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8xx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夢轉千百度 惘然尋常-第三十章 禍事分享-9bdls

夢轉千百度
小說推薦夢轉千百度
陈抟没有继续听下去,而是冷哼一声:“选什么选!人妖殊途!”
“道长,您怎么知道?”林椿吃惊的问道。
陈抟冷着个脸,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说道:“离她们远点,不然祸事将会发生!”
林椿听了陈抟如此说,心中虽然吃惊,但要他离开她们是办不到的。
“我不会离开她们的!我爱她们,她们爱我,这不就够了吗?”
陈抟貌似知道林椿会这么说,冷笑一声:“那我就不再劝你了!你也别再问我选谁之事!无论选谁,你都不可能和那人最终在一起!”
陈抟冷笑着立刻转身离去,不再理会林椿。
林椿被陈抟说得哑巴了,一时回不过神儿。“无论选谁,你都不可能和那人在一起!”
这可能吗?怎么可能?
林椿自嘲一笑,他不想去相信这个话,可是这句话却有如一块大石头般,深深地压在他的心底。
黑帝梟寵:惡魔千金歸來
長河內外 我是爾陽
“轰轰!”
天上打着干雷,惊醒了还在深思中的林椿。
林椿继续往回走,渐渐地走到了自己的家门前。如今的家已经变成城中央的豪宅了,门前雕刻着两座宏伟的石狮,生动形象。
林椿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家紧闭的大门,怎么父母亲会关门呢?他们一向不日不夜的开张的啊?
想着想着,林椿释然了。如今家境好得多了,自然不需要日夜操劳,偶尔关门休息下也是应该的。
林椿“吱呀”的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網遊之名動天下 葉落心殤
院中很寂静,没有一点声音。显得很是死气沉沉。
林椿真的奇怪了,怎么整个院中却是一点声音都没?难道别人都不在家?
“爹,娘?”
声音空旷的传开去,没有一个人回应。
林椿皱了下眉头,隐约间感觉到不安。他快速的向内厅跑去。
结果一见到内厅的景象,林椿整个人顿时呆立在当场。
魔女遊記
地面上的血流了一地,触目惊心地让人遍体生寒,而自己的父母,却是倒在那堆血泊之中。
父母神色很惊讶,没有一丝的痛苦,就这么安详的去了。
留下的痛苦,全部由那个年轻人承担。
“爹,娘!”林椿身子一阵颤抖,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他一把扑了过去,扑进了那堆血泊之中,任血水染红了他的衣裳,沾湿在他的身上。
“爹,娘!你们醒醒啊……”
林椿使劲的摇着父母的尸体,期望他们只不过是睡去,能唤醒,而不是逝去……
“醒醒啊……醒来啊!您们还没看到我成亲,还没机会抱孙子呢!怎么能说走就走啊……”
林椿流着泪,疯狂的摇着……
可是,任这个年轻人如何摇晃,他至亲至爱的父母,却是不会再醒来了。再也不能打他、骂他、教育他了!
“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残忍杀害我的双亲?”林椿悲伤的心情,此时转化成了无穷的恨意!到底是谁这么和他过不去,需要杀他的双亲。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
林椿疯狂的寻找证据,从狼藉的痕迹,从父母身上凶手留下的气息,他感到一阵阵的嗜血,却越来越是心惊。到最后,他摊软在地,满面震惊,傻傻的看着那一堆又一堆的血,眼前一片昏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会可能!”林椿大声的叫了出来,声音说不出的凄厉与伤心。
豁然,他流下了眼泪,竟是哭得那么悲痛,那么绝望!他无法相信会是她做的,可是一切一切的证据都说明,是她做的!
“为什么啊~~”林椿惨笑着,眼泪不争气地用力流下。“为什么啊~”
他用力的用拳头打在自己身上,却感觉不到痛,那种痛,已经是痛到心里。
自己那么信任她!那么喜欢她!可是,为什么她要做这种事?如果她觉得难受,可以来杀自己啊,自己绝不会还手!
可她到底为什么要杀自己的父母啊!
林椿身子微微颤抖,低着头忽然一下一下的惨笑出声:“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笑到最后,已然是仰天大笑。
他怀着痛恨到极点的目光,咬牙切齿道:“处子!我势必要杀你,为我父母报仇!啊!”
他仰天怒吼,恨意滔天,竟像是一个恶鬼在厉啸。
“哈哈哈哈~”林椿狂笑着,能让他这么肯定是处子所为,自然是有依据的。
这里所有的破坏,包括父母脖子上的那一道口子,全部都有雪狐剑的气息。而雪狐剑,除了处子在使用,还有谁使用?
远处天边亮光一闪,一道婀娜身影仓皇飞来,迅速的落到了林椿面前,吐出好大一口鲜血。
林椿上前一扶,道:“妙姬,你怎么了?”
妙姬神色悲痛,哭道:“对……不起,我没能阻止她。”
林椿脸色一痛,“你,知道,她是什么目的?”
重生之曖昧高手
妙姬点点头,“今天,她来到这里,见到伯父伯母后,便要求他们与我妙家解除婚约。伯父伯母自然不肯。谁知她听不下去,便凶形毕露,瞬间发难,我来不及……”
林椿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对着父母的尸体一拜。“爹、娘,孩儿这就去为您们报仇,回来之后再将你们好好安葬。”
聖皇四少:圈養黑丫頭 風之葵
“你知道她在哪儿吗?”林椿道。
豪門仇愛:寡婦尤不得
“知道,我刚刚就去与她大战,可惜敌不过她。”
我的鬼故
“那带我去。”
妙姬擦了一把眼泪,和林椿一起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际。
天气还是乌云密布,没有一点光彩,黑压压的仿佛要压迫下来。
处子身在这一处百花朵朵的地方,心中很是悲伤。
林椿和妙姬飞到了这里。
处子拿着沾血的雪狐剑,寒光闪烁的看着妙姬。娇喝一声:“大哥哥让开!我来替你杀了那个妖精!”
“杀!”
林椿低吼一声,居然不躲不闪,施展出法术对抗处子。
处子大吃一惊,连忙抽身而退。叫道:“大哥哥,你干什么?”
林椿狠毒的看着处子,握手成拳,一道灵力气浪打了出去。
与此同时,妙姬拿出琵琶就是一阵弹奏,引得四周“铮铮”怪动,却是从虚空中出现许多兵器。
处子惊讶了,为什么林椿会对她出手,为什么会对她露出怨恨的目光?这是为什么?她招起一片光华抵挡两人的攻势,同时出声问道:“大哥哥!你……”
“到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林椿打断了她的话,抓起一把虚空中出现的柳剑,配上法术灵力,继续杀了过去。
剑剑相交,铮铮作响。林椿经过两个多月的修炼,在攻势上非常凌厉,直逼处子。
另一边,妙姬也杀了上来。两人携手攻击,处子不敢放开手脚,怕伤了林椿,只能苦苦抵挡。
“大哥哥,你听我说……”
“杀!”林椿一声低吼,他仿佛看见了父母亲小时候对他的呵护,仿佛看见了父母亲对他调皮时的教诲,仿佛看见了父母亲略带惊讶的一头栽倒在血泊之中。而这一切,被一个女子,一把剑,打破了。
武盡天荒
他胸中无限怒意好似要爆发出来,不想再局限于小小的身体当中。
内丹疯狂的输送灵力,一道接一道的寒气覆盖在了他的柳剑之上,寒光闪烁,威势无匹,看上去和雪狐剑一样。
他一剑送出,不死不休!
处子终于抵挡不住,雪狐剑被妙姬打飞,“呛”的一声落在一旁。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只见面前一道柳剑刺来,快如闪电,眼看是躲不过去了。
望着面前那张清秀中透着怨恨的脸,她忽然觉得很悲哀,自己诚心相对,难道就换到这个下场?
或许,能死在所爱之人手下,也不失为一种幸运吧。
处子这样想着,似乎从林椿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忍。也许是一个错觉?也许他并不是那么无情?处子闭上了眼睛,露出了笑容,轻声呢喃了一句:“大哥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