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iyr超棒的玄幻小說 精靈之柊吾時代 愛下-第八百四十八章 許願星塊熱推-341gg

精靈之柊吾時代
小說推薦精靈之柊吾時代
超极巨化的巴大蝶最终还是被卡比兽给一个抱杀给解决了。
只不过和外面的情况不一样,虽然巴大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但它却始终保留着最后一丝的理智。
并且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卡比兽感觉自己并不能长久控制住对方。
也就是说,如果柊吾不趁这时候将眼前的超极巨化巴大蝶收服,最终它会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而逃脱。
对于这个问题,柊吾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让可达鸭上去帮忙压制。
但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
就像是宝可梦巢穴中的闇夜环境在庇护着它一样。
对于这种情况,柊吾来不及多想,他马上拿出了一个精灵球。
这个精灵球是木兰博士专门为这些极巨化的精灵改造的,类似的他背包里还有一大堆,为了得到更多的极巨化精灵进行研究,现在柊吾执行的这个计划她们已经筹划了许久。
如果不是最近这段时间,闇夜突然出现,导致旷野地带的部分精灵自主进入到了狂暴的极巨化形态,甚至她们还想再多准备一些时间。
精灵球最终在柊吾惊奇目光中变得巨大。
他来不及惊叹,在卡比兽的催促声中,将双手抱住的巨大精灵球用力扔出。
巨大精灵球事实上和柊吾印象中的精灵球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在触碰到超极巨巴大蝶的时候一整红光将它包裹然后收到精灵球。
巨大的精灵球在地上摇晃了三下然后平静了下来。
等它彻底失去了声响之后,慢慢地又恢复到正常精灵球该有的大小。
工具鸭再度被柊吾打发过去把精灵球捡了回来,而在超极巨化巴大蝶被成功收服的那一刻起,柊吾一行突然眼前一晃。
下一刻他们已经回到了宝可梦巢穴的外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柊吾,话还没有经过脑子就脱口而出。
这时候卡比兽也已经恢复了正常的体型,它再次朝着宝可梦巢穴方向走去,之前的红光早已经消失不见,它踩在之前红光冒出的位置,但这次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站在那里停了几十秒,卡比兽回头向柊吾摇了摇头。
“这‘闇夜’真的只是一种类似气场的环境吗?”
柊吾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毕竟就连已经专注研究它十多年的木兰博士也不敢轻易下定论。
因此他只好将问题先放一边,暂时将它归结为一种空间机制。
柊吾正准备过去询问卡比兽关于极巨化的感受时,可达鸭突然拿出几块形状比较奇特的石块放到他的面前。
“有点眼熟……”
“许愿星块?”看了一会后,柊吾才认出这是他手腕上许愿星的碎块。
只是这碎块和许愿星的模样看起来有很大的区别,如果可达鸭不提醒他,这上面有着类似的能量波动,或许柊吾会认为,这只是一块形状比较奇特的碎石块。
柊吾接过来把玩了一会,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将它投入之前的宝可梦巢穴中,看看是否和资料上一样,可以通过许愿星块再度打开宝可梦巢穴,并且引来新的极巨化精灵。
不过当柊吾看到卡比兽身上还在愈合的伤痕时,他将许愿星块稳稳地放进了背包的贵重物品小兜里。
卡比兽的极巨化体验还没有了解,他们不差这一点时间。
“好了,先休息一会,顺便来说说极巨化之后的感觉卡比兽!”柊吾说道。
听到自己的名字,正和可达鸭比拼吃树果速度的卡比兽愣了一下,可达鸭眼神一亮,马上起跳然后一口将它手中的树果给吞了。
看着可达鸭得逞的贱笑,卡比兽只感觉胸口中有一股气不吐不快!
它冲着可达鸭来了一个‘生化毒气’打嗝,然后在面前的树果堆上狠狠捞了一把,这才跑到柊吾的身边开始讲起刚才的感受。
可达鸭被卡比兽的口气给吓退,因此,这次的树果大战最终还是卡比兽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接下来卡比兽就开始和柊吾描述极巨化之后的感觉。
基本上和木兰博士提供的资料没有太大的出入,至此柊吾将心中的全部顾虑都放下了。
正事刚谈完,可达鸭准备向卡比兽进行报复,但却被柊吾给拦下了。
因为他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旷野地带的远方,一道紫色,三道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这是又有好几个有着极巨化精灵的宝可梦巢穴开启了。
“好了,都别闹!”
“我们过去看看!”
柊吾认真的语气让可达鸭和卡比兽都停了下来,并且将这次的矛盾暂时存档,等有空了再翻出来切磋。
接着就和柊吾一起向这几道光柱所在的位置出发。
光柱看上去距离他们并不是很远,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再加上旷野地带上生活着不少桀骜不驯的精灵,在不清楚实力差距有多大的情况下,默认了卡比兽和可达鸭只比它们强上一些。
因此这不算近的一路,还有一些或多或少被闇夜被极巨化影响了的精灵走出草丛向他们主动发动攻击。
对此,柊吾也并没有跟它们客气。
卡比兽的攻击太过粗糙,而且擅长近战的它割草效率也不算太高。
可达鸭的实力太强,和这些路边的精灵相比,打个喷嚏都可能对它们造成伤害,按照可达鸭现在的态度,柊吾怕它们防御太低被可达鸭一不小心给整没了。
基于以上的两个原因,柊吾将卡比兽暂时替换了下来。
于是冰九尾出场,并且一手急冻光束很快就帮柊吾解决了极大多数的拦路精灵。
在冰九尾的帮助下,柊吾一行顺利来到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处宝可梦巢穴。
当柊吾带着冰九尾和可达鸭走近的时候,先一步到来的三名训练家本能地露出了戒备的神情。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