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31e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滴水之恩-020 牛叉邪眼分享-ddfsv

滴水之恩
小說推薦滴水之恩
因为有着“传送”这种极为特殊的通行手段,一般来说只要事先约好,就不会存在因路程遥远,资助人还得考虑受助人晚上住哪儿、怎么安排膳食这种琐碎小事儿。
甜心女仆:總裁太黏人 空空
愛上壞壞的死神
而作为有着一系列管理程序的专门机构,根据帝国相关法律,拜访前的一切都是免费,回程时才会出现各类必须交钱的现实问题。
所以感恩拜访者们在既定的会面前,基本都是先把随身行囊寄存于站点,然后只带少量作为土特产的谢礼前往资助人处进行拜访。待到回程时才去领取自己的大包小包。
種馬文女主虐渣記 水水變成冰
一行13人先到“感恩拜访行包管理处”取了各自随身行囊,然后克里斯蒂娜她们在“希望之星顺利传送签名表”上签下各自的名字,表示人货两安。
比起没有更多额外收获的其她人,罗特还有一柄吉恩叔叔赐予的双手大剑——山寨版“命运之刃”。
它被归类于“危险品”货物传送行列,不能随身携带。
一众陪着罗特在行包取用点等了一会儿,两名行包发放员吃力的抬着巨剑过来。
咣当一声,就把重达48公斤的山寨版“命运之刃”扔在柜台上。
“轻点,”行包管理员不悦地扭头轻斥。
她是一位美丽的地牢族邪眼小姐,为自己起了一个很诗意的大越帝国式特有名字:只怀念。
作为一名美丽的地牢族邪眼小姐,她像所有的邪眼一样,有着纤细的肢体,支撑着硕大的球状头颅。
精心彩绘后的人脸,显得很漂亮很精致。
当然,也只有这种种族,可以轻而易举扭身3600度,并且能够始终保持舞蹈般优雅姿态。
除了地牢的邪眼族,什么样的种族舞女,也学不来这种舞姿。
不过很遗憾,除了地牢族喜欢欣赏,其他族群都不把她们当作优雅的艺术看待。
智慧生命们反倒更欣赏邪眼族的扫描和透视天赋。
因此,在这个可视为“宇宙生命大荟萃”的剑与魔法星球,地牢族邪眼种的一般工作性质,都趋近于此类包裹物资管理、各类住宅的安保监控等等。
但是,天然属性决定了她们的透视、扫描能力超乎寻常,天然属性也决定了她们对于声音的陡然改变显得极其敏感。
因此她灰常灰常讨厌,这种没轻没重的野蛮行为。
两位同样是邪眼的男性行包发放员,也是满脸不高兴。
纤细的说不上是肢体还是触手的身体构造,令他们无法承受这种过于沉重东西。
尤其,锋利的玩意儿让他们有种天生畏惧情绪,即便包了一层层东西那也不行——只要这玩意儿是锋利的,就会让他们拿了便心寒。
更不用说还得用尽气力,俩人才能抬一柄。
此刻,听到邪眼小姐“只怀念”不悦的呵斥,他们同时瞪了她一眼。
这个国家真让人讨厌。
为什么管理员非得由女性担当?
邪眼都是一个圆球状脑袋再加很多支撑脑袋的肢体触手,哪能分辨美不美丽?化妆再漂亮岂不都是彩绘?洗了那层颜料,和炼金院的机器邪眼有什么区别?
简直属于……最恶劣的重女轻男行为,严重鄙视!
行包管理员“只怀念”则以鼻音娇媚地哼了一声,然后极其优雅地转过身躯,以事实向同伴证明,她的长项是他俩无论如何也无法取代的。
两个邪眼先生顿时郁闷。
该死的音乐舞蹈无国界无种族的弱智说法!——的确,这种肢体动作犹如舞蹈般优雅美观,绝非雄邪眼长项。
虽然雌邪眼在任何非地牢族的城市内最多属于群体伴舞且还是街头表演性质那种,可再怎么说,免费的优雅舞姿还是赏心悦目的,还是能够吸引雄性眼光的。
所以郁闷之后,两人不高兴地瞪了柜台上的命运之刃一眼。
一个抱怨道:“都什么时代了,还送冷兵器!”
另一个当然也得表示一下嫌弃情绪:
“送就送吧,也不配个剑囊,居然还是山寨版……你说,以咱大越帝国冶金工艺,到哪儿弄不来一堆废铜烂铁?”
两次世界大战所遗留的后果是,大越帝国变成了生命形式博物馆,任何族别任何种类在这星球第一军事强国,都能轻易见到。
尤其像独安堡这种超级大城,就算你去酒馆喝一杯,说不定你旁边的桌位就有骷髅和神圣牧师正在彼此别扭的你瞅我我瞅你。
但是瞅来瞅去之后还得无可奈何你喝你的、我喝我的。
当然,先祖们究竟怎么成为大越帝国国民的……天知道。
反正时至如今260年过去了,只要能够拿到国民证的人都很自豪于自己是个大越帝国人。
至于,最初祖先是否被作为战争奴隶贩卖过来,又或祖上乃至于就连现在的家族里其他成员也还都是“役民”身份,那种伤心事儿,您愿意说?
不然,您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
邪眼小姐“只怀念”笑了。
她能看出两个同事的妥协态度。
她很年轻,上班时间也不长,开始的时候,总被两个老师傅蔑视。经过多次言辞交锋肢体接触,冷嘲热讽虽然还是少不了,起码谁也不敢再小瞧她。
而妥协这个名词,则是种很微妙东西。一旦开始妥协,妥协就会逐渐成为惯例。再慢慢的,妥协者就不会觉得那是失败,反倒只会认为那叫尊重或听从。然后,就会出现权威。再然后……很好,对于邪眼,就会诞生出邪眼队长:毒眼。
她很喜悦于,这种不久的未来就会出现的美好变异。
因此她的情绪也就好了许多。
“送冷兵器啊?那要看怎么说了。毕竟咱们应该进行……嗯,换位思考……对,换位思考。这个名词是一个很深奥的,大越帝国式名词,以及专属类别的哲学名词。总之,这个名词的大体意思就是说,你得替人家想想,明白不?……你们看!”
她指着丢在柜台上的命运之刃。
“山寨版命运之刃,怎么也是纯粹钢铁吧?至少厮杀起来很经磨。就算卖废铁,也值点钱呢对不?……所以,咱不要随便诽谤别人,那样不好。虽然他不一定能听懂咱们的话,可是,做邪眼也得有良心,咱们要为自己的良知负责。大越帝国式专属名词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着?对。慎独。也就是说,随时随地小心的意思吧……咦?”
正说到这里,美丽的邪眼小姐“只怀念”,突然注意到罗特该签名的地方,不禁伸出一条触手,揉揉她那美丽的大眼睛。
确信没有看错,先是惊讶地上下打量罗特,最终才嘟囔一句:“我说,有你这种一看就像刺客、但却拎个初级武者也没法使用的48公斤重的命运之刃的……魔法学徒?”
“有,有的,美丽的邪眼姐姐只怀念,”从对方签名知道这位邪眼姐姐名字的罗特,彬彬有礼鞠了一躬。然后腼腆的笑了一笑。
修魔 紋天
实在说,他觉得这几位邪眼的对话很有趣。
尤其这个还知道什么叫换位思考,甚至还能说出慎独俩字的邪眼小姐“只怀念”。
他正想接着说道,界首镇那里,这种什么技能都有的冒险者非常之多。
但是,这位美丽温柔、这位很会替别人着想、这位还知道什么叫为自己良知负责,并且名字极其诗意的邪眼小姐“只怀念”,已经剧烈的打个哆嗦。
“别介,”她用两条触手捂住自己眼睛。
另外一群触手撒娇不依很有韵律的优雅颤动。
口中则娇嗔连连:
“我说,你能不能,签了名就走啊?向我鞠躬?向我鞠个躬难道就能看到我的走~光点?人家是邪眼耶我的小底迪。你再大几岁,我都能把你当色~狼来抓!”
“还有,你那眼睛阴森森的居然还冲我直乐,吓唬谁呢小屁孩儿?!伦家就是现在被你吓晕啦,吓得就地瘫倒啦,任你掀开我的裙子,你就能找到……你想找的地方?”
不远处的克里斯蒂娜她们,先是愕然一呆,接着各个脸红红捂嘴偷笑。从没见过这么牛叉的邪眼姐姐的罗特,当场被闹个脸红耳赤,只恨身边没有位面裂缝。
但是,遇到个这么邪的邪眼姐姐,他还能怎么答复?
也许在未来,每每想起,就会怀念这位“只怀念”,但现在,唯有龙飞凤舞签了名,扛起山寨版命运之刃,一语不发狼狈逃窜便罢。
……
“别介意啊罗特,”总是笑容很鲜艳的阿德拉追上了罗特。“邪眼很擅长精神控制的。这种会话方式,也是训练她们精神控制的一种技巧。你得知道罗特,所谓精神控制,首先就是如何打乱你那正常思维。所以,族别不同,和咱们人族不一样……非我族类嘛,不要和她们一般见识。”
罗特的步伐很大。
阿德拉必须一路小跑才能勉强追上。
安慰的话说完,阿德拉就好奇的询问:“不过罗特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啊?我们都发现啦,你那整体气质猛然就变得吓人好多呢!……真的,如果不是因为太熟,我也会把你当做杀手来看。”
罗特无声地摇摇头。
我和你很熟?
不。他和她们不熟的。今天无非第一次见面。总计在一起,也没多久。而且,他的年龄又比她们都大了一两岁。
女孩子,可以一见面,就如从小玩儿到大一般的毫无隔阂。他却不能。在没必要发言时,他其实……是个很沉默寡言,并且稍稍有些内向的人呢。
拯救大小姐:後宮小丫鬟 蔚藍
何况,这几个女孩子,都是很漂亮动人的美人胚子。虽然不敢确定教母黛瑞丝选择这些女孩子为资助对象是否有其他用意。不过既然克兰大叔是那样一种让人发愁性格,教母的儿子索姆拉又只比这几个女孩子小上一两岁……那么,哪怕从不要惹麻烦角度考虑,他也不能,轻易招惹这些女孩纸。
阿德拉紧追罗特不放,好气宝宝般套问几句,见到罗特总是闷头葫芦一样爱理不理的,也就只好自嘲地笑笑,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