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zzc火熱連載小說 能戰 愛下-第38章 智脫黑市讀書-p4d6p

能戰
小說推薦能戰
梅独被风城子打打了个半死,但风城子也被大主司掌打成重伤,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李智深知大主司不会放过自己几人,但想到这两个乞丐是无辜的,两个乞丐一生受苦,如今已经是晚年,如果今天还被自己害死,那就太惨了。
“大主司,我李智自认逃不掉,我也不想跟你扯犊子,这两个老人家是我从大街上找来的乞丐,用来当绝世高手用的,确实骗了你们黑市很多窝囊废,但他们是无辜的,只要你放了他们,我自然会配合你,如果不放,我你别想从我这得到一要手指头。”
“好,不错,小小年纪,就能将虚实用到如此的境界,也算是个奇才,两个乞丐而已,放他们走不算什么事,还有什么要求,提吧,只要你配合点,我都能答应。”
漫威之神仙一把抓 圓月彎鉤
李智轻轻一叹,如果不是之前在茶馆摔了一个杯子,一个乞丐失态大乱,事情何至于此,没有见过世面的乞丐虽然让人看不出深浅,但那种本质是无法改变的。
“我问你,你要怎么样才给放过他?”李智头微微一偏,看向风城子,示意大主司放过风城子。
“他?放过他?作梦!我放过那两个糟老头子就算不错了,你还想一个个让我给放走,你们三个,一个别想跑,就算让我放那两个老头,你还得拿出点诚意出来才行,你倒是聪明,给我一句空话就让我放走三个人,你别做梦了,今天你不拿出点真东西,他们都要死。”
“那好,那套药既然没有拍,那么我就不拍了,送你黑市了,我作为药的主人,今天我当着各方豪杰的面宣布,送给你黑市。”
“你……”大主司被李智这话塞得死死的,竟然无言以对。
“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吗?你们黑市不用作偷鸡摸狗的事了,这套药就这么定了,归你们了。”李智此话一出在场的人不得不暗叹李智的机智,这套药本来就是黑市要明抢去了,但李智再把这被抢走的东西送给了黑市,一来让黑市名正言顺地拿走这药,二来还给了大主司一个不杀自己的理由,一石二鸟,用得神乎其神。
刀鋒部隊
“哼,无论如何,你杀了我黑市的副市长,无论你用什么都换不回来,你的命是一定要留下的。”
“那你他娘跟我扯什么犊子啊!过来砍死我啊!”李智一听大主司这话就来气,合着谈了半天好像这大主司一个账都不买。
“杀了我,你们黑市就真的是黑市了,杀卖主,抢拍卖品,我看看你们黑市还拿什么去立足寻城。”李智破口大骂,虽然嘴上叫大主司来砍死自己,但李智还是想活下去的,谁都不想死。
“好了!我不想听你们在这闹了,与我无关,我要求很简单,把四元能晶还给我,我不拍了。”那合成师已经看得心烦,李智跟黑市已经在这里扯了一个晚上了,合成师也看厌了,其他都与合成师无关,但那四元能晶是合成师的,既如如今这个局已经乱成这样,合成师也不想拍这四元能晶了,于是想拿东西走人。
“哈哈,黑榜的规矩你不是不懂吧?这东西显然已经拍成了,如果那几个小屁孩付不起账,那我黑市就视为无人竞拍,这四元能晶将归我黑市所有。”大主司在自己的地盘狮子大吼,一点也不怕这合成师,显然大主司之前没有见到这合成师一招就将一个多嘴的人拍死在墙上。
“那依你们黑市的意思,就是我这四元能晶归你们了,我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了?”合成师将手中的扇子猛地一合,说话的语气也相当的绝情,不再客气。
“那就让人来买啊,再给我黑市中介费就好了。”大主司仗着自己是地头蛇,就不把合成师放眼里,大主司心知李智风城子几人定然没有钱买这四元能晶,那就归黑市所有。
黑榜有风险,价格会比正常的要高,但风险也比正常的要高,这就是富贵险中求。
“你……好,黑市,算你狠,小小寻城里的一个黑市就如此的嚣张,我看你们有多大的本事,我不是不给你们机会,现在还我四元能晶我就不跟你黑市算这账了,如若不给,那么我定举旗灭你黑市!”合成师相当的愤怒。
合成师是个挣钱的职业,能将不同属性的能量合在一起,广泛用于各方面,在医药和武器这两方面应用得比较广,假如一件兵器,既带有冰属性,又带火属性,打起架来那对手就没法防了,威力根本无法估量,所以合成师光是卖能晶就富得流油了,特别是多元能晶。
“对了李智,你上次中了腐肉毒,有拖管单,我一直给你留着,因为我进不了你们孤儿学院,所有无法归还,我总不能为了这东西整天去你孤儿学院大门口蹲着吧,今天既然遇到你,那就还给你吧。”风城子趁合成师跟大主司斗嘴之际,小心翼翼地将那拖管单从怀中拿出来还给了李智。
李智偷放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对风城子说:“可惜,今天你还给我也带不走了,我们今天凶多吉少,如果我能出去的话,我愿将这单中的一半东西分给你。”
“你这单中有什么好东西?上面写着拖管着一张拖管单,上面是你是手印,非你本人取不出,一会我们有不测,这东西就便宜那拖管铺了。”风城子有气无力地说,虽身受重伤,但说话却还是休休不停。
不好,李智心中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若是这被黑市发现这托管单,黑市以风城子史朱两人的性命来挟胁自己,逼自己将那托管单里面的东西取出来,那不就让黑市白白得到三套药?这可是三套药啊!这一套如今就闹得满城风雨了,三套药那必将腥风血雨。
“给狗吃了也不给这些人!”李智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偷将那拖管单塞进了自己的钱袋里,然后高声打断了合成师和大主司的对持说:“刚才我们有言在先,我随你处置,那套药名正言顺送你们黑市,你放了那两个快死了的老乞丐。”
李智让史朱扶住风城子,然后走到那两个老乞丐的身,掏出了那一小袋能币说:“本是想用你们来震慑一些高手而已,如今差点让你们送了性命,对不住你们,这事与你们无关,这些能币你们拿去吧,虽然不多,但总能过个一年半载的了,反正我将死,留着也没有用了。”李智说完将那一小袋能币塞给了一个老乞丐。
“不,公子,我们两个几十年来露宿街头,一生吃尽了苦头,如今托公子大福,能进如此豪华的地方,喝上如此好茶得到如此多的能币,我们真是感动至极啊,也许我们这辈子最风光就是今天了,我们也不想再到外面受尽苦难了,冻饿而死还不如现在风光地死,我们陪公子一起走到最后。”其中一个穿着灰衣的乞丐紧紧把能币跟李智的手握在了一起,不让李智松手,说话相当的平淡,没有一点贪心的想法,这确实是一个在底层的乞丐心里所想的。
“我们你们就别墨迹了,让我临死前安心点好不好,走吧!”李智强行把那小袋能币塞给了那灰衣老乞丐,转身回到风城子身边,不想跟这两个乞丐扯太多,言多必失,让大主司知道那能币袋里装有那张托管单,那就惨了。
“大主司,我还想跟你做一个买卖。”李智高声直呼。
“哈哈,什么买卖?你已经是我的瓮中之鳖,生死都在我手里,你还能有什么东西跟我交易?”大主司开怀大笑。
李智微微一笑,将怀中的好玉拿了出来,这好玉挂在他脖子上十几年了,从来没有人能把它取下来,就连那老顽童院长都没有办法。
“此玉,就是我的护主之玉,我就是用他杀死副市长的,我将他送给你,你放了他们两个。”李智指着风城子跟史朱说。
“哈哈,你当我是小孩吗?刚才你把那套药送我黑市就算了,就算你不送,那也会是我黑市得到,今天你已经在我手里,你那玉也会是我的,你用我的东西来跟我谈条件,你觉得是你自己是小孩呢还是我是小孩呢?”
“那好,你说的,你不要自然有人要。”李智转身对另一边的合成师说:“刚才我们拍下了你那四元能晶,现钱我没有确实没有,但如果我们不付账,你那东西定然也是黑市抢走,那么你看,我这块护主玉如何,刚才一招杀死了黑市副市长,现在尸体还在那躺着呢,要不这样,我用这块玉换你的那四元能晶如何?”
合成师脑子一想,拍案叫绝,显然他已经年出了李智的心思,李智用玉换那四元能晶,起码不会因为被黑市说是无人购买,而被黑市理所当然末收。
这对于合成师来说是极好的方法拿回那四元能晶,但合成师也看出了其中的凶险之处,李智定然不会白白出一道计谋给他要回那四元能晶,李智是想让他以交换之名,保史朱风城子几个人出去,在黑市外面将好玉换成能币进行交易,这样一来,合成师能将四元能晶能拿回来,李智也能借合成师的力量脱身。
雄途
“好好好,真心可怕,层出不穷的连环计,你想用交换之名,让合成师保你出去,同时合成师也能拿回那四元能晶,不错不错,这是我活了那么多年,见过的最精彩的计策,但是你忘 了吗,这是黑市,黑市上千的高手在外面围着,你们哪个走的了?”大主司对于李智的计谋无动于衷。
“是吗,你真的不在意?那好,我就先把这护主玉给合成师了!”李智一点不作假,直接从怀中将那好玉给取了出来,准备将那链子扯断,把好玉给合成师。
大主司见李智想要扯断链子把好玉给合成师,心里大惊,想不到李智是如此的果断,虽然说李智是黑市的瓮中之鳖,但这合成师可不是,如果合成师不顾及李智,自己想要走,那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李智要是真把这好玉给了合成师,那么黑市将非常难抢到这块玉了,这可是一块能杀死副市长的玉。
“住手!”大主司飞身冲来,人未到那幻化的光手已经抓向了李智的好玉,合成师自然也看见了这好玉的威力,自然不会甘心让大主司抢走,于是一拳轰碎了大主司的光掌,身体化成光影冲向大主司,同时合成成师飞腿直指大主司的下体,这把大主司气得面红耳赤,两个男人打架竟然也攻下体!
“无耻!”大主司痛骂了一句,虽然大怒,但并没有轻敌,纵身而起,抬脚横扫,击退合成师的飞腿。
“给我上!把那玉给我抢过来啊!”大主司一边战一边叫黑市的高手去抢李智的好玉。
合成师见到大主司如此说安排,合成师心中更是如火加油,黑市仗着自己狗多欺人。
“无理野狗!我必灭你黑市!” 合成师像是猫打架一样,双掌狂轰大主司一百多掌,打得大主司连连后退。趁着这攻势,合成师突然收手,转身冲向李智,来了个出奇不意,只要先把好玉给拿到手,他自然是大赚。
“给我拦住他!”大主司完全没有料到合成师竟如此的阴狠,变招快得让人无法捉摸。
这时七个黑市强者同时将合成师给拦了下来,在场中斗得桌椅飞溅,能量像是千万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场乱撞,横扫整个会场。
“哈哈,这是我黑市的地盘,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你们谁也逃不掉。”大主司看着跟七个黑市高手交战不下的合成师大笑着说。
“来,给我把。”大主司向李智走去,伸出手,像是哄骗小孩一样向李智索要好玉。
李智见大主司走来,慢慢后退走去,作出不副不愿给的样子,李智自然清楚,这好玉是谁也带不走的,就连老顽童院长都脱下来,他大主司想强拿好玉,必然吃大亏。李智一边后退,一边眼睛扫视四周一些其他势力的高手,让大主司认为李智会把好玉随便一扯,丢给场中哪位高手。
大主司见状大喝道:“住手!你敢丢,我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的同时大主司慌忙冲向李智,像光一般出现在李智的身前,一手抓住李智的好玉,然后用力一扯……
李智永远也忘不了那时候大主司的表情,一抓到好玉时的那种表情,像是**一样销魂,但瞬间等大主司想扯下李智的好玉时,表情突变,那情表情像是一个男人瞬间阳萎了加上自宫的混合体表情。
大主司也永远也忘不了李智当时的表情,初恋般的微笑。
“啊!”大主司一声被剦般的惨叫震荡整个会场,大主司倒飞而去,像是一只刚被开水烫过的死猪一样砸到了墙壁上。
“合成师,快把他扣下!”李智对合成师大吼。
野有美人
合成师也很给面子,一下子也懂了李智的意思,发出至强一击震退七个黑市高手,飞身冲到像是死猪一样躺地上的大主司身边,一拳对着大主司的脑袋,然后回头向冲来的高手喝斥道:“再敢来我一拳打死他!”
“干得漂亮,黑市市长不在,副市长死了,那老头又偷了东西跑了,那现在黑市就是大主司官最高了,别跟他废话,把你的能晶拿回来,我们走人!”李智一边走向大主司一边说。
青春情殤
“喂!给不给!”李智用脚踢了一脚大主司的下体问道,全场的高手面面相觑,这可是黑市的大主司,这下体说踢就踢,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花開有時,頹靡無聲
“把东西给回他们!让他们走!”大主司干脆得让人意想不到,不过也说明这大主司是个明白人,如今已经斗不过李智,这个人太过于恐怖,大主司再也不想跟李智斗了,下次再见就要直接杀,如今他只想早点放李智走,不然再被李智踢一脚,那就更丢脸了。
惡魔指輪
“好,我们走!”黑市把四元能晶还给了合成师后,合成师架着大主司跟李智几人终于是走出了黑市。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