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26v精彩都市言情 華夏一家 起點-第一六零章 時間不等人推薦-obt0v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
南郑县丞宣读了胡善人和他老婆以及余总都头罪状后,当场斩立决,余孽发配天水劳改。
紧跟着,赵晓兵让朝清全面接管、整顿各地都头和捕快,将其并入联防机动大队统一管理,指挥调度。各地都监,实质负责的总都头全部集中到南郑来办学习班。
同时,又给马文彬下令,对闲置在家的朝廷供给人员薪酬进行削减,六十岁以下的减三成;六十岁以上的办理退休手续,削减五成。
这个土政策一下去,汉中官场沸腾了,那些还在家观望的都跑去衙门找事情做,在台子上的办事劲头更足了。
草长莺飞的时节又来了,改革施行了两个月,基本上做到了条理清楚,井然有序,税收明显上升。
还有社会事物那一块的人口,田亩普查未完成,赵晓兵相信,有那么多人起来做事了,能够取得一个好的结果。
杜通判过来陪他吃茶,说农事局的汪义和他聊天的时候说到今年干旱,可能缺水严重呢。
要是能将褒水上的几个堰维修一下就好咯。
赵晓兵马上叫来玉娇,说农事局建议维修水利,这个很重要,就要开春了,时间不等人。
让她去一起商议,府里拿不出钱来就家里出,一定要赶时间把农田水利的事情办好了。
等他们走后,赵晓兵又将马文彬和参谋部的叶伯成叫来安排,让他们立即发出红头文件,发动官府和军队兴修水利,排涝抗旱。
响亮地提出修渠一百里,增产万担粮的口号。
徐静来报告,曹友闻来信叫他下利州去,赵晓兵没有带二位女将,一人直奔利州而去。
来到曹府,曹夫人问两个小夫人怎么没有来?他说都在忙变革,这次就没叫上了。
老曹对他的变革成果很满意,当初顶着压力支持他改革,还担心临安的官家会斥责降罪呢,熟料官家不但不斥责,还传旨褒奖。
赵晓兵说大宋三京之地之所以丢弃,就是因为朝廷积弱,如今汉中尝试变革且推进顺利,既增加了做事的效率,又省去一大笔开支,官家自然乐意了。
往后看,税赋一起来,官家更欢喜呢。
老曹说正要和他商议此事,现在大江以北,半壁江山已经被打烂了,收不起来税赋,江南好些地方又发生叛乱,就眼见四川还算平安了。
制置司丁公的意思是各地尽量凑一下,先将半年税赋押去临安,解朝廷的燃眉之急,官家的日子不好过啊。
赵晓兵说他的地盘官家不是说自治嘛,不交税赋呢?
曹友闻笑呵呵地说:家中有金银,隔壁有扥称。都晓得哥儿拿得出来呢。
重生之軍嫂猛如虎 蘇念涼
九五至尊之女帝
他也笑了,说大家定是看到汉中起新街,他赚大钱了。
老曹说是啊,叫他着人也来利州也修街,保证土地价格公道。赵晓兵自然答应,老曹把话都说到如此份上,不支持肯定不行。
听老曹讲,朝廷很满意他在汉中的作为,这跟官家的中兴复国愿望走到一起了。
有人积极做事,官家自然高兴,还赏赐了临安丝绸,茶叶无数呢,不过都还在路上。
赵晓兵和老曹一起乐呵呵地笑起来了。
老曹说他已经呈文,调高稼,何进去成都,阆州任职,让他回去物色人选充任两地老大。
这个还是盘古王开天辟地头一回呢。
他还是让老曹定,他只管用人,曹友闻还是让他自己找来报上去。
高稼与何进都是老人,也该回内地安享晚年了。
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酒小七
“去年襄阳城破,哥儿如何看,北蛮还来关中否?”老曹小歇片刻问道。
“我等篱笆扎得牢固,狐狸自然不敢进来,若是有了缝隙,就难说了。”赵晓兵不置可否地回答道。
老曹也有同感,两人碰碰杯子继续吃酒。
“汪家小女嫁了哥儿,应该不会投北蛮吧。”
“将军忘了草原人视女人如衣服了。联姻若能结成牢固同盟,这世上不知道会省却多少麻烦,况且他们也没有对外正式宣称呢。”
他不想给老曹稳定的信号,反正今年他是打定主意只练兵不动手的了。
但赵晓兵内心也有个基本判断:就是敌人已经转移了打击方向,祸水东移了。
老曹上次平凉之战,分到两万匹马,又重组了骑兵,估计现在练得差不多,有点手痒了。
这一年,大家都在练骑兵,他在保宁府和康宁府就陈兵两万,天水有一万,河套地区现在都有两万了。
但是骑兵不比步兵,必须靠长时间训练才得行。
“哎,终于安稳了一年。”老曹很开心地叫他吃酒。
“若不夺取关中,去年便不打仗了。只是若不取关中,将军此时怕正在青野原鏖战呢。”
“哦,哥儿早有预见?”
“亦是做梦也。”他笑着对老曹说完,看向窗外吃酒。
老曹已经知道他身上背负着许多秘密,也不问了,两人只顾着慢饮。
赵晓兵在利州停留一日后,启程回到汉中,督促郭朝清继续整顿捕快和联防队,深挖里面的蛀虫。
凰戰天下,邪妃不好惹
这段时间,他将各地都监,总都头调来南郑学习后,整顿的巡捕的收获还不小呢,不但建立起了刑侦类的城市管理专业队伍,还顺藤摸瓜查办了一批社会蛀虫和不法奸商,打掉了各县的黑恶势力,没收充公一大笔材产。
只是起获的现银赃款,就足够他上缴给利州的半年税赋,还余下不少供给这次兴修水利呢,新军又发了一笔小财。
赵晓兵叫杜通判亲自押解一个县令、几个县丞、都监和半年税赋去利州交账。
这几个犯事的都是官家任命的朝廷命官,还是交出去算了,他不想惹起太多的麻烦。
赵晓兵喊来玉娇和穆欣,问她们全城都动起来了,我们去哪里修渠?
玉娇问他,家里也要修渠?
至高召
他说家里的卫队加起来就是三百来人了,都是新军的人,新军要修渠一百里可不是吹的,人人有份,一起上。
穆欣说他讲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得出去走走看看,还有哪里需要修渠?
並不遙遠
时间不等人,赵晓兵让她俩立马出去找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