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x9u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仙官錄》-第三十三章 西行相伴-00a65

仙官錄
小說推薦仙官錄
(今天的更新提前~)
神华九州西牛贺洲,阳明山。
几天过去了,宋冕和花自在两人在姥姥的挽留之下不得已在洞府中盘桓了几日,与姥姥叙了十多年来的别离之情和愧疚之意。姥姥原本道行灵动而高强,乃是九州千年来唯一一个最具仙家正统风范的道法奇葩,更是在经历的数百年的修行和功德修为之后被九州修行之士冠以了‘阳明仙子’的美誉。到如今却是因为救护自己的缘故,落得了眼下这修为尽失,容颜衰竭苍老的地步。每念及此处,宋冕心中的愧疚之情便更为深重。当下,便央了自己的义兄花自在以佛门的无上金刚佛法为姥姥加持了姥姥当初送于自己的奇宝‘元辟珠’送还给了姥姥,用以维持住姥姥身体内已经稀薄的不能在稀薄的灵气,延缓住了姥姥的衰老。有从自己的须弥法宝乾坤袋中找寻出了一些益气养元的高级灵药送于了姥姥,帮助姥姥将多年的旧伤和暗伤调理好了。方才搀扶住了姥姥依依惜别,再次踏上了追寻邪魅男子,执行宗门任务的路途。
与姥姥和青黛说明了此次出门调查的缘由和经历,宋冕挥挥手作别了依依不舍的姥姥和李青黛,再次回到了几日前与邪魅男子激战并使其逃脱的山崖下。
你未娶,我不嫁 手掌太潮
歸園田錄 賢九
光阴如刀,几日的时间过去了,那天的激斗痕迹已然被山野中的山风露水抹去了痕迹,只剩下了巨石之旁的那个巨大漆黑的深坑。虽然那日激斗在法力的冲击和浮跃之下那邪魅男子曾一闪而逝地露出了一副干瘦而诡异的真容,但随即便以邪异的法术化作了一道黑色的暗影跌落在地,消失在了莽莽山野中……那副漆黑干瘦而且透露着诡谲气息的可怖脸庞却是叫宋冕和花自在心中的疑窦更深了……
天下浩劫,九州动乱,昆仑剑宗和酆都鬼城阴谋勾连相煎,天下宗门皆为其所蒙蔽,如今正邪两道只见冲突不断,大战一触即发。而两人在顺着线索的一番调查之下不想却是发现了魔宗之中酆都鬼城与昆仑剑宗的接引之人赤狐火佛竟被一九州正邪两道宗门以外的神秘人物因灭口而阻杀……
九州,竟然诞生了一股不为正邪两道所掌控的诡异神秘的势力!而这股势力,而又似乎和其他人酝酿着另外一个巨大的阴谋!天下宗门,前途堪忧!
就以目前两人掌握到的信息来看,这股新兴起的神秘势力应该不会是九州的原势力——那邪魅男子不光道法诡异恐怖,其在被宋冕的法术冲击灵力动荡下露出来的诡异真容也是如此!依照那邪魅男子逃逸的方向和真容来看,两人推断,那邪魅男子势力的根本所在极有可能是西贺牛州深处的某处隐秘之地或是在更为遥远的地方!
天下宗法,无非佛道两家。在往远处说了,便是譬如酆都鬼城的炼魂御魂之术、万毒门的圈蛊养毒之术、天魔谷的血炼之术和妙音阁的魅惑和迷幻之术等等奇门左道了。而以日前两人所见那邪魅男子所施的法术全是全然无有一丝这些宗门道术的模样和痕迹,那邪魅男子的法术阴邪中带着狂暴、暴虐中却又透露着贪婪!九州宗法,依‘道’而立,各逐‘天心’。是以宋冕和花自在便通过了那日那邪魅男子所用之法术便判出了其不属于九州任何一宗门势力的由来!
“大哥,如今我们该怎么办?”眼下情况诡谲,势态莫测而危急,一番商议思忖得出了那邪魅男子的由来之下,初涉江湖的宋冕不免失了方向,问向了遍游了九州道行高绝的义兄花自在。
略一思忖,花自在理清了自己的思路,推断着对宋冕说道:“就以目下我们自己探查道的信息和姥姥说与我们知道经历结合之下来推断的话,酆都鬼城的城主叶冥城似乎是在此次的九州宗门动乱中起了莫大的推动作用的,所以由此我们可以肯定此次的正邪两道的互伐争夺灵脉资源的确如你之前探查道的那样,肯定是一个由酆都鬼城和昆仑剑宗联合挑起的阴谋了!只是后来我们遇到的这个邪魅青年却是有些突兀和奇怪了。按照姥姥所说,这个邪魅青年应该在十余年前便已经和叶冥城已然相识并且一道合谋过什么事情,而到了眼下天下局势危乱,正邪两道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刻这邪魅青年却是又以妖异的法术将昆仑剑宗和酆都鬼城的接洽人物赤狐火佛阻杀了,为的却是杀人灭口……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我们所不知情的重大隐情!”捋了捋思路,花自在对着宋冕说出了自己此番追查所历的想法和结论。
明朝偽君 賊眉鼠
“嗯,有可能!”顺着花自在的思路想了想,宋冕同意道。此次再次出门探查宋冕所负之责尤为重大:在前次出门历练偶然间撞破到了昆仑剑宗和酆都鬼城的阴谋勾连之后,宋冕的宗门须弥宗便开始了隐秘布局。但是却因为此事干系重大,牵扯到了九州的宗门安危和自身道统延续,不好轻信,便只好再次派了宋冕联络了其义兄——小金刚禅寺的花自在一道来追查此时。而在须弥宗的一边则是又另外悄悄地派了一些精干的弟子四处查访,联络了一些可联络之人和宗门,暗暗地为日后九州正邪两道的战争全面暴发后击破昆仑剑宗和酆都鬼城的阴谋勾连暗中埋下了因由。
对于须弥宗来说。此次昆仑剑宗和酆都鬼城发动互伐消磨其他九州宗门势力的阴谋若是有,须弥宗接着宗门大阵阵基动荡需要守护的借口闭门不战便是保存自身实力和与以他友门联合起来破坏其阴谋的最佳举措;若是此次的正邪互伐并非出自其两派的阴谋勾连,此番自身闭门不战也是大大的维持了自身宗门的实力,为日后宗门之间必定日渐激烈的灵山灵脉的争夺战积蓄了几分力量,为自身宗门道统的延续延续增加了几分可能!
如今的天下,灵气灵脉的匮乏,各门各派对天地灵气的渴求,已然是到了一个几近癫狂的地步!
在九州的各个宗门之间,在天下间寥寥无几的灵气灵脉之前,此次昆仑剑宗和酆都鬼城的阴谋却已然是成了维持着九州目下微妙平衡的唯一所在和遮羞布!
自封神大战至今,神州巫教退隐之后,九州传承了数千年道统如今……危矣……
确认了心中所想,宋冕和花自在两人表情沉凝。
“那我们现下如何是好?”以想到目下九州的现状和自己肩上所抗的巨大责任,宋冕不免觉得一阵微微的烦闷,低声问了一句花自在。
“我们现下现将我们探查到的消息用传音玉符将消息传达回去。然后我们继续向前走,去追查那邪魅男子的所在!毕竟在现在情况下,一股未知的力量对于我们九州任何一个宗门在不知道其存在的情况下来说都是灭顶之灾!”轻微地叹了一口气,花自在吐出了压抑在心头的沉重,继续低声道:“而且以目下我们九州的情况和邪魅男子与叶冥城的关系来看,他们此番在我们九州出现,必然是有所图!”
“嗯,那好,我们先动前往西边身追查那邪魅男子的踪迹,迟些时候我们再用传音玉牌将消息传递回宗门!”深吸了一口气,宋冕挺直了胸膛,目光灼灼。心中,一股奇怪而神秘的感觉似乎被隐隐点燃!
“好!”望着眼前突然从这些时日在看到姥姥苍老模样后便有些颓然的宋冕突然迸发出了一阵炽烈的神采,花自在大喝了一声,用力的拍了拍宋冕地肩膀:“我们必将查出那邪魅男子势力的所在!粉碎掉昆仑剑宗和酆都鬼城的阴谋!”受宋冕突然迸发出来的战意所感染,花自在豪气干云。
收拾了心中的委顿,两人皆相视一笑,豪气干云地招出了各自法宝,准备离去。
穿越之陳家有喜 靳大妮
“等等!”忽然,从两人背后传来了一声清脆而熟悉的呼声。两人回过头,却只见身后的阳明山之上一抹霞光闪过,竟是白衣飘零的李青黛御宝追了过来!
“青黛!”一见是李青黛来送,宋冕登时便大喜,心中的别离愁绪立时减少了几分。
“嗤!”一阵紫青两色的法宝霞光闪过,一脸决然和羞赧李青黛御宝来到了两人面前。别过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一脸惊喜的宋冕一眼,李青黛回过了头,对着战意在一旁一脸微笑的花自在道:“花大哥,此次你们调查的事情干系重大,我与你们一起去吧!”
“真的?!”听及青黛要和自己两人同路,一道去追查那邪魅男子的踪迹,站在一旁的宋冕顿时喜上眉梢。
“当然是真的!姥姥说了,这西牛贺洲你们不如我熟,而且那邪魅男子和酆都鬼城的叶冥城相见又是在十数年前了,姥姥怕你们找错了人或是寻错了方向误了大事,便叫我来帮你们了!”剜了宋冕一眼,李青黛面色绯红地对着花自在道。
“哦,嘿嘿!”得了青黛证实,要与自己一同前往查探,宋冕顿时傻笑起来了。花自在见状,便悄悄地移动了下身子,靠近了宋冕些。
神龍大陸
“呃,那这样的话,姥姥怎么办?!她现在可是一点法力也没有啊!”傻笑过后,宋冕立时便反应了过来,惊疑地看着李青黛道。
见宋冕问及了姥姥,李青黛轻笑了一声,皱了皱琼鼻,做出了一副‘算你小子有良心’的表情,道:“姥姥身体向来没有什么大碍!虽然这些年姥姥的法力几乎已经全部没有了,但是姥姥的身体其实是很健硕的。更何况现在你又将姥姥当初送给你的‘元辟珠’让花大哥加持过了,送还给了姥姥,再加上你们须弥宗的那些极品丹药,姥姥生活在这阳明山中是不会有什么身体问题的!”
花樣美男之我是寵兒
將軍輕狂,不得不防 有狐
“哦!”听着李青黛的一阵解释,宋冕恍然大悟,却又升起了令一阵疑惑,心下对当初自己在与青黛再次相见时所受的待遇郁闷不已。
“好了,我们走吧!”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逗着趣的宋冕和李青黛两人,花自在露出了一个只有性情中人才会有的精妙微笑。这一笑,若是有旁人在见了的话,便定会忍不住想起花自在从前的称号——“花魔君”。
鬼手推拿
驱动了法宝,几人沿着阳明山那座山崖下林木的延展慢慢地追寻了过去。
阳明山地处神华明珠云梦泽的津口益阳西北,是西牛贺洲中最为接近中原的山脉所在。在阳明山所在的位置中,往南,便是云梦泽西边最大的津口宜都和九州‘隐派’须弥宗;向北,解释接壤九州正道的第一门派昆仑剑派;而往东北、西北、西南和正西方则是九州的另外几大宗门青阳道宗、天魔谷、酆都鬼城和妙音阁。
在这个宗派之中,以九州正道和第一门派昆仑剑宗和邪派的第一宗门酆都鬼城最为势大,以魔宗最善于血炼之术的天魔谷最为嗜血好杀。几人在一阵商议之下,决定在出了阳明山之后便从妙音阁的方向穿插而过,继续深入西牛贺洲的蛮荒丛林中找寻出那个邪魅男子的所在!
几人决计完毕,宋冕便和李青黛一道在前方顺着那邪魅男子消失的草丛林地追寻来下去,却是没有看到紧紧的缀在身后的花自在脸上竟然露出了一股与之豪爽性格不相符的期艾之色……
清情無悔 無非兔兔
时下正值初秋,阳明山的草木正值苍翠的时候,几人顺着那山崖下草丛之中的一缕暗黄和诡异的颓败之色慢慢的追寻了下来,不多时便到了林木延展的尽头,一处天高地阔的空旷山野之中。
只见此处天高地阔,天蓝如洗,野碧如流。在天穹中多多轻云和满山北野的换草植被的掩映下,透露出一股别样的如画风情!
“好了!我们现在已经追出了阳明山地界了,再往西,就是妙音阁的势力范围了!”闪身避开了在被自己碰触之下化作了一蓬飞灰的一堆暗黄野草,李青黛轻声提醒道。
伸手挥出一团焱火将那堆因为邪魅男子的黑色暗影而显出了枯黄颓败之色的野草烧了,宋冕笑了笑,将飞向李青黛的黑色飞灰都驱开了去。
“我们走吧!”走在前方探路的李青黛轻呼了一声,仔细的收敛住了自己全身的气息,率先和宋冕朝着西方飞了去……
葉影帝家的二貨馬 扶風琉璃
在身后不远处,花自在也赶紧御动法宝,脸上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起身跟了上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