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4c精彩玄幻小說 絕醫 線上看-第三章相伴-dg938

絕醫
小說推薦絕醫
阴暗的天空中闪过一道白光,那是一个白衣女子,正踏着一柄青色长剑飞过。
白衣女子长相并非绝美,但却给人一种十分耐看的感觉。她叫陈雨寻,乃是这次蜀山派出追杀血魔道余孽的长老。
陈雨寻正飞行路过楚天逸“死去”的巷子时,突然一顿。
“这是,血河生的气息。”
陈雨寻直接从飞剑上一跃而下,落到了一座高楼之上。
陈雨寻站在楼顶手捏剑诀一指天空中的飞剑。
“归!”
飞剑应声朝着陈雨寻飞来,插入了陈雨寻背后背着的古朴剑鞘中。
陈雨寻目光扫视着下面的一切,最终停在了一个小巷里,那里有一具胸口被贯穿,全身裸露的尸体。
陈雨寻飞了下去,看着那裸露的尸体,蹲下身子,一只手在尸体的被贯穿的胸口上摸了摸。
“果然是血河生,可血魔道的余孽不是都已经被剿灭了吗?”
陈雨寻她的记忆中没有杀死楚天逸的老人!老人已经被完全抹去了存在,这世上不会有人知道他曾经存在过,也不会有人记忆中有过这样一个人,除了楚天逸。
陈雨寻此刻心头暗叹一声,完全就是一副悲天悯人,严肃的样子。
墨少寵妻成癮 唇卿
“唉,想不到竟还有血魔道余孽没有被诛杀,竟还对凡人下手,看来要尽快通知其余正道门派了。”
但这副严肃的样子并未持续多久,短短三四息的时间便被打破了。
“不过这小子也真够倒霉的,被人血祭了不说,还被人……”
陈雨寻有些意味深长的轻笑了一声,不过这笑怎么看都有些猥琐。
在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后,陈雨寻在再也没有从尸体身上发现什么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看在你这么倒霉的份上,还是把你埋了吧,曝尸荒野可不好。”
陈雨寻说着说着就用飞剑将尸体驼了起来,飞向了离zx市不远的一处山林。
極品邪惡反派召喚師 風搖雨鈴
“老娘时间紧,就这里了,兄弟见谅哈。”
陈雨寻似真的有些愧疚一样。
陈雨寻直接将地面用飞剑挖了一个一人多大的土坑,将尸体扔了进去。
“兄弟,衣服都被扒光了,不穿衣服可是没**回的,送你一件衣服。”
语罢,陈雨寻拿出了一件衣服,男人穿的,一把扔进了土坑里。
至于陈雨寻从哪里拿来的就没人清楚了,不过一点可以肯定,这衣服的来路绝对不会太光彩。
異能特工:軍火皇後 花萌種子
在衣服落入土坑后,陈雨寻直接用灵力从四周摄来了一块巨石压在了土坑上面,还用力的拍了拍。
要知道陈雨寻可是修士,不是凡人,她这一拍,巨石直接沉下了三寸。这哪里是要埋葬尸体,分明是要毁尸灭迹啊!!
陈雨寻在做完一切后,拍了拍手,又将飞剑招出,御剑离开了这里。
尸体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逸。
……
“别忘!”
“就算永堕轮回,不为仙,也不能忘!”……
瘋狂的硬盤 銀河九天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思念,从云端深处传来。一遍又一遍,不断地冲刷着耳膜,缭绕心间。
谁?
不能忘?
不能忘了什么?
楚天逸豁然惊醒,他没有死。
他想要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压着,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楚天逸用力朝上推了推,发现怎么也推不开,上面压着的东西太重了。
在努力推了十几分钟后,楚天逸放弃了,颓然的躺着。
……
我不是被那老人杀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就是地狱吗?可真小。
刚才的梦又是什么?我又不能忘记什么?
一个个疑惑接二连三的楚天逸脑海中闪过,他没有去挣扎,没有去推开那压在身上的东西。
现在的他可以说是无所畏惧了,毕竟在他心中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而死人是不会再死的。
楚天逸在过了数小时后,感到了一阵烦躁。人是群居的生物,在黑暗中没有几个人可以耐得住孤独,孤独太久会让人疯狂。
时间又流逝了近十多分钟,一股燥热的气体在楚天逸四周环绕,让他的额头沁出了汗水。
楚天逸艰难的伸出一只手搽去了额头的汗水,无奈的说道:“鬼也会流汗吗?”
话一说完,楚天逸愣住了,他在流汗!!
他没死!!
求生的意志在楚天逸的心头猛烈地燃烧起来了,他不想死。
楚天逸用尽全身力量想要将压在身上的重物推开,可一切都只是徒劳。
任他如何用力,压在上面的东西依旧不动如山。
“该死的,这上面究竟是什么,竟然这么重。”
楚天逸愤怒的用手锤了一下身下的地面,这一锤之下,楚天逸顿时由怒转喜。
他感受到了,身体下面是软的地面,可以用手挖开。
楚天逸艰难在这狭小的空间转了个身,由原来的背对地面换做了正面对着地面。
这一翻身之下,楚天逸还发现了他的脚旁有一块似于布的东西拌了他一下。
楚天逸用力蹬了一蹬,想要把那东西蹬下来,结果却仿佛蹬到了什么硬物,将他裸露的脚踝硌的刺痛。
楚天逸见没办法将缠绕在脚上的东西蹬下来,便没有再去理会它了,直接用手开始刨起了身下的泥土。
泥土很松软,不到半小时,楚天逸便刨出了一个近三十厘米深,长约一米的下型通道,足够他匍匐前行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楚天逸成功挖开了泥土层,看到了有光亮照射到了他满是泥土的脸上。
楚天逸一只手朝着上面用力一戳,将仅余的泥土也拨开,人顺着这条狭小的通道钻了出来。
钻出来的楚天逸仰躺着看向了自己的脚踝,他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将他的脚缠住了,让他出来时如此狼狈。
仙緣五 問天
缠住楚天逸的是一件衣服,一件样式十分古老的衣服,在衣服上还有一块玉牌。
楚天逸很想起来将这衣服撕掉,可奈何他刚一起身便尴尬的发现了一件他一直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他没有穿衣服。
楚天逸想要撕碎这衣服的想法落空了,他要真撕了,他就不用回家了。
楚天逸一伸手将衣服顺带这玉牌拉了过来。
楚天逸拿起衣服穿了起来,古时的衣服穿起来比现在要简单,穿好衣服的楚天逸站在那曾经压住他的巨石上,一手那这玉牌,显得格外俊逸,但不知为何,原本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大男人的楚天逸,此刻竟有一些女性化。
楚天逸拿着玉牌心里很是疑惑,他很是好奇这玉牌和衣服是怎么回事。
拿着玉牌的楚天逸仔细看了一会玉牌,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就要将玉牌收起时,玉牌猛然间绽放出一阵血光,将楚天逸包裹在其内。
……
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从玉牌中传出,其内有不甘,也有悔恨。
“余之一生总在追寻,总在寻求一个答案,一个真相,却又总是在最后后悔。余立此传承,只望有人可以改变余之一生。”
随着声音的结束,一道信息从玉牌中传出。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