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76g寓意深刻小說 塵曲 ptt-第十章 修煉,大道昭昭讀書-6lird

塵曲
小說推薦塵曲
沙漠之眼,空间通道。
林烨和狼月进入这片空间已经不知多久了,他们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在同罗伦的谈话中,他们也知道,如今罗伦的精神已经和这片空间融为一体,再也无法离开这里或是找一具驱壳重生。
期间,林烨无数次插嘴询问如何才能离开,罗伦一直置若罔闻。
魅生:幻旅卷 楚惜刀
倒是林烨着实无聊,练体时的波动吸引了罗伦的注意。罗伦终生被困于此,不想自己的一身修为断了传承,也有意指导林烨,若不是林烨此时的性格不合他性子,恐怕罗伦会主动提出要收林烨为徒。
多好的修炼胚子啊!罗伦惊叹,星海中阴阳二气积聚,分庭相抗,体内星脉亦在这纯净阴阳之气下养润的宽阔坚韧,若有相应功法引导,必成大气!
“修炼一途,法门多不胜数,然而我纵观尘界修炼历史,发现不管修习的是何种法门,但练到极致,总是殊途同归。”罗伦的声音严肃起来。
林烨知道这是说给自己听的,整了整思绪,细心聆听。
“结合在尘渊阁了解到的记载,我将尘界武者最终的巅峰之路归为四类,仁者,霸者,勇者,还有智者。”
“仁者一途,讲究天人合一,沟通天地,融入自然,修到极致,武者可以让天地间所有的能量都受自己支配。”
狂妃太囂張:霸道王爺難馴服
“霸者一途,讲究一往无前,我即是神,我即是天,修到极致,天地万物尽皆匍匐,武者可以随意调动尘界任何能量为自己所用。”
听得此处,林烨不由问道:“都是支配天地能量,霸者和仁者最终没什么区别啊?孰强孰弱?”
“怎么会没区别?”罗伦很反感林烨出声打断,不过却也解释道:“仁者是天地万物主动献出自己的力量,武者与天地融为一体,霸者是万物摄于武者自身威势,被动受调配。再者,大道昭昭,又岂是能定义强弱的?”
说罢,罗伦接着道:“勇者一途,修的是自身神通,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勇者之道臻至极致,武者大可创造自己的世界,有了自己的世界的支撑,勇者与人相战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智者一途,大多肉身孱弱,当然也只是相对而言,这类武者,主修精神意志,讲究神识的凝练,修至大成,武者的意志可以扰乱尘界本源法则。出其不意,杀人无形。”
“那前辈修的是哪一道?”林烨问道。
“我?勉强算得上是霸者一列吧。”罗伦苦笑,“自古以来,仁者无敌,霸者无双,勇者无惧,智者无虑。天尘之战后,我是第一个走到这个境界的,全凭自己钻研,免不了走些弯路。”
狼月心中讶然,以前她在妖盟中没少听狼清河跟她讲尘界的故事,可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来划分尘界的修者,仔细一想却也不无道理。
“林烨小子,你的体质非比寻常,可惜却少了些磨砺。现在才开始练体,也是迟了些……”罗伦有些叹惋。
“前辈!”林烨心中一直在想着什么时候罗伦才会送自己和狼月出去,听到罗伦此言,不由有些不平,他跟随天仇的时候,仇彪等人无不是惊异于他的天赋,没少夸过他,现在罗伦这般说他,令他大感不快,“前辈,难道我就是一个空有一身天赋的废物么?”
“你不服气?”罗伦笑问,“那你告诉我,你修炼是为了什么?”
“变强!”林烨斩钉截铁。
“你一个贫民区长大的娃娃,要变强做什么?”
“变强就能走出贫民区!”
“哦?还有么?”
豪門驚愛
“呃……”林烨一时语塞,自己最初想的,不就只是走出贫民区么,走出去之后呢?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之后呢?这个林烨倒真是没想过。
“晚辈不知。”回话之后林烨陷入了沉思。
罗伦暗道林烨倒是实诚,这孩子心思聪颖,加以培养亦不失为一个可造之材。
“狼月你呢?离家出走之后想做什么?”罗伦着实是有心开导林烨和狼月了。
“我想变成人身!这狼躯太变扭了!”狼月答道。
第一婚約:總裁,我要復仇
黑帝99次寵婚:寶貝,別害羞
“不知道你保持狼体的原因,我也没办法帮你。”
“想必也不容易,不然这些年父亲四处寻求让我变成人身的方法,也不会一直没有结果了。”狼月有些黯然,“不过,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林烨会给我惊喜。”
“那就跟着自己的感觉走罢!”罗伦也是曾叱咤风云的角色,自然知道循着自身感觉走总是不会错的。
片刻后,林烨从沉思中行来,郑重地说道:“前辈,晚辈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样,我却相信,只要我坚守本心,不惑于外物,哪怕今后我站在尘界巅峰,哪怕我最终无所作为,我都不会迷失,现在,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变强,再变强!上天赐我这身天赋,我便要让它站在它应该在的位置,那,也必将是我自己的位置!”
“哦?若是你能一直铭记这番话倒也不错!”罗伦由衷欣赏林烨的悟性,一个豪赌的计划也在他的心中萌生,“林烨,可愿做我徒弟?”
林烨求之不得,虽然罗伦的事迹只存在于传说,也不知这人是真是假,但就如他适才所说,只要他守本心,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况且能将尘界千万武道归为四类的人物又怎么会是泛泛之辈?就算此人不是真的罗伦,那林烨也不亏。所以林烨当即跪伏下去,“劣徒林烨,拜见师傅。”
豪門閃婚:惡魔的鮮甜小萌妻
“劣徒?我罗伦的徒弟,何人敢说劣?”罗伦确是像他自己所说一般,狂霸无匹。
于是,林烨在罗伦的指导下开始了修行,这时,林烨和狼月才知道,罗伦的精神和这片空间融为一体是什么概念——罗伦,就是这一方世界的主宰,空间和时间都在他的掌控之内!
“林烨,你可知你体内那纯净的阴阳之气从何而来?”罗伦之前就问过林烨,那时倒也没打算收林烨为徒,也没在意,现在倒是细问起来。
月小似眉彎 白落梅
林烨把自己开始修炼的经过全盘托出,并把白天黑夜修炼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悉数告知罗伦之后,罗伦也把这阴阳二气的来源推测出了个大概。
“林烨,为师便指导你走上勇者之路。”罗伦肃然道。
“为何不同师傅一般向霸者之路发展?”林烨极为不解。
“霸者无双,每一个时代里能将霸者之路修至极致的人永远只有一个,霸者之路,坎坷异常,尘界数十万年历史,唯有一人将此道修成,那人便是神祠时代的寒战。你十四岁才开始修炼,先天孕养不足,本不适合这一条路,加之你体内已经自成阴阳,霸者和智者定然不适合你。”罗伦解释道,“所以,留给你的就只有仁者和勇者两条道路,选择勇者,自是为师自己的喜好。”
不过,罗伦没有说出的是,倘若林烨真的走上勇者之路,那么林烨创造的小世界将是他复活计划的重要部分。
“是。师傅!”林烨低头应道。
“这都是后话了,能不能走上那巅峰之路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现在,你还是安心做好当前的事。”
于是,林烨就这么成了尘界数千年前第一强者的徒儿。起初,林烨还问过罗伦,自己要怎么才能修炼出元力,不料罗伦破口大骂,“元力?那是什么?就是你们所说的现在尘界对武者体内气息的总称么?我罗伦岂会让你修习那般末流的门道?”
“以你的体质,光是练体不辅以相应的功法引导没用,你且跪到墓碑前,也算是行拜师之礼。”罗伦吩咐道。
林烨依言在罗伦祭炼的墓碑前磕了几个头,正欲起身,不料一道刺眼的光线猛然从墓碑之中激射而出,直接刺入林烨的额头,林烨只觉头痛欲裂,刚抬起一般的膝盖瞬间又跪了下去,双手不由自主地扶住了罗伦的墓碑,不过一个绝世强者身躯祭炼出来的东西又岂是那般容易触碰的,林烨觉得自己就像抓在了针毡之上,想松手又发现墓碑像是粘在了他手上一般,眨眼间他的双手便鲜血淋漓。
看到林烨痛苦的神色,狼月急道:“前辈!这是怎么了?”
重生之第一娘子
“无妨,这墓碑是我的肉身练成,我用它来给林烨小子传授功法,不吃点苦头又怎么能成大器?”罗伦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底气,他没有算到林烨竟然一把扶住了墓碑,本来,罗伦只准备先传授林烨功法,待林烨小有所成之后再将墓碑交予林烨,作为林烨保命的兵器。谁知,林烨现在就接触到了墓碑,墓碑上的气息根本就不是现在的林烨所能承受的,林烨的血流到了碑上,引动了墓碑的强行认主,直接把罗伦的计划提前了数月,所以此时,罗伦也没有把握林烨能不能挺过去。
当然,只觉无比煎熬的的林烨是无法分心来听罗伦与狼月的对话的,这突如其来的痛楚,甚至让林烨怀疑这是罗伦看中了自己的体质,预谋要夺取他的肉身,不然怎么会如这般痛不欲生。
林烨在这样的状态下不知过了多久,度日如年,这般的痛楚,不不只是肉体上的折磨。连精神上都是难以言喻的煎熬,林烨只觉自己几近昏迷,意识都快要泯灭了,年仅十四的他又何曾受过这样的折磨,不过,抱着怀疑的心态,林烨一直告诉自己要保持清醒,不管如何,不能失去意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林烨就这么一直坚持着,保持着识海的一丝清明,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林烨看来,几乎有几百上千年,终于,在林烨觉得自己就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浑身的痛楚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他饱受折磨的精神再也无以为继,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
************
罗伦大漠,沙漠之眼。
空气突然开始震颤起来,片刻之后,震颤愈来愈强烈,竟让这一片空间都跟着颤抖起来。
此时,林烨和狼月进入大漠之眼已经半年了,有三个多月,尘界各大势力的大佬们也早已离开罗伦大漠,只派出探子留守。
此刻,沙漠之眼的动静瞬间便引气了许多人的关注,那不加任何掩饰的狂霸之气自沙漠之眼席卷而出,几乎弥漫了整个罗伦大漠。许多人都在猜测,这陌生的强者威压是哪一个隐世不出的强者散发出来的,此人绝对是站在尘界最巅峰的存在,至少,现今尘界还从未听说过有谁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各方势力再次云动,可那股威压只持续了短短一弹指的时间,后来赶至的强者们没发现任何异常,不过沙漠之眼附近那道许进不许出的透明结界消失了,人们由此怀疑,不知又是哪位绝世强者意图封印沙漠之眼失败了……
是年,乱尘历18年,春末。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