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vlq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六百一十八章 媽熱推-bcca3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妈浑身都是伤,她就蜷缩在地上,已经昏了过去,可我爸他还是不停手,拿着根凳子一下砸在我母亲身上……凳子没落下来一下,我妈浑身就止不住的颤抖一下,我栽倒在旁边的地上,浑身也跟着颤一下……那孽种就站在旁边,不停的哭……”
漢雙姝
霸道逆天 打打鬧鬧
“……爸,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打妈,明明你说妈那么好,你们那么恩爱……我爸和我妈那么恩爱……我们一家一直都那么好……”
“……爸,你别打妈了,好不好……你们就像以前那样,那样恩爱好不好……你陪着妈,我们一家子……”
“……爸,你看妈好疼,妈好疼啊,爸,你别打了……别打妈了……好不好……”
“……为什么,为什么爸你会这样,你不是我爸……我爸不会打我妈的……你是个畜生,畜生……你不许打我妈!不许打我妈……为什么……”
中年男人说着,手抓着旁边的棺材,重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痛苦着,看着那棺材里的骸骨,那骷髅,
“……为什么,为什么!”
中年男人说着,痛苦着,渐愤怒着,伸出手一把扯开了那棺材里的被褥,一下下抓着,砸着那先前小心翼翼摆放着的一块块骸骨,一块块骸骨在棺材里四溅,砸在棺材边上,又胡乱的在棺材里散落。
文娛之放飛自我
紧接着,中年男人又骤然顿住了动作ꓹ 脸上的痛苦,愤怒褪去ꓹ 平静着,再直起了身,
“……我从那地上爬了起来ꓹ 我看着我爸,看着已经昏过去的我妈ꓹ 看着那还在哭着的孽种,我把旁边ꓹ 另一个凳子拿了起来ꓹ 等到他弯下腰去砸我妈的时候,我拿着凳子砸在了他头上……”
網遊之暗黑年代祭
中年男人语气没什么起伏着,转过了身,接着说着,
“……他紧接着,发出了声惨叫,他在痛ꓹ 原来他也会痛,原来我爸也会痛!”
“……他转过了身ꓹ 愤怒着看着我ꓹ 我拿着凳子ꓹ 再一下ꓹ 一下重重砸在了他头上,他栽倒在了地上。”
“……我站在旁边ꓹ 一下下ꓹ 往着他头上砸着ꓹ 他开始一声声惨叫,就像是我妈那样……慢慢地ꓹ 他的惨叫声停了下来,我拿着凳子的手没停下来,还是一下下,朝着他头上砸着……我不想让他再打我妈了,我不想再看到我妈那样……我想就像以前那样,就像是以前,我们一家子……爸,好不好,爸……”
同心劍
说着,中年男人的语气渐渐变得有些哀求,朝着那棺材,紧随着,又渐渐沉默下来。
地上,那老太太浑身颤抖着,愣愣着望着身前,目光有些恍惚。
女皇,給我名份吧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那地上瘫倒着的老太太,和那沉默下来的中年男人,也没多说什么,静静听着这中年男人的叙说。
……
“……我拿着凳子,把我爸砸死了。等我停下手,把凳子扔下来的时候。那孽种停下了哭声,愣愣着站在旁边,我妈昏迷了,躺在边上。”
“……我瘫坐在那地上,就在那堂屋边上,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时候,我妈醒了过来。”
“……她看着我,看着地上躺着的我爸,沉默了好久,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帕子,将地上的血擦洗了,让我把衣裳脱了下来,然后拖着我爸,想往屋外走……不过,我爸他的身体太重了,我妈她浑身都是伤,拖不动……我就和她两个人一起,把我爸的身体,拖着,抬到了屋外,扔到了屋外面的河里……”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才有人发现我爸的尸体,从河里把我爸重新拖了出来……都说我爸是喝醉了酒,一头栽到了河里,头碰到了河里的石头,然后给淹死的……也没人怀疑……也对,死了这么个畜生,大快人心的事,栽河里淹死了,也是他糟了天谴,谁管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中年男人说着,脸上再笑着,紧随着,笑容又渐渐褪去,
“……可是为什么……爸,你为什么要打妈……以前,以前你们那么恩爱,为什么,爸……为什么……”
中年男人说着,缓缓转过了身,看向了那瘫坐在地上的老太太,
暖冬夜微瀾 柳晨楓
“……妈,你知道吗……你们明明那么好,那么恩爱,我们一家子过得多好啊……妈,你知道吗,妈?”
中年男人看着地上瘫着的老太太,先是笑着,紧随着,又渐渐眼底流露出些愤怒,
“……你知道吗,妈?你是不知道吗,妈?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怎么会不知道呢!妈,妈!”
老太太瘫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着,看着中年男人,脸上有些痛苦,
“……妈,你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啊?”
愤怒着,有些癫狂着,中年男人一脚踹在了旁边,
“……对了,对了……因为我妈她,我妈她是个婊子……”
笑了起来,中年男人癫狂着,说着,
“……我妈她怎么能是个婊子呢,我爸说我妈那么好,她怎么会是个婊子呢,她怎么能是个婊子呢,怎么能这么不干净呢!”
“……妈,我给你先擦洗下吧,妈,不然你这么脏,怎么能陪着我爸呢,我爸肯定会嫌弃你的,妈,我给你擦洗下吧,我帮你洗干净,妈……”
中年男人说着,又有些慌乱着蹲下身,蹲在了老太太跟前,伸手扯过那还装着清水和那刷子的洗脸盆,
洗脸盆里溅出些水,中年男人又停下了动作,脸上神情渐渐再褪去,缓缓再转过了身,继续出声说了下去,
“……开始的时候,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妈是个婊子,不知道我爸打我妈是因为嫌弃她身上脏,不知道我那个弟弟啊,原来是个孽种。”
中年男人说着,脸上渐又浮现出些笑容,笑着,说着,也不知是在笑谁,
“……可是我妈啊,我这好的妈啊,连几个月都忍不住,我爸刚埋下去才多久啊,就带着那人回屋里,被我撵出去之后,还让我知道了,那孽种原来不是我弟弟……”
“……真好啊,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家会变成这样,原来啊,这都不是我家,我妈是个婊子,那孽种也不是我弟弟,这怎么是我家呢,只是我这个外人,住在了别人家……”
“……可是,这为什么,怎么能不是我家呢,怎么能不是我家!”
中年男人又再愤怒起来,紧随着,愤怒又再褪去,脸上平静着,再出声说了句,
“……知道过后的那天晚上,我让那孽种跟我出门,去了河边……那孽种还真是懂事,真是听我这个哥哥的话啊,我让他去河边他就去了……一把把他敲晕,然后把他按在了河里。”
笑着,中年男人再说着。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