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fgn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江遠向西 起點-惑夢三千分享-6uos4

江遠向西
小說推薦江遠向西
沐西第一次看见叶江远时,是在高二教学楼二楼,那时阳光正好,青春恰逢。
楼下的叶江远抱着书一步一步走来,白色的衬衫晃的楼上的少女乱了心神。
沐西有点发愣,“他是谁啊?”下意识的发问。“叶江远,我们村的,他人可好啦!学习又努力。”旁边皮肤黑的发亮的董唐糖噼里啪啦倒出这许多信息,“不过经过文理分科现在好像和你一个班。”董唐糖积极地补充道。
“好人”,沐西多年以后才知道自己是为着这两个字着了魔。
当时的沐西有点愤青,对于同学间越来越多的小心思十分看不惯,比如说大家扫个地都推三阻四,比如说大家平常最大的喜好就是说三道四。不可否认,沐西走入了一个怪圈,只看得见别人的缺点,为此,一个真心的朋友都没有。
开学选班委,叶江远成了班里的劳动委员。当时无人竞选,大家都觉得此活儿出力不讨好,可是被班主任钦点为班长的叶江远居然主动请缨。
顾冰冰用胳膊肘推了一下沐西,而后小声说道:“喂,听说他不仅学习好,而且人很好,你看,长的还可以……”沐西看着这个和她一直口不对心却又彼此了解至深的朋友,突然觉得很烦。心思百转千回地应了一句:“是吗?”
开学第三天时,叶江远正在发同学们交上去的作业本。看着那个修长的身影慢慢靠近,沐西有点紧张,又有点莫名地期待。
“顾冰冰”,男孩清越的声音响起,同时将作业本递给身边的人,沐西觉得自己被浇了一盆凉水,寒彻骨。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让你想着念着,紧张期待的时刻,被好朋友或者闺密这样一个存在,打的支离破碎。
“谢谢!怎么是你在发作业本哩?”
“因为我勤快啊!”
看着两个人自然的聊天,沐西明白顾冰冰恐怕和自己想的一样,心里烦躁了起来,要不要什么都和自己一样?!喜好一样,学习上你追我赶,真的是烦透了!
“呃,沐西是哪个?”叶江远笑看着顾冰冰。
“我是沐西”
没等顾冰冰开口,沐西盯着叶江远,又重复了一句“我是沐西,希望你下次记得。”
“放心,不会再忘的。”男孩骨节分明的手将作业本放在沐西桌子上,深深记住了这个在班里似乎被孤立,却又直接的可爱的女孩子。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沐西尽量装作不在意的问着。
“高一,有一次他在打乒乓球,我走过去问他能不能借我打一下,他可能被我吓到了,没见过我这么大胆的女生吧。不过愣了一下就把拍子给我了,还真是个好人!现在我们又分到一个班了,真是缘分呀!”
沐西想要知道他很多的事,可是类似这种的却让她听的很难受。
叶江远,我是沐西,可是我不希望一开始就是错的,沐西在心里告诉自己。
接下来的一个月,沐西总会看到叶江远安静地学习,清朗地和大家说笑。他很勤劳,每次打扫卫生都很积极,和其他的男生很不一样,干净的不像在人间生活过。用顾冰冰的话说,叶江远就是一束光,谁都想靠近。可是他和沐西却连一次偶遇都没有,更无交集。看着那温暖人心的身影在教室里进进出出,沐西知道,这束光也照亮了她的世界,让她在差点偏激的年纪看到了人性的希望又走了回来,可是他照亮过那么多人,她于他,连认识都是半生不熟的。
学校里浩浩荡荡的月考终于结束了。
顾冰冰以破竹之势拨开成绩单前的人山人海,大喊着:“西西,快点儿!”沐西站在人群后边没动,她很清楚这一次自己考砸了。心里一直满满的住着一个人,要拿什么来学习呢?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能一心二用的人。叹了一口气,看来,要好好学习了呢。顾冰冰看完成绩后就没说过话,时不时地瞄一眼旁边安静的人,心里嘀咕道:不应该呀,沐西怎么会考得那么差呢?都成了班里第十九了!虽然自己终于考得比她好,可是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终于熬到了晚自习,
“那个……,西西,你是不是答题卡涂错了?”
“没有”。
“那……”
“下次我保证会考好的。”
沐西没等顾冰冰把话说完就给出了答案,说给顾冰冰听,也说给自己听。
“哟,年级第二呀,顾冰冰,该请客了吧?”韩明修痞痞的声音传来。
“你!嘘……”顾冰冰朝韩明修眨眨眼,指了指沐西。
韩明修恍然大悟:“奥,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沐西只考了……”
“你这个猪队!!!滚!!!”
顾冰冰气红了脸,中气十足的声音回荡在教室里,抄起书就打,没心没肺的韩明修吓的拔腿就跑,教室里登时就热闹了起来。明明就是得意的,何苦又装作替我着想呢。沐西抬头看了看正在教室里打闹想引起某人注意的人,揉了揉眉心走了出去。
走廊上空无一人,沐西看着楼下的路灯周围淡黄的光,照出莫名的伤感。冰冰第二,也就意味着叶江远第一,自己十九,确实该收心了呢。这时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沐西听的清楚,心下明白出来的是叶江远。明明期待了那么多次的相遇,此时却只觉得无地自容。心里念到:不要跟我说话,千万别跟我说话。说也奇怪,沐西此时就是觉得叶江远是来找自己的,这该死的预感奇准无比。
“在看什么?”
“呃,看看楼下会不会有以前的同学路过”
“是啊,高二分班把以前的同学都分开了”
“呵呵,我先进去了。”
沐西干笑着落荒而逃。心里告诉自己,叶江远,再等一个月,只要一个月,我要以自己最好的姿态和你对话,希望不要让这该死的第一印象的成绩让你否定了我。而此时的叶江远看着沐西匆忙折回班里的身影,只觉得失落,她在班里真的不怎么说话呢。
两天前,班主任把班委叫了出去,讨论月考后该如何排位置,有的赞成按高低,有的赞成按成绩,大家的意见五五对半,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叶江远终于出声了:“就按成绩排吧,等成绩出来后,大家出来按成绩站好,然后依次进去,选自己想坐的位置,但是一旦选了就不能再随便换,这样也可以激励那些不用功的同学下次好好考。”班主任说了声好,这个建议就成了讨论的结果。
排位置这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叶江远进去后,后边的人立马把他的四周坐了个严严实实。年少张扬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和优秀却又平易进人的人相处。
顾冰冰高高兴兴坐在了叶江远的正后方,因为她还不好意思直接坐他旁边,思来想去,还是后边好,又近又容易交流。顾冰冰的开心溢于言表,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在这件事上她不会对沐西让步。
沐西进来的时候,站在门口的班主任问旁边的数学老师:“不是听说她成绩很好,这次怎么回事?”沐西头也没抬就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坐定。此时顾冰冰才貌似番然醒悟,纠结的看着面前的男神和身后的姐妹,最后痛下决心,对沐西说“西西你怎么不坐过来呢?和我坐在一起呀。”沐西无言的摇了摇头。顾冰冰可惜地说“西西你下次一定要好好考,等你考好了我们再坐一起。”
而沐西在这种方式的排位置下,除了羞愧和觉得丢人,已经无法思考了,从高一到现在,不敢说年级,至少她一直都保持着班里前三的成绩,此时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无地自容。
少女的克蘇魯神話
看着低着头进来的沐西,叶江远突然觉得自己的提议有点过分了,对着沐西无声地说了句对不起。
大家都坐的差不多的时候,韩明修终于挪进来了,看了看坐在叶江远身后的顾冰冰,做了个鬼脸。
“没义气的家伙!我去陪沐西!”
“切,现在就只有最后一排跟前有位置了好吧!”顾冰冰翻了个大白眼,空气中有丝丝的**味。
清風嘯江湖
“明修,跟我坐一起就不能打打闹闹,我们要好好学习。”沐西看着眼前的发小,语气很轻但却不容质疑地说。
“放心,绝不闹你,你帮我把英语提上去,下次我们一起超越顾冰冰那个叛徒!”韩明修挥挥拳头,满脸的义愤填膺。
“好!”沐西盯着贴在教室前面的成绩单答道。顺着沐西的眼光,一项神经大条的韩明修也感觉到了沐西此时的严肃,她刚刚的话应该不只是一个提醒,沐西从来就没为了学习这么严肃过,和沐西从小长到大的韩明修知道,有些事不一样了。
从第二天开始,沐西有了一个彻底的转变,比如说以前学习好只是因为好好听了课,可是现在的沐西却制定了严格的时间表;比如说以前的沐西学习之余时常和顾冰冰打打闹闹,现在却再也没走到顾冰冰跟前去过,只有顾冰冰过来找她的时候两个人才聊一聊;比如说以前的沐西会在不喜欢的课上看漫画,可是现在的沐西却似乎没有了不喜欢的课。韩明修依旧吵闹,却仅限于下课时间,让人惊掉大牙的是他居然开始学英语。并且是……相当认真!顾冰冰看到这一幕时,一个趔趄,差点被桌子腿绊倒,叶江远从天而降一把扶住了。沐西正在指点韩明修,听到大家的惊呼回过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然后,回过头,继续指点。韩明修看到沐西脸色有点发白,担忧地说“西西你怎么了?”
边说边伸出手在沐西的额头上试了试,“没发烧啊。”
沐西拍掉他的手,“被你的英语水平给气的。”没好气地说。
叶江远余光扫了过来,终日温柔的脸终于有了裂痕,皱了皱眉将顾冰冰扶稳。顾冰冰笑咧了嘴“不用担心啦,我没事。”
从这天开始,教室的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顾冰冰和叶江远的名字总是被大家有意无意地连在一起。高中那些打打闹闹的时光,很多事情不用多说,大家自会用自己的幻想把它勾勒出来。有的没的,重要的是有八卦可以调剂枯燥的生活。
沐西听到的时候,握紧了手中的笔,看着面前的习题,问自己:“叶江远,我终究还是晚了,对不对?可是这一次,我不想争了,我想站在原地,等你来寻。我沐西,要的是干干净净的感情。”
韩明修常常看到沐西看着那坐在一起的一前一后的身影发呆,然后就是拼命地做题。他知道,沐西需要时间走出来,他和沐西从小长到这么大,沐西从没为了旁的事影响过学习。看到沐西这个样子,他若是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那他,就真的是猪队了。
“沐西”
“嗯?怎么了?”
“没什么,你加油”
“嗯”
看着沐西,韩明修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问,什么都不能说。她那么骄傲,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她一起努力。看着前面说说笑笑的两个人,顾冰冰时不时传来的大笑声和叶江远耐心的讲解习题的声音,韩明修突然明白了什么是落寞。落寞就是此时的沐西。沐西漂亮,安静,学习也是一等一的,可是她太犀利了,她对谁好像都有意见,所以朋友一直都很少。但是以前她有自己的世界,从来都不孤独,以前她也会发呆但却不落寞。现在有人,打破了她的世界。
沐西一直等待的月考终于来了。没有任何悬念的,沐西的名次紧随叶江远之后,接着就是杜景颜。可是这一次,沐西不再是和她不分仲伯,而是远超三十六分,差叶江远一分。韩明修因为英语的提高,成绩终于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晚自习的时候韩明修在操场找到了沐西,她坐在台阶上,用着一贯的静静的姿态,看不出悲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晚上格外阴沉的天空,韩明修大步走过去,递过一支冰激凌。
“喏,你最喜欢的,庆祝我们俩学习进步。”
“还欠我一个。”沐西怔了一下后毫不客气地接了过去。
“好,欠你一个就欠你一个。”韩明修大大方方地答应。
“那个是为了我替你补习英语。”
“好,不管为了什么,都请你,可是要改天再吃。”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今天没钱了。”
“我才不信,过来让我看看你口袋。”
韩明修笑着走过去,任沐西在他的口袋里乱翻。
“骗子,我找到了!”沐西高兴地扬扬手。
韩明修无奈的揉了揉沐西的头发:“你胃不好,不能多吃。”
沐西突然安静了下来,避开头上的手掌。“韩明修,不要对我太好,我们还要好好地做发小呢。”
“说什么呢?!死丫头,我要不罩着你,回头我爸和沐叔叔还不整死我!”韩明修又恢复了往日的痞子样儿。
“西西!”
沐西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了顾冰冰的声音。
“你们真不仗义,背着我偷偷吃冰激凌”。顾冰冰不满意地嘟着嘴。
看着她沐西倒是出乎意料,没想到她并没因为差了自己很多分而不开心。
沐西晃了晃刚刚搜来的钱“走,我请你!”
異世歷險記
“喂,不带这样的吧。”韩明修大叫。
可惜还没来得及心疼就看到顾冰冰拿着一个冰激凌从超市出来了,好吧,好男不和女斗,他走!
“西西你知道吗,叶江远真的好聪明哦,好像就没有他不会的题。”
“西西你知道吗,叶江远这次作文题考了满分。”
“西西,他今天请我吃糖了耶。”
“西西………”
“你看,天阴了,要下雨了。”沐西截过顾冰冰的话,她不想听,什么都不想听,这些话一个月来沐西天天都有听到。她只怕自己考好了,优秀了,可是什么都来不及了。
特工悍妻不好惹
“是哦,那我们赶快回教室吧。
“嗯”。
刚到教室门口,就遇见了凶神恶煞的班主任。
“不知道这是上课时间吗?!既然这么不想上课,就在外边站着吧!”。班主任没好气地说。于是沐西和顾冰冰悲催了,正准备乖乖往墙边站,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在外面站着的韩明修。沐西嘲他眨眨眼,以示同病相怜,然后和顾冰冰默默地走过去。此时教室里边是大家奋笔疾书的安静,教室外边是大雨倾盆的吵闹,叶江远看着窗外边那个有点发抖的影子,再看看不断逼近的雨点,起身,开口:“老师,明天有优秀生和进步生的发言,稿子还没交,可是他们都在罚站”。
“让他们进来。”班主任虽然生气,可是看着大雨,也终究不忍心,有了台阶赶紧下。
“班主任让你们进去。”叶江远成功阻止了此刻正宽衣解带打算英雄救美的韩明修,韩明修翻了一个无声的白眼。
虽然叶江远解困及时,沐西第二天还是发烧了,终于艰难地念完昨天晚上自己一个喷嚏一把鼻涕赶出来的发言稿,沐西觉得满天都是星星。慢慢挪下讲台,而后一阵天旋地转中,沐西觉得有人扶住了自己。“老师,我先送她去校医院。”叶江远背起沐西,匆忙出了教室,顾冰冰和韩明修紧随其后,班主任也吓了一大跳。顾冰冰一直在旁边说,你都那么累了,换韩明修背吧,可是叶江远却一直坚持到了校医院。韩明修倒是没有主动开口,沐西晕倒在叶江远桌子旁时,他仿佛听见上苍说:看,这就是缘分。
这次病好后,沐西和叶江远自然而然地成了朋友,叶江远总是有办法解开沐西绞尽脑汁都做不出来的题,沐西觉得她的阳光是聪明的阳光。
沐西和顾冰冰之间的矛盾慢慢激化,总是有不断的争吵,又是一番针锋相对之后,沐西站在走廊发呆。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沐西刚洗完澡从学校澡堂出来,一向不喜欢用吹风机的她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晒太阳。那天下午阳光很好,沐西却高兴不起来,她其实很饿的,可是刚刚和顾冰冰吵完,站在连一个陪她吃饭的人都没有。自己还真是好可悲,就只有这样的一个朋友。沐西想,是时候改变自己了。
“你怎么站在在这里呢,顾冰冰哩?”叶江远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
惡魔心尖寵:早安,公主殿下 涼九貓
“我们又吵架了,她下午和她同学出去了。”沐西苦笑着。
“你呀,就是太锋利了,你看看人家顾冰冰,就算是对谁不喜欢,表面上也是好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我们不能总是对错鲜明地来对待,在有些事情上你还是学学她吧。”
听到叶江远的这些话,沐西红了眼,她一直觉得他是一个绝不议论别人对错的人,很多事情心里清楚可是都不会拿来评判。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他到底心里更向着她们两个谁,叶江远从来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她们两个心里却别扭着,一直在相互试探。如今他这一席话,终于让沐西清楚的知道,他在帮自己。
沐西抬头逆着阳光看过去,认真地说“好,从今天开始,我改。”叶江远你不知道,我一直都想改,可我一直在等你开口。
晚上沐西主动和顾冰冰和好,这让顾冰冰很是不解,这还是那个为了和她呕气好几天不说话,连饭都不吃,每次都等她开口的沐西吗?从这一天起,沐西开始主动和大家说笑,并且尽力忍住自己批评别人的冲动,慢慢的,和大家打成了一片。沐西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以前的不足,她很庆幸自己回头的还不算太晚。这也让韩明修很开心,西西终于会照顾自己了。
沐西的开心,止于无意间看到的叶江远的日记本。这时沐西才发现,叶江远不是阳光,他是悲伤。他的文字都偏于伤感,事出必有因。沐西旁敲侧击过很多次,希望他能和自己谈谈,化脓的伤疤只有揭开才能好。可是每次叶江远都只是说“没事啦,我就是闲着随便写写”。他越是这样说,沐西就越疑心,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沐西抓狂。沐西甚至找过董唐糖,可她总是躲躲闪闪不说实话。
几次三番无果而终之后,沐西放弃了询问,但并不代表她不管了。她只是看着他坚定地说“叶江远,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你想说,就来找我。”
在以后很多纸醉金迷的碎影里,叶江远的眼睛里都能映出一个满脸坚定的女孩。她一字一句地对他说”叶江远,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你想说,就来找我。”
他此生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时什么都没对她说。
沐西越来越发现,叶江远全身有一种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无论她怎么试图靠近他,都无法解开这个谜团,这让她觉得很累。
在和韩明修时不时地拌嘴中,在和顾冰冰无处不在的较量中,在和叶江远越来越深的隔阂中,沐西迎来了高三。
“沐西!沐西!我刚刚知道了一个大消息”。
“什么事啊,这么神神叨叨的”。看着席卷而来的顾冰冰,沐西开口问到。
“知道为什么最近叶江远这么不对劲吗?”
小小繼承人ⅱ:爹地,媽咪未成年!
“为什么?”
“听说他和一个女生关系不一般,不过最近吵架了”顾冰冰笑的有点古怪。
原来是……这样啊……沐西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难怪他的日记那样悲伤,难怪他最近经常逃课去操场,难怪自己怎么都靠不近他。他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和顾冰冰为着他的原因战火不断,但他却视若无睹,她们对他来说算什么?唱戏的吗?!可是他不知道就要高考了吗,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吗?
踏天狂神 南國殤
看着眼前又空了的位置,沐西推开还在喋喋不休的顾冰冰冲出了教室。不出所料,叶江远在操场跑步,沐西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热就跑了过去。抓着叶江远的衣领一反常态的破口大骂“你他妈的装悲伤给谁看呢?!为了那么一点破事,课也不上了,习也不学了,你们家很有钱是吧?!高考不考都没关系是吧?!”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来管我的事?!”叶江远一改往日的温和。
“是,和我没关系,从来都是我自作多情,但你最好别忘了自己还要高考!”沐西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和叶江远之间的最后一句话,抓着衣领的手慢慢松了开来,一步一步退了开来,转过身跑了回去。
叶江远想要开口喊她,却只是张了张口,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指责他。
他如果知道她就这样一步一步退出他的生命,他一定不会只是站在原地,哪怕用尽一生的力气,他也绝不放手。
沐西觉得自己腿好软,从操场到教室并不远,可她就是走不动,突然脚下一软跪了下去。从出教室就一直跟着她的韩明修赶忙上前扶住。“沐西,现在没什么比高考更重要,这是你自己说的”。
“我知道”沐西的口气中有着深深的决然的意味。
沐西的高考成绩和顾冰冰一样的好,可是沐西已经没了往日总希望超越她的感觉。以前她一直想和她争一争谁于叶江远更重要,可是后来她发现她们争的可笑又愚蠢,她们于他是一样的,一样的过客而已。韩明修也走了狗屎运,一跃成为了班里的黑马。
高考过后沐西再没回过学校,包括散学典礼,叶江远在人群中始终没找到沐西,电话也打不通。打给顾冰冰,顾冰冰却说她也联系不上。这倒是真的,沐西报了志愿,就亲手折了电话卡,她要和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全都说再见。既然不喜欢顾冰冰,她就再也不勉强自己。既然还想着某个人,她就勉强自己不去想,她沐西的感情,绝不退而求其次。
和沐西一起去江南的,还有韩明修,刚进大学门,沐西就体会到了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开心地捶了捶韩明修,这个家伙,居然敢联合爸爸和韩叔叔骗自己,说什么要去哈尔滨看冰雕。韩明修挠了挠头,他怎么可能去没有她的城市。
大学的生活很悠闲,沐西有了大把的时间来发呆,没人比韩明修更明白沐西的固执,两年的挣扎也成熟了韩明修,大三时韩明修终于鼓起了勇气。
“沐西,你可能误会了叶江远。”
“然后呢?”
“叶江远高考那段时间家里出了事,他家经济不是很好。他爸身体也一直都不好,摘柿子的时候从树上掉了下来……他母亲受不住这打击,精神可能有点问题。至于那个女生,可能是他高一的妹妹。”
“你怎么知道的”
“董唐糖告诉我的,你也知道,他们俩是一个村的。董唐糖让我和你说抱歉,当初是叶江远让她瞒着的。”
“他高考成绩呢?”
“很好,没受太大的影响”
恐怖檔案 三生石(塔讀)
沐西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听完了这些话,她突然大笑起来,那是一种韩明修没见过的笑,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笑出眼泪来。
他那么痛苦难熬的日子,可是她都做了些什么?!又说了些什么?!难怪一向温柔的他会有那样反常的举动,沐西此生都不会原谅自己。她没资格去找他说对不起,不管顾冰冰是不是故意撒谎,沐西都伤害了叶江远,是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伤害。
顾冰冰是故意的,可是她后悔过,也想过要解释的,不过沐西再没给过她机会,顾冰冰嫉妒沐西,不是为了叶江远,却是为了韩明修。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韩明修那么开朗,那么美好,可是从顾冰冰还没认识他的时候,他的眼中就只有一个沐西。顾冰冰记得每次自己和沐西冷战,韩明修都会过来找自己,他总是说“西西做事是决然了点儿,可是她只是怕自己受伤害,她太没有安全感了,绝无伤人之意,你就主动点儿,去和好吧。”顾冰冰何尝不知道沐西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和自己一直不对盘,可是吵吵闹闹那么久,怎么可能没感情。可是沐西身边有那么好的一个韩明修,让她嫉妒的发狂,失去了理智。韩明修明明那么粗心,可是一遇到沐西的事却心细如尘。她看到他满眼是宠得拍拍沐西的头,她看到他追着沐西出教室的身影,那一幕幕,谁不想拥有?
如今,他随沐西去了江南,却只给她一句话“你不该伤害西西的,你太让我失望了。他的话刺的顾冰冰泪流满面,也惊醒了她,她到底,都对沐西做了些什么?!明知道她喜欢叶江远,却故意赌气似的靠近他,甚至为自己营造了一种喜欢叶江远的错觉。她伤她,在她人生最关键的时刻。她们总是相争,可自己,却那样不光明磊落。
叶江远在郑州车水马龙的街头挤上公交,他必须努力奋斗才撑的起家,才能去找她。他给了自己一个五年的期限。
可是五年的期限那么长,五年的时光那么久。风起,云涌,他想把他的喜与忧,苦与乐都说给她听的时候,她还在吗?
我想,我们都有那样的时光。嚣张任性,眼里揉不得沙子。我们青春着,张扬着,并无措着。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