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z78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天歌傾城雪笔趣-番外之倪雲竹白鑒賞-ly6gc

天歌傾城雪
小說推薦天歌傾城雪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暮阳,一个女孩那样闯入我的眼帘,那样简单的撸获了我的心。
那一日,我路过六黎潭,却在六黎亭看见了一个落寞的背影。是个女孩,大约还是人族。长长的墨一样的发却已经绾起了。
她一动不动的坐在亭上,双目无神,一股子落寞与消沉的情绪紧紧包围了她,我只是看着都觉得窒息。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夕阳西下,我探究的看着她,细声问。她真的很瘦小,单薄的像是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
“呃……我……是依弦带我来的。”女孩坐在石椅上,那么局促那么无措。我却是高兴的,不是我有恶趣味,而是她的眼睛终于有了神采。
“依弦么……”我又打量着她,猜想依弦怎么会带一个平凡的人族来到六黎潭。虽然六黎潭属于半天之境,任何种族在这里生存都不是问题,但是以凡人之身进入半天之境的,真的是非常稀少的。想来想去没有答案,我索性放弃,反正往后问问依弦就是。我又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偷偷看着我,那勉强扯出来的笑容真的干巴巴到难看的地步。她在害怕我吗?我不恐怖吧。我决定示好。我向她伸出手,摆出一个和煦而温柔的笑容,“我叫‘时竹’。”
少女愣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的她更加局促更加扭捏,“我……唤作‘凤槿’,‘凤三娘’。”
她没有回应我的动作。我有些失望,但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我站定,又在思考。六黎潭是约定了不带其他人来的,可依弦依旧把她带来了,而且她那一副郁郁寡欢、魂不守舍的模样……依弦是要把她介绍给我们,想要帮她恢复心境?大约是了。“嗯……看你似乎是人族呢!呶!这是万年的参精的内丹,吃了的话至少能延寿五千年。”她的软弱我实在看不下去,我掏出才除去的一个参精的内丹,没有犹豫的就递了过去。
她愣了愣,才扭扭捏捏的道了声谢,伸手接过。那一瞬,她眼底忽然闪过的神采令我晃神。原来,可以那么美的吗?我突然期待起她笑起来的模样,一定是灿若春阳的吧!
依弦确然将她介绍给了我们,但是很潦草,完全没有介绍任何有关她过去的故事。
我看着女孩在我和面无表情的羽休面前手足无措,只是向她会意一笑,而后静静品茗,一言未发。
到陰間去
羽休自然是没有什么话可说的。我估计能够让他主动开口说话的女人不超过三种——一是熟识的,女孩显然不在其列;二是他的要犯;三就是依弦了。
没有人说话,气氛就是尴尬。依弦大抵是尴尬的不行,呵呵傻笑两句便拉着女孩离开了。我与羽休继续方才未完的棋局。
依弦是一个热情大方、交友广泛的人,但是真正能与她推心置腹,无所不谈的还真的只有我们几个而已。已经不记得是怎么与依弦交上的了,但是应该是早的,因为当时这样的人她身边也只有羽休一个而已——虽然我们一致认为羽休接近依弦的目的不单纯。
六黎潭是半天之境,所以鲜少有人到来,于是我们将这里作为我们几个私聚的地界,所以这里都是留有房屋的。
谁都看得出来三娘的心情,不!是心境不好,依弦推了推近来无事,于是留下陪同三娘调理心境。
重生天生平凡 流水魚
而我没有,妖族的破事一向很多。
三娘足足花了十年时间才调理过来,虽然那个外表柔美华贵、落落大方但内心活泼、古灵精怪的性子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她原来的性子,但,她终于可以开怀大笑,可以独立生活了。
獲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過平凡生活 末羽
依弦给她觅了一枚朱果,这种由凤凰涅磐后留下的精血浇灌的果子是一种神品,有着令凡人长生不老的功能。当然只是长生不老,她不会再生长,可如果有人害她,她依然会死。于是在她二十岁生辰那一日,我们送上的,几乎都是触发式防御法器,只有后来舟雪在又一次生辰时送上的是一把仙剑,还很热心的要教她武艺。
總裁好餓 桃小夭
真是够了!
然后她的第一家凤羽宫客栈在人鬼边界——黄泉路阴阳道开张了。此后她经常留居哪里,虽然如今她是非凡之身,但黄泉路终究阴冷,奈何她一直不肯离开。
我第一次见到七锦时,它正在琴匣里哀鸣。仙琴哀鸣,是因为被废弃多时。我了解如今的她已没有能力弹奏七锦,可是她为什么连看都不曾看过一眼呢?至少那样七锦就不会因为废弃而哀鸣了。
“那是她的情殇了。她曾有过一个爱人,琴瑟和鸣好不逍遥。可是如今那个人死了。我想,她执意留在黄泉路,恐怕也是为了能有机会再看一看那个人,哪怕只是看一看……”依弦解释着,语气不无叹息。
浮空島
我愣了愣。终于明白她留居黄泉路的原因,心底却无上冰凉。她原来已经……
“说来竹,你如此关心三娘,不是对他有意吧?”依弦一语道穿我的心思。我刹时僵了僵,手足无措起来。但依弦紧接着的不是打趣而叹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竹,我劝你放弃吧。”
我愣了愣:“……为什么?”
“三娘不会对你有任何回应的。”她说的如此直白,直白到我的脸色也是白了,“凤降凤兮凤有心,一生一世一双人。凤族多是痴情种,一生只认定一人。三娘虽不是纯正的凤族,到底还流着凤族的骨血,她认定的就是那个人,纵然身死,她不悔。三娘甚至立誓,今生今世不会嫁人,因为她要嫁的人已经不在了。”
變成僵屍穿諸天 炫陽城城主
我不知那一日我是怎么离开的,只是记得,我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
于是我决定守护她,只是守着她,看着她安然无恙,也好。
女人的热心有时真是可怕,知道了羽休苦恋依弦,三娘与舟雪两个人竟然计划着撮合他们。我是没什么可说的,只是你们这么随便的就把依弦卖了,她真的知道吗?
恰巧遇上依弦要入三千凡尘体验人生,于是她们纷纷怂恿羽休跟上去,在人界趁着依弦没有记忆把她拿下……好吧,不止她们,我们几个也参与了,因为真的不忍羽休再辛苦下去了。
可是没有人料到了那个结局。苍穹玉的准则竟然就是情劫,代理人不可以动情!依弦动了情,爱上了羽休,然后她……灰飞烟灭……
三娘与舟雪哭了许久,直说一切都是她们的错,我和空尘都是手足无措了,无奈之下只能给她们捏了个昏睡诀。
羽休陷入沉睡,一千年,足足一千年。一千年后,三娘与舟雪好不容易调理好的心态在羽休面前崩溃无余,历史又一次重演。
重任
羽休没有责怪任何一个人,只是他变了,凉薄而无情,除了我们没有一个亲近的人。而且他从历代代理人的熙泽宫中搬了出来并且成立了蓝苑。
我们默默看着他的变化没有人敢置喙一句话。
三娘在仙妖边界兰泽又开了家凤羽宫,从此久居。大约她是觉得黄泉路距离蓝苑近了些。
如此直到两千年后,羽休的红颜劫出现了。虽然不明白她是来凑热闹的或是因为其它什么事,总之三娘终于出现在瞿迦山了。
——————————
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我的心意,因为我知道你已经关闭了心扉。你还是你,会哭、会笑、会闹、会生气的你,可是你的心扉再不会为任何人打开。
戒指傳奇
但是没关系,你能够开心就好。为了你的如花笑靥,我可以付出一切。荣誉、富贵、健康、生命,什么都好,只要你开心,哪怕是帮你找到那个人也一样。
你不必烦恼,也不必痛苦,因为我会守护你,而且不会让你困扰。
据说只有生命里的次要角色才不会给本人带来苦恼,那么就让我成为你的次要角色,因为我想要你好好的,如此而已。
三娘,……
……
魔獸愛情 漠舞
———————
PS:番外的时间卡在凤槿初初到达蓝苑的时期,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与正文有关的自述。
最开始的设定他们就是一对的,也是除了君羽休&池依弦和君羽休&流昭若外的第一对情侣。很早,所以在『前篇——狮皇』里都是有提倪云竹的暗恋事件的。
现在他们终于修成正果,卿卿也松了口气。很好,可以转战主角们了。话说,下一篇就让男一低一低头好不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