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308超棒的都市小说 一劍行九州討論-第六十四章,半卷殘雲下熱推-tksmr

一劍行九州
小說推薦一劍行九州
虽然林中的少年成为拦路人,并且拦下了自己的人,然而此刻仍旧有着不少人向着这个是非之地而来。
重生逆襲之頭號軍婚
原本平静冷漠的少年忽然转头看向了西北方向,那里有一座山,少年看着那座山双眼里露出了一副思索的表情。
神說世界
側妃有喜
步步驚華:腹黑太子妃
忽然这座山峰上方的云层涌动,明明是下雨的阴云密布,却是凭空生出了万卷残云,星星点点卷在一起。
一声轻叹山顶传出,一声平静的声音却是在这声叹息之后响起:“为何叹气??”
这在平时看似平常的对话,在这样的情景和时刻衬托之下显得有些突兀。
然而在现在这种场面之下,这似乎又不是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情。
校花的貼身高手系統篇
给人一种违和但不突兀的感觉
一个老者站在峰顶,他的头发都已净白,虽然双眉之间已经皱纹密布,只是他的身形却不佝偻,仍旧站的笔直,只是那干燥的皮肤显示着过往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他的双眼里似乎流转着无尽的睿智,他是一个老人,一个真
正风烛残年的老人。
一个黑衣男子背着一把如月般的长刀由远到近。飞落在峰顶,只见男子双脚落地,轻柔非凡,不带一点尘埃。
他的神情很是高冷,嘴角略微上扬,看着老人,右脚轻轻向前迈出半步,显得有些声势夺人。
看得出来,开始他就想压老人一筹。
先前叹气的自然是那位老人,问话的是这个男子。
老人看了男子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浮云楼不欺人,自然不是因为怕事。”
男子说道:“浮云楼都躲到雪山之后,烈云生都已封剑多年,何故敢于我蒙家为敌?”
“蒙家所谓的势大不过如此,只是靠了一袭长裙而已,我辈嗤之,有何不敢?”
男子听完这话,有些恼怒,因为他无法反驳老人的话,这不止是老人一个人这么看,而是天下间大部分人都是这么看待蒙家的,众人皆知蒙家之所以起势,就是从他们家出了那位皇后开始。
然而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如今敢当着梦家人的面说这话的人可是寥寥无几。
男子愤怒的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老人。
“你不动,我不动,但是动则死。”看似风烛残年的老人说出这话的一瞬间,自有一股气势升起,他头顶上空的那些残云翻涌的更快了一些。
“你若年轻一些,我或许今日就走了。”男子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但是老人自然听懂了这话里的意思。
“若是在外面,我或许真的如你所说,有些老了,但是在这里却足够了,因为在这里面,大家境界都一样,比的更多的是修行经验,是走的路比你多,看的也比你多,所以年龄反而成为了我的优势。”
老人看着男子神色如常的说着这些,就像在说一些微不足道的话一般,语气没有丝毫起伏。
男子看着老人说了一句:“今夜人多,就算我不过去,杀了你也是赚的,既然我都来了,你以为这样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能打发我?说到底总要试过才知道。”
一道气势从男子升上升起,虽然着一股节节攀升的气势不带有任何强大的力量,然而他的面容却变得彻底冷酷起来。
男子虽然看着冷库平静,然而内心却是有些不可遏制的愤怒,因为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位老人若是在寻常时后,哪里会是他的对手,怎么可能在他面前侃侃而谈,这让他感觉到了自己背轻视,他本就是非常骄傲的人,容不得别人半分轻视,何况他还姓蒙。
男子虽然愤怒,但却没有丢失冷静,等到气势积攒的差不多的时候。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往后伸出了手。
他开始拔刀,或许是他拔刀的力气太大,刀身和刀鞘之间出现一些硬物相互摩擦才会出现的火花。
随着长刀拔出,老人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都似乎瞬间下降了几分,眼睑处的余光落在男子的刀身上,看见无数白色的氤氲之气从刀身上散发出来。
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刀锋,信心更是大足,身上气势再涨一分,与此同时一股股庞大的气息不断扩散,老人感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氛。
只是片刻,男子就摒弃了心中所有的杂念,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手中的刀上,他的身上开始出现纯粹的杀意。
他的手一抬,手中寒气逼人的刀便隔空斩向了老人。
随着他这一刀斩出出。
一股寒气猛的扩散开来,天空之中原本落下的雨水都瞬间化作一片晶莹,这一刀所斩的路线上所有的雨水都被瞬间凝冻,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真空,无数的雪白刀气如同满天飞舞的黄纸一样向着切割,眨眼间就把那些凝冻的雨珠化为了粉末。
然而面对这样的刀势和逼人的寒气,刀锋所向之处地老人却并未惊慌,有着过多的反应。
惡徒要逆襲:誘卿入懷 大門牙小白兔
狂风平地生起,天空残云倒卷而下
老人的手只是轻轻向上一抓,一朵倒卷而下的残云如同一块幕布般被他从空中摘下。
一股轻柔棉厚的气息从老人手中被抓住的残云上散发出来。
老人抓着半卷残云,这半卷残云看着没有丝毫的出彩,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就如同此刻老人抓在手里的是一块抹布一般平淡无奇。
然而男子却嗅到这其中所蕴含的那直入心灵的危险意味。
老人把残云向前随手一扔,拦在了男子刀势所斩的方向上,飞出去的残云开始一层层的剥落,然后化作无数细小的云朵。
每一朵细小的云,都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向着寒气逼人的刀锋袭去。
这些细小的云一朵一朵的砸在刀锋上,看似毫无用处,实际上刀锋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敲打上开始一点一点的向旁边偏出。
男子感觉到刀身上传来的厚重绵长之力,感觉如大河之水一般滔滔不绝,他发出了一声历啸,手中的刀化斩为切一连切出数刀。
寒冷的刀光瞬间斩碎不少细小的云朵!
眼看所有的云朵都要消散干净,
妖氣凜然 東方梧桐
冷宮妖妃 喬雨辰
老人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简单的继续抬手,又从头顶的上空摘下一朵残云,只是这次摘下的残云比先前那一朵大了数分。
然后他第一次动步。
老人只是向前踏了一步。
轰的一道气浪忽然从老人脚下升起。
与此同时老人用手抓着这朵残云向着男子的头顶当空砸下。
这一击瞬间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道,如同满天残云倒卷之力都被老人借来,融入这一击中。
男子联盟挥刀格挡,只是刀锋与残云触碰的瞬间,男子便如遭重击,一道他从未感受过的无尽巨里瞬间从残云上倾斜而出,直接顺着刀身灌注在他的身上。
这一击之后,老人并未继续出手。
“哐当”一声响起。
男子头顶的刀身断了半截掉在地上发出声响。
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老人,然后他看见老人胸膛在剧烈起伏,面上已经流出不少喊出,甚至下一刻,老人双手扶住膝盖开始大口的喘气。
原来他并没有像自己看见的那般轻松,然后男子的身体在片刻之后爆出一蓬血雾,接着伴随着一声声响,轰然炸碎成无数碎肉掉在地上。
那半截刀身掉在地上,还在折射着点点寒光,似乎是要证实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场大战…………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