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y9c火熱玄幻小說 美人離殤 txt-第100節 結局推薦-v1oph

美人離殤
小說推薦美人離殤
冲天的火光,凄厉的嘶喊,奋不顾身的厮杀,寒冷的盔甲在月光与火把的照耀下弥漫着一丝丝的血光。
烟泠赤脚站在血腥的宫墙中,目光焦灼地寻找着弟弟的身影,一声声地喊着轻寒的名字。
南宫影锋利的剑刃没入轻寒的身子,那一刻,烟泠发疯一般的跑过去,紧紧搂住轻寒。
缠绵的青丝在夜风中凄凄地舞动,单薄的衣衫,凄凉而绝望的眼神,让这厮杀的战场突然之间寂静了下来。
死亡開端
“姐姐,不要——难过,不要哭,你告诉过我,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轻寒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微笑着拂去她眼角的眼泪。
“弟弟,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难道你也不要姐姐了吗?”烟泠低声的诉说,冰冷的手指不断摩挲弟弟的脸颊。
可是,他再也不会醒来,脸颊挂着最后一抹恬淡而满足的笑容,离开了人世。
南宫影接过那张传位诏书,停止了这场厮杀。
整个战场蓦地静谧下来,那样冰冷的幽静,让人感到压抑而不安。
南宫影走到烟泠的身边,蹲下身子,迟疑地叫了声:“烟泠。”
烟泠低着头,痴痴一笑:“虞烟泠恭喜你旗开得胜。”
那样冰冷的笑意,让南宫影感到措手不及。
雙重心跳戀愛曲
“对不起,我不想——”南宫影极力解释,可是话到嘴边,却再也无法说下去,仿佛所有的解释都显得那么的多余而苍白无力。
“不要解释什么,我虞烟泠和你从此一刀两断。”烟泠扶着轻寒僵冷的身体,一步步艰难地朝城外走去。
“你要去哪?”
“与你何干?”
“不管你怎么看我,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半步。”南宫影冷声下令:“来人,将虞将军厚葬,泠妃带会寝宫,没有我的允许,不得私自放行。”
烟泠转身,冰冷地看着他,微笑着说:“南宫影,原来你是这样一个人。”
南宫影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眼里溢满了深深的怜惜和无奈。
冰冷地对峙,她终究是逃不过。是不是这辈子都逃不过他的束缚。
烟泠仰天大笑,那样凄厉的笑声,连那一轮圆月都显得那么的苍白。她赤脚踏在僵冷的青石之上,清冷的月光在她的身后照了一地的凄冷而触目的血迹,歪歪斜斜,随着她那冰冷的笑声,一直逶迤到洛水居。
苍白的衣襟在风中猎猎作响,脸颊上的泪水干了又湿了。
寂然的洛水居,孤寂的梨花自开自落,烟泠委身在一树瘦弱的梨树下,任花雨纷纷,落满发丝鬓角,任时间流逝,一日一夜。
往事清晰了,又模糊了。
她已没有了任何的念想,脑中一片空白,不知为何而生,又为何而哭泣。
孤独的月光照着梨花下那个纤弱而可怜的身影,照着她的三千青丝蓦然之间变得雪白,触目惊心的雪白。
白衣,惨白的容颜,还有一头骤然而至的白发。
“啊——”柔溪的惊叫声顿然响起。
雪白的发丝落在肩上,烟泠看着它们,倏忽一笑。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宫中人传言:泠妃娘娘疯了,每天只是站在梨树下,一站就是几个时辰,有时还痴痴地笑着。
她有一头白发,夜间行走,犹如魑魅,宫人背地里叫她“鬼姬”。
她不会说话,是个哑巴。宫人背着皇上欺负她,她也不会仗着新皇上对她的宠爱而告状。
她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可以供任何人差遣,被任何下作的人欺负,却从不怨言。
南宫影每日不管多忙,都会来看她,晚上便守在她的身边,哄她喝药,看着她睡踏实了,才抽空,挑灯夜战,批阅奏章。
原来,自己之前一直想要的皇位除了孤独与绝望,便什么都没有了。
现在,他是真的什么都失去了。失去了烟泠的爱,圈禁了烟泠的快乐,看着她逐渐变得那么凄惨,连自己都不认识。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总是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他也想过放烟泠出去,还她自由,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连照顾自己都是问题,他怎么放心将她放出去。
逆襲豪門:首席夫人別想逃
諸天獵手 幻星猛虎
床上有鬼:兇猛鬼夫夜夜撩 墨輕言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用自己处心积虑得来的权力留住她,折磨她,一点点地夺走她的快乐,最后让她变得绝望而孤独。
回到宋朝當皇帝 雲天風飛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不想的,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凄冷的夜风吹着窗纸,南宫影替熟睡中的烟泠盖好被子,轻轻握住她冰冷的手,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脸庞,还有那雪白的发丝,他的心犹如刀割:“烟泠,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一步。我不想的,在我听到你怀孕的那一刻,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争什么了,我已经打算放弃皇位之争,选择默默地看着你和南宫殇白头偕老就好了。可是,中间发生了太多的意外,蓝荷派人打掉了你腹中的孩子。可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从未想过让你受到一丝的伤害。你会相信我么?我真希望你赶快好起来,朕希望你可以记起我,哪怕你恨我一辈子,只要能在你的记忆中留下一些关于我的回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可是,你为什么还不清醒过来,为什么还是不认识我,为什么?我们之间难道只能这样结束吗?”
夜深了,他吹熄蜡烛,悄然走出洛水居。
烟泠枕边的红锦已经湿透,她睁开眼,轻声说道:“我从未忘记,只是我们之间再无可能了。”
她坐直身子,轻叹一声:“南宫殇,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只是一切的恩怨纠葛,终究有结束的一天。
灵犀屑静静地焚烧,悠悠地烟丝一点点飘出窗外。
安緣
烟泠凝视着这游丝,脸上写满了一种决绝的表情。
灵犀蝶扑闪着硕大的双翅,在无心身边环绕,不安的飞着。
无心紧皱眉头,蓦地惊醒:“不好,难道是烟泠有难。快带我去找她。”
灵犀屑的香味,只有灵犀蝶闻得到,找得到它的源头。
无心用尽毕生的功力,以最快的速度在夜空中恍如鬼魅一般的飞跑着。
皇宫大院,森冷而幽闭,防守严备,烟泠怎么会落入皇宫。
无心避过当值的侍卫,悄然来到一处幽居。
洛水居,他借着窗中的一丝狭缝,朝里观望。
一个女子的身影,满头白发,背对窗户而坐,仿佛低头写着什么。
那样熟悉的身影,却是比以前更加纤弱了。
他手指颤抖,轻叩窗户。
女子警觉的转身,那样苍白的面容,再也错不了。他再也抑制不住,轻声喊道:“烟泠,是我。”
“无心哥哥。”烟泠从桌边迅速站起,开了门,将他拉入室内。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无心心痛地问。
“说来话长,我想离开这,我现在只能靠你了,你快点带我走吧。就算死,我也不要死在这里。”烟泠的眼神迫切而惊惧,仿佛很大的惊吓。
“别担心,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给你。”无心温和的笑笑,眼神却是坚定而执着的。
“谢谢你,无心哥哥。”
“快别说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等等,我喝口茶。”烟泠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被无心温暖的手牵着,悄然离开。
终于出来了,她的掌心已被汗浸湿。
重生–極品千金
“真担心出不来。”
“有我在,不用怕。”无心拍拍胸脯保证。
烟泠回身忘了一眼这皇宫,幽冷而让人感到绝望。
“走吧。”无心说。
“走。”烟泠和他并肩而行,凄冷的月光照着他们的身影。
“你打算去哪?”无心迟疑着问。
“我不知道。”
“那就和我一起住在素心山吧。”无心的眼神里写满了期待。
“素心山?”
“是的,我每日站在那里俯瞰整个洛城,希望在茫茫人海中能够寻到你的身影。我在那里种了你最喜欢的梨花,现在快谢了,不过你赶得上看它们绽放的样子。很美呢,怪不得你喜欢,现在连我也开始喜欢梨花了。”无心兴高采烈的说着,眼中有许久不曾见到的灿烂的光芒,那样澄澈而干净。
烟泠只是微笑地倾听。
“烟泠,我说了那么多,你怎么不给我讲讲你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是,是该讲讲的。”
烟泠凄然一笑,往事如昨,历历在目,那样铭心刻骨的疼痛,原不是想忘就可以忘的。
烟泠的嘴角流出殷红的血迹,她终于抵不住腹中的疼痛,跌倒在地。
无心失声大喊,撕心裂肺的声音:“烟泠,你这么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傻?”
“无心哥哥,对不起,烟泠总是——让你伤心难过,总是——伤害你。”烟泠颤抖着握住无心的手,那样温暖的掌心,是她一生所追求却最终与其擦肩而过的遗憾。
一开始就错了,如果当初安静地呆在无心的身边,如果当初跟随无心,离开南宫影,便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终于汹涌而至的痛苦,她已经失去了抵敌的能力。
她累了,再也受不住人世的这许多悲苦,还是累了,终于还是选择放弃了,终于还是选择以这样决绝的方式来结束,终于还是向命运投降了。
一切都结束了,再也不会有痛苦,不会有说不清的纠葛,什么都不会有,什么都不会怕。
“你还有我啊,你这样,我该怎么办?”无心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泪水划过脸颊,滴在烟泠的脸上,冰冷而绝望。
“生若无欢何若死,无心哥哥,我好累,真的好累,只是你要——答应我,好好地活着。我死后,将我葬在你亲手种植的梨树之下,这样,每年,我都能看到梨花开,都能听到你的诉说,这样——你也——就不会——孤独了。”烟泠微笑着,伸手,却再也触不到无心的脸庞。
一切都结束了。
后来的后来,人们会在素心山上看到一个孤独而冷漠的男子,一袭白衣,在素心山顶种满梨树,在梨花绽放的每一个夜晚或清晨,轻轻吹一曲凄凉的笛音。在无数个夕阳近黄昏的傍晚,轻轻吟诵凄美的诗篇。无人知道他的过去,无人知道他的身世,也无人知道他的坚持有什么样的意义,大家都只以为他是一位隐士。后来,人们将这山改名为梨花山。
幽冷的皇宫中,南宫影一人站在梨树前,静静地凝视眼前这孤冷的梨花静吐幽香。他口中只是喃喃自语:“烟泠,你看到了吗?你说的我都做到了,朝政清明,百姓安康,国运昌隆。可是,你却不在我的身边。”他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张折叠的纸,看着上面娟秀的几个字:朝政清明,吾愿足矣。
季小凡,你死定了 漪涵
“你说的我都尽力做好,只是不知你过得好不好?真希望你在我的身边,没有你,这皇宫变得好冷清,让我感到绝望。我已经没有了喜怒哀乐了,什么都没有了,你走了,便带走了我的一切。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你临走时所留的愿望而活。烟泠,你在哪?我真的好想你。”
寂寞的梨花纷纷开谢,年复一年,仿佛不知世间的忧伤与无奈,梨花似雪,落了满地的洁白。月光如水,照着人世的生死离别,爱恨情仇,世世代代。
本书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