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wnl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紫眸星辰》-七(大結局)熱推-tcbj8

紫眸星辰
小說推薦紫眸星辰
翌日,阳光明媚,有是个明朗的好天气。
萧云用力捏自己的大腿,哇,好痛!那表示他很清醒,一大清早就被凌冰拉到行宫是,他还担心会被昨天的炮火余威扫到,结果却是呈现出一幅百年难得一见的奇人奇事情——在较好的阳光下,他所见的是竟是一对极其登对的壁人柔声细语地衬着四周的景色,美的可以请工匠来表框当做名画传世。
我不是在做梦吧!还是他们疯了,凌冰用力的柔柔双眼,为了能够就近观察事情的真伪,凌冰和萧云耍赖地在行宫要求一起用膳,一想到前几天的情况和今天的对比,萧云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压下满腔的疑问,专心用在自己的早餐上,只是有一点已经明显到让他不得不发问。
“小公主,你被老瞧着义弟嘛!看看我也不错呀!我的英俊,可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喔!”从刚才他就注意到星辰老拿眼角的余光偷瞄身旁的佚也。
“我—-我没,没有呀!”被萧云这样一说,星辰不禁羞红了脸,低着头,嘟囔道
“小公主,别理他。”凌冰打破尴尬的气氛,指了指脑袋说,“他就是这有点毛病,在和他瞎扯下去,铁定要扯出病来。”
“喔—-喔—-”萧云捂着胸口一副受伤的模样,“我的亲亲老婆,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践踏我幼小的心灵呢,我,我—–”
“你没事吧!”星辰一脸的迷茫,端过一杯水递给他,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喝粥也能喝到噎着。
“星辰,义兄他没事。”他拉着他纤白的柔荑,异常温柔地道,“今天是亚塞尔神国祭祀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亚塞尔神国都会举行一次盛大的宴会,全国的百姓欢聚一堂,你要不要随朕到民间看看。”
三國小地主
星辰轻颤一下,赶紧收过纤手,不自然的燥热再次从双颊升起,轻点额头。
佚也淡笑:“到了外面,记住不要四处乱跑,要是见不到你,朕会很担心的。”
“哦!”羞愧如她,早不知佚也和她说了什么,只能点头答应。
“在才乖!”佚也一笑地印上她的脸旁。
“你—–无赖。”星辰急急擦着脸旁,企图把他在她脸上的气息全部擦掉。
“吖——-”凌冰和萧云的嘴巴张成O字型,不敢相信的看者两人亲昵的动作。
今天的亚塞尔神国特别的热闹,市集上聚集来自各国的能人义士和杂剧团,星辰好不容易摆脱佚也的视野范围,带着天心到市集逛逛,佚也身边跟着亚塞尔神国的将军和皇家御前侍卫出来逛街必定要引发市集的人潮,到时候定将造出很多麻烦。
久违的世界,星辰和天心欢快的呼吸着市集的新鲜空气,浏览市集的摊子,她看到一只紫金钗,钗上镶上漂亮的玉石,漂亮至极。她拿起它将它插在天心云鬓之中,笑道,“漂亮吗?”
“恩,好漂亮呀,我就知道小姐对天心最好了!”天心开心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从公主离开王后之后,她们已经好久没这样开心了。
小贩见状连忙献媚的笑道,“两位姑娘可真有眼光,这可是小店刚到的货,看这光泽和手工就知道是上等的货了。”
“老板这个我买了。”星辰掏出凌冰给她带上的银两正欲付帐。一个极其妩媚的声音突然自她们身后传来。“老板我出一百两着个钗子就卖给我好了。”
星辰和天心顺着声音望去,一道绝美的倩影轻巧的出现在她们身边。
“伊库欣!”天心不由得拧紧了眉头,她是星辰同父异母的姐姐,从小便对星辰有成见,时常欺负公主和她,她怎么也到亚塞尔神国来了。
伊库欣娇笑的走至天心身边,很不客气的去下那只紫金钗,“一个下人哪配带这么漂亮的钗子。”
星辰冷哼一声,夺过钗子,将银子放在摊子上,“少管闲事,天心我们走,这有个碍人眼的东西。”
“啧,啧这就是星辰妹妹你不对了。”她拦住星辰的去路,“这么久不见至少要给姐姐点时间叙叙旧吧!这次姐姐我可是亚塞尔神国请来的贵宾,日后姐姐很有可能就要成为亚塞尔神国的王后了,那咱们姐妹就更难相间了。”
“不可能。”天心终于忍受不了喊了出来,“佚也陛下,才不会看中这这样狠毒的女人。”话刚说出口,便发现自己犯了大错
“是吗?”伊库欣笑着走向天心,猛地脸色一沉,一耳光扇了过去,“主子说话哪有你们这些下人插嘴的份。”
“啊,天心!”星辰惊叫的扶住天心,当她发现天心的半边脸上已的五指爪印时,憎恨的一把推过面前的美人,跳高秀眉道,“伊库欣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这不是喀卡国,这没有护着你的国王,你因该很清楚在没有护卫的情况下,你将会是什么处境。”
伊库欣冷笑道,“星辰妹妹,如果你想见你的母后的话,我劝你最好实象点。”这次亚塞尔神国之旅,也不知道佚也陛下为什么指名要带上那个老不死的,她才不管那些这次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一定要把握机遇飞上枝头。
“母后!?”闻言星辰一下兴奋起来,“我母后在哪,快带我去见她。”
“哼!”伊库欣扭着腰肢穿过人海,走出集市。
“伊库欣,你站住。”星辰拔身追出,她怎么可以错过任何一次与她那温柔美丽的母后相见的机会,天心发现情况不对也匆忙的紧追其后,。
星辰和天心追到城外,伊库欣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荒野之中。只剩下浓密参天的树木。
“可恶,这该死的伊库欣,到底耍什么把戏!”星辰泄气的低咒。
四周诡秘的气氛,已经让天心觉得毛骨悚然,她惊恐的拉拉星辰道,“公主,这好恐怖哦,我们还是回去好了。”
“来不及了。”星辰突然警戒的看想四周,将天心护在身后,“我们中计了。”
森林中树木沙沙作响,腾地从中冒出二,三十个大汉,倏地将她们包围了起来,他们每个人目光精锐,一看便知道个个是高手。
“真是个好货色,看来这次我们总算是没有白等。”为首的大汉色眯眯的将星辰从下往上细细的大量了一番淫亵地说。
“公主。”细细的抽噎声传来,天心发抖的躲在星辰的身后,手指紧抓到泛白。
“不用害怕。”星辰拦在天心的前头,镇静的分析着眼前的局面,来着都是精选出的数一数二的高手,并不是平常山中的强盗,如她一人冲出包围也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她绝不能留下天心不管,看来伊库欣早已知道她在就做好准备,不愧为蛇蝎美人。这时她手中的链子感受到主人的惊慌,将一波波波动传回当初的封印者——
为首的大汉发话了:“兄弟们上啊!谁抢到就属于谁?”
众人听言,疯狂的冲上前阵,毕竟如此美貌的女人谁不想占为己有。
“滚开!你们这群败类。”星辰怒声大吼,猛然一把制住最靠近她的大汉,夺下对方的兵刃,刀光一闪,两名大汉马上被割开喉咙,鲜血狂喷。
霍霍的刀光,飞溅的鲜血,顿时整个森林布满了血腥味,身陷 重重包围的星辰,心中一直担忧无情的剑刃将会伤害到无辜的天心,她的体力已经渐渐不支,就在她无法支撑的时候,身后一柄冰冷的利刃刺进了她的体内,殷红的鲜血淌下她的嘴角——
“天心——你”星辰瞪大了双眸她以充满鲜血的手,颤抖的指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幕,天心正阴笑着握着那把沾满她的血迹的兵刃。
“你看看我是谁呢!哈哈!”眼前的天心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映在她面前的是伊库欣那娇媚的面容。她大笑的拍了拍手,几个大汉带上五花大绑的天心。
“不,公主——公主!”望着她心爱的公主倒在血泊之中,天心激动而颤抖的痛哭失声,“公主都是我害了你呀!公主———”
“哼!”伊库欣将天心推到星辰面前残忍的吼道,“星辰妹妹,我本也不想杀你,但你竟敢迷惑佚也陛下,罪不可饶,不杀你,我难以成为亚塞尔神国的王后,所以星辰妹妹这也怨不了谁,谁让你天生贱命。上!”
“等——等!”剧烈的痛楚令她面色扭曲,“这—–这件事情和——-天心没有关系,放—–了她—–吧!”
“不,公主。”天心靠紧了她坚定的说,“要走我们一起走,要死——我们也要一起死。”
諸天打手 超人坐家
“好一个忠心的下人,那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一块到地府去做好主仆。”伊库欣大笑着,观赏着眼前的这一幕,她恨她,当她还没出生之前,我本是喀卡国的第一美女,可当她展现于世的时候,人们就不在记得有她这号公主,虽然她从小就被父王打入冷宫,可大家就爱拿她们做比较,她恨她,恨她入骨,是她就抢走她的光彩,抢走了她的荣耀,这次她要彻底铲除她,不能在让她和她抢王后之位了。
敗金狂傾城 冷夜傾城
星辰挣扎的站起身来,极度的疼痛已在一点点吞噬她的意识。就是靠近他的大汉挥刀要砍下她的头颅的时候,一阵极其寒冷的寒光突地射出,往大汉的脖子划过,大汉连叫都来不及叫,便摊倒于地。
一抹如梦似幻的人影在星辰面前凝聚成形,原本冰冷的脸部更显得阴恻。
“佚也,看清来人。”星辰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佚也的怀中,看着怀中的满身是血的人儿,佚也阴沉的脸上覆上了一层让人战栗的阴厉,“你们竟敢犯天,这就是你们的下场。”他抛下一句令人为之疯狂惧怕的话语,消失在夜空中。
伊库欣和剩下的二十个大汉,惊栗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当他们开始欢呼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一阵冰寒至极的飓风刮来,狂风肆意在空中乱舞,吸走森林中生灵的血液,只剩下一张张干枯的人皮无力的摊道在树林中。
都市雷電掌控者
“好了,别哭了,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行宫外,凌冰安慰着已经哭了一天一夜的天心,其实这时候就连她自己也无法安定神来,小公主那一剑正好伤到要害,刺的是那么的深,生存的机会简直是,呸,呸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小公主一定会没事的。
萧云看着身旁紧张憔悴的佚也,摇了摇头将手搭至他的肩上道:“放心吧,上天还是眷顾着星辰的,他一定没事的。”
然而背对着他的佚也的身行只是缓缓颤动,黑发演示了他此刻的神情,“朕 竟然让她发生这种事情,朕还是没能保护好她,还是——–”
“没事的,不要胡思乱想,一定没事的。”萧云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他永远不要放弃。
“吱!”门开了,全部的目光全聚想御医的身上。
御医无奈的叹了口气:“陛下,老臣已经尽力了,现在也只有靠公主自身的毅力了。”
“你是说,星辰,她——已经不行了。”学过几年医的凌冰,缓慢的宣布这一让人撕心裂肺的结果。
“公主—–”天心闻言,眼前一黑晕到在地。
佚也为之一震,脸色灰白,无法控制地辅助身旁的椅子,象要崩溃似的喃喃自语:“连你—–都没有办法,连你都没有办法了吗?报应,难道这就是当年杀死同胞的报应吗?”
萧云抓住他的双肩膀,逼视他,“义弟,你听着,我们还有机会,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我们都不能放过。”
“机会——”佚也失声而笑,“他只不过是在安慰朕罢了,真的可能有机会吗?”
“陛下!”御医自责的跪倒在地,“都怪老臣学艺不经,如今公主一直都是靠着意志在努力支撑着,陛下请您一定要振作,千万不要在公主醒来之前就先倒下了。”
萧云拍着他的肩道,“你进去陪星辰说说话,告诉她,告诉她千万不能放弃,她的母亲和所有爱她的人都在等着她的醒来。”
“星辰。”佚也突然醒悟过来,冲入房内,房中围绕着一圈圈死寂,象是要将房中唯一的生命吞噬掉一般,佚也望象床上那张熟悉而又苍白的脸蛋,他颤动的手抚上她的脸颊,幽幽地道,“星辰—–难道,我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吗?这几个月对你而言,什么都不是吗?你真的就这么忍心——就这样的离开朕吗?星辰你回来好吗?重新回到朕的身边,为了你朕的命都可以不要,只求你不要走,不要远离朕,躲到一个再也没办法看到你地方,你回来朕的身边来好吗?”
他温柔的掠过她鬓边的发丝,眼中充满了浓浓的爱意,他缓缓的开口,深深的伤感流窜在话中,“你就这样的调皮,老爱和朕开玩笑,朕知道你是在气朕,气朕为什么不早点去救你,你放心朕保证今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在发生——星辰,不要害怕,只要你回到朕的身边在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只要你回来—–朕愿意用我的血,我的命来做交换,回来吧!星辰—–。”
人们都说黑夜漫漫,可这残酷的一夜对佚也来说却是短暂至极,很快太阳代替了月亮,新的一天可以孕育出很多的生命,可星辰却不见她有任何的动静,她如睡着了一般安静的躺在那——
佚也的唇吻过她的唇,面颊,眼,阳光下,但见泪光竟由他的脸滑下,点点滴落在星辰的脸庞上,“你—–还是残忍的离我而去了,我还是——没能留下你,苍天呀!这就是你的报应吗?难道你也是那样的欺善怕恶吗?我犯下的罪就由我一人来承单,为什么带走她——为什么——-”泪水在他的眼中泛滥,随着他激起的怒流疯狂的奔洒,亚塞尔神国被掀起一层层的震撼。
萧云,凌冰和朝中大臣见此情景,不由得都暗暗流下泪来。
重生之溺殺 mijia
“云哥哥,佚也真的可以撑着吗?”凌冰靠在萧云的肩上,虚弱的道。
“爱情是这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东西,这也只能靠他自己走出来了。”
行宫内,佚也坐在星辰身边呆滞的凝望着远方。
“佚也——-”微细的声音自星辰的口中传出。
“星——辰,是你吗?星辰”当看到睁开双眸的她时,他冲满了不敢置信的惊讶和惊喜,微微颤抖的手碰到了她脸庞,激动地道:“我的星辰,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他用力的抱紧她,象是想要将她的身体容入自己的体内,“你知道吗?我由生以来没这样怕过,我好怕,真的好怕我们就要这样分离——-”
“佚也,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我梦见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带着年仅一岁的弟弟在雪地里慢无目的的走着,弟弟饿的在狂风中只哭,却没有一家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给他们一些食物和容身之所,他们真的好可怜,好寂寞,好痛苦,直到我遇到那男孩子我才知道,他就是我这一生要守护的东西,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来抚慰他所受过的一切———”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