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ynq0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曠世魔都 線上看-師生戀推薦-8hwot

曠世魔都
小說推薦曠世魔都
周六上午九点,蔡庸一大帮人新的一天终于开始了。
重生之都市仙王 季老板
一大帮人围着餐桌坐着,菊草妖老婆婆带着几个仆人上菜,蔡庸埋头看报,林嘉佳和赵雨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聂俊平则仔细地擦剑,木绕正给两只小猫倒牛奶。顾成明从楼上走下俩,半眯着眼,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能从楼梯上掉下来。
蔡庸从报纸中抬起眼,从下往上瞅,鼻梁上的眼镜滑下来又扶上去,再滑下来再扶上去。聂俊平的剑尖盯着光滑的桌边沿慢慢滑下去。林嘉佳和赵雨城同时扭过头,嘴张着忘了和。木绕眼神随着顾成明移动,还保持着倒牛奶的动作,牛奶溢出食盆,两只小猫在一地牛奶中欢快地舞蹈。
靠,你们怎么了顾成明终于睁开眼,对众人的反应很是不爽。
众人赶快找回表情,然后一致看向大厅的挂钟,是九点没错啊。
菊草妖赶快招呼顾成明:来成成,快过来吃早饭,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啊。
顾成明和其他人被一句“成成”深深伤到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顾成明摆摆手,到玄关处换了鞋,一溜烟跑没影了。
这时大家才回过神来,顾成明今天穿了白色衬衫,里面是个黑色背心,下身是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穿的是白色球鞋。蔡庸抹抹脑门上的汗,这小子怎么啦?
众人面面相觑,这时角落里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恋爱啦。”众人一起看向赵雨城,赵雨城肯定地看着大家。
蔡庸猛地喝了一口汤,烫的赶快吐掉,又抬头看看天,风平浪静,阳光大好,
一天生活终将结束,对于学生来说,他们迎来了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放学,黑压压的人潮向校门口涌去,夹杂着熙熙攘攘的嬉笑打闹声,自行车铃声。澜和站在正对着学校大门的教学楼窗户前,面无表情地望着校门口的这一幕。
突然人群中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波动,澜和向前望去,只见一辆黑色跑车停在校门口前方中间,在尚显简单质朴的学生中间,带着高调的奢华。
怕是哪个富家子弟在追求某个女生吧,这样高调,真是被钱烧坏了脑袋,人类的虚荣心啊。
正这样想着,澜和就看到让自己十分无语的一幕,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跑车里走下来,竟然是顾成明,他穿着蓝色打底的拼接色长款套头衫,带着一副精致的墨镜,下身是白色休闲裤。依着车门,微微笑着。不时有学生满眼羡慕地从他身边走过,更多的人则是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学生自发地让出一条道,冷微从人群中走出来,她看着顾成明,微微地蹙眉
“顾成明,未成年私自驾车,停在校门口阻碍放学,向同学炫富,违反三条校规,明天去教务处接受处罚。”冷微简介干脆地说。
顾成明摘掉墨镜,走到冷微面前,一脸无辜地说:“冷老师,你对我也太严厉了吧,我好伤心啊!”
“就算我不管,你以为警察不会拦你?”
“所以啊,”顾成明望向冷微身后,“我在等看谁能送我一程。”
冷微勾起嘴角一笑,伸出手。
顾成明会意地一笑,捏起钥匙放在冷微掌心。
“啊,等等。”顾成明想起什么。
坐进副驾驶,然后打开了车顶棚。
围观的人群发出“哇”的一声。
车的后座堆着满满的玫瑰,一朵朵娇艳欲滴,散发着浓郁的花香。
冷微的眼睛里光波流转,闪着异样的神采。
顾成明探出头,“老师还不上车吗?大家都看着呢!”
冷微轻笑一声,打开车门。
车窗即将关上的时候,顾成明凑到冷微耳边,压低声音说:“我可不是未成年啊,我已经五百岁了。”
徐徐上升的车窗留下的空间越来越少,大家的目光从那个狭小的缝隙中泄露进去,正窥到顾成明附上冷微的侧脸,不禁惊叹地张大了嘴,然后面面相觑,交换着八卦惊讶的神色。
车子缓缓开动,载着一车玫瑰花在众人的眼中逐渐化成一个黑点。
站在办公室窗口的澜和抬眼看一眼欲黑的天,黑色从天边蔓延,就像逐步渗透白纸的墨水,悄无声息,鬼影丛生。
第二天,如澜和所料,教导主任就把他请到了办公室。
放学路上,澜和和顾成明同时走在苑北大道,顾成明一脸愤愤地说:“我一直以为我们是盟友呢,你出卖我。”
“唔,指责别人前先看看自己的行为吧。我也只是尽责办事。”
“切,不是拿起教鞭的都是老师,多少人类老师披着人皮干尽畜生的事,你还真把自己当老师了。”
“我不介意把这句话转达给校长。”
“切。”
菊草妖给两人开门的时候,看到肖澜和,很是惊奇,
“肖老师来啦。
澜和点点头,迎着众人奇怪的目光说:“我是来做家访的。”
木绕瞪大了眼:“我今天就逃了一节课。”
這不是我熟悉的英國 墨楓影爵士
刚说完立马就后悔了。
澜和看她一眼:“不是你。
所有人把目光聚集在顾成明身上,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
蔡庸把澜和让进屋子,澜和进了屋,开门见山。
“谈恋爱。”说完又看顾成明一眼。
“这个问题很严重吗?林嘉佳和赵雨城就在你眼皮底下呢。”除妖师问道。
“学生也就算了,他跟女老师。”
一片哗然。木绕、嘉佳、雨城都张大了嘴,聂俊平则是一脸兴奋,向顾成明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好小子,不错啊。”
顾成明向众人抛一个得意的小眼神,立马就收到了蔡庸的眼刀。
“冷微。”澜和无表情地补充道。
屋子里瞬间就安静下来,包括聂俊平,脸上的赞赏和兴奋还没来得及收回。
“什么?”蔡庸霍地站起身,朗声问道。
澜和点点头。“我的工作结束了,校方的意思是希望监护人能够管管,至少,在学校里不能那么高调。还有,他偷车,虽然很快就还回去了,但是……”
澜和正说着突然停了下来,他嗅了嗅空气,立马站起身来。
旁边的聂俊平也嗅到了什么,一脸戒备地站起来。而顾成明则兴奋地窜出去了。
冷微正迈步进门,环顾四周,看到顾成明,笑得一脸明媚。大家此时也跑出来了,看到冷微,脸上的表情出奇地一致。聂俊平冷面相向,正要有所动作。
澜和拉着他,眼神严峻,冷微既然敢一个人来,就一定有所准备。
果然冷微走到澜和面前,“听说肖老师今天来家访,我特意跟主任打招呼,主任同意我一起来的。”
澜和淡然地嘲讽着:“冷老师,有本事把全校最流氓的痞子收服,主任当然对你感恩戴德。”
顾成明微微蹙眉,是在说我吗?
“那也不及肖老师,放着大妖怪的身份不要,担负起了教导人类孩子的重任,真是有爱心啊。”
盛寵之帝妃權欽
一时之间无形的烟火弥漫。
“这里不欢迎你,你最好赶快离开,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除妖师一脸阴沉地恐吓着。
“那我倒要看看几个大男人怎么对我一个女人不客气。”冷微针锋相对地顶回去。
幹柴烈火,總裁你好壞 藍果而
眼看除妖师已经暗暗握紧了拳头。
“管你们什么事?冷老师是来找我的。”顾成明不满地说。
蔡庸肖澜和,与聂俊平交换一下眼神。
“老师真的是曹利火的手下吗?”林嘉佳小心翼翼地问。
玉人
她上次差一点被冷微吃掉,澜和就告诉了她冷微的真实身份,而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林嘉佳和林木绕也开始离冷微远远的。
“什么叫手下?我跟他只是契约关系。”
“不管他们,来,我们这有很多好吃的。”顾成明拉着冷微的手就往客厅走。
冷微朝众人抛出一个得胜的微笑,被顾成明拉着往屋里走,一眼看见旁边站着的赵雨城,于是边走边回头微笑着凝视赵雨城。
赵雨城的目光一直随着冷微走,冷不防接受到林嘉佳一个犀利的眼神,狼狈地收了回来。旁边的林嘉佳和林木绕冷面如霜。
客厅里一片低气压,只有顾成明欢快地讨好冷微,蔡庸冷哼一声,聂俊平看着蔡庸乌云密布的脸,觉得十分有趣。
偷星之月靈落
“怎么,?除妖师不爽了,着这多好啊,过不了两年,你就可以抱孙子了,我觉得冷老师挺好的。”聂俊平戏谑地说。
“嗯,”澜和接话道,“舞跳得也好。”
“人长得也漂亮。”
“妖力更是难得的强大。”
……
國民男神麽麽噠 木木木甜
两个大妖怪你一眼,我一语,除妖师气的脸色铁青,却又不好发作。
林家姐妹只是黑着脸不说话,赵雨城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
天色渐渐暗下去后,冷微终于离开了。
冷微刚走,大厅里就想起一片喧闹。
“凭什么,学校里到处都是情侣,和老师就不可以啦,这是歧视老师吗?”老远的地方就能听到顾成明的声音。
“别给我贫嘴,你不能和她在一起。”蔡庸厉声喝道。
“偏不。”蔡庸话音刚落,顾成明立马就回应,速度快的让人措手不及,就像一块晃动的牛皮筋,没有任何准备就啪地一声打在脸上。
蔡庸没想到顾成明回绝的这么快,气不打一处来,四处看看,抓起一个杯子就扔了过去。
顾成明一偏头躲了过去。
“老东西,你敢砸我?”
“我凭什么不敢哪?养你这么多年,你翅膀硬了,还敢早恋?”刚说完,又一个茶杯过来招呼顾成明。
顾成明边躲边嚷道,“我去你大爷的,说我早恋?我这年龄搁人类那,重孙子都报上好几个了。”
“混小子。”蔡庸说不过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什么东西都朝顾成明扔过去。一时之间,杯盏乱飞,热闹非凡。众人看愣了眼,不知该去劝谁,索性在一边看戏。菊草妖带着几个仆人在顾成明身后慌乱地收拾碎片,两只小猫在角落出上上下下地跳跃着。
骂累了,蔡庸端起一杯茶润嗓子。
顾成明以为他又要仍,连忙抓着桌角蹲了下去,一看蔡庸只是喝茶,顿时觉得十分没面子。
“老子不干了,老子退学。”
蔡庸啜着茶,从杯盖上方翻翻白眼:“张口闭口老子,你小子穿开裆裤满地爬的时候怎么不牛逼啊?”
“切、”顾成明赌气地往外走。
菊草妖连忙拉住顾成明对蔡庸说:“老爷这是干什么?他一个人,你让他住哪啊?”
“爱住哪住哪,有种别回来。”
我稀罕你这破地方啊,顾成明火气冲天,挣脱开菊草妖的手就跑了出去。
菊草妖倒腾着小脚,没追上,返回来就开始说道蔡庸。
“老爷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跟一个小孩子叫什么劲?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什么委屈……”
蔡庸埋头喝茶,眼也不抬,嘴里喃喃道:“讨债鬼啊,混世大魔王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