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9bx優秀都市小說 大尊界 辣椒魚蛋-第十章 臺上見真章閲讀-1od7z

大尊界
小說推薦大尊界
嗡!
两道圆形光柱,落到了高楼顶层的一个擂台之上。这个擂台,便是玄字楼的演武台。而台上,正站在两个身穿褐色院服的少年,他们,便是沈晖与黄子荣。
咻咻咻。
他们两人前脚刚到,其余的学员也都纷纷的到齐。他们齐刷刷的站在了两边坐台上,摆好坐姿,一副看戏的模样。
“快开始了,你们怎么看?”
“嗨,这摆明就是那新生要倒大霉啊。看来我那一百学分啊,是赢定了。”
遊戲之遊戲人生
“这可很难说,他敢应战,说不定有什么底牌。”
“……”
两人尚未开战,台下业已议论纷纷,其中在人群之中的赵如霜,则是神情古怪的盯着沈晖,她很是好奇,一个只有气师一境的人,到底要如何抗击一个气宗一境。
当赵如霜思索的同时,台下的各种呐喊声迅速炸了起来。因为,台上的人,已经爆发出自己的气劲,准备一跃而上了!
“哼,沈学弟,记得护住你的丹田。”
摆好架势的黄子荣,凭借着高于对方的境界,一眼就看出了死穴,他此时,正一脸阴鸷的对着沈晖,冷哼道。
皇室公主vs不良校草
寵妻之一女二夫
“是么?你也记得护住你的膻中。”沈晖眼神一凝,便一边摩拳擦掌,一边反呛了过去。
沈晖这句话,吓得黄子荣是全身一颤。他没有想到,这个境界低于自己的人是如何看出自己的死穴?按道理,是不可能的啊!
“好!我就看看凭你这个气师一境,要如何打中我的死穴!”
黄子荣自信自己凭借境界,能够死死压住沈晖,于是一咬牙,大喝一声,双拳并拢,两脚一蹬,便直接腾冲而去。
轰!
强大的气劲直接压了过来,让得沈晖的衣衫头发纷纷扬动。强大的威势,纵使后者不愿在大庭广众下使用虎狼诀,但那体诀也是自行运作了起来。
“等我打趴了你,再把你身后的那个人给揪出来!”
沈晖袖袍一挥,也是向前迎了过去。他现在很想知道,黄子荣背后的人是谁。因为能够知道自己弃徒身份的人并不多,这个黄子荣,怕是听幕后的人告诉他的!
所以,不管是为了保护自身不被欺负,还是为了寻回记忆,这场战斗,是只许赢不许败!
砰!
沈晖双拳迎上,与那黄子荣的双拳直接碰在了一起。强大的气浪,随着一声音爆而席卷全场,那些修为较差的,都是举起了双手抵挡。
噔噔噔。
两人同时因为对方的气劲而被迫退后了几步,只不过沈晖比黄子荣,要多退了两三步,明显,他要落于下方。
不过,这一下,却让得台下所有的人,都是满脸惊疑,那赵如霜,更是花容失色。因为这世上,还从未听过有人能在相差一个大境界的情况下,还能够打得这么势均力敌!
而台上的黄子荣,更是脸色发青,刚刚那一招,他已经用了六成力,正常来说,足以把一个气师二境的人给打得倒飞开去了,而这个刚踏入气师境界的人,居然能和自己硬抗,而且还一副毫发无伤的样子!
“怎么可能!莫非,你是吃了仙丹不成!?”
黄子荣恼羞成怒,双脚一跺,右拳击出,大喝一声:“地龙拳!”
吼!
龙吟之声四起,一头土黄色的巨龙从黄子荣的拳头处跃出。此时的他,使出了足有八分力,一出手便是玄阶下品的法诀招式。而攻击目标,正是沈晖丹田。
“破风掌!”
死神令 月半入山
沈晖毫无惧色,袖袍一挥,一跃而起,丝毫不差的躲过了拳风。接着他大喝一声,一掌拍出,无数道无形风刃,陡然自掌心处射出,往那黄子荣的眉心轰炸了过去。
哧哧哧。
无数道空气切割的声音,让得黄子荣心头一惊,他拼力收回拳劲,然后腰身一扭,闪出了风刃的攻击范围。
砰砰砰!
猛烈的风刃,把演武台打出了一些切割的痕迹,并扬起了丈高的尘土。而这些动作,让得台下的人,又是一阵惊呼。
“我的妈呀!这是气师能打出来的力量?莫非这学弟是嗑药了不成!?”
“不可能,你没看到他进来时脏兮兮的模样?这身世,想必不会有钱吃什么灵药!”
“喂!不要说了,你们看,那新人居然主动进攻了!”
砰砰砰!
就在他们交头接耳之际,沈晖连续击出了三掌,那三掌之中,蕴含了方才三倍的风刃数量,打得那黄子荣是节节退守。
这黄子荣,虽是纨绔子弟,但是对法诀是有着不少的了解。这破风掌的威力,绝对不止玄阶中品这么简单,它厉害之处,是在于会潜入体内的那种爆破力,若是中招的话,不死也脱层皮。
不过,黄子荣也不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新生打倒,因为破风掌的弱点,他也是知道的。
“哼!破风掌只适合中远距离进攻,看我破了你!”
黄子荣退到了擂台边角,然后双脚聚力,迅即便有着两股青蓝色的气劲在旋绕,此时他眼睛盯住了沈晖的丹田,大喝一声:“青蛇身法!”
嘶嘶嘶。
黄子荣的速度骤然变快,他的身子犹如灵蛇一般左串右插,稳稳的避过了沈晖的每一道切割风刃。
“哇塞,这身法倒是够快!”
看着黄子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半空中的自己奔袭而来,沈晖也不禁暗叹一句。因为他自己的这招破风掌,虽说只是小成,但是在速度上可是一等一的,绝不是那么容易躲过的。
不过,面前的这个黄子荣,却是做到了!
“真不愧是气宗!”
虽然沈晖看不起这种人,但力量强就是力量强,这是无容置疑的事情。不过,要让自己屈服,这种程度,也还不够格!
轰!
地球禦獸師 一潑冷水
眼看黄子荣的拳头就要往自己丹田处轰来,那沈晖也是不再怠慢,直接运行起虎狼诀。此时,白色的气劲喷涌而出,而那沈晖的眼神,瞬即凶戾了起来。
“小子,这里人太多了,不要用这体诀!”感到了虎狼诀的力量,玉佩里的天鹰,慌张的传音道。
“这人用那什么驭风诀是绝对打不过的!就算你把他的死穴告诉了我,但如果打不中,一切都是白搭!”
沈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死穴被打中,讲什么都是废的。何况,就算这体诀被人知道又如何?还能把这身力量给挖走了不成?
島主的幸福生活
“喝!银脉,开!”
沈晖爆喝一声,力量旋即炸开,不管是力气、速度、反应,都是以数倍的速度急速上升,那白色的气劲,也随之化作了虎狼之形。
吼!
虎啸狼嚎之声震彻寰宇,把台下的一众人都吓愣了,而那黄子荣,更是感到了一种惊悚。他觉得,自己在对一只凶兽下手。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无法退缩,干脆也运起全力,一拳轰了过去。
砰!
在黄子荣挥拳的同时,沈晖也是同时出拳,两拳对碰,扬起了强大的气浪,那强大的气浪,呈现着波浪形,在两拳的中央处四散开来。
呼!
沈晖与黄子荣都被反作用力而倒飞开去,各自在半空翻了几个筋斗,才在擂台边站稳了身子。不过经过了方才的对抗,两人的脸色,都显得一阵潮红一阵白。
“哼。”
身子刚站稳,沈晖顿觉气血逆流,闷哼一声,鲜血便从嘴角溢了出来。
没办法,毕竟对方是气宗高手,即使自己厉害得多么反常,这之间的距离,永远是硬伤。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就反胜反杀,那么修炼,还有何意义?
不过,境界虽是硬道理,但沈晖练就的虎狼诀让他肉身强大的不寻常,所以,与他对上的黄子荣,此刻也并不好受。
“妈的。这是气师一境能打出的拳头吗?都快逼近气宗了!”
黄子荣极力压制住自己吐血的冲动,刚刚攻击的右拳已然收在了背后,不敢示众。因为,这右拳,被暂时伤得不能再用了。现在只能用一只手的他,胜算,降低了不少。
至于台下那些曾说沈晖秒败的人,都面面相觑,闭上了嘴巴。其余说个不停的大长舌,也是因为台上的情况而吓得目瞪口呆,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而在这个台下鸦雀无声,台上胶着对峙的时候,一个紫衣女子与一众身穿白袍的老头子骤然踏虚而至。这阵仗,让得所有人都顷刻惊呼起来。
“赵副院长!她怎么来了?”
“那些不是教务楼的老大么,怎么他们也来了!”
“莫非,是因为这新生?!”
少年醫王
“……”
大家也都各自猜测了起来,而当中,唯有赵如霜心中了然。因为,历年来,只有院级大赛,或者天字楼打比、晋级考核的时候,他们才会出现。而像这种普通的竞技,根本请不动他们。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都是为这沈晖而来的。
“呵呵,副院长,你是说,那面目俊朗的少年,会是我们雷灵之光?”一名脸若枯木的老者,对着身穿紫衣的赵月蓉,淡笑道。
“怎么?听胡长老的语气,似乎是不相信月蓉的眼光了?”
赵月蓉语带嘲讽,美眸横扫全场一周后,冷冷的接着道:“凡事不可看表面,尤其像这种一分高下的事情,自然是台上见真章。”
对于一众老大的莅临,台下的人讶异万分,而那台上的两人,又何尝不是?
这两人,唯一不同之处是,沈晖只是向着赵月蓉轻轻点了头便回收了心神,而那黄子荣,却是打起了小算盘。
“既然那些老家伙都来了,我就更要赢你!”
黄子荣看得老大们都来了,只愿自己能够得到赏识,好一出风头,甚至,能够借此摆脱幕后人的掌控。于是,他冷笑一声,再度爆开气劲,扬起左手,狠抓了过去。
轰!
黄子荣身若迅雷,手若虎爪,向着沈晖飞速抓来,而沈晖面对如斯凌厉的攻势,却是灵机一触,想到了一个冒险的方法。
“想赢我,除非杀了我!”
沈晖眼神坚定,有种视死如归的意味。他决定,把两诀叠加使用。虽然不知道两诀叠加使用的后果会如何,但如果不试,必败无疑!
他不允许自己首战失利,因为如果连面前的气宗一境都打不过,日后如何去斩杀那个四境的陈家长老?那个帮自己挡了一掌的沈姑姑,不是白死了么!?
想到这里,沈晖把心一横,狂暴的气势便旋即爆发了开来。
隆!
两股力量同时从体内涌出,沈晖觉得五内翻腾,气血四处窜动,隐隐间,还有种要爆体的感觉。但是,在这种痛苦之下,他感到自己的力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飙升。
轰!
力量一再碰撞沈晖的身躯,似是要找一个宣泄口,于是他毫不犹豫,右拳猛然挥出,大喝一声:“风爆拳!”
吼!
一直以来只是环绕着自身的虎狼身影,竟是咆哮一声后,踏着无数道风刃离体而去,直往着黄子荣的方位疯狂腾冲。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