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p9n精彩玄幻小說 鑑寶天師 三尺鍵-第125章 爭風吃醋分享-7g5nf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好啦。”
为了避免误会,他轻轻扶起温如萱,独自爬下床,却有些站不稳,险些摔个跟头。
杨曼曼跟张小玲,一左一右,及时扶住了他。
“冒冒失失的,也不小心点!”
“你说挺大个人,还跟小孩似的,学走路呢?”
江凌云眉头挤成了“川”字。
这两个女孩…
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病房?
张小玲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好,低头不说话了。
“好了,我能走。”
江凌云冲两人礼貌的笑笑。
目光挪开之际,透视眼当即开启!
“我东西呢?”
他一边找,一边问。
二毛马上说:“噢,王哥拉咱们来的时候,都塞衣柜里了。”
这还用他说?
江凌云早就翻箱倒柜,心情却愈发紧张。
“对了,你在找石鱼跟匕首吧?”
二毛倒不着急。
“嫂子…不是,在阮姐那。”
“她说怕硌坏…”
替朋友強出頭
可话没说完,江凌云已嗖的一声,蹿出病房!
这个女人!
三大至宝,五大圣器,不容有失…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網遊之胖子也瘋狂 半截青蔥
昏迷时,钻进他脑子里的苍老声音,也许只是自己的臆想,但先天阴阳鱼与清刚匕,的确是他最宝贵的东西。
奪取神格 西門飛雪
唰!
透视之下,楼道之中,重重阻碍形同无物!
二楼…
并没有阮思弦的踪影。
“你,你找阮姐?”
杨曼曼快步追出来,生怕惹恼他,小心的说。
“她在楼上…”
江凌云抬头看去。
透过天花板、水泥跟地板,三楼的一间病房内,果真有阮思弦的身影。
“多谢!”
刚刚转醒,他不顾身体,立刻飞奔着上楼。
楼道里,许多病患与家属,都慌忙让开路,低声指责。
唰。
来到三楼,江凌云站在301病房前。
假妻真
一把推开门!
砰!
满屋子人,都吓了一跳!
“江凌云…”
“你醒了?”
种种声音,不一而足,目光更是聚焦在他身上。
江凌云也懵了。
时间紧迫,他刚才没有细看。
如今才发觉…
病房之中,不止阮思弦。
此际,阮老太就躺在病床上,韩雪萍削了一半的苹果,惊怒的望着他。
另一张病床上。
谢龙右臂裹着石膏,面色苍白,两眼发直。
旁边站着三个人。
除了怒视自己的青年外,剩下的两个,他都算熟悉。
“江先生。”
黄玉杨和柳依依,向他点头致意。
江凌云点点头。
但不等寒暄,阮老太就怒哼一声。
“什么东西都往医院塞,难怪二院这么不景气!”
“就是。”
韩雪萍放下苹果,鄙夷的望着江凌云。
“这种臭狗屎,早就该死了!”
阮思弦看着三人,很是为难:“奶奶,韩阿姨,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
阮老太厉声怒斥。
“要不是他,怎么会有人想杀你?”
“看看他半死不活的样儿,而且,而且…”
她的眼泪,马上就掉下来了:“要不是这块臭狗屎,谢龙怎么会变成这样?”
“造孽啊!”
声音之大,楼道里不时有人探着头,偷听着病房里的动静。
江凌云恍然大悟。
转头,看了谢龙一眼:“他怎么样?”
“你真有脸问!”
韩雪萍啪的扔下水果刀,怒气冲冲的来到他跟前。
“江凌云,既然是你惹了别人,有什么事情,就自己承担!”
“你那几个朋友不说,谢龙为了帮你,断了一条胳膊。”
“思弦还差点出事…”
“你瞅瞅你,你还是个人吗!”
病床上,谢龙像被“激活”似的,左手用力乱抓,神色惊恐。
嘴里乱叫着:“江凌云害我…”
“他惹事儿了,他拉我当垫背!”
黑道惡少愛上我 鬼釹釹
黄玉杨跟柳依依,都有些无奈。
“江先生,事情已经查清楚了。”
黄玉杨有些愧疚。
“通过现场和其他人的笔录来看,是一伙绑匪敲诈。”
“但谢龙一口咬定,是你干的…”
黄玉杨是刑侦大队长,不会乱说话。
他跟柳依依又补充,谢龙已经确诊为应激性精神失常,所以无论说了什么,都造不成影响。
江凌云微微颔首。
“看来,温如萱为了降低影响,隐瞒了实情。”
他暗暗思忖。
黄玉杨没有提到原石,应该已经被王恩泽拉走。
“呸!”
谢龙床前。
一直没说话的青年,终于爆了粗口。
“这小子跟我二哥有仇,所以买凶杀人,还不明显?”
“什么警察…”
“都是饭桶!”
韩雪萍也瞪着黄玉杨:“玉杨,你是黄老的儿子,不帮阮、谢两家,我也能理解。”
“可你怎么能向着外人?”
黄玉杨望向江凌云,不知如何是好。
江凌云微微一笑。
目光,却是停留在那个青年身上。
“你也是谢家的人?”
“怎么?”
青年扬起头颅,根本不屑于正眼看他。
“我就是谢玉,你有意见?”
“江凌云我告诉你…”
“这件事,我一定会替二哥追查到底!”
此言一出。
黄玉杨跟柳依依,已然站不住了。
可不等他们开口。
阮思弦就冲过来,拉着江凌云,到了楼道。
“你的东西!”
她把一块石鱼塞进江凌云手里。
之后,恳求般看着他。
“算我求你…”
“别再说了,行吗?”
擒愛遊戲:首席的枕上敵人 明夕
江凌云握着石鱼,听到这些话,立刻没了检查的心情。
两人四目相对,良久无言。
他想不通。
明明阮家上下,都对阮思弦百般刁难,甚至连几分钟内、逼她嫁给不一样的人…
可她为什么还要替阮家说话?
江凌云深吸口气,但几天卧床下来,身体却摇摇晃晃。
“你…”
阮思弦一把抱住他,扶着他坐在椅子上。
“你没事吧?”
江凌云摇摇头。
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阮思弦。
之前,阮老太的寿宴上。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两人已经撇清关系,可再相见,又会忍不住牵挂。
“我答应你…”
江凌云轻声开口。
“既然你要维护他们,罪名由我承担。”
“你…”
阮思弦望着江凌云,心痛欲裂!
直到这一刻…
她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大夫,他在这!”
这时,楼道里一阵嘈杂,温如萱追在一位医生身后,不断指着江凌云。
“他昏迷了好几天,刚醒过来…”
“拜托您看看吧!”
可医生却充耳不闻,丝毫不理会温如萱,自顾自的走着。
到了病房跟前。
他瞥了江凌云一眼,神色冷漠至极。
“大夫,您…”
温如萱还想说什么,却被江凌云拦下了。
“阮老太太,今天感觉怎么样?”
医生走进病房,点头哈腰,嘘寒问暖。
阮思弦歉意的解释:“刘大夫是脑瘤科主任,不过你被送来时,也被安排到他手下了。”
“所以…”
原来如此。
新官上任
江凌云点点头。
“你奶奶的病,怎么样了?”
阮思弦闻言,一颗心像被紧紧攥住,俏脸瞬间刷白,呼吸都快要凝滞。
“她…”
刚吐出一个字,已泪如泉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