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kwy精彩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391章 不可調和的矛盾推薦-a8uru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武媚回去,随即问了乳娘。
“昭仪,奴今日却忘记了抹温水。”
武媚怒,当即换了乳娘。
邵鹏很是纠结的道:“昭仪,武阳伯竟然连这个都懂,奴婢以为……该给他相看女人了。”
——昭仪,那厮寂寞难耐,竟然开始研究这些了,很可怕啊!
武媚深以为然,“等我看看。”
……
贾平安还不知道自己的博学引来了阿姐的担忧,随即就去了学堂。
人渣学生们来的很整齐,见他进来,都起身,“先生好。”
“人……同学们好。”
差点就说出了人渣。
李元婴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的模样,“先生,今日教授什么?可能教教如何做生意?”
他在暗示贾平安:你答应的生意呢?
贾平安点头,“今日虽然说的不是生意,却大有关系。”
“首先,要理解商业的意义,这是根基。商业的根基何在?”
贾平安看看人渣们,“谁知道?”
杨渊举手,“先生,商业通有无。”
“对,商业通有无,东边有海鱼,西边有大米,商人通过商业活动把东边的海鱼运送到西边,再把西边的大米运送到东边,这便是最基本的意义。但随着商业的蓬勃发展,商业还有其它意义……”
贾平安看了一眼教材,“其一,解决就业,所谓就业,便是商人雇佣了人手;其二,便是商业创造财富,产生利润,可提供赋税。”
杨渊再举手。
“先生,大唐并无商税。”
是滴,大唐目前没有正经的商税,要收商税得等到大唐衰微后,藩镇为了增收而征税,这算是地方税。等两税法后,这才从地税变成国税。
“是啊!商人是不交税。”尉迟循毓难得有懂的事儿,得意洋洋的道:“这个我知道。”
这个蠢人!李元婴回身鄙夷的看着尉迟循毓,一本正经的道:“先生自然有先生的道理ꓹ 你等不懂,莫要信口雌黄ꓹ 这很可笑。”
人渣藤!
尉迟循毓冷冷的道:“先生不吃你的马屁!”
谁说的?
这个马屁贾平安很是受用,“可农户都交税,商人为何不交税?”
晚些下课ꓹ 学生们都有些炸。
尉迟循毓回到家中依旧有些浑浑噩噩的。
他去了后面请安问好。
尉迟恭穿着道袍跪坐在水榭里,听到脚步声问道:“可是大郎。”
“阿翁。”
尉迟循毓行礼ꓹ “阿翁,商人可是贱人?”
尉迟恭点头ꓹ “商人逐利ꓹ 轻情意,自然是贱人。”
他抬头,“让你读书,书中有什么?书中有圣贤的道理。世间万物靠什么来维系?尊卑情意。尊卑不谈,情意……你我祖孙,若是不讲情意可使得?”
尉迟循毓摇头,“那定然不行?”
“世家门阀ꓹ 那些大族,往往数百家聚居在一起ꓹ 若是只讲利益好处ꓹ 只论钱财多寡ꓹ 那可能维系?”
尉迟循毓说道:“不能ꓹ 东家穷,西家富ꓹ 若是没有家族的规矩在ꓹ 迟早会内部分裂。”
“商人重利轻情意ꓹ 所以便是另类。”尉迟恭见他还在迷茫,就问道:“可是有不解之处?”
“阿翁ꓹ 那些权贵家中大多都做了生意。”
“这些却是无碍。”尉迟·驰名双标·恭很是坦然的道:“咱们家也有,不过都是他们在做,家中只是看看账目罢了。”
这不是又当又立吗?
尉迟循毓腹诽着。
“阿翁,今日先生说该收商税。”
“屁话!”尉迟恭随口道:“历来都不收商税,他这是异想天开。”
“可为何要收农人的赋税,而不收商税?”
瘋狂農場主 蟲2
呃!尉迟恭被卡住了。
尉迟宝琳刚好来给老头子请安问好,见祖孙二人在辩难,不禁抚须含笑,倍感欣慰。
尉迟循毓激动了起来,“阿翁,你说商人是贱人,可咱们家也做生意,为何不是贱人?”
尉迟恭面色一僵,“咱们家是让下人去做。”
尉迟循毓却觉得不对,“可那些大商人也是把生意交给下人去做,他们被称为贱人,那咱们家是不是……”
这话过头了啊!
怎地有杀气?
尉迟循毓觉得杀气来自于身后,就缓缓回身。
“逆子!竟敢忤逆祖父!”
砰砰砰砰砰砰!
尉迟宝琳一阵暴打。
然后他发现有杀气。
看到孙儿被打,尉迟恭怒不可遏,“你竟敢对大郎下此毒手!”
砰砰砰砰砰砰!
你打你的儿子,老夫便打自己的儿子!
……
李元婴觉得此事对皇室增收大有好处,便去请见皇帝。
“陛下,为何要收农人的赋税,却不收商税?”
李治也愣住了。
是啊!
为何把商人撇下了?
反而去折腾国家的根基农户。
“朕知道了。”
这事儿就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根刺。
“新罗使者回去了?”
“是。”
李治想了想新罗使者答应的条件,心中不禁一松,“贾平安此事颇为机敏,问问他想要什么赏赐。”
一般的臣子听闻帝王要赏赐自己,只有欢喜的份,谁还敢说自己想要什么赏赐?
所以这是个极为让人羡慕的事儿。
李元婴很羡慕,想到自己最近为皇室立功不少,就觉得该有自己的一份。
李治看着他,皱眉道:“你怎地还在?”
……
“赏赐?”
贾平安最想要的便是钱财,但作为一个正直的君子,自然不能这般说。
“为大唐、为陛下效力乃是臣的本分,赏赐与否,臣……不在意。”
他的心在滴血,觉得李治太low了。
重登仙路
赏赐就赏赐,问臣子想要什么,臣子哪里敢开口?
但他期盼着李治能良心发现,赏赐自己个十万八万的。
可王忠良就像是两地恋中的女人,一去不复返,当初的山盟海誓也变成了乌有。
郑远东再度约了他。
看来我和老郑的感情更铁一些。
铁头酒肆里,乔装的郑远东一进来就用那种男中音问道:“多多呢?”
许多多就在那里练字,郑远东依旧询问,这便是搭讪的技巧之一。
前夫,請勿動情 宮墨兮
许多多放下毛笔,伸手摸了腰后。
双手背在身后,这便是敞开胸怀的意思,对这个男人不设防……
郑远东心中暗喜,上前道:“多多……”
锵!
两把短刀猛地出现,然后戳在桌子上。
郑远东下意识的一个躲避。
然后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再叫我多多,回头就剁了你!”
劍起雲荒
于是贾平安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很老实的郑远东。
“老郑。”
贾平安坐下,许多多亲自奉茶。
哎!
女人果然是浅薄的生物,只喜欢俊美的男子,却不知男子更重要的是才华。
郑远东把杂念抛掉,等许多多出去后,低声道:“我听了些消息,吴王当年曾得了关陇门阀的青睐。”
嘶!
贾平安按着茶杯,哪怕热气熏蒸也不放开,不敢相信的道:“这不能吧?长孙皇后所出的才是正统。”
这便是李治能上位的重要原因。
李恪的母亲是杨广之女,李唐造反替代了前隋杨家,这是世仇。所以李恪若是做了皇帝,那便是一个笑话。
这是一个死结。
但关陇那些人为何看好李恪?
“正统是正统,可你别忘了,先帝也不是正统。”郑远东看了一眼室外,再放低了些声音,“若是论正统,当初也有太子,也有齐王,第二个才轮到先帝。所以……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大唐的帝位传承从先帝主导了玄武门之变后就没法看了,这个贾平安最清楚。
“可……长孙无忌呢?”
长孙无忌也是关陇的贵族,为何不反对?
郑远东笑道:“关陇内部也分了几帮人。”
是了,派中有派,这个才是主流。
“也就是说,一部分人支持吴王,那……这便是和长孙无忌为敌。”
先帝喜欢李恪这个儿子,觉得这个儿子像自己,可终究拗不过长孙无忌等人。
“长孙无忌当时并无这等权势,不说旁的,一个房玄龄就能碾压了他。”郑远东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先帝也看好吴王,所以吴王有一阵子颇为得意。”
啧啧!
贾平安想到了长孙无忌当时的憋屈。
“若是吴王当时成为太子,长孙无忌便会被陛下……”
無限之史上最強主神
郑远东点头,“不杀长孙无忌,吴王为太子便是大乱之兆。只等先帝驾崩,长孙无忌定然会和那些人起兵造反,长安城中将会成为鬼蜮。”
“所以先帝只能放手。”贾平安仿佛看到了长孙无忌得意的笑容,“于是长孙皇后的另一个儿子,当今陛下便脱颖而出。”
郑远东点头,“长孙无忌杀吴王,我觉着多半是为了当年之事。”
“吴王的麾下如今在长安城中躲藏着,他们知道了什么,以至于要盯着我和长孙无忌。盯着我是杀人泄愤,盯着长孙无忌,这是要报仇。”
贾平安恨不能把背后谋划那人的脑袋给打开,探寻一番长孙无忌杀李恪的动机。
而在此事中,李治是既得利益者。
可他和长孙无忌后续为何闹翻了?
为了阿姐成为皇后?
贾平安以前是这么认为的,现在却觉得不止于此。
也就是说,长孙无忌和李治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李治联手阿姐悍然出击,一举干掉了自己的亲舅舅。
究竟是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
忌惮权臣?还是别的……
不知道这个,贾平安就无法在未来掌控先机。
一旦李治和长孙无忌开始暗战,旁人不小心就会成为炮灰。
哥不做炮灰!
想到舅甥之间在未来数年不断暗战,最终矛盾爆发,贾平安就觉得骨髓发寒。
帝王无情,别指望李治对谁能多眷顾一些。
“生活太冷酷无情,我需要去寻些温暖。”
他起身准备回去。
“何处有温暖?”郑远东是卧底,每时每刻都在演戏,早就忘记了温暖为何物。
当然是感业寺。
贾平安去了感业寺。
“住持在修炼。”
好人陪着他进去,边走边说,“住持最近修炼的很勤奋,刚猛精进。”
刚猛是她,精进是我。
贾平安发现好人在偷窥自己,就看了她一眼。
腾地一下,好人的脸就红了,扭捏的道:“武阳伯,我听了狐女的故事,流了一夜的眼泪,你……那故事是真的吗?”
“假的。”
人渣贾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敷衍。
若是他心仪的少女,那么这便是一次机会,他可以引申下去,从狐女的悲惨到现实生活中那些嫁错人的女子的遭遇,最后再把自己说成是诚实可靠小郎君。
如此,摸个小手定然是没问题吧。
好人遗憾的道:“可惜了,对了,后来如何了?”
这个故事的结尾我连对我有赠马之恩的萧淑妃都没说,若是告诉了你,回过头萧淑妃绝对会炸。
“后来啊!”贾平安深沉的道:“后来便没有了。”
断更的渣男看到了住持的房间,为了能单独相处,他马上补了一下,“其实,答案在每个人的心中,只是你没有去探问自己罢了。”
他发现好人有些文青,于是便试试用这等文青的方式来沟通。
好人的眼中多了愁绪,随即道:“我在外面,半个时辰可够?”
对于我不够!
贾平安点头,“差不多。”
随后他敲门,沉声道:“查房!”
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传来了喝水的咕咚声。
重生種田表弟不好養
房门悄然打开,苏荷探头看了一眼,见是贾平安,就嗔道:“吓得我一口就把肉干吃了,都没仔细品品味道。”
贾平安走了进去,见房间里布置简单,就说道:“可要给你弄些闺房的东西?”,说话见他看到了……
“这不是我做的那个……”
苏荷猛地扑到了床上,用身体盖住了那个托奶。
啧啧!
傳聞
贾平安背身道:“收拾吧。”
前世女友也经常把自己的内衣丢在床上,刚开始有些那个啥,等后来就麻木了。
苏荷把东西收拾好,然后过来坐下,可脸都红了。
脸红的苏荷看着多了些女人味,她不自在的避开贾平安的视线,“你看我作甚?”
渣男贾认真的道:“你真美。”
什么赞美都比不过一句‘你真美’,而且这等夸赞还能让女方多了遐思。
——他夸我真美,是哪里美?鼻子?眼睛,耳朵,嘴巴……还是凶。
苏荷侧身,本想避开贾平安的视线,可从侧面看去,更凶了。
贾平安干咳一声,“如今感业寺没什么事,你可想回宫中去?”
苏荷摇头,身体跟着摇,“不想。宫中不清静。”
“你喜欢清静?”贾平安觉得这样的性子不大好。
苏荷再摇头,“不喜欢。不过姨母是宫正,我原先在宫中时,有许多人会有意来套近乎,烦不胜烦。”
一群心机男和心机婊啊!
贾平安把这次的修炼物资摆出来,临走前皱眉道:“修炼要有度,莫要走火入魔了。”
苏荷看着新物资欢喜不已,点头如捣蒜,“知道了。”
等贾平安走后,她把这些东西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拿了一块肉干来慢慢吃。
“住持!”
好人的声音有些慌。
苏荷赶紧把肉干吞了,然后喝水漱口,拍打身上可能的食物碎屑,再伸手扇扇风,散散气味……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随后开门。
好人面色惨白,“明义死了。”
明义也是先帝的无子嫔妃。
苏荷问道:“为何?”
好人的眼中有些水光,“她在自己的房间里……用绳子了结了自己。”
苏荷抬头,“明义不喜打麻将,不喜出操,我错了,不该疏忽了她。去看看。”
二人去了现场。
明义已经被解了下来,但绳子还在房梁上荡来荡去的。
一个女尼在查看,听到脚步声回头道:“住持,没救了。”
苏荷神色黯然,“告知宫中。”
女尼拿着一张纸,“住持,这是明义的绝笔,说是生前最得祖母疼爱,可进了宫中后,却不能孝顺祖母,死后想拿了一些骨灰去家中,请家中葬于祖母墓旁……她……”,女尼哽咽道:“她想死后尽孝。”
晚些宫中来人,是一个内侍,他冷冰冰的道:“化了,随后按规矩安葬。”
苏荷想到了明义的绝笔,就说道:“可能拿了一些骨灰给她的家人吗?”
内侍皱眉看着她,“少啰嗦,别给自己惹祸!”
他回身招手,“把尸骸弄走。”
几个内侍一脸晦气的进来,随后把明义的尸骸搬运出去。
苏荷急匆匆的跟着。
带队的内侍冷冷的道:“此事与感业寺无关。”
苏荷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就双手合十哀求道:“你等等好不好?就等一下。”
她的娃娃脸看着诚恳,还可爱,内侍眯眼,“没实在的,什么话都无用!”
“实在实在!”
苏荷转身就跑,跑的飞快。
她气喘吁吁的一路喊道:“都来!”
那些女尼不知何事,纷纷跟着跑。
到了苏荷的房间前,她回身,气喘吁吁的道:“谁有钱,都拿出来,我回头还。”
说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一阵鼓捣。
有女尼说道:“这是要做什么?那些钱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攒下的,留着老了保命呢!”
“就是,咱们无儿无女得在这等地方,若是病了谁会管?还不得花钱请人?”
苏荷晚些出来,手中拿着个包袱,见众人都没回去,就低下头,然后抬头,脸上重新出现了笑容。
她一路急匆匆的跑回去。
那内侍已经不耐烦了,见到她背着包袱来,心中一喜,但却板着脸道:“别以为你姨母是宫正就了不得,咱们是专门收尸的,宫正也管不着。”
宫中那些宫人无儿无女,孤苦死去,传闻有怨气不散,所以没人愿意去收尸。这些人都是阴差阳错各种原因才干了这个活,若是没大错就处罚了,回头谁来收尸?
苏荷喘息的厉害,“这是我的事,你看。”
她打开包袱,里面有布料。
“不够。”内侍真的不耐烦了,“咱很忙!”
苏荷缓慢在身上摸出了一根金钗,“这个可够了?”
内侍咽了一下口水,“不够!”
这是杀猪!
苏荷绝望,“明义可怜。你……我还认识……我还认识武阳伯!”
见她真是没有了,内侍才装作勉强的模样,“如此便给宫正一个面子。”
至于贾平安,他的手伸不到宫中来。
内侍接过了金钗,随口问道:“她虽是先帝的女人,可却无子,死了还不如寻常人。你为何出钱?”
苏荷认真的道:“因为我也想孝顺祖母,可她却不在了。”
……
求票,顺带有能力的书友订阅一下啊!不然娃娃脸会瘦,阿姐会逼贾师傅娶周山象……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