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llx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五言桃妖討論-浮緣安可聚(六)-6pf82

五言桃妖
小說推薦五言桃妖
话说这何生行之将死,又忽然一夜病愈,知道的人都啧啧称奇,因着这事,怪谈杂说不断,连着那老宅都被越传越神异,成了神鬼的居处了,再无人敢去。
旁的少提,只是打这以后,这何生便一心读书,秋试中了举,又中了会试,后来本欲再考,却不知怎么,中了经元便回了乡。
迷惑可愛王子 紫魄煙雲
重回乡里,已是隔年暮春时分,何府为这办了几日酒宴,求见求亲者直是踏破了何府的门槛,只是这何生自打回转,便谢了所有攀见亲事,只等客少人稀,以清静为名,又回到了那间宅院小住。
何生住了一年,再无病痛,推却了几次县衙招揽,闲时只莳花弄草,读书作画,只是对婚事再不提及,何家家主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却是对这个儿子毫无办法,眼看过了弱冠,却是如个居士一般,不问世事,只行风雅,谁又能劝得动他?
这一日,何生如往常一般挑灯望月,直到三更鼓响,就听院外一声轻叹。
“郎君又是何苦呢?”
夢中的臺海之戰
“翠娘!”何生喜得一跳,忙忙冲出门去,却是月光一地,不见人影。
“我与郎君实非同路,郎君何必如此执着?”
“翠娘,我知你是异类,只是,不管你是什么妖,我只想与你在一处,你现身出来见我!出来见我!”何生在院儿里找了一圈,直把那花盆锄铲碰了一地。
“郎君,我只是一缕幽魂罢了,如今时日已到,再入轮回,实是不能与郎君再续前缘了。”
“你休要诓骗于我!我问过荣华了,你明明是妖!他也曾见你日光之下形影俱全,如何是鬼?快快出来见我!翠娘,我日夜思念于你,你怎可这般弃我不顾?”何生说着,已是泪流满,哽咽道。“你我相伴虽不能天长地久,可我待你至真,你亦钟情于我,如何便不能做对寻常夫妻?若真是无情,你又何必虚言搪塞于我?”
那头沉默良久,翠娘幽幽道。“当日为留在郎君身侧,妾不顾阴阳之别,以至郎君险些丧命,是妾之罪,如今别离在即,郎君信也罢,不信也罢,翠娘无话可说。若郎君顾念旧情,请郎君日后清明冬日,记得在那桃花树下燃几支清香,翠娘,便再无遗憾了。”
“什么桃树?什么香?说什么离别?”何生顿了顿,陡然间面色煞白。“翠娘,你……”
“人鬼殊途,何郎,此生,永绝了。”
翠娘仿似渐行渐远,那声音似是远在天边,余音阵阵,却是渐归平静。
“翠娘!”
任何生如何再叫,翠娘却是再不答话,宅院内的下人们被惊了起来,站在院儿里,都被小主人吓得不敢作声。
找不见心上人,何生哪里甘心?见呼叫翠娘不灵,当下吩咐下人点了火把拿了锄具去了后园,果然在园子一角找到一株百年老桃,连夜挖了,至破晓时挖得一具白骨,一块碑文。
那尸骨不知何年下葬,棺木早已腐烂,桃根缠裹着白骨却似是又成了一具木棺,碑文虽是断裂,倒也写得明白,此人是叶府之女,名为小翠,生年卒月尽详,却是有近百年了。
何生见了那碑文,当场大叫一声昏倒在地,惊得一众下人险些报了官府。
柯南之從聊天群開始 西瓜卿
事后何生找到原本家,正逢那家一个老家人犹记得这叶小翠,与这何生说了祖辈传下的轶事。
迷情 葉佳琪
另一個世界的艦娘故事
原来,这叶小翠当年貌美如同天人,又善诗文,可算是才色双绝的佳人,美名广播。
那一年,有一京官路过县内,听闻了叶小翠的名头,便入府求见,一见之下便要强行娶作妾室,叶小翠当时许配了何家,当下抵死不从,在家宴之上咬舌自尽。
京官大怒,要问罪叶家,因这京官是皇戚,叶氏不敢得罪,只得连夜逃离了县城,那叶小翠也再无人得见,有说是死了,有说是为豪侠所救,还有说她成了仙了,到底如何,却是只有那离去的叶家人知晓了。
见是真有其人,何生顿时心凉了大半,细问之下,叶府中还有这位当年的表小姐的画像,何生求了又求,主家终是答应了许他一见,见了那画像,何生当时便吐出一口血来,一头栽倒地下。
画上的人非是旁人,正是何生日夜思念的翠娘,虽是少了些温柔灵气,那相貌是一分不差。
因是先祖遗物,叶府主人虽是唏嘘却不敢相赠何生,何生无法,只得找了画师细细照那图画描绘了,制了几幅挂在卧房之中,日夜思念,吟诗抚琴,如同翠娘在世一般。
其后三年,秋闱殿试,何生中了三甲,此后娶妻生子,官路亦是亨通,直做至三品大员,寿数过百方风光而葬。而叶氏小翠被何生追认作阴妻,在那宅院中重修了坟塚,供养了牌位,成就了一段离奇佳话。
连桃山的春日灿耀如霞,漫山的桃红淡粉,如云霞雾海一般遍布山峦,日光温煦,信风含香,穿枝拂花而过,卷落一片粉红花雨,洋洋落落,飘飘散散,混入桃色的泥土中,一片甜暖的香气。
“青鸟姐姐,那个人,转世了。”
“当初你为何诓骗他,说你是鬼魂?相伴相依不是更好么?”
“明明知晓对他百害无利,若不断了他的想头,又如何断了我的相思?左右我是依着那叶小翠的模样变化的,如此安排,她有了依托,我也全了情义,也算得是给了何郎一个交代。”
“是真海教你的吧?”
“姐姐如何知道?”
枕上婚愛
“真海啊,他最懂人了,你说的,我都不甚明白呢。”
“姐姐至真至纯,永远不要明白,才是最好。”
“若是我明白了,许是就不会等了吧。”
“不过两面之缘,这又是几百年了,姐姐等那林远逸,到底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许是惯了吧……”
末世之我是喪屍 沐子瘋
霸聖 A75
桃粉菲菲的巨树下,两个难分雌雄的绝色璧人相依而坐,一个雪羽长翅,一个人身蛇尾,晴阳落下,琳琳叠叠的光点在二人身上摇曳,带动着丝丝点点的雪光青烟,映在这红粉世界,如梦似幻。
寂寞明月无相负,情种枉作痴心人,惜乎浮缘安可聚,一念竟起乱相思。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