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pfn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鏡中悲 ptt-第六章 清風莞月浮舟令相伴-3cnxz

鏡中悲
小說推薦鏡中悲
纸上的情长,早已泛了黄,与你一朝一夕,只留于浔阳。
夜如皎色月如沟,点点斑驳的星宿下一袭紫衣女子伫立在浔阳最大的码头上,她怀抱着一把古琴,朝着这片土地上最繁华的地方看去,眼里蓄满了柔情。
细看这是一位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小巧精致的脸蛋,柳叶眉下是一双大大的眼睛,还有一张樱桃小嘴。肤如玉脂,吹弹可破。身材饱满,惹人遐想。
静静的河面上躺着一艘轻舟,里面坐着几个男子,看着像是达官贵人,他们无不是手里拿着酒盏,怀里抱着美人,偶尔传出几声嬉笑声,好不乐哉。
这样鲜明的对比也丝毫没有破坏这里的和谐,反而更多添了几分温和!
“清莞……清莞,在外面作甚,进来给官人们倒酒弹琴喃。”
轻舟里传出了吴妈妈的声音,清莞收了思绪,再看了一眼远方便转进了舟里。
妙手一拨,便传出了动听的声音,伴随着清莞委婉的歌声随风飘向远方……
丹符天尊
‘谁能共我醉一场/醉在此夜中央/谁又知这月光将你照太渺茫/若我是一缕痴狂/写着地老天荒/……
“浩,我的声音你是否能听到,你可知我一直在等你,可你,何时来接我?”清莞一边和着歌声,内心里一边想着两年前那个一见钟情的男子,不知不觉声音中夹杂了几分抽噎声,但却没人发现。也是,这样纸醉金迷的人生又何尝会在意身旁的一切。
脸庞早已挂满了泪水也没人送上一张帕子。
还记得五年前的一个夜晚,也是在这样的一个轻舟上,清莞和往常一样为各位达官显贵弹奏着小曲,那时的她还只是一个不谙世事刚被卖到青楼的16岁女孩。
歌声戛然而止,众人纷纷望向清莞,而清莞却是看着压在古琴上的那只洁白如玉的大手。拥有这样一只手掌的人面容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去,清莞这样想着。
清莞只是慢慢的抬头,的确,她也看到了一个如谪仙般的男子,全身的气质亦正亦邪,却也是透着高贵与温和,公子如玉说的是他,妖孽亦是如他。
这样一个男子很显然吸引住了清莞的眼球,带动着她所有的思绪,让她无法自拔。
“公子?不知公子此为何意。是奴家弹的不够好,惹怒公子了吗?”清莞小心翼翼的问话,面上不着痕迹,实则内心小鹿乱撞,伴随着激动与紧张。眼睛不自然的垂下,不敢与这男子相视。
“不,相反的姑娘弹得很好,顾某只是想问一下姑娘为何名。”直到男子说出这番话,清莞才细细打量起这男子。
男子一袭玄衣,挽着高髻,一对桃花眼镶嵌在浓眉之下,薄薄的嘴唇在烛光下显得格外的性感,轮廓分明的脸庞既不生硬也不显柔气。
清莞咽了咽口水,答道:“奴家名唤清莞。”
逍遙小道士
美女的極品高手
动听的声音从清莞口中传出,顿时让大半的男子心生涟漪,包括那位姓顾的男子。
“清莞……清风莞月,不错不错!”男子一遍一遍的说着清莞的名字,好像这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记住一样。
網遊之亂世群 寂寞香煙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此后,男子便会时常到“四海阁”找清莞,然后听清莞弹上一曲,有时他们也谈及人生理想,慢慢的清莞便也了解了男子。
男子姓顾名方字浩,家乡远在京城,此次到浔阳也只是因为公事,没想到在轻舟上遇到了清莞,他说第一眼就被清莞身上青春的气质给吸引了,而后清莞的歌声也深深的吸引着他,一字一句都扣人心弦。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变得更加密不可分,就连阁里的妈妈都以为顾方会把清莞给赎走。
有时顾方会带清莞去游湖,借着月色,烫上一壶酒,弹上一首小曲……坐在一叶小舟上。
“莞儿,知道我喝的叫什么吗?”
“不就是酒喽?”清莞愉悦的向顾方说着,大大的眼睛扑扑的闪着,映着月光显得更加的透亮。
方眾探案推理系列
極品公子修仙傳
“这叫明月光。”顾方拿着酒樽递到清莞的嘴边,示意让她尝一口。清莞小酌了一口抬头望向顾方,挑了挑眉。
“那你知道我弹的是何曲?”自从两人关系亲密以后,顾方便没再让清莞自称过“奴家”,可见他对清莞的重视。
顾方没有说话,只是带着疑问看向清莞,似要一个答案。
“嘿嘿,不知道了吧,叫断肠!”清莞得意的向顾方说着,也就只有在顾方面前她才会露出这样肆无忌惮的表情,若是人前,她肯定把自己给伪装起来,不露一丝痕迹。
顾方溺爱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半响抬起手抚上了清莞的发髻上,眼里流转的是无限的柔情。清莞害羞的低下了头,脸颊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
有时顾方会去“四海阁”找清莞,且一住就是几日。
他会为她写诗,她会为他弹琴……
“方,真没想到你还会女人家的玩意儿呢。”清莞捂着嘴笑着,眼睛细成一条弯月。她第一次见一个男人做女红,而且还如此的认真。
此时的顾方就坐在桌旁,和着烛光一针一线的刺上了一个字:浩。
他在宣誓着主权。
“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他把那条绣着他名字的腰带送给了清莞,告诉她,这是他给她的定情信物,要她一定要保留好,他日,他一定会再回来,然后带她走。
她信了。
从那以后,那条腰带几乎不离身,就连洗澡也是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能够一眼就看到。
可是,现在呢?
與美同居 淩亂紫零落
物在,人呢?
看着那条被磨得破旧的腰带,清莞留下了一滴血泪,落在了腰带上,再也洗不去。
“你什么时候才会来接我?”
有时,顾方会在晨曦带着清莞去小荷塘里采莲,顾方划着桨,清莞采着莲,晶莹的露珠折射着点点白光打在两人的脸上,看上去是那样的圣洁……
溺寵田園妻
司茶皇後
风送花香,扑了个满怀,清莞咧着嘴笑着:“方,不知是不是你来的缘故,今年的莲尤其的好呢。”
清莞一边说着,手里的动作也没有耽搁,小手一挑,一株莲便静静的躺在了她的小手里,未干的露珠一滴滴落在清莞的手心。
清莞抬起手,调皮的把手上的露珠投向顾方,而后咯咯咯的笑着,真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女孩。
顾方看着面前的女孩,心里顿时化作一汪春水,只想滋养着她。
清莞走着曾经和他走过的地方,看着一切和他有关的东西。
只是,物还是一样的物,人早已不知去向。
撒旦首席的百日寵妻
“方,难道你忘了对我的承诺了吗?”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到了荷塘里。
清莞不愿相信这只是她做的一个美梦。
她明明记得那么清楚,他走的前一晚,两人的缠绵是那样的清晰,顾方眼里的爱意又是那样的明显…..
“莞儿,我明天就要回京了,你等我,回去安排好一切就来接你,最多三个月。”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的深情是那样的浓烈。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磐石无转移,蒲苇韧如丝。”这是清莞给他的回答。清莞,早已把一切都许诺给了他,此生,愿为他守身如玉。
三个月算什么,三年,三十年她都愿意。
那晚,就好像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一样,那样的美好。
他给了她一个九连环,他说他们就像这个九连环一样永远都解不开。
可如今,那九连环早已支离破碎的躺在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
清莞想,他和她终究是解开了是吗?
打开了他为她写的信,那纸张由于时间的关系早就泛了黄,原来什么都经不住时间的侵蚀,爱情恐怕也亦如此。
而清莞依然等待着那个他,她相信他会回来的,一定!
小舟依旧停在浔阳的码头旁,清莞依旧为京城来的达官显贵弹着琴,只是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
看着小岚窗外的月亮,都那么圆了呢。
离去的人都回来了,为何你还不来呢?
或许是这月光不够亮,让你找不到来时的路了吧!
一别之后,两地相悬,说道是三四月,却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断,十里码头望眼穿。百般想千般念,无可奈何郎难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