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4n精彩都市小說 再見我那將逝去的青春 愛下-第四章 原來你是黑幫的分享-rwvaf

再見我那將逝去的青春
小說推薦再見我那將逝去的青春
都已经一个小时了,他们都还没出来,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下车,最后选择了下车进去。
鬼籟
我进到去,他们在那里谈判着,并没有什么打个你死我活的。我忍不住吐槽道“哪有人谈判那么久啊?”“猫猫,不是让你在车上等吗?” “我担心你啊!”墨言叫我猫猫的时候,紫依用着凶狠的眼神看我,我不理她的眼神,反正我已经得到她得不到的人了。我坐在墨言隔壁,无论是样子和坐姿都表现得特别拽。“她得罪你们什么了.”墨言本来要打断我示意我别闹事,但是我一个手势拒绝了他,反正这事我是摊上了。我慵懒的对着坐在我对面他们的帮主说。我的语气听起来不像疑问句,也因为这样我惹毛了他们,啧,脾气那么大。“你最好认真点,跟我们谈判认真点!”我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调整好坐姿。“八婆!不耐烦就滚!”“能不能别磨叽的,她到底得罪你们什么了?”我的确是不耐烦了,我说了这句话令很多人硬了,是拳头硬了。“老子本来是想带她出去玩玩的,他娘的不知好歹,竟然往老子的命根子踢!”我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他娘没有不知好歹,是她自己不知好歹。”“反正人我不放的!我要好好教训这个臭婆娘!”“原来堕魂帮也是一群没素质的人啊。连女人都要欺负。”墨言再一次的想要阻止我,却又被我一个手势给打败了。“八婆!话给我说好听点!”又要我把话说好听点!真是的!我没好气的拿了一个空酒瓶砸在桌子上,拿着已经断了一半的酒瓶对着他“我说话就是那么难听!要好听去找别人!说!放不放人!”他身后的那些手下直接往我这冲来了,我把玻璃瓶尖锐的地方抵在他们帮主的颈,他们的帮主让他们不要动,因为他怕我真的发起疯来杀了他。做事一向残忍的帮会的帮主竟然怕死,真是好笑!“你把酒瓶挪开,我放人!我放人!”他的手下不动了“愣着干嘛!放人啊!”他的手下把紫依推了过来我们这,我让墨言现带她上车“不行啊!这样你多危险!”“放心,我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墨言听到我说什么有身份的人明显愣了一下,的确,我是有身份的人。“还不带她走?”最后,墨言听话的搀扶着把她带上车了。
女總的王牌保鏢 老非
農家絕色賢妻 清風長吟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们的帮主问我。“你知道那个黑界排第一的那个嗜血帮么?我就是那个帮的帮主。”他们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因为我这个帮会,比他们更残忍。“你你你你你…怎么证明?”其中一个不怕死的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我问我。“我我我我我…杀了你拿来证明好不好?”我邪魅的笑了笑。“我很讨厌那些叫我八婆的人,所以我特地研究了一种药,让人不能说话,刚刚没记错,就是你这个口吃男叫我的吧?”他吓得跪了下来“我错了!不要!不要让我变哑巴!对不起!”我不管他的道歉,拿出了一小瓶奇怪的药水放在桌上“我可不习惯亲手害人的,你要自己喝还是什么?”他看到我拿出来后,就想着要逃跑,我对空气说“灵,捉住他喂他喝。”很快的,一个男子从不知道哪里窜了出来,手脚敏捷的把那个口吃男捉了起来,那个男子豪不留情的撬开口吃男的嘴,硬生生的把药水灌进口吃男的嘴里,在强迫他吞下去。哦对了,那个男子是我的护法,我帮里的职业杀手。他做好事情后对我微微弯了身子就消失了,我看着那个口吃男躺在地上挣扎,最后也没有力气了,也再也发不出声音了。“不要再得罪我了,下场就是这样甚至更残忍。我可以让你们帮永远消失,所以,再得罪我,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我说完就转身离开,我殊不知墨言在外面听了一切,他在我要走出门口时就立刻回到车上去了。一路上我们也没说话,直到送了紫依回家,他才开口说话“原来你是黑帮的。”他的表情很自然,说话也很轻松。“在他离开我后,我就每天锻炼自己,过后还建立了这个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他空出一只手牵着我手“你的身份我不在意,你也知道我是什么人吧?你都不在意我为什么要在意你的身份?可是猫猫,答应我只要你不乱杀人,其他的我是不会在意的。”“我是不会乱来的,我杀的对象,通常都是那些作恶多端的人。拜托你,不要让雪柔她们知道,我不想让她们知道她们的朋友双手都沾满了鲜血。”“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其实我自己也为我双手沾满鲜血而懊悔,嫌弃过,可是没有办法,我回不到头了,因为以前的我,早在他离开我那次不见了。“你有想过要争第一吗?”我看着他,他说他曾经有想过,可是现在知道不可能了,因为他不舍得对我下手。“如果当初他不离开我我就不会这样了呢。”我小声的呢喃着。“你放心,我不会成为下一个离开你的人的。”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风景。后来我让他送我回家,因为我没有心情了。
安小妹的幸福史 安蒂玲
掌控幹坤:重生修羅女皇
凰醫廢後
后来我私底下约了紫依谈一谈,地点是恩娜的咖啡店。“嗨!”她一来到就很大方的跟我打招呼,我跟她笑了笑。“客套的话不用说那么多,反正你也恐吓过我了。”她拉开椅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明白。”我不耐烦的播放那个录音给她听“这明显是你声音了,你还想装什么?”她的脸色瞬间变了,然后对我也没那么客气了。“是我啊~又如何?的确是你抢走了他。”啧啧,我抢走?是他要我不要你了。他所要放下你的。白痴!“谁他妈那么得空抢走他?!是他自己要我不要你的,你有什么找他算啊!打电话来恐吓我算什么?!”“哼!反正就是你自己贱!”她这句话就惹毛我了,除了讨厌别人叫我八婆,我也很讨厌人家说我贱。我我毫不客气的赏了她一巴掌,就在这时候墨言的声音在我后面传过来“雪儿!你在干嘛?!”哈,原来是故意惹毛我,让墨言看见我打她。“言~人家没有做错事,也没说什么她就无缘无故打人家~”她立刻走去墨言的身后,委屈巴巴的看着墨言说,都快流眼泪了。“雪儿,你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要打她?”既然都当了坏人,那我也不介意继续当下去了“何止打她?我连杀她的心都有了,我要杀一个人也没多困难。”雪柔她们打了个冷颤,大概被我的话吓到了。“谁对谁错,天知道,雪柔她们也知道,谁惹毛我,我自然会给她教训。”我缓缓地走向紫依,墨言挡住了我“不用怕,我只是想知道刚刚是不是打得太用力,弄疼她了。”我越过墨言,看着紫依,用手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疼了吗?”紫依躲开我,一边大声喊“走开!不要碰我!贱女人!”墨言是听到了那句贱女人,但是他也没什么反应,倒是恩娜,很生气的对墨言喊道“上官先生,请带着你的前女友离开我的店,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雪柔也忍不住跳出来说“赏她一巴掌真的便宜她了,墨言!请你带走她!”雪柔这次真的生气了,因为她生气时,都是直接叫墨言的本名的。依维什么都不说,直接把他们轰出去。“真实的!她才贱呢!凭什么骂你贱!”依维重重的关上了门。“忆雪啊~刚刚你说什么你要杀一个人也没多困难,是什么意思啊?”雪柔很惊恐的问我,没有了原本的淡定。“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相信啊?我都是说出来乱吓唬那个女人的而已!想不到你们相信了!”雪柔在我手臂打了一拳,可是是轻轻的而已。“你真的吓死我们啊!你眼神多可怕你知道吗?”恩娜也揍了我一拳,接着脸依维也打了我,我笑笑的任她们打。这几年都习惯让她们打了,而且她们都没啥力气,这几拳我受得了。“好啦好啦~我演技好没办法~你们还欠着我一个奥斯卡奖啊~”她们神同步的一脸鄙视我,我朝她们翻了个白眼后就离开了,因为还有好多事要处理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