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zcw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數錢遊戲 起點-第一五三章 怕難以爲繼了讀書-69z4f

數錢遊戲
小說推薦數錢遊戲
一开始走势也是不错的,第一个星期就上扬了一个百分点,第三个星期又上扬了一个点。后来就越来越慢,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才上行一二个点。古兰就担心怕难以为继了。
一上来丰功那边也是忙得很,为了方便大家交流、投资,他和另一位部姓老总挑头成立了本市的公司,新人们、家人们你来我往,门庭若市,忙的不可开交。
钢厂的龚总也经常过来,每次来丰功都要招待一番,断不了让古兰去陪客。大家时不时欢聚片刻,其乐融融,乐在其中。这段时间聚会也不那么密集了,古兰也有些疲惫了,聚会的兴趣也少了许多。
目前来说,那世界票的项目还算是稳健前行的,只是那行情有些低迷。从京城回来后,那票价在8、9毛钱上徘徊了一段时间,后来不知何故就直落到了4、5毛钱的价位上。
古兰问王萍、问青出于蓝、问小杨姑娘这些超级节点们,社区长们,大家也都说不明白。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为了让更多的节点能进来,世界大同先要圈内大同。
这个道理也说得过去的,只是不上不下的让人心里不痛快。
无奈之下,古兰翻找了一下通讯录,直接和钟化通了次话。在互道了安好后,古兰说出了心事。钟化则十分客气又十分平静的告诉了她一个内部消息:
前段时间平台上出了点情况,因为是租用的第三方的交易平台上的线,有些不良商家恶意做空SOP,使总部损失了1200万,影响了市价的上升。
没办法是水主席用自己的资金填上这个窟窿,才止住了下跌和崩盘。目前总部正在努力开发自己的交易系统,马上就能成功运用了。
到时就不会受第三方的制约了,谁也别想再恶意损伤我们了,请放心。我们这长长久久的事业一定会长长久久的做下去,实现我们的大同梦的。知道了这些古兰的心里平静了些。
那DNPP倒是也开发出来了。特别是那链储行,古兰在SOP复投时,把一笔世界票投的不知去向了,后来在青出于蓝的帮助下才找回来。原来是投错了行,歪打正着的投到链储行里去了,算是试存了一把。
按最划算的存了90天,票数就翻了一番。古兰挺高兴的,接着续存了进去,哪知总部将原定的8%的月息和15%的奖励调整成了4%和8%,续存的票比前次增了一倍多,结果收入差不多,心里就有些不爽。
億萬總裁的淘氣小暖妻 苔痕墨跡
那链商城也运作开了,许多家人都从那里边购了牛奶、油、干果之类的商品。那商品是必须用世界票支付的,支票后商城会按每天5‰的票数返还。
这样200天后,就等于是免费从商城里拿的货。也有购手表、洗衣机、冰箱等大件的,还听说有买了钻石的。但那都是些超级节点大咖们才能取得出来的。就古兰这样的,手里攥着几个票也舍不得去买。
那链新闻也开发出来了,说是看新闻送世界票。古兰也进去看过多次,里边都是些通知、广告之类的。不多的一些新闻,也都是些世界票的活动和区块链的知识。看了一阵子没有兴趣,也没见送的票在哪里,也就不再关注了。
这几个都是和古兰利益相关、心气相连的项目,总的来说都不如人意,甚至是大失所望。漂着漂着,就有些下沉、坠落的感觉了。
抗日之我為戰神
透視小村醫 哥愛微信
看古兰这秀眉不展、闷闷不乐的样子,长永自然是天天陪着小心,想方设法地出些点子让她高兴一些。
高冷冥夫別亂來
无奈这粗人是惯了的,又不知古兰的心结所在,他那些点子又怎么能让古兰高兴的起来。不过他如此表现,古兰心里还是挺熨帖的。都说是少年夫妻老来伴,也就是这样了。
妖孽夫君要聽話
这一天长永又想了一个点子,不过这点子与其说是他想的,倒不如说是他借的。他对古兰说:“看你这成天郁郁寡欢的样子,可别闷出个毛病来呀。”
絕對權力 不信天上掉餡餅
“怎么了,看不惯呀,该是没碍着你出去喝啊。”古兰知他是一片好心,但习惯了还是没有好话给他。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要不你出去游玩游玩,散散心啊。”长永却不在意,依然小心的试探着。
看他这像是认真的样子,古兰也不能太过分了。只好随着他说道:“到哪去游玩,你出钱呀?”
青春為何這麽傷 聞文人
“嗨,你只要愿意去,自然不能让你花钱。”长永大方地说。
異世劍緣
“谁出钱呀,到哪去呀?”古兰也认真了。
“我们集团公司为退下来的老同志办了一项福利,就是轮流组团出去观光旅行,有益身心健康。”
“那是你们的福利呀,和我啥关系。”
弒天輪回 吳家二少
“集团公司想法是好的,但我们这些人这大半辈子哪里没去过,有些行程没大有兴趣的,就组织不起人来。后来矿上就想了个办法,可以让家人代替去,以免费了名额。”
“你是说让我替你去啊。都是些大老爷们,我去算啥,我可不沾你们那光。”
“也不都是大老爷们。这集团公司这么多单位,每次一个单位也就去一两个人。这次给了我们矿两个名额,这不矿长考虑到咱家老爷子不在了,怕我精神打击太大承受不了,就给了我一个。”
“矿长倒想的挺周到的,不过我看你也没有承受不了的事,不去也行。另一个呢?”
“另一个是刚退下来的周矿长。”
“你让我和周矿长去呀。亏你想得出来,你放心我还不方便呢。”
“哪能哦,是这样的,周矿长虽然刚退下来,但他一直是管生产的,平时没有出行的机会。在临退之前已经报了一个出国旅行的团,手续都办好了,他事先没说。名额来了,他也不想退呀,就给了他老婆老付了。”
“你是说我和老付替你们去呀?”
“就是呢,要不怎么敢惊动你呢。”
“可别说的好听了。是你觉得和她去不方便才让给我的吧。”古兰当面就揭穿他。
“也算吧,也算吧。”看古兰有去的意思,长永马上应承道。
“到哪去?”
“桂城。”
“那地方我也去过了。”古兰又拿出了不情愿的样子。
“在家呆着也是呆着,就算帮我个忙吧。”长永说的很是恳切。
其实古兰对这次出行还是很愿意的。一来在家里真也是呆得烦。二来也怕在那圈子里漂久了,来来去去地让长永觉察出了她的秘密,就答应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