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olq都市异能小說 那些花樣年華 ptt-逝去閲讀-280i2

那些花樣年華
小說推薦那些花樣年華
邓心意的葬礼在三天后举行的,那天下了好大的一场雪,只短短几分钟,大地就一片雪白,我多么不想让自己哭,可我却止不住,邓心意的爸妈哭的泣不成声,刘浩,一个堂堂七尺男子汉,在这么多人面前哭的肝肠寸断,我想去安慰他,却不知怎么开口。
斯文走过去,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刘浩抬起头,用他仿佛要滴出血一样的眼睛看着我和斯文,一字一句坚韧有力的说‘记住,邓心意会今天这样,都是因为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她现在一定还快乐的活在这世界上,你们是罪魁祸首’说完转身离去,留给我们一个心痛,沉重,和不甘愿的背影。
末世藥奴
我走到墓前,墓碑上的邓心意笑的那么灿烂,那么快乐,那么动人,我轻声开口‘邓心意,你怪你我吗?欠你的,只能下辈子还你了’。雪大片大片的落下来,落在我头发上,落在我的衣服上,落在我颈脖里,冰凉,和我的心一个样,我看着邓心意,心里五味杂陈难受直至。斯文和林曼过来让我先回家,怕我感冒,我坚决不肯,一定要到丧礼结束才肯回去,结果晚上,我高烧40度,吓得爸妈一身冷汗,半夜起来送我去医院,我趴在爸爸宽阔的背上,看着一边焦急的妈妈,我突然控制不住放声大哭,歇斯底里,肝肠寸断。妈妈心疼的和我一起哭,看着妈妈,我哭的越凶。
到了医院,医生强烈要求我住院,我依旧坚决不肯,最后在妈妈绝望的眼神中,我妥协了,第二天,一早,护士说我烧退了,我倔强的要出院,爸妈一声不吭的在我身后,雪已经停了,可是却下起了雨,我没理会爸妈在身后心碎的呐喊,我穿着病服在雨地里走着,妈妈跑上来抱着我,用让我痛到不能呼吸的口气对我说‘于雅,孩子,你能不能不要折磨你自己,你这个样子,会让我和你爸心痛死的’。我看着爸妈,头脑一片混乱。
我在路的盡頭等你 冷在
異世之全能死神
回到家里,我把浴缸里放满热水,我躺进去,把头整个都放进去,邓心意的脸清晰的出现在我面前,她说于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用远都不会,我惊慌失措的起身穿好衣服,妈妈把药拿给我,我没有吃,妈妈出去之后,我拿起药把它扔进了垃圾桶,从这以后,每次趁妈妈走后,我都会把药扔掉,斯文来看我,我总是一言不发,只有在林曼和秦洛面前,我还会偶尔说几句话,不是我故意不理他,我只是真的不知道该在邓心意离开之后,要怎么样再去面对斯文。
转眼到了春节,在别人家的欢声笑语和阵阵烟花声中,我们一家过了一个无比沉重的年,吃过饭,爸爸妈妈说要带我去广场上看别人放烟花,我实在不忍心让他们二老大年三十还在家里抱着枕头哭,我坐在轮椅上,爸爸在后面推,妈妈在旁边一会问我冷不冷,一会问我渴不渴,我心里暖暖的一塌糊涂,广场上到处都是孩子的嬉笑声,就像以前我小时候,爸妈带我来放烟花一样,那么温馨的画面,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總裁大人,V587!
爸爸在台阶上坐下来对我说‘于雅,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也经常吵着要让我和你妈带你来放烟花,那时候,你还没多高,每次放完烟花后,你总是兴奋的晚上不想睡觉,嚷着还要我和你妈在带你来’我和妈妈都幸福的笑了,我看着不远处嬉闹的孩子对爸妈说‘爸妈,下辈子,我还要做你们的女儿,好吗’?妈妈泪眼婆娑‘傻孩子,你这辈子做我的女儿,妈妈还没疼够,下辈子怎么舍得让你做别人的女儿’我扶着妈妈的手,走到爸爸身边‘爸爸,你呢?你会嫌弃我吗?会嫌我是个累赘吗’?爸爸慈爱的抚摸着我的头‘怎么会,你永远都会是爸爸最疼爱的女儿’。在这洋溢着如此温馨的欢声笑语中,我还是忍不住哭了,这一次,我是幸福的哭了。
房地產商 滬上一客
我的身体终于不再听我的倔强,到了不得不住院的地步,这段时间,斯文一直陪在我的左右,很晚才回去,一大早就会替我买好早餐,我不在一句话都不和他说,有时,我看着他替我倒水,替我看着点滴,我会看他到出神,他看着我,总是一副温暖的笑脸,我知道那是他在努力在我面前带的一层假面具,我不想去撕破,我想在我最后的时光里,记住的斯文永远是快乐的,只是每次看见爸妈为我而日渐憔悴的脸庞,我真的好心疼。
时间过得真快,杨柳已经迫不及待的冒出了绿芽,天空中偶尔会有燕子飞过的身影,这一天我特别想出去走走,斯文把我抱到轮椅上,把我包的和刚出襁褓的婴儿一样,这些我都不介意,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我想出去的欲望特别大,也许是因为我很久都没有离开那个病房的原因,原来在大自然中看天,天空是那么的蓝,空气是那么的好,小草是那么的绿,我尽情地,贪婪的呼吸着这如此清新的气息,尽情地享受着这温暖的阳光。
斯文把我抱到走道边的椅子上,他把我的头放在他的腿上,我就这样眼睛不眨的注视着斯文,我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斯文用他的手掌包裹着我的手.我对他说‘斯文,下辈子,你千万不要认识我了’斯文笑着说‘如果真的有下辈子,我还要认识你,这辈子你先离开,下辈子换我先离开,这样才公平’我的心有不可救药的痛起来‘那下辈子,我们一起离开好不好’‘嗯,下辈子,我们一起离开’。
闭上眼睛,我仿佛看见在和我招手,我走进她,他牵起我的手,拉着我往前走,我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当我想要回去时,我却怎么也调转不了头,耳边,好像是斯文的哭声,他在喊我回去,可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没有办法转回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