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bho熱門小說 《深交緣淺》-第十九章 風吹雲散相伴-1npqa

深交緣淺
小說推薦深交緣淺
坐在满是人的吵吵闹闹的教室里,我的心并没有因此而热乎起来。
周围全是陌生的面孔,他们讲着我听不懂的方言。
在这里再也没有人叫着粗俗难听的南瓜,他们只会叫我莫小南,至多好一点的也就是小南了,现在反而想念起南瓜的称呼呢。
我拿出一本本子,从中寻找温暖。
这是在初中毕业前我让我同学们写给我的毕业留言。或长或短,长的就是一片小作文,短的就只有一句话。但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真情并不会少。
武俠之大11 技術宅
翻开封面,第一张的当然是惜月的啦。
哎,字还是那么的丑,不过可以看出来你在认真写,好吧,原谅你了。
“交了你这个朋友,真不知是我的倒霉,还是幸运呢?”这是开头的第一句话。
哼,你竟敢说是倒霉,回家找你算账去。
“我发现你的优点或是缺点都十分的明显,有时爱耍小孩子脾气,闹别扭,爱生气。”
我有那么糟糕么。
“但仔细端详,却又发现你内心的纯真善良,以至于透露出的直爽。三年了,你变得成熟了,有了自己独特的看法与见解。”
那是,嘿嘿。害羞了
“我们说过,至少其中一个能上py中学,你做到了。要好好学习,不能被困难打倒哦。送你一句话:别把自己不当回事,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恩,我知道的。我现在坐在曾经向往的教室里,听着这里的老师讲的课。只是不知道你在另一个地方会做着什么,想着什么,会不会遇到另一个好朋友呢。
揭过这沉重的一夜,迎来下一个新的字迹。
不一样的字迹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祝福送给同一个我。
我还记得以前我们经常会为着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大吵特吵,直到分离的时刻才敢把“对不起”这三个字诉诸笔端。
一页一页的翻过,想哭过、想笑过,但无论是哭是笑都是我的幸福。
一个熟悉的俊秀的字迹映入我的眼帘,即使不看签名,我也不会认错。正如他曾经无意中说过的一句话:“莫小南,这么多年,你的字还是这样没有变。”当然他说这句话绝对不是夸我,他的字比我的好的多了。
“什么合久必分,什么你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实力,希望什么什么的。”这些全都是废话。
我想看到的是,“你从幼稚走向成熟,你的脾气变化无常,时好时坏,叫人难以捉摸。”虽然这大部分是说我的缺点,但是却有温度在里面,至少我知道他还是有些了解我的。
翻看完毕,合上本子,心中早已没有忧郁,孤独,看到这些话就觉得她们并没有离我多远。
玟雨虽然和我是同一个学校,但却不同班,甚至不在同一个楼层,所以就连吃饭也不能一起吃了。
一个人走在去食堂的路上,身旁没有人,就连走路也觉得十分的别扭,手总觉得无处安放,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瞟,整个人局促不安。桥的两旁有一排的树,眼睛找着了着落点,整个人才轻松自在起来。之后,若我一个人在路上走的时候,我都会四处乱瞟,看看蓝天,河流,小树。脚上的步伐加大,只想早点找着可放松的地方。
迎面走来一个人,不经意的掠过。
“是他!?”我有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
“像他。”
“像他,不是他。”
是啊,他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看来真的得去配一副眼镜了呢。
豪門專寵:小叔,別來無恙
现在两个星期才能放假一次,回趟家也不只是走个几分钟那么容易了,在大家都放学的时候,你得眼疾手快,身体矫健的抢到公交车的座位,不然有时候一等就是个把小时。坐公交车回家也得坐一个小时,所以有时回到家已经天黑了。
今天,我和玟雨的运气很好,刚出校门就遇上一辆公交车在招揽学生。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长路漫漫,无所事事,也只能看那些快速后退的树木,房子,田野。
任思绪随处飘荡,突然想起我们班里有个男生性格和长相和许天有一些相像,又想起那天在桥上遇到的那个男生。真是有缘啊,到哪都能找着跟他相似的人,或长相或性格。
“每到一个地方,总能遇见与你相似的人。”
“这是上帝的旨意,还是我在别人身上努力寻找你的影子。”
这一句话在我脑子里成型的时候,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想不到自己还能有这么文艺的一刻。嘿嘿。
回家立刻把这句话发到空间上,不知道许天会不会看到,看到了会不会明白。
后来的后来,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
周末的时候和玟雨在街上逛街,聊着聊着就又聊到许天的身上了。
那时候的心情稍微有些平复,只是心里还残余着一些窘迫感。
“说实话,你觉得许天这个人怎么样啊。”
“其实也挺一般的。但我听说很多女生喜欢他。”
“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跟你说你不能说是我说的,他曾经跟我说有几个女生喜欢他,一个你认识的我们以前同学,还有他们高中班级有女生也喜欢他。”呵呵原来是这样的吗。
“那我问你你得如实告诉我,他有把我向他表白的这件事情告诉你吗?”
“额……”
“这要我怎么说啊。”
“如实说啊。”
隱婚甜妻,老公情難自禁
“你先让我组织一下语言好吧。让我想想先。”
“好。”她这样子,我再傻再笨我也已经明白了。
都市絕品兵王 小蔥拌豆腐
“你跟他表白不久,他就把这件事跟我讲了。他说有个女生跟他表白了,只是没说是谁,我问他是不是认识的,他说是。因为你有跟我讲过这件事,所以我知道那个人是你。”
那一刻,伤心、后悔、愤怒一下子全都涌上我的心头。
我在想我这么多年都在干嘛呢,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所以现在这样也算自作自受了。
我的本子上经常会记录一些从书上看到的话。
紈絝魔王 不想當菜鳥
“他再好,不喜欢你也是徒劳。”
现在看着这句话觉得有些扎心,一切不过是徒劳而已。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遇到的就是可以过一辈子的那个人,可后来才发现……其实不是。”
******
国庆十天假,这来之不易的漫漫的假期要怎么过呢?睡觉?
“南瓜,国庆我们决定去爬山,你去不?”我正躺在床上想着假期何去何从的问题,手机qq提示铃响起,是玟雨发了信息过来。
“许天有去不?”
“恩。但这次是我组织的,你怎么样也得卖我一个面子吧。反正你不管他就好了啊。”
“你让我想想吧。我晚一点发信息给你。”
“好吧。”
真烦,去还是不去呢。
算了,待会儿再想吧。不管他了,手机屏幕上的墙纸今天怎么看着那么不顺眼,用了那么久了,该换了。去百度上找找好看的图片,换个壁纸也换个心情。
“叮叮叮。”
哎呀,算了不理她们好了,现在没心情想那么复杂的问题。
一圈浏览下来,找了张绘画图片,一颗小小的南瓜,青色的皮上泛着黄色的光晕,在田地的一方,静静地躲在叶子下面。太阳太烈了,只能躲着,但天太蓝太蓝了,想看一眼蓝色的天空,眼睛使劲的往上瞧着。
挺好挺好,绿色护眼,清新。
退出百度,该给他们一个交待了,去还是不去该下个决定了。
哎,不是玟雨啊。
怎么会是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一次他主动找我聊天的吧。以往的每次,都是我主动找他的。今天会是什么事他会来找我呢。
“你明天去爬山不?”
他问我这个干什么。
去不去跟他有关吗?
化神
滇東詭事 鬼藥
是其他人让他来劝我吧。
“我不知道,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我还是跟他们一起去了。
一路上,走的比较快。实在不想跟他们走在一起。我那些同学还总不忘初中时候的那点事,还总拿我和他的事打趣。不知如何面对,如何反应,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许天,南瓜怎么走的那么快啊?”某个同学这么调侃他。
我听到他说:“关我什么事,我怎么知道。”
一路上我不再跟他说过一句话,甚至不再同行了。要么在走前面,要么落在后面。
屍加工
******个人独白
之后也没*有什么可讲的了。我高中毕业,一个人背井离乡,远到他方读大学,想起以前的事情就试着写了写。
发生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情后,再深的感情也该淡了吧。再痛的心也没感觉了。
说实话,我怨过他一段时间,只是后来连怨也是没有了。
重生巨星在劫難逃 後雕
现在跟别人谈起他时也只是一笑而过了。
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慢慢的慢慢的就淡了。
感情没有它来时那么仓促,去时是慢慢腾腾的,但却干净,一丝不留。
我的野蠻老祖 雙刀彩虹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一句话:最好的写作是在最平静的时候写,当你刚发生一些事,心里还有很强烈的情绪时,是无法写好的。
所以我想我现在能把这些事写出来也算是对我逝去的岁月有了份交代了。原本以为可以写的事情很多,可当真的诉诸于笔端的时候,才发现很少很少。越写也越无法继续下去了。
惜月她说了句话:“你这是一边在回忆一边在丢弃吧。”
有很多人问我,你还喜欢他吗?你们有可能吗?
我说:“我喜欢他很久了,累了。现在,我也已经不喜欢他很久了。”
你们可能说有些莫名其妙的结尾,只是有些事不好表达出来。这么久了,从点点滴滴中你可以感受到很多东西。女孩子的心总是那么细腻,敏感,而又脆弱的。
在那点点滴滴中,该放弃的也会选择放弃了,该收回的也会收回来的。
深交缘浅这本书我原本就只是想写我和他的那么点事,可是后来想想我十多年的青春不只是有这些,还有其它的,那些的缘分也很浅很浅。
就这样吧。
(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