯咯”,董奉?是谁?我这是在哪儿??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