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p9a熱門都市小说 無限之至尊巫師討論-一三四二章 主動搭訕真大腿讀書-0o0e0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破碎的艾泽拉斯,对凯恩而言,差不多是个全新的世界,先知记忆基本用不上了。
而就‘探索’这一概念,选择的重要性大于勤勉,而他这个‘外来者’不受待见。
不过不要紧,当他还是轮回者时,就已经掌握了外来者进入一个宇宙后,想要弄潮的核心要点,那就是找到命运之子,然后跟紧其方向,同时恰到好处的保持距离。
至于如何寻找命运之子,这个确实很需要技巧,尤其在其正运尚未开启之前,往往出身微末,过的也不甚如意,而这类人物,在人群中往往一抓一大把,哪个是龙,哪个是虫,很难分辨。
凯恩当然有办法。
他是造物主,专业技术还是可以的。
再者,洞察入微、洞悉灵魂等一直以来就陪伴他左右的技巧,以及相关经验,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毕竟命运之子,并不是完全靠运道,成功的基本素质还是要有的,否则机会来了也Hold不住,那种人物即便能一时引领风骚,也往往会在群英博弈中殒落,属于为真王开道的货色,凯恩自信还是能鉴别出来的。
他在命运法则方面的掌控可达不到五五开,连三七开都做不到,可即便如此,还是成功标定了命运之子的大概位置。
赤脊山,群山环抱,西边与人类暴风王国的核心领地埃尔文森林接壤,南边和东边纵横延绵的山岭,隔断了诡异的悲伤沼泽和神秘的禁忌之海。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北面,燃烧平原,曾经那里才是赤脊山的核心,但由于黑铁矮人国王召唤出了炎魔拉格纳罗斯,升起了巨大的黑石山,那里便成了火山灰的弥散,火元素终年活跃的危险地区。
后来,大地守护巨龙耐萨里奥的长子奈法利安占据了黑石山的一部分,并将触手探向赤脊山。
无他,赤脊山地区相对而言,算是生命繁茂,正适合拿来养雏龙。
然而这些都是凯恩对于赤脊山的先知记忆,这次他抵达后实际观察,却发现这里的情况,与他的记忆信息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当然,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能让他见怪不怪的更大意外,之前就经历了。
他在来破碎的艾泽拉斯的路上还在想,作为一个星球,艾泽拉斯至少损失了自身三分之一的质量,在这样的背景下,艾泽拉斯上的生命,要如何繁衍?或者说,还有生命存活么?
但事实证明,生命很脆弱,但有时候也很坚韧,总是能为自己找到出路。另外,艾泽拉斯虽然破碎,但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这个星球的生命并不太需要为此担心,甚至呈现出畸形的繁荣。
而原因,自然是有星球之血之称的艾泽里特。
艾泽利特是一种能量,曾因萨格拉斯狗急跳墙的一剑而泄露,险些造成星神艾泽拉斯的早产。
万神殿的泰坦诸神,当年为了保护星神艾泽拉斯能顺利降生,特意打造了一个可以看做是保胎结界的特殊封印。
而萨格拉斯以巨剑破坏的,就是这个封印。
这样的一个事件,是否也在这个魔兽宇宙的艾泽拉斯上如期发生,凯恩不知道。
反正他没有看到那柄从宇宙尺度也能清晰看到的超级巨剑,也许是随破碎流失的艾泽拉斯部分,一起变成了艾泽拉斯身后的‘小鸭子’?
事到如今,这些已经不那么重要,艾泽拉斯如今碎裂成这样,当年的保胎结界功能再好,也不可能保护星神艾酱继续孕育了。
至于艾酱是死了,还是变了,又或逃了,凯恩相信,接下来的探索过程中,会有一个答案的。
总之,艾泽里特的喷发式泄漏,令艾泽拉斯星球表面的生态,迎来一波畸形的大繁荣,掩盖了积年战火带来的种种创伤,同时也掩藏了许多秘密。
更为神奇的是,同样是艾泽里特,使得星球整体情势,并没有缺失了超过三分之一以上质量,就大异从前(主要指星体表现出阿里的一系列物理特征)。
不过,一些超神级的景观还是有的。
比如站在星球缺失部分的边缘,眺望对人而言,深度和广度都一眼望不到头的超级巨坑,以及散碎于穹宇中的部分,场面非常非常震撼,能让心智不健全的人直接疯掉。
这类景象凯恩自然是看的多了,在中古战锤宇宙,被他亲手捏碎的星球不知凡几。
因此他并没有在那种能量紊乱,传奇阶位都有殒落危险的地方降落,直接就本着命运之子所在的地方过来了。
然后就看到了完全没有赤色的赤脊山地区。
赤脊山原本是片红土地,同时又有着大量红枫树,一到秋天,漫山红叶如火,因而得名。
但现在看起来更像是悲伤沼泽。
一提沼泽,很多人立刻就能生出水腻腻、蛙声不绝、大量的泡在水里的树,和更大量的水草、气生根等等的景象来。
悲伤沼泽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而现在,这种景象被复制到了赤脊山地区,差点让凯恩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
但赤脊山的止水湖,以及湖畔镇,还有石堡要塞这几处地标性存在着实是太过显眼,凯恩一一对照之后,确定错的不是自己。
他先是阅读了某个猎人的记忆,然后又隐身在湖畔镇观察了半个下午,临近傍晚时,化身一名旅者,顺着大道,步行进了湖畔镇。
如今的湖畔镇仍旧不缺旅者和行商,并且能看的出,相对而言更泛用亲密的侏儒科技、乃至地精科技,发展的不错。
用凯恩归纳的说法,这已经是后艾泽拉斯时代,魔幻风虽然仍旧浓郁,但科技却不再像过去那般一提起来总是跟‘怪咖’、‘安全性差’等等概念联系起来,而是更深广的融入到是社会生活的点点滴滴。
赤脊山人是随和且友好的,但也分人,对待兽人,就明显能感受到冷淡和疏远,这还算客气的,有些则干脆将厌恶写在了脸上。
没错,凯恩现在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名兽人。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半兽人,在暴风王国,过去、乃至现在,都没有合法的纯血兽人公民存在过。至少凯恩阅读猎人的记忆中,相关的信息是这么显示的,并且这位猎人因为不止一次去过暴风城,在这边已经算是见多识广的那一类人,所以其很多认知,普适性还是比较高的。
凯恩扮演半兽人,自然是为了更好的接近命运之子。
事实上,当他通过神术推算出命运之子竟然是位半兽人时,也不可避免的生出了一定的好奇心。
要知道,尽管暴风王国官方近年来反复宣传半兽人的合法公民权,甚至有相关的法令保护,但实际上,歧视半兽人的人和事,在暴风王国的很多地方,仍旧时常发生。
尤其是那些相对偏僻的乡村小镇,不仅歧视,还极有可能敌视,找到机会弄死埋掉,也不算多么稀奇。
至于原因,往远了可以追溯到第一、第二次人兽战争,德拉诺兽人侵犯艾泽拉斯,两次都是从南边的诅咒之地发起的,暴风王国总是首当其冲,个中血泪史,确实令人唏嘘。
再一个,就是联盟与部落打打停停的战争。暴风王国是联盟诸国、诸族的领袖,领袖就要有领袖的样子,其中一个具体表现,就是哪场战争,都少不了暴风王国儿女的身影,所以跟以兽人为领袖种族的部落,积怨较深。
三一个,就是德拉诺兽人入侵艾泽拉斯后的各种野生种造成的坏影响。
这条在官方那里虽然上不得台面,但对普通民众来说,却是距离更近,更有切肤之痛的那种。
比如说黑石兽人,当然其实还有更多,像碎手兽人们的,只不过黑石兽人数量众,作恶多端,记得它们的坏的人类比较多。
黑石兽人自从第二次人兽战争之后,就没有堂而皇之的正面出现过了,任何历史大事件,都没有它们的身影。
说是被打散了,其实数量颇众,有的被黑龙奈法利安收编,有的则干脆化身无恶不作的强盗团伙,而不管哪一种,都没少祸害暴风王国的人类。
再说这个半兽人,根脚就比较恶心,因为相当长时间里,半兽人是跟‘强暴’这个概念捆绑的,有半兽人诞生,必然有一个人类女性被兽人侵犯过。
再往后的故事,不在凯恩的先知记忆中,但脉络清晰,同时也在情在理,大概归纳,就是人类种族进一步崛起,而继续玩游牧(更准确的说是类似大清先祖的渔猎)风的兽人则要么死、要么藏、要么变成了奴隶。
与此同时,人类这个种族,也谈不上什么良善,尤其是对待异族时,包括杂种。
但在艾泽拉斯,情况比地球好的多,毕竟以暴风王国人类为主导的联盟,就是跟其他智慧种族联合,也算是一起扛过枪,多次将自己的后背交给战友,是打出来的生死矫情,对于异族不算是太过黑眼。
而对兽人歧视,主要还是因为爱憎分明,以及恨屋及乌。用东方式的话说,这就叫有因必有果。
不管怎么说吧,‘归化’的兽人(文明发展,不流行奴隶的叫法了,至少表面上不这么叫了),也只能跟半兽人一块儿玩,鲜有打破种族隔阂而在一起的例子。
可兽人的血脉,还是因为半兽人的存在,而渐渐有了变化。
比如说肤色,又比如说男性兽人的驼背问题,再比如说兽人‘地包天’的嘴部特征和獠牙,这些都随着血脉的进一步混合而有了变化。
不得不说,兽人这个种族的环境适性是真的厉害,跟食人魔没有生殖隔离(雷克萨),跟人类也没有(半兽人迦罗娜),真的是挺牛的。
总而言之,如今在暴风王国,半兽人的处境,让凯恩很容易就联想到了本源世界20世纪40-50年代灯塔国的黑叔叔们。
参与二战等等大事件,算是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社会地位也进一步的改善了,但在民间,各种歧视仍旧普遍存在。日子过的很糟心,却有完全不可能翻了天,只能是忍。
凯恩当然不需要忍,毕竟以他的本事,说是‘万事不求人’那都是埋汰他。
只不过要跟命运之子打成一片,该忍也得忍一忍,这就叫入乡随俗。
实际上也无需忍多久,因为根据他的观察和经验,这位命运之子的正运已然开启。
命运之子开启正运,有个显著特征,就是化身人形天灾,去哪里都有事,然后就有一票人倒霉,包括跟命运之子一个阵营、但命不够硬的配角,往往熬不了几场就领便当挂掉了。
而命运之子本人,自然是屡屡化险为夷,不断的刷着所谓‘传奇度’。
像现在,凯恩就不太确定哪个才是真正的命运之子,他们有四个人,以及一辆蒸汽车。
“介意多捎一个人么?这里的氛围不太友好,我宁肯选择在野外过夜,而不是在旅宿中生出什么事端。”凯恩走上前主动搭讪。
正拉开车门要进驾驶位的半兽人循声看向凯恩,看清后,脸上不快的神情略有缓解,但紧接着却眉头蹙起。
凯恩当然知道原因,这辆蒸汽车,四人座正好,五人就有些挤了,而且不管怎么说,凯恩也是个陌生人。
正往副驾驶位走的那个半兽人却是先开口:“当然没问题,出门在外,互相帮扶是应该的,不过,恐怕得挤一挤了。”
“非常感谢,我会想办法回报诸位的。”凯恩迅速的接过话,把事情敲实。
那个司机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什么。
不过另外一个男性半兽人,却是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以凯恩的耳力,当然不可能听不清,就听他说:“胡乱许诺,跟人类一样油滑……”
还有一位半兽人则是女性,以凯恩的眼光看,有着运动员的气质和外在特征,健美型的。
这种类型的女子,在半兽人中并不罕见,但肤色白皙、肤质细腻、容貌娇美的几乎与人类无异(除了耳朵),就比较罕见了,毕竟兽人基因还是比较霸道的,半兽人大多偏兽人特征,而不是偏人类。
这样的一个女半兽人,明显受到了其余三位男性半兽人的呵护,随着凯恩的加入,女半兽人坐副驾驶位,而三个身体魁梧的男性(包括凯恩),挤后排座。
所以凯恩是能够理解那位嘟囔说小话的半兽人的怨气的,相应的,也觉得抢言同意捎他的那位半兽人,像是命运之子。
毕竟命运之子,往往有一条特征,就是好心,甚至有点滥好人。
别人滥好人,未必会有好报,但命运之子滥好人,则往往能合上那句‘得道多助’的说法。指不定就化为某次事件成事的重要助力,或消灾免难的原因。
上了车的凯恩心道:“孩子,你一时的好心,傍上了真大腿,放心,你再能搞事,老孙我也保你去西天把经取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