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6rm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幻境重影-第一章讀書-ofxp1

幻境重影
小說推薦幻境重影
我叫渊千,现实世界中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十七岁初三毕业班学生,成绩并不出众,也就全班十几名的样子,全班也就三十几人,我是中等,但因为外表比较乖,所以备受老师的期待,可我就是这样!难的考试也好,简单的也好,永远就十几名的样子!想当初我考进这所初中时是以全班第四的成绩碾压了无数现在的学霸啊!不过小学毕业时那是运气!那次考试太简单了,对我而言……
我就是那种人啊!厚积薄发,平时隐藏得极深!实际我就是个学霸!开玩笑!不是啦,我只是个运气好的学渣……这次决定命运的中考我居然发疯了!以不可思议的好成绩拿下了好多学霸都梦寐以求的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当时填志愿时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填的,第二志愿就填了个稳上的!
可上天就是眷顾我啊!这次的中考居然简单得掉渣!对我而言!都是会的!哈!只扣了四十分的成绩挤进了年级前五十!班第一嘛,虽然不是我,但只比我高了二十五分!好吧,二十五分,他是年级第一……那个变态就是玄阁!他就是个斯文败类!一副学霸的feel,实际上腹黑的能毒死人!那张脸别人看的是校草,我看的是杂草!说来,我好像也位列校草哦……排名处在第一位吧,他比我低一位……为什么除了体育,就只剩这张脸能碾压他了呀?!
成成成,罢了罢了,我和玄阁不也还是好哥们吗?从小玩到大,又住得那么近!家族历代还是世交!青梅竹马?在别人看来都要成基友了!冤枉啊!我和玄阁只是亲密点的好朋友而已……但学校里的女生看我们的眼神永远那么暧昧……差点没惹起老师的注意!
记得那天拿成绩单,全班说要去吃顿散伙饭,说了一堆让人泪流满面的话,实际上是瞎扯,又不是生离死别!搞这么悲怆干嘛?!反正考上好学校了!那天我们就疯了一样的玩!那简直就是巴西狂欢节一样的场面!巴西人为狂欢节而活!那种满街狂欢的劲头,简直就是‘狂欢之后就去死也无所谓’的样子,而当时全班在KTV讴歌的样子就是如此……最淡定就只剩下我和玄阁了,饶是如此也是满面通红,特别是我,吃饭的时候被灌了几瓶鸡尾酒,这会儿唱歌又被灌了几瓶……上上下下也过十瓶了……这是第一次喝酒,没想到自己酒量这么好,虽然那东西挺难喝的,度数也不高,但十几瓶下来也有点晕了,腹部也有点难受……玄阁被灌了九瓶左右,比我少一点,本来应该是和我一样的,但他的那几瓶被我挡下了,毕竟我知道,他的酒量……
盛寵醫品夫人 琴律
華夏神 展揚
KTV没唱几首我们就冲向了卫生间,催吐!鬼才喜欢这种被十几瓶鸡尾酒填满肚子的感觉呢!跟何况他和我才17岁,这么回家不被家长训死!我们可都是乖小孩啊!
“怎么样?”玄阁关心的帮我抚了抚背,我咳了几声,漱漱口,说:“好多了……想不通为什么班里那几个这么喜欢喝这种酒,特别是那几个女生,酒量比我还好……学***那个神经病,居然直接订了三箱?!真是群疯子!没看见桌上的都喝不完吗?!”
袖枕江山:杠上克妻駙馬 楚清
“谢谢你帮我挡酒啊。”玄阁对我笑道
“这点小事你还谢啊!”我说:“吐完果然舒服多了,就是有点饿了……”
“我请客咯!”玄阁和我走出卫生间,说:“不去和他们说一声吗?”
“他们还管我们吗?没看见吗?那群人脸上简直就写着‘唱完歌让我去死也无所谓’‘反正成绩单也都发下来了管他啊!’这样的字吗?”
星際獵手 斷刃天涯
禦嫡 若相姒
“也对,走了!”他挥了挥手,拉着我就跑
谁又真的知道呢,真的是唱完歌就去死!甚至连歌都没唱完……
我们两个在广场中转了转,找了个小吃店,吃了点东西,觉得总算恢复过来了,脸上那不正常的红晕也退了,这天都黑了,班里的同学却一个也没出来,看来是还没玩够,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个包厢,说真的,我不想再进去了,他们累不累啊?可依着玄阁的说法,难得和同学聚一次的,还是陪陪他们的好吧?所以我们便慢悠悠地走了回去,那时的我们还没有发现天空以及周围的异变……
長公主的舊情郎 伊人睽睽
包厢在五楼,本是想乘电梯上的,可不知是电梯出了故障还是人太多,总之它没下来……所以我们改走楼梯,五楼诶!想想都好累啊!一步步登上台阶,突然之间,灯,毫无预兆的灭了。
“嗯?”玄阁及时打开了手机进行照明:“电灯大概出故障了,我们快点吧!”
“莫名有种不安的感觉。”我说
“……嗯”走在身旁的玄阁点了点头,我们就这样,走到了五楼,周围很安静,静的就仿佛一切都死了一样,我心里暗叫不好,转头问玄阁:“KTV的隔音设备这么好吗?”刚才那震天动地的讴歌声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没有吧……”他说,脸色并不比我好,突然,他惊道:“怎么没有服务员?”
然而他也是總裁 鈴九
“……可能,有事不在,吧……”我自欺欺人地说着,这么多服务员,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踪?我咬了咬唇,说:“去包厢看看。”当我们走到那扇门前时,脚步有些抬不起来,我的手在颤抖,这时才察觉,周围的空气冷了不少,为了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幻觉,我转向玄阁:“你有没有觉得,温度低了不少?”
“嗯……”玄阁的嘴唇竟然已经有点发紫了!整个人都在发抖!我一惊,握住了他的手,很冷!他穿的比我少,略一犹豫,终究是把外套给了他,说:“知道你体质不好!别说话!穿上!”在我略带命令的话语下,他笑了笑,套上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