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1o9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雜文小寫-進行熱推-elj0g

雜文小寫
小說推薦雜文小寫
三、 过去进行到现在(1)
萌翻末世:主人求抱抱
晚上九点三十分左右。
“喂,亲爱的,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一如既往的问。
“不知道。”他说。
“你在忙什么啊?”
“策划元旦晚会的节目。”
“哦,那你早点回来。”
“嗯。”
“我等你回来吧。”
“不用了,你早点睡吧。”
“不要,我等你回来,回来记的叫我。”
“哦。”
第二日,早上八点十分左右。
“昨晚几点回来的啊。”我质问。
“十二点左右吧。”他想了想说。
妃色撩人:王爺請上榻
“那你叫了我吗?”
“叫了,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还说什么等我。”
“嘻嘻。”我顿了顿,“蜂蜜喝了吗?”
“喝了。”
一號人物
“嗯。”
过去进行到现在(2)
“喂,你在哪呢?”他问。
“我在外面上网啊。”我说。
“那你不回来啦。”
“嗯,可能通宵吧。”
“哦。”
过了一会儿。
“喂,你赶紧回来吧,小宣和亮亮都喝醉了,我一个人照顾不了两个人。”他急匆匆的说。
“啊,我寝室里没人么?”我问。
“没有。”
“哦,那你怎么样啦?有没有喝多啊!”
“还好,你快点回来吧!”
“哦,我马上回去。”
学校,寝室。
我匆匆跑到他的寝室,亮亮已经睡着了,除了他还有他的两个室友。他静静的躺在床上,面泛红晕。
“怎么样啦?怎么喝这么多啊!”我说。
“他没事,装的!”他的一个室友说。
我看着他,他装不下去,笑了笑。我说:“你怎么样了,想不想吐啊?”
“不想,你回来了,你去帮我泡杯蜂蜜吧。”他说。
“嗯,你等一下。”
我走回寝室,小宣正拿着P5在看电影,我说:“你没事啊!他不是说你喝醉了么?”
“没有啊”小宣说。
我拿着蜂蜜走到他的寝室,坐在他穿前,埋怨:“喝吧。”
“你喂我喝。”
我叹了一声,慢慢的喂他。
“小宣根本就没喝醉,还骗我,好不容易想去通宵的,就这样被你破坏了。”我说。
“我不是怕你一个人出事么。”他傻傻的笑。
“讨厌。”
紈絝仙少:萌女禦刁神
过去进行到现在(3)
“喂。干什么?”我躺在床上懒懒的说。
“你赶紧到校门口来,我没钱交车费了。”他急匆匆的说。
“啊,我都脱了衣服在床上了。你旁边没有其他人吗,他们都没钱么?”
“没有啊,你快点过来啊。”
我挂了电话,起身穿衣服。
“怎么了?”小宣问我。
“他没钱交车费,我现在去门口接他。”我说。
我拿起钱包,正准备开门的刹那,门被推开了。他气喘喘的跑了进来,抱着我。
“你不是没带钱么?”我怒斥。
“我骗你的。”他感动的说。
“你~~”
那晚,我无奈了一晚,他或许被我感动了一晚。
过去进行到现在(4)
“你来广播站一下。”他说。
“干嘛?”我说。
“别废话,赶紧过来,找你有点急事。”
“哦。”
广播站。
“什么事啊?”我疑问。
“你来演这个角色。”他指着电脑屏幕上的一个人说。
“我不想演。”
“为什么?你很适合的。”
“像这样的机会应该让给大一的新生吧,我一个大二的跑过来演干什么啊。”
“可是大一的新生里面没有人适合演啊。”
我犹豫了片刻,“你真的很想让我来演吗?”
殺生 張巫
“嗯。”
“那好吧。”
四、昨天(2010年12月14日)
晚上二十二点三十分左右。
“好吧,今天就到这里吧。”站长说。
排练结束了,我转身就走,他上前,抱着我,推拉着把我带进播音室。
“好啦,我错了。”他说。
“哼,每次都这样说,假不假啊,你没说腻我都听腻了。”我说。
“我又怎么了?”
“~~~~~”我别过头不想和他继续说下去。
他拍拍手,仿佛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今天下午也不能怪我啊,当时我脾气本来就不是很好,所以才对你发火的。”
“哦,你脾气不好就拿我出气,我生下来是给你出气的是吧。”我说。
“好了,我错了。”
“少来,我才不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呢,这件事最多算是导火线。”
“那你是为什么生气的啊?”
“我从上个星期五开始就生气到现在。你呢?有打电话来问过我么?”
“不对,我星期六不是来找你说了嘛。”
“滚,我星期六根本就不在学校。”
“哦,对哦。那我现在记住了,以后你生气了一定要打电话给你。”
“哼。”
又是一阵沉默。
“你自己看看我是怎么对你的,而你又是怎么对我的,连外人都看不惯来骂你。”我说。
“谁骂我啊?”他怒了。
“就是我同桌啊,她都看不管了。”
“她敢骂我,骂我也不是因为你骂我的好吧。”
“就是好吧。”
一阵沉默后。
“哼。”他生气,冷冷的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不就是帮我带过饭嘛,多少钱我还给你,还有洗过衣服是吧,多少钱一件我一起给你就是。”
“你~~~”我愤怒的瞪着他,“我帮你做这些事情是出于我对你的关心好不好。既然你都这样说,好,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最好把我往最坏的地方想,可以了吧。”我气冲冲的甩门而去。
寝室里。我盖着被子,给他发了一条短息。
短信:帮你带了多少次饭里面是你主动找我帮你带的?帮你洗了多少次衣服里面是你主动找我帮你洗的?帮你泡了多少次蜂蜜里面是你主动找我帮你泡的?你要都还了是吧,用钱来还是吗?在你心里我就是唯利是图的人,对吧!好,你聪明。以后如果你打车回来真的忘记带钱了的话,不要再打我电话,我不会再犯第二次傻了。
一夜无声,我心里在难过,他心里在烦躁。
五、 现在(2010年12月15日)
超級仙學院 尺長寸短
一夜的思考,我觉得我和他的矛盾是起始于广播站,起始于我答应他参演话剧。所以,我瞒着他退出了演出。
中午十一点五十分左右。
“我不想演了。”我说。
“为什么?”站长说。
“我觉得我无法和大一的新生融洽在一起,和他们一起演出我感觉很累。”
“可是明天就要预演了,现在也找不到人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把预演演过了,我再去找人来替你,最后实在不行的话还是你来演,可以吗?”
“行吧。”
过了一会儿,我打电话给他。
“喂,你还在生气呢?”我说。
“哼。”他说。
“我错了还不行嘛,昨晚是我不对,我耍小脾气,你也不能生气到现在啊。”
“我问你,你是不是不演了?”
“嗯。”
“你知道这个节目时我策划的,你还罢演。不和我先说声,就直接找站长。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嘛,明天就要预演啦。你这个时候退出什么意思,和我耍脾气耍大牌啊!”
“我没有耍脾气也没有耍大牌。我就是不想演了,我和大一的根本很难融洽在一起。好了,我现在不想和你谈话剧的事情了,谈我们之间的事好吗?”
情殤之妖顏傾城
“我钱给小宣了,你自己去他那里拿。我还要排练,挂了。”
“你~~”
他根本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是因为他才参演的,也是因为他才罢演的。我没有想把节目给搞砸,我只是不想演了,我可以培养另外一个人出来替我演,如果不行我还是会让自己去演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他一点都不了解呢?
晚上九点三十分左右。
“给你。”我说。
“什么?”他冷冷的说。
“加厚的袜子,你穿皮鞋不是很冷的么?”
“不要。”
“为什么?”
“我有。”他甩头就走。
依旧是夜晚,依旧是盖着被子,依旧是给他发着短信。
短信:就算和我闹脾气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身体给赔进去。南方的化雪是很冷的。袜子是用你的钱买的,你钱还多了,你没有必要在意那么多。还有,节目的事也没有必要担心,站长他是有后手的。
站长的后手就是我,明天的预演如果那个接替我的人不行的话,将由我来出台演出,因为我是不会让他的策划因为我这块而失败的。
六、 明天(2010年12月16日)
雪,停了。大地一片银白,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已经销声匿迹。太阳从东边升起,照耀大地。化雪之后,雪葬的幸福是否能被我重新找回?
——完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