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lgw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四百三十五章 搶走劍碑閲讀-7lwkp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听着两人争吵,其他人都无语,不过神色也都放松了下来。
能吵,代表不会打,否则在陆隐没来之前就已经打起来了。
两人足足争吵了小半个时辰才罢休。
白望远与龙祖都不急了,事态已经这样,此次也只能这样。
木邪神色放松,看向陆隐,少有的笑了,这个小师弟可真有趣,他一来,事态总会有变化。
有些人天生就有这种本事,会搅和,懂得利用各种优势组合成对手难以招架的局面,无论是龙七,玉昊还是本身陆小玄的身份,他都用的很好,好过头了,凭一己之力,改变了人类格局。
师父,这个弟子,您是怎么收到的?如果他不是师弟,我都想收为弟子。
修道千年歸來
陆隐彻底破坏了四方天平原有的计划,最终结果也只是商议,不可能打起来。
而这点,与陆隐就没太大关系了,其实他来主要目的是为了木邪师兄,只要师兄没出事就好。
当然,最后的结果也算可以,就是刘岳的死无人能为他讨回公道,这个仇只能交给刘家自己。
陆隐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救刘家的人,比如家主刘渡,他是五哥的父亲,一定要找到,还有刘缺,刘一手,更有章顶天。
接下来大半个月,陆隐一直在中平界寻找刘家的人。
他找到了刘缺,通过刘缺找到了章顶天,可惜,刘一手死了,死在了祖境余波之下。
“如果不是师父,死的就是我”,章顶天站在狱蛟背上,看着大地不断退后,狱蛟的速度让他连看都看不清。
陆隐沉默,修炼者,生死太正常了。
“陆兄,师父说,他经历了无法解释的事”,章顶天忽然道。
陆隐看向他,“所以呢?”。
“你不问什么事?”,章顶天问道。
陆隐收回目光,“人死如灯灭,问了有什么意义”。
章顶天点点头,“是啊,问了有什么意义,对了,不用找家主了,家主,死了”。
“怎么死的?”,陆隐问道,他想救走五哥的父亲,之所以救刘家人,更多的也是因为五哥的面子,但还是晚了。
章顶天道,“跟师父一样死在了祖境余波下,师父是为了保护我而死,家主,是冲向了夏神机”。
陆隐神色低沉,冲向了夏神机吗?
刘渡,一个星使而已,连半祖都不到,却有勇气冲向夏神机,可见那一刻他是抱着必死之心的。
外掛也瘋狂
到底是不是自己害了刘家?陆隐忽然有这个疑问,如果不是自己揭穿了刘嵩,刘家不会出事,但也未必,四方天平就算不因为这件事对刘岳出手,他们也会找其他事出手,刘家这一关逃不过。
不久后,他们找到了刘炉,他在外执行任务,并未在家族,如今得到消息匆忙赶回家族,中途被陆隐发现,刚好带走。
刘炉眼中充满了仇恨,望向顶上界,恨不得撕开这天。
以往,刘家人眼中只有对剑的执着,而今,多了一股仇恨,不管是刘炉还是刘缺,亦或是章顶天,今后的生活都不会缺少恨意。
最后,陆隐来到了刘豪通过刘天沐告诉自己的方位。
他很奇怪,刘豪为什么在死前不联系农家人,不联系寒门,偏偏联系自己,难道对自己有这么大的信心?
在陆隐猜想中,应该是他看清了这树之星空的格局,唯一能破局的只有外部力量,就是自己。
既然刘豪能看清,很多人也能看清。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狱蛟停下,下方,陆隐看到了夏子恒与一个陌生半祖。
而夏子恒与那个陌生半祖同样抬头看着上方,“陆小玄?”。
陆隐降落,撕裂虚空,出现在夏子恒两人面前,“为什么来这?”。
“与你无关,陆小玄,你应该回废弃之地”,夏子恒道。
他话刚说完,陆隐随手一挥,掌之境战气配合达到六次源劫后提升过的肉体力量,形成了对半祖都极具杀伤力的劈掌,夏子恒大惊,刀锋斩出,被掌风劈中,刀锋碎裂,掌风狠狠击中夏子恒,将他打飞了出去,旁边,那个陌生半祖连忙出手,下一刻,陆隐张开手,“壤于天上,势必翻天”。
轰的一声,陌生半祖被翻天掌直接压爬在地。
翻天掌与物极必反一样,都属于意境战技,当初甚至能将不死神半祖躯壳压爬在地,更不用说这个明显双臂被废的陌生半祖。
两位半祖被陆隐轻易打伤。
夏子恒嘴角含血想出手,头顶,狱蛟嘶吼,盯着他,他喘着粗气,不敢再动。
“再问你一遍,为什么来这”,陆隐背着双手,平静看向夏子恒。
明明距离当初打出神武天还没过去多久,但陆隐的实力蜕变的太狠了,不仅达到六次源劫修为,更修炼翻天掌与掌之境战气,现在再对付四位半祖,不会如当初那般艰苦,更不用使用外物。
至尊覺醒
夏子恒不想回答,即便在狱蛟压迫下,他都咬牙强忍。
陆隐走到陌生半祖前,弯腰看着,一如之前不死神出现,俯视着他,“你是谁?”。
陌生半祖震撼望着陆隐,“咸塑”。
“名字?”。
“是”。
“跟夏家什么关系?”。
咸塑想了想,同样不愿回答。
陆隐失笑,“你应该说,如果你跟夏家没关系,那就得死在这了,你说呢?子恒半祖?”。
夏子恒咬牙,“他是看守我神武天牢狱的人”。
陆隐目光一闪,知道了,就是看守夏神机分身的人,夏神机分身跟刘少歌逃了,这家伙被夏神机派出来寻找,双臂应该也是夏神机废掉的。
抬脚,跨过咸塑,陆隐走向夏子恒,“看来你是牟定我不敢对你怎么样,所以不说了?”。
咸塑怒极,被人跨过去,这是天大的侮辱。
夏子恒眼睛眯起,盯着陆隐,“神机老祖不会放过你”。
陆隐忽然大笑,“你让夏神机当面跟我说,他有这个能力吗?”。
咸塑惊骇,试问当今宇宙,谁敢如此妄言神机老祖,这就是陆小玄,难怪他当初打出了神武天,难怪可以与四方天平老祖对峙,约定协议,这才是站在人类最巅峰的人。
只有他才够资格说这种话。
陆隐此话一出,刚刚被跨过去的耻辱瞬间烟消云散。
“你想的不错,现在我还不想对你出手”,陆隐收回目光,场域横扫,随后身体消失。
夏子恒先是一愣,没想到陆隐突然就走了,随即他脸色大变,“不好”,连忙看向四周,寻找陆隐的踪迹。
但紧接着陆隐就出现了,同时出现的,还有巨大的剑碑。
夏子恒张大嘴,“陆小玄,你”。
陆隐将剑碑扔向狱蛟后背,缓缓升空,俯视夏子恒,“多谢了,子恒半祖,不是你在这,我也不会停留,更不会找到这刘家剑碑,哈哈哈哈”,说完,骑乘狱蛟离去。
夏子恒面色煞白,完了,什么都完了,混账陆小玄,这是要让他死啊。
寻找刘家剑碑是老祖给他的任务,很多人都在找,他原本已经追着线索快找到了,竟然被该死的陆小玄发现。
他为什么那么巧出现?肯定不是因为自己,中平界那么大,怎么会那么巧,而且自己都收敛气息了,恰巧遇到自己的概率跟大海捞针一样,这混账肯定早知道剑碑在这,却故意这么说,就是要让自己被老祖处罚,混账,混账。
算计了夏子恒一手,陆隐就离开了树之星空,这片星空只要不出什么事,暂时不会来了,怎么这种想法出现过几次了?每当自己确定不会再来,总会因为各种原因来。
摇摇头,看着两旁风景不断倒退,陆隐看了看剑碑,又看了看主宰界,四方天平看来是不打算拦着自己了,他们也怕麻烦。
不拦着不代表放弃,他们既然毫不犹豫杀死刘岳,代表早有计划,尽管这个未知的计划被自己破坏,但总有重启的一天,就是不知道这一天会是多久。
紫水微瀾
新空走廊,白胜早就离开,一个个第五大陆修炼者不断被送来,然后被强制送回第五大陆。
狱蛟快速划过,随后冲向新空走廊,消失。
女總裁的貼身大魔王 冰城妖玉
当陆隐离开树之星空后没几个月,第五大陆的人虽然不能来这边,却卖来了各种物资,尤其是无线蛊,很多时候直接取代了云通石。
而树之星空这边也在研究第五大陆的作战方式,他们的各种外物相当有用。
至于第四阵基,陆隐派人去了,却被树之星空拒绝。
在第五大陆星源宇宙问题未解决前,没人敢冒险接受第五大陆修炼者,哪怕是背面战场。
如今的背面战场已经变了,五大阵基留守的修炼者没多少,大部分修炼者已经杀入新大陆,近乎收复新大陆。
整个树之星空都在变的更加完善。
至于第五大陆,则在不断寻找星源宇宙出现问题的原因。
时间一晃,三年过去。
这一天,神武大陆振光塔底出现了一道虚空裂缝。
一道人影猛地自虚空裂缝内冲出,撞到了墙壁上,而在他出来后,虚空裂缝恢复。
人影回望,“糟了,回不去了,这该死的古月”,说完,来人看了看四周,一跃而出,小心离开振光塔,看向外界,看到了一排排守卫振光塔的修炼者。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