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wi精品都市异能 白蛇進化-第七百三十三章 命喪白虎山相伴-0069i

白蛇進化
小說推薦白蛇進化
随意处理掉那些对主神殿心怀不轨的家伙。
白妃雪便转身回到真一界域内部,开始了自己的漫长闭关悟道修行之路,全心全意的参悟起幸运大道规则秩序,让自身体内的幸运大道道果,开始缓缓的蜕变升华着。
由于祂并没有对真一界域做出任何的出入限制条件。
真一界域内部那钟灵毓秀的仙山神土,还是吸引来了许多的大罗超脱者在此落户扎根,其中,大罗金仙居多,准圣和混元金仙极少,不过无论是大罗金仙也好,还是准圣与混元金仙也罢,都非常的有自知之明。
从来不会靠近创世神尊白妃雪的闭关修行之地。
也从来不会轻易靠近主神殿以及诸天珍宝阁所在的区域,以免引起许多不必要的误会,从而为自身带来生命危机。
就这样。
辽阔浩瀚的真一界域内部,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繁华而昌盛。
大小门派林立,诸多世家并存。
……
……
虚幻缥缈的时间长河,蜿蜒流动不止,似是永不停息,永无止境。
而在其中。
一道清冷圣洁的高挑少女身影,悠然迈步行走在时间长河之上,时而微微低头向下俯瞰眺望,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转来转去,像是在搜寻着什么痕迹。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
端木婉儿立足不动,微微低头仔细端详凝视,眸中光芒点点,宛若灿烂星光。
“找到了,原来她转生到了这个时间阶段与维度空间中。”祂小声嘀咕了一句,脑海中回想起本尊白妃雪在逆反先天生命本源,证道大罗金仙的超脱过程时候,将骨傲娇的生命本源印记从时间长河中捞出时的询问话语。
“曾经,你为吾护道,今日,吾渡你成仙。”
“现在,吾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种选择,便是吾直接使你复活,让你直接白日飞升,成就妖仙之果位,然吾与你的联系,便就此结束,你与吾再无任何瓜葛。”
“且,以你的资质与潜力和悟性,以后若无大机缘,将难有继续晋升的可能性。”
“第二种选择,吾送你转生轮回,所有的一切,皆从头开始,等到时机合适,吾会给你布下一个考验,若是能够通过,吾便收你做记名弟子,若是无法通过考验,那便同样再无任何瓜葛。”
“告诉吾,你的选择是哪般?”
在这两种命运选择中。
被暂时唤醒自我意识的骨傲娇,仔细思考起其中的得失与否。
第一种命运选择,无疑结果是确定的,她自己一定可以成就妖仙果位,自此寿元无限,亦无三灾九难降身。可以她自身的修行资质以及天资悟性而言,若无大机缘,真的差不多可以就此止步了。
而第二种命运选择,结果却是不确定的。
若是转生重来,她的资质悟性以及天赋等等,全部都变好了,那还好说,可若是变得更加差劲了,可就不妙了。
更加重要的是。
这一次的转生重来,白妃雪并不会给她进行胎中之迷的处理,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够凭借她自己。在这个过程当中,可有着失去曾经自我认知的巨大风险隐患存在。
再加上到时候还会有白妃雪留下的小考验存在。
若是能够成功通过这个小考验,那么自身的资质是好是坏,是否失去曾经的自我认知,倒不是怎么重要的事情。可若是转生之后的资质变得更加差劲,又她真的失去了曾经的自我认知。
并且她自己还没有成功通过白妃雪布下的未知小考验。
这才是真的乐子大了。
到时候,便是万事皆休,曾经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过眼云烟,不复存在。
一种选择代表了结果确定,未来几乎恒定,而另外一种选择,则是结果未知,未来同样未知。
苦苦思量许久。
被白妃雪临时唤醒出自我意识的骨傲娇,终究还是狠下心来,她想要赌上一把,赌一次命运,不尝试一次,她终究还是有些不太甘心。
所以到最后,骨傲娇的自我意识选择了当初白妃雪给出的第二种选择结果。
然后接下来。
属于骨傲娇自身的自我意识,便再次陷入到漫长的黑暗当中,属于骨傲娇的生命本源印记,被正处于证道大罗金仙过程中的白妃雪随手扔进了六道轮回通道中。
开始了她的转生新生之旅。
某一时刻,虚幻缥缈的时间长河之上。
端木婉儿屹立其上,一双眼眸望穿诸天寰宇,映照幽冥轮回,根据当初的转生痕迹,锁定了骨傲娇的转生存在。
那是位于西游纪元初期的某一个时间阶段。
骨傲娇的生命本源印记,轮回转生成为了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女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小女婴长成了一个清秀可人的娇媚小美人。
但观其言语性格以及自我记忆,俨然处于胎中之迷的阶段,并无丝毫有关于骨傲娇的记忆痕迹。
端木婉儿不言不语,也不曾插手帮她化解掉胎中之迷,就这么独自屹立在西游纪元相对应的时间长河阶段中,默默低头俯瞰,静观事情的演变发展。
而在西游纪元的那个时间阶段中。
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娇媚小美人,被附近小镇上的一位乡绅富豪看中,随即命人带着些许不值钱的聘礼,去了这个小美人的家中,一番威逼利诱,强行定下了婚约。
就在当日,便将这名清秀少女强行带回到那位乡绅富豪的家中,被其随意施暴蹂躏。
不过短短数日时光。
曾经温婉乖巧的清秀少女,在连番蹂躏玩弄之下,已然生命垂危,奄奄一息,随即便被这个乡绅富豪命家中奴仆,将其扔到不远处的白虎山上。
当夜色降临之后。
奄奄一息的清秀女子,终究是含恨而死,心怀强烈怨念。
恰逢此时,鹅毛大雪飘然而落,让这个夜晚的温度,变得更加寒冷,也使得白虎山上,变得越发阴森可怖,犹如来到了妖邪之地。
大雪飘零,夜色渐晚。
饥饿许久而未曾捕获到猎物的一群野狼,循着淡淡的死尸气味,来到了那一具看不出原来清秀娇媚模样的年轻女尸附近,开始疯狂大口撕咬其血肉皮膜,吞咽入腹。
不过短短数分钟的时间。
野狼吃干血肉,喝尽血液,随即扬长而去,原地只留下一堆被饿狼咬的破破烂烂的白骨,骨骼表面上,布满了清晰入骨的撕咬痕迹,如同刀削斧劈。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