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2t精品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深層奧祕展示-s42or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一个恩雅从未见过的……生物出现在门口,光溜溜的金属质外壳上浮现着一张看上去便让人心情愉悦的笑脸,他以某种反重力的方式漂浮在距离地面有一小段距离的空中,其内部充盈着能量,但那显然不是魔力反应——这个奇妙的生物飘了进来,而且非常有礼貌:
“你好,我是过来安装设备的。”
恩雅一时间有些发愣——但她的情绪变化都很好地隐藏在了光滑的蛋壳内——她注视着这个飘进来的金属圆球,紧接着便看到对方身后又跟着飘进来了很多东西,那些是待组装的魔导装置零件,包括打包整齐的符文基板,固定在金属框架中的水晶,带有插接结构的合金底座,以及其它一些零零散散的事物。这些东西自身并没有反重力或斥力结构,显然是在前面那个金属圆球的控制下漂浮起来的。
装置零件很快便整整齐齐地堆叠在房间中,那澄明瓦亮的金属圆球则来到了恩雅面前,他似乎也在好奇地打量着这颗淡金色的龙蛋,只不过其情绪变化同样被隐藏在了坚硬的外壳里面,随后他上下浮动了一下身子,愉快地做着自我介绍:“我是这里的首席大工匠,奉命设计了一套特制的魔网终端并亲自前来安装,你可以叫我圣·尼古拉斯·蛋总——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叫我蛋总或尼古拉斯先生。”
重生之超級衙內 湯氏大少
“额……你好,”淡金色巨蛋中传来有些迟疑的声音,“你可以叫我恩雅。”
“很高兴认识你,恩雅女士,”金属巨蛋再次浮动了一下,不远处那些堆叠好的装置零件随之有一部分漂浮起来,“那么我开始施工了——可能会有一点点噪声,请见谅。”
恩雅怔怔地看着这个自称“蛋总”的生物开始忙碌,那些稀奇古怪的装置零件开始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组合成某种复杂机械的雏形,她在这个过程中感知到了极高频率且极为精准的磁场震荡,以及大量凡人难以察觉的能量波动,这些显然都是这个奇妙生物所释放出来的——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神明,恩雅可称得上见多识广阅历丰富,但这时仍然忍不住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真不愧是域外游荡者统治的地域……这地方稀奇古怪的生物怎么这么多呢?
但很快她便意识到身为一颗蛋却还能跟人说话交流平常喝茶看报的自己好像也是个不怎么正常的生物,顿时就觉得没事了。
尼古拉斯·蛋总飞快地组合着那些由他亲手设计并调试的装置零件,这项充满乐趣的工作让他心情愉悦,但更有趣的却是这房间里的“住户”——那个淡金色的蛋就在旁边立着,似乎一直在关注着这边ꓹ 蛋总在这个世界滞留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有趣的生物ꓹ 他忍不住跟对方搭话:“我听说这里来了个新客人……但没想到是这么古怪的客人。啊,女士,恕我冒犯——你是还没孵出来么?”
“算是吧ꓹ ”恩雅随口说道,同时又观察着蛋总的外壳ꓹ “你呢?你也没孵出来吗?”
“我?我就这模样啊,”蛋总上下浮动着身体ꓹ 这似乎是在模仿人类耸肩的动作ꓹ “当然一开始也有别人认为我外面这层是个蛋壳,但这其实是我的皮肤……嗯,皮肤。”
“很奇妙,”恩雅轻声说道,若有所思,一些古老的、边缘的记忆在她心中浮现出来,这些记忆似乎源自某些在外游历的龙族所汇报的有趣见闻ꓹ 在几秒钟的沉默之后她突然开口,“你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
蛋总一怔ꓹ 下意识地按着自己平常对外的解释说道:“额ꓹ 是这样的ꓹ 其实我是一个来自古代刚铎帝国的魔导师ꓹ 因为某个实验事故不得不暂时转化成这副……”
先寵後婚:渣男前夫太囂張 卓三柳
“你当初坠落在南边的那片群山中?”恩雅不等对方说完便打断道,“我记得……人类管那片山脉叫黑暗山脉。啊ꓹ 那大概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吧ꓹ 也可能更久一点。”
狂法師 鉛筆刀
歡歌:闕朝凰
蛋总下意识地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虽然他并没有手)ꓹ 他在惊愕中转过身:“你怎么会知道?!”
“我知道很多事情——虽然我当时远在北方,但外出游历的龙经常会把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有趣变化告诉我ꓹ ”恩雅淡淡说道,“你不必紧张,我还不至于像普通人那样对一个异域来客大惊小怪,这个世界上发生过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你的存在对我而言……还不算太过稀奇。”
蛋总忍不住飘向房间中央的金色巨蛋:“那你还知道什么?你知道我是怎么到这来的么?!”
“这似乎对你很重要,但很抱歉……”恩雅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坦然说道,“我没有亲眼见到你坠落在这个世界那一瞬间的景象,所以判断不出太多东西。不过我的龙族报告说你是从大气层的湍流层顶突然出现并坠向大地的,稳态极限层中并未发现踪迹,所以我判断你当时应该是穿过了某种时空裂缝——而不是正常的宇宙航行。”
“穿过了时空裂缝……”蛋总喃喃自语着,“所以我回家的路并不在星空间,而可能是某种空间现象……至少不是正常的航路……”
“我不能确定,”恩雅说道,“时空结构是世间诸多奥秘中最复杂难懂的一部分,而在百万年的尺度上,平滑完整的时空结构中又偶尔会出现连神明都无法理解的裂隙与夹缝,我唯一的经验是:这个世界的底层或许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般稳固,越是靠近世界运行的根基,万物所呈现出来的姿态就越是不可测、反常识、非理性。”
“不可测,反常识,非理性?”蛋总下意识地重复着对方所使用的字眼,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忍不住追问,“为什么这么说?”
恩雅突然犹豫起来,片刻的沉思之后她才打破沉默:“有一些知识,我不确定能不能说出来,所以我只能告诉你一些不太超出你们认知的例子以作提醒:众所周知,在物质世界,思想与物质泾渭分明,在暗影界,物质和投影之间便经常出现错位重叠,在幽影界,观察者眼中的世界已经是某种‘假象’,绝大多数事物的存在都已经位于智慧生物的感知之外,而在最深处,那个被称作‘深海’的地方……这里我不便多说,只能告诉你一句:深海中不存在实体,实体宇宙的概念在那里已经分崩离析。”
空間之農女的錦繡莊園
“不存在实体?实体宇宙的概念分崩离析?”蛋总有些难以理解对方的言语,“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能过多解读,”恩雅毫无迟疑地说道,“首先,过于超前的知识本身对你们而言就是有害的,其次,我的解读很可能也是错误的,因为神明的认知亦有局限性。我这里只是给你一个参考……如果你是在找回家的路,那或许这条路在世界的更深处,在那个时空规则更加脆弱,更容易出现漏洞的‘世界底层’——在时空结构连续且稳定的物质世界,希望不大。”
“更深一层的世界……更深一层……”蛋总低声自语着,他起初似乎有些失落,但突然间又振奋起来,“啊,我明白了,非常感谢,我明白了!”
恩雅却仍有些遗憾:“我并不觉得自己帮了多大忙。”
“你已经给我巨大帮助了,恩雅女士!”蛋总语调上扬,整个球似乎都精神起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来自太空,至少我进入这颗星球的‘道路’是在太空里,却从没有考虑过时空结构方面的思路——你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思路,这是一千多年来我迈出的第一步!”
“但要从这第一步走下去可没那么容易,”恩雅忍不住提醒道,“即便知道了世界底层可能隐藏着时空结构的奥秘,你又打算如何在那里寻找出路?它已经超出了你们目前的认知,更远非你们如今的技术手段所能制御,据我所知,你们现在最远的一步才刚刚踏入幽影界,还远未触及到‘底层’。”
蛋总的声音听上去却没有丝毫气馁:“我喜欢高文的一句话:技术总在进步,现在做不到的不意味着将来也做不到。我认为他这句话很对。我已经在这个世界等了一千多年,曾经的刚铎帝国很先进,但他们没能发展到触及星空的一天,现在我又等来了塞西尔,他们对星空很好奇,也对世界的底层展开了研究,并且这一次我还能光明正大地参与到他们的事业中——我还可以活很多很多年,我觉得自己总能看到那一天,看到这个世界的技术发展到可以触及宇宙最深处的奥秘……然后我就会找到回家的路。”
恩雅静静地听着这个奇妙的金属生物斗志昂扬地说着自己的梦想,等到对方话音落下,她才忍不住说道:“你很乐观。但如果……如果你真的没有等到呢?”
蛋总突然安静下来,在几秒钟的沉默之后,他笑着左右晃动着自己的躯体:“我会化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块岩石,静静等待自我崩解的一天到来。幸运的是,这颗星球对我而言还算是个不错的安身处以及葬身处——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要尽可能地享受每一天,享受这些与金属尽情打交道的日子。”
不远处那些组装到一半的装置零件再次漂浮了起来,在尼古拉斯·蛋总精妙的操控下,这些严丝合缝的结构开始继续拼装在一起,一台特制的魔网终端以及数台看不出作用的辅助设备在半空中渐渐成型。
魂神顛倒
恩雅静静地思考着,不知都想了些什么,她突然轻轻笑了起来:“我果然还是挺喜欢这个世界的。”
“是啊,我也挺喜欢的,”蛋总一边忙于工作一边随口回应,“所以你也应该像我一样偶尔出来走走——我能理解待在房间里的快乐,我大部分时间也待在车间里,但出门晒晒太阳也有晒晒太阳的好处。”
恩雅突然沉默下来:“……”
蛋总注意到了这金色巨蛋的安静,他心中泛起猜测,迟疑着问了一句:“难道……你飘不起来么?”
“……我似乎忘记这个功能了,”恩雅思索着说道,“但可以研究一下。好,我又有努力方向了。”
“那看来现在就是飘不起来,”蛋总感觉自己得到了答案,声音中带着宽慰,“没关系,我理解这种感觉——感冒的日子总是难熬的。”
“?”
恩雅感觉自己蛋壳上飘着个问号,但在她开口询问之前,那位铁球先生已经沉浸到了后续的工作中,她只听到对方愉快的声音传来:“……别担心,这套设备装好之后就能用,虽然无法出门会让你有些憋闷,但精彩的网络世界能消灭你所有的无聊时光……”
……
“这便是白银精灵们目前的境况,”贝尔塞提娅站在阿莫恩面前,带着平静淡然的表情述说着在自然之神离开之后,森林与河谷中的子民们所经历的事情,“时至今日,尽管白银帝国仍然是一个教权国家,但实质上推动它运行的已经主要是世俗力量——皇室的神职身份在大多数时候只是个象征,我们仍然敬神,但我们的生活已经在有意无意地远离信仰活动。
7 Truth-3 未亡人 月下桑
“可是在一小部分区域,仍有坚持原教信仰的精灵存在,领导他们的是那些原教主义德鲁伊,其最上层则是少数从三千年前一直存活至今的古代神官……”
禽天紀 濃睡
“我很好奇一件事,”在贝尔塞提娅说完之后,阿莫恩突然轻声问道,“那些坚持原教主义的德鲁伊,他们可以施展法术么?”
“……可以。”
“那些从三千年前存活至今的古代神官,他们可以使用法术么?”
“……他们依靠某些传承至今的古代神器和圣物来施法。”
“而这两个群体都拒不承认现在精灵王庭的神权象征,并期待着旧日德鲁伊教派的复辟。”
“是的。”
阿莫恩轻轻叹了口气。
“那些从三千年前一直存活至今的神官,他们是我虔诚的信徒,我当时突然遗弃了他们……过错在我,而那些宣传原教复辟的德鲁伊,他们既不信你,也不信我。”
贝尔塞提娅仰起头,注视着自然之神的眼睛——她的心已经渐渐平稳下来,即便看着这双圣洁的眼睛,也不会产生情绪上的剧烈波动:“那么您的意思是?”
“让那些古代神官来见我吧,我遗弃了他们三千年……也该见一面了。”
鴻蒙玄天曲 冥心隨曄動
贝尔塞提娅瞬间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可是这样一来,您至今为止得努力岂不是要功亏一篑?而且那些再次接触到神明的神官回去之后……”
宋端午的彪悍之路
她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看向一旁,看到高文正表情平静地站在那里,似乎早已把一切料到。
贝尔塞提娅定了定神,再次抬起头,看向昔日精灵们所敬奉的神明:“那么剩下的那些原教主义德鲁伊呢?”
“给他们两个选择吧,”阿莫恩轻声说道,“要么跟你走,要么跟我走。”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