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drb熱門都市小說 暮色餘溫惜瑾年討論-Chapter.2推薦-kqs7b

暮色餘溫惜瑾年
小說推薦暮色餘溫惜瑾年
汤炀说:“宋子惜,你只有在对着帅哥犯花痴的时候才像个女生,注意,是像!”
在此之前的五六个年头里,宋子惜曾不止一次的为这句话胖揍过汤炀,他的脸之所以那么圆润,多半都是因为被揍得,宋子惜之所以暴走,也仅仅是为一个像字。
十二岁,不过是刚刚丢弃芭比娃娃又开始巴啦啦能量的年纪,宋子惜也尚未理解,犯花痴是个什么意思。
时至今日,宋子惜方觉的,汤炀这揍挨的委实不值!自己这毒手,下得委实太重!
十二岁,那天晚霞开满天空,宋子惜和俞温,狭路相逢。
窄**仄木梯上,从上而下迎面走来的少年,如火的夕阳朦胧了他的面孔,冷冽的清香萦绕在鼻尖,像是毒品一般麻痹了她的神智,荼毒了她纯洁的心灵。
宋子惜第一次理解,何为犯花痴。
那是一种,陌生而青涩的情绪,无从比拟。
如若要说,就像是,久违了的,一种,名曰害羞的情绪。
酒國公子鬧翻天
唔,就像汤炀说的,一种,像女生一样的情绪……
殺手穿越校園:黑澀會校花 陌上花開.1
好多好多年以后,每当她醉酒,提起这段初遇的时候,任然总是在旁边叫:“宋子惜你个土鳖,那分明叫一见钟了情,什么什么你就犯花痴啊,在我认识的人里,就你活的清心寡欲,苏瑾年丫长的跟个仙儿似得,我也没见你痴!”
宋子惜呲着一口小白牙呵呵直笑:“你怎么不用娘们儿形容他了?”
任然也笑,眼睛里溢出迷醉的光:“娘们儿没他长得好看!”
與五胞胎同居 獨孤夜
多少个漫漫长夜里,寂寞空荡的房间,宋子惜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试图回忆起他们初遇时,那逆光隐在晚霞里的面孔究竟是什么模样,可是,当初是如何朦胧,现在,依旧是如何朦胧。
黑道之王者歸來
所以,宋子惜没说,也从不说她对他一见钟情。
就只是犯了花痴而已,这辈子也就犯了一次而已。
尽管,那日她并未看清他的脸。
宋子惜在餐桌上奋力糟蹋糖醋鲤鱼时,母亲对她说:“你俞家阿公的外孙回来了,方才才来咱们家拜访过,你明天早起一些同阿妈一起去回访,咱们是外来人,总不好失了礼数让人家笑话。”
唯愛唯戰 神兵鬼將
是的,她们是外来人,她和母亲是从外面来的人,这里并不是她们的故乡。可她,却是真心喜欢这里,开满蓝花楹的小镇。
宋子惜吐出嘴里的鱼骨,拿筷子敲着碗沿,问:“是刚才那个男生吗?”
母亲伸着筷子去敲她的手,不许她敲碗沿,这是她吃饭时惯有的毛病,母亲说,过去的时候,只有乞丐吃饭时会将碗筷敲得叮当响,因为他们穷的响叮当。
宋子惜吐着小舌头吃吃的笑,眉眼弯弯像极了她从没见的男子,母亲盯着她看的认真,嘴角翘起婉约的弧度,如此拙略的演技却足以在她十二岁的女儿面前,掩饰她的无助与凄苦。
“他年长你三岁,你要叫一声哥哥或者阿哥的,到别人家一定要有礼貌,听到没有?说起来,俞阿公家的这个孩子真是不错,一表人才,聪明又懂事,叫俞什么来着?”母亲一边剔着鱼刺一边絮絮叨叨。
“俞温。”宋子惜舔着嘴角的汤汁,耳边似乎又响起晚风里的呢喃细语,叮咛伶仃,玉质的声音。
夜凉如水啊,洁白的月亮像是怀春的少女藏在云朵后,透过朦胧的面纱,撒下一地雪华。你听,那是什么,在这如水的夜色下,偷偷的生根发芽?
简朴的小镇充满江南水调的意味,街坊间的房屋挨的极近,隐约在朦胧的晨雾中,像极了亲昵的恋人。
宋子惜再次见到俞温时,他正在极认真的绘画,窗外的阳光正好洒在他的头上,金灿灿的,毛茸茸的,像顾阿婆的猫一样。
阳光下的少年皮肤白皙,穿着简单的T恤,茶色的瞳仁在阳光下泛着琥珀的光芒,薄唇紧紧的抿着,认真且执着。
宋子惜忽然意识到,这个少年和她不同,和他们不同,她从未在这个小镇上,见过这么干净的男生,他或许,和阿妈一样,是从外面来的人,是不属于这里的人。人不属于这里,心也不属于这里。
“我好看吗?”专注作画的少年毫无预兆的开口,将宋子惜吓了一跳,她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盯着别人看了许久,她站在门前尴尬的不知所措,羞涩正欲爬上面庞,却瞧见少年玩味的勾起唇角,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宋子惜忽然嗅到了恶作剧的味道,这个家伙或许并不如自己看到的那般温和,她想。
压了压气血翻涌上来的羞涩,故作镇定的挺了挺扁平的胸膛,脆生生的说道:“一般般吧!”
漂亮的少年忽然笑出声来,轻轻的,温和的,像羽毛一样划过她的耳朵,她听见他说:“昨天跑的那么快,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宋子惜囧,确实,昨天在这个漂亮的少年做过自我介绍后,她很没出息的跑了,跑了…
“咳!嗯…我,我叫宋子惜!”
少年像是没听到一样盯着画板沉吟,须臾,眉眼生动的看着她,笑的像个狐狸:“叫你阿呆吧,子惜哪里有阿呆听起来可爱。”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