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hky好看的玄幻小說 魔魂情劫討論-第三十七章 殺意沸騰讀書-a8yl4

魔魂情劫
小說推薦魔魂情劫
第三十七章 杀意沸腾
刘老头带着夏羽走进破乱的巷子里面,巷子周围全是用石头堆砌起来的石屋,颗颗巨大的槐树弯弯曲曲的从石头围成的院墙之中伸展出来,让巷子显得有些阴暗、潮湿。
整个石头铺成的路面色泽更加暗淡,青色的石头几乎快要看不见属于他原来的颜色,黑色反倒成了主色调,夏羽不急不慢的跟在刘老头的身后,神情显得有些恍惚,整个人还处于半思考状态,过分偏执的他对自己关心或者说与自己攸关的事情有着狂热的求知欲。
黑槐巷,整个巷子被浓密的黑色槐树包围,阳光很少能照到。常年下来,黑槐巷变得有些阴暗、潮湿,三人的脚步在黑槐巷轻重不一,夏羽的脚步声几乎听不出来,而刘老头似乎是已经到了最后的时间,虽然有人搀扶着,脚步声确是越来越重,粗重的喘息声老远就能听见。
混沌冥劍錄 炫兒真酷
巷子似乎变得更加黑了,空气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粘稠,丝丝冰冷的黑色的汁水从茂密的槐树枝桠间低落,处于思考之中的夏羽丝毫没有介意黑色的汁水将自己蓝色的衣衫污染成黑色,仍旧不紧不慢的跟在刘老头的身后。
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黑色的枝桠,照在夏羽的身上,夏羽整个人沐浴在一缕金色的阳光之中,冰冷的眼睛里面放佛被涂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点,显得神圣、威严。思考之中的夏羽也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思考,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继续前行的刘老头,丝丝冰冷的寒意从嘴角弥漫开来,一道玉符悄然在手心破碎。
天使街23號3
几息后,夏羽继续前行,很快便离刘老头只有百步之近,一座黑色的院落出现在夏羽的视线之中,站在门口的刘老头看着逐渐走近的夏羽,躬身道:“公子,小老儿的住所就在这里”。
搀扶着老人的中年男子突然定定的盯着夏羽,怪声道:“咦,公子,你的脸色怎么变成了黑色?”。
夏羽神色不动,看着中年男子,那男子的一张脸不知什么时候漆黑如墨,只有说话时露出来洁白的牙齿才让人看的清楚他的存在。
極品特工(邪神歸來)
“这个巷子有些黑,你看错了而已”,夏羽语气冷漠,转头看着刘老头,刘老头的脸色同样变得黑色,整个人黑的几乎快要看不见了。
“小柳,爷爷回来了”,缓缓推开木门,老人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
“爷爷,你回来了”,少女的欢呼随即响起,一位身穿粗布麻衣的少女从石屋里面跑了出来,少女似乎有十三岁的样子,由于营养不良,身体显得干瘦,脸色也呈饥黄色,只有一双大眼睛显得灵秀异常。
豪門總裁:戀上失憶女友
“刘老哥,既然到家了,我就回去了”,小柳扶过老人,中年男子对着三人歉意的笑了笑,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公子,您请,寒舍环境简陋,还望您见谅”,老人对着夏羽轻声说道,随即在小柳的服侍之下向着屋里走去。
跟在老人身后的夏羽一时间脸色急剧变幻,一阵黑一阵白一阵红色,等快要走进房间的时候,一口黑色的鲜血从夏羽的口里喷出,落在院子外面,发出兹兹的腐蚀声。
等夏羽走进屋子之后,便站在原地神情冷漠的看着老人,刘老头知道夏羽不喜废话,便让孙女给自己搬了一张椅子,颤颤巍巍的坐上去,看着孙女,脸上涌起一抹溺爱之色,道:“小柳,前去见过公子”。
超悟 會飛的馬
少女似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一张小脸瞬间变得惨白,灵秀的大眼睛充满了水雾,干瘦的身体开始急速的颤抖,声音焦急、无助的哭喊起来:“爷爷,小柳不想离开你,呜呜呜……爷爷,小柳不想送人”。
“爷爷,小柳听话,小柳再也不要糖了,小柳很乖的你不要把我送人好不好”
“不听话你打小柳,爷爷,我不想离开你”
少女无助、撕心裂肺的哭啼声让面前的老人顿时老泪纵横,双手颤巍巍的抚摸着孙女的脸,仰天长叹,“我刘永生如何有颜面去见死去的儿子啊,这是做的什么孽”。
“爷爷,小柳听话,小柳不哭了”,老人的样子顿时吓坏了少女,一时间手足无措,停止了哭泣。
老人浑浊的眼睛看着眼睛的通红的小柳,轻叹一声道:“小柳,爷爷也舍不得你啊,只是爷爷已经到了迟暮之年,无法再照顾你了,你还小,无法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独立生活,爷爷也是不得已为之,希望你不要怪爷爷”。
揮劍問情
“小柳不怪爷爷,小柳听话”,少女一听,急忙摇手点头示意,看着神情痛苦的老人,眼泪再次喷涌而出。
“公子,希望你能善待我的孙女”,咚!随着沉重的响声,老人从椅子上面滑落下来,双膝紧紧的贴在地上,身体摇摆不定,匍匐在地上,对着夏羽恳求道。
“爷爷!”,少女大声嘶喊,奋力抱住老人,眼泪再次喷涌而出。
“小柳,希望你…不要…怪……爷爷”,老人挣扎着说完,躺在孙女的怀中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爷爷,呜呜爷爷,你不要离开小柳,小柳好怕,小柳听话,小柳不想离开你”,老人的离开让少女陷入了悲痛之中,抱着老人的身体呜咽起来,豆大的泪珠无止尽从脸庞上面滑落。
这是一种大痛,每当亲人从自己的眼前赫然长逝,无论生老病死,都是一种无法弥补的失去,我们总会想很多,悲痛的气息弥漫在整个人的心灵方寸之间,让我们变得坚强的同时也变得孤独。
抱着自己的爷爷,小柳缓缓止住悲痛,眼神凄惶的看着夏羽,认真的对着夏羽说道“我要好好埋葬我的爷爷,我要为他守墓三年。三年之后,我的命就是你的”。
无疑,爷爷的去世让小柳真正成长起来,灵秀的眼神里面缓缓有种叫做坚强和孤独的东西滋生出来。说完,吃力的抱起老人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挪动到床前,小心翼翼的放下老人的身体,开始默默收拾起来老人生前的遗物。
夏羽默默的站在原地,看着拖着沉重的心情慢慢收拾东西的小柳,冰冷的眼神多了一些东西。
腹黑誘拐小萌妻 木陽
兀的,夏羽转身,属于炼凡层次的气势毫无保留的迸发出来,眼神愈加的阴沉,浑身的气势爆发出来,一股不弱的风随即从房间里面刮起,正在收拾东西的小柳顿时被夏羽爆发的气势推了出去,坐在床上,眼神惊恐的看着浑身杀意萦绕的夏羽。
“你坐在床上别动”,夏羽对着小柳吩咐一句,身体已经消失在房间之中。
找死!一声长啸从房间外面传来,洪亮声音顿时化作雷音在整个黑槐巷响起。
“不好,他在叫人,速战速决,杀!”,此刻的夏羽处在一群黑衣人的包围之中。
“居然是你们”,手持清风剑,夏羽身上的蓝色长衫猎猎作响,“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夏羽的身体化作蓝色的闪电,青光乍起,朵朵血花从人群之中迸溅,扶风冷月剑中的清风飞絮、扶摇直上、春风惊雷三式神通在夏羽的手中成了夺命的死神,一袭蓝衫霎时间染成血色。
哼!一声冷哼从人群中传出,夏羽的头猛的一沉,手中的剑一时间变得迟缓,瞬间几把冰冷的兵器加著在身上,冰冷的兵器划破蓝色的衣衫,冰冷的刀锋贴着肉皮在身上划开几道血口,黑红的鲜血瞬间从中溢出。
得道境!夏羽很快回过神来,身体在人群中一折,手里的清风剑带着青色的光芒横扫而出,身体消失在人群之中。人群中居然有得道境的修道者,夏羽的眼神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九霄戰魂
两位身穿宽松黑袍的人缓缓从中漂浮起来,浮在空中俯视着夏羽,夏羽明显的感受到两双残忍的眼神就像毒蛇一样紧紧的盯着自己。
“桀桀,小子,今天你在劫难逃了,还是乖乖受死吧”,沙哑的声音从黑袍的斗篷之中徐徐响起,如同蛇芯一样发出嘶嘶的响声。
夏羽眼神阴沉如水,体内真气快速流转,手中的清风剑铮鸣,瞬间百道青色的剑光从手中蓬发出来向着黑衣人攒射而去,紧接着右脚猛的一踏地面,身体扶摇直上,一抹青色的剑光夹杂着雷鸣之声向着空中飘浮的黑衣人射去。
“哼!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一名黑衣人不屑的冷哼一声。袖袍一摆,顿时一道黑色的光幕瞬间出现在天地之间,黑色的光幕放佛能将天地间所有的光线都吸纳一般,整个院子一时间变成黑色。
“湮灭”,黑衣人低喝,黑色的光幕将夏羽的攻击挡下,瞬间聚合在一起形成一把黑色的长枪,带着恐怖的气浪向着夏羽激射而来。
都市最強仙帝
轰!轰鸣声想起,青色、黑色的光团猛的炸裂,地面黑色的石块飞溅,夏羽的身体远远的抛飞,滚落在地面,一口黑红的鲜血吐出。
炼凡的夏羽在得道境面前,不堪一击!
剩余的黑衣人瞬间将夏羽包围起来,不带丝毫情感的眼睛就像看死物一样紧紧盯着夏羽,冰冷的兵刃泛着森森幽光。
看着逐渐逼近的黑衣人,夏羽脸上涌上一抹潮红,体内的血液瞬间变得滚烫,杀意弥漫的眼睛紧紧盯着漂浮在空中的黑衣人,战意高昂。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