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vs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討論-504 三見鬼帥看書-rcqmc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其实,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见到鬼帅了!
第一次是在左丘城的长寿饭店里,鬼帅和他的手下秦嘉扮做两名鬼商来店里吃饭,还向我打听了角斗场的事情,尤其对黑太岁十分感兴趣。当晚,黑太岁和三刀就从角斗场脱逃了,而且这两名曾经的鬼斗士随后都成了鬼帅的手下干将。哼,若是说当年这事跟鬼帅没有关系,那才叫稀奇呢!
不过当时我只是一名鬼餐厨师,偶尔在长寿饭店兼任护院,修为低,见识也少,根本不可能把他们俩跟鬼帅、鬼军联系在一起,竟由此与一位阴间的枭雄擦肩而过。估计鬼帅和秦嘉也不会记得那时的我,所以我们之间的初次见面就那样轻描淡写地翻页了。
我与鬼帅的第二次见面则是在汉昌市地下的连绵洞穴之中。当时我随阴军急急赶往汉昌市追查鬼军干扰接引司的案件,正要想方设法迅速前去摧毁鬼军的拘魂大阵。结果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陷入埋伏,夜游军被鬼帅率领的鬼军痛击,损失惨重。
總裁我帶兒子滾啦 月光幽然
死神發來的短信
不过,那一次鬼帅现身的时候是戴着面具的,并没有露出真面目。他与夜游元帅交战一番后就成功脱身而去,而我带领夜游后军第八营处于殿后的位置,只能远远观望,压根没有机会与他发生交集。
但今天这第三次见面,却是鬼帅亲自上门,恐怕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找我。从一个无名小卒到能入鬼帅法眼的冥港港主,我这些年来的际遇、造化虽如同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的同时,也在步步高升。
上次鬼帅派了邬芳来找柳寒,就是想通过柳寒给我吹枕边风,让我加入鬼军。但柳寒也是个有主见的人,她虽然当时原谅了邬芳当年对她的抛弃,却拒绝了邬芳的要求,甚至不同意让邬芳和我见面。没想到,时隔两年之后,鬼帅竟自己找上门来了。
他果然还惦记着我,和我的冥港呢!
可是,鬼帅这次来之前还特意先费尽心思地潜入深海去捕来了一条冥海龙,又带到归山食府里点名要我师父给他做鬼餐,存的又是什么心思?
但不管怎么说,以鬼军的实力,冥港目前还惹不起。况且,鬼帅刚才主动提出把冥海龙的龙身交给我师父做全龙宴,要请全城的百姓来吃,好歹也是一种善意的表示。所以我决定先不着急,等弄清楚他的来意再说。
陰陽眼之獵鬼師 龐門天下
“鬼帅大驾光临,冥港只是个小地方,恐怕招待不周,还请见谅!”我不卑不亢地朝鬼帅抱了抱拳,说道。
“哈哈哈!”鬼帅爽朗地大笑三声,也站起来郑重地冲我抱拳行礼,道:“翟港主客气了!初到冥港,却没有先打个招呼,派人通报一声,是我唐突了。”
我也勉强笑了笑,强逼自己忽略掉搞得我刚才实在有些狼狈又十分不爽的这一点,继续谦虚地问道:“不知鬼帅对冥港的印象如何?”
“好好好!”鬼帅又赞了三声,对我道:“据说,此地原本只是一个小渔村,翟港主只花了数年时间,就把它建成了一个大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呀!呵,冥港资源充足,面朝冥海,背靠吃鬼林,而且陆路除了一条小径外再无其他入口,易守难攻,确是一处很好的发展基地!”
基地?
一听到这个词,我不禁又立即警惕起来。现在的冥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已经是一座上了正轨的阴城了。鬼帅却把冥港称为“基地”,看来用意叵测呀!
“哪里!哪里!只是一座新成立的小小‘阴城’罢了,不值得鬼帅如此夸奖!”我的语气虽然依旧谦虚,但故意把重音放在“阴城”这两个字上。
鬼帅似乎也听出来我的话外之意了,便只笑了笑,没有答话。
客套了这么几句,实际谁也没说到正题上。他再一沉默,这天就没法聊下去了,在场的其他人也不敢随意插嘴,气氛不由得有些尴尬起来。
于是,我便追问道:“鬼帅此次前来,恐怕不单单只是来吃鬼餐、逛冥港的吧?”
鬼帅点了点头,停顿了一下,随后主动提议道:“翟港主,这里人多鬼多,嘴太杂,我希望能和你单独谈谈。”
他果然还是来找我的,而且还要求密谈,这事肯定不简单!
我这边还没答话呢,站在身边的柳寒就先扯了扯我的衣袖,给我使了个眼色。她的意思我自然明白,一是担心我会有危险,二是担心我被鬼帅给忽悠了。
不过,既然人家都来了,这会儿躲也躲不过,还不如先谈一谈。就算要动手,也讲究个先礼后兵是不是?
于是,我也在她手上捏了捏,示意她:“放心,我自有分寸!”
“楼上有雅座,不如我们到上面细谈,如何?”我把手一抬,很自信地回答。
奉旨護花 光飛歲月
“那感情是最好不过了!哈哈!”
鬼帅继续着他那标志性的爽朗笑声,抬脚就往楼梯上走。秦嘉则很识趣地没有跟上来,我这边的手下人一看,便都悻悻地停了脚步,同样也留在大厅里。
上了二楼,我带着鬼帅进了一间临海的包厢,从窗户那里可以直接望见冥港的码头。我们一人一鬼各自拉过一张椅子,面对面坐下。
既然是密谈,就无需客套了。我一坐下便开门见山地问道:“鬼帅这次大驾光临,究竟所为何事?”
鬼帅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很随意地回答:“我听说你在这里建了一座鬼港口,号称:‘不蓄鬼奴,人鬼平等’,所以特意来看一看。嗯,确实此言所传不虚呀!”
我却没有吃他这一句奉承话,心道:“哼,说的好听!恐怕是你现在被地府追得到处跑,不得已才沦落到冥港来的吧?”
但还没等我回话,鬼帅接着话锋一转,也直接问我道:“邬芳之前来找你说的事,你考虑地怎么样了?”
我愣了一愣,随即又明白了。其实两年前邬芳并没有直接和我会面,不过我已经通过柳寒的转达知道了鬼帅的意思。
農民神醫 牧月
“没什么好考虑的!”我直截了当地回答,“冥港现在发展势头挺好,我这个港主做的也很自在,完全没那个必要加入鬼军,再去过那种打打杀杀、颠沛流离的日子。”
鬼帅听了也不急不恼,还是微笑着道:“嗯,冥港目前的发展是挺不错的,可地府乐意见到这样吗?”
这一句看似轻描淡写的提问,听在我耳朵里却感觉十分刺耳。我心中微怒,暗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但我已年过不惑,又做了这么久的港主,自然不会如年轻时那般冲动,脸上也摆出了一副很淡定的表情,堂堂正正地回答道:“鬼帅问的还是我此前被地府通缉一事吧?那件事本来就只是个误会,并非什么大错。不过说起来,我能上这个通缉令其实还应该是拜鬼帅所赐哦!”
長生劫之蓮殤 軒轅靈兒
神鬼仙佛妖魔道 冬之雪花
“呵呵,是吗?”鬼帅这回笑的就没有那么干脆了,颇有些尴尬。但他也是老江湖了,随即便转移了焦点,道:“其实,原因和真相有时候对于地府来说并不重要。阎罗王最好的就是面子,他可容不得一个反贼还敢在他的地盘上明目张胆地建新城。因此,阴军出征冥港,我认为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冥港虽有远虑,但无近患。况且,既然我们能击退巨瀑城,也不见得就挡不住阴军!”我不客气地直接堵住了鬼帅想要借题发挥的话头。
“哈哈哈!”鬼帅仰天大笑,赞许道:“翟港主,我真的很欣赏你的自信!以区区一个冥港,就敢言抵挡阴军!但你自己也在阴军里待过,你觉得以冥港目前的军力若是面对阴军的进攻,胜算几何?”
我根本就不想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便正色道:“就算打不过,也要打!冥港是我建的,就由我来守!”
“呵呵,不错!不错”鬼帅见此路不通,又打了个哈哈,话锋再次一转,道:“这样吧,咱们也别绕弯子了,有话就敞亮了说!我知道,如果现在我要是问你愿不愿意加入我的鬼军,你肯定会回答不愿意。那我就换个问法:你乐不乐意我们鬼军加入冥港,共同抗击阴军?”
給你的愛一直很安靜 慕容歆兒V
“鬼军加入冥港?”
人間仙緣
饶是我心有戒备,仍是被鬼帅的这一句话给震惊了。我实在想不到他会直接提出这样的建议,一时间觉得立即回答否定也不是,回答肯定也不是!
“我这么说可是非常有诚意的哦,不然也不会只带了一个随从秦嘉就过来找你谈。”鬼帅双手一摊,强调道:“我的鬼军部队现在都还在别处,但只要我一发出召集令,那些鬼将就会立即带兵赶来,加入冥港!”
“你为什么愿意帮冥港?是否有什么别的企图?”
“有!”
詭墓迷局 鬼域三少
我再次愣住了。他居然直接承认自己对冥港有企图?
鬼帅却毫不避讳,直言道:“如果我说,我带鬼军来帮你们只是为了助人为乐,恐怕连冥港里的任何一个三岁小鬼都不会相信,更何况是你?但我的企图其实很简单,也真的很单纯,就因为你的信条和我的理想是一致的,敌人也是共同的。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成为盟友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