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xp6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討論-第十四章 九州生氣恃風雷相伴-yh024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小說推薦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没有在水面泛起什么波纹,更没有扑通的一声。
幽灵化以后,贾若就失去了物理上的碰撞体积,这让他不必再去费力游水。
腐化的泉水虽黑,但不失通透,贾若的视线并没有被局限住。
它是真正的一汪死水,别说鱼虾这类的活物了,自上而下,连一个上浮的气泡都没有。
以亡灵之躯被这些黑宝石般的死水包裹着,不仅没有先前的恶寒,反而是如鱼得水的畅快。
也难怪,它和亡灵幽魂之流本就是同根同源。
贾若飞速下潜着,周遭静谧到了极点,以至于他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砰砰跳动的心脏————活人的体征是如何同幽魂融为一体的?启迪可真是奇迹的引子,它已经造就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贾若确信自己的速度不满,书面上50%的移速加成反映在现实中是非常畅快的。
时间还未过半,但他肯定,他已经下潜了数百尺,谁能想到这窄窄的泉眼竟深得可怕。
四……五!
贾若心中默数到了最关键的秒数。
要返回岸上从长计议吗?他已经看触到了底,也看见了那柄剑。
幽暗的紫色剑刃露出一半,修长的剑柄和剑身的连接处嵌着一枚暗紫的宝石,像一只邪魅的眼睛,静静地注视来者。
它不像石中剑那样刁难考验着企图拔出它的人,反而就这样松松垮垮的倒掩在淤泥中。
仿佛在鼓励来到此处的人:“来吧,快拔出我。”
要犹豫吗?不能犹豫。
贾若直接握住了剑柄,顺势一带,它便完整的呈现在了贾若眼前。
他来不及去打量它,迅速折返方向,朝上游去。
但就在手掌和剑柄接触的一刹那,贾若产生了种错觉,这柄剑是活的。
他还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位暗裔。
但事实并非如此,剑灵远没有开化到能够口吐人言,钻到他脑子里讲话的地步,但贾若还是读懂了它传达出的信息。
我要你的命
汹涌的吸附力从剑柄中传来,它要抽取贾若的生命力!
原来是这样。
贾若懂了,他灵光一闪,把一切都串了起来。
他明白了卡莉斯塔为什么说这柄剑是任何亡灵都无法拿起的,他也明白了亡灵依托黑雾永生不灭的原理。
正如塞娜所言,生命力是关键。
亡灵并非没有生命力,它们之所以无法杀死是因为它们的生命力保存在黑雾中,人们打散的都是黑雾凝聚出来的躯壳,只要那份生命力还在,亡灵就能在黑雾中重新组建出虚体。
这也解释了赛娜小时候的遭遇,那个强大的亡灵将生命力注入到她体内,自己却彻底消失了。
人类以为那是诅咒,但其实却是亡灵唯一的解脱方法。(据说最近小说不能提任何自s的字眼)
而这柄剑,它汲取生命力的能力世间罕有,没有实体的亡灵恐怕顷刻间就会被吸干生命力。
即便是贾若这种半人半鬼的形态,他也不能确定自己还能抵抗多久。
和剑的意识对抗,把贾若的速度拖累了许多。
他已经默数到了九……
……
……
……
妮蔲抓着自己的手腕,紧紧盯着玻璃壳罩中最细最长的那根指针。
它跳动一下,两下…………直到现在的第十下。
时空仿佛都凝滞了。
这个瞬间,妮蔲,卢锡安,塞娜不约而同地扭头,把眼睛扎进了平静的水面。

贾若没有从泉眼中跳出,而是伴随着一阵金黄的闪光出现在了半空。
他此时已经退出了幽魂形态,惯性让他保持着上冲的势头,直接冲破了塞娜编制出来用以伪装的黑雾。
啪嗒
他落地了。
两只手在胸前交叉,各握着一柄剑,剑刃斜斜的指向侧后。
幽梦的分量、手感都在熟悉不过。它是从最开始就陪伴着贾若踏上冒险的,它潇洒,却也可靠,活脱一副侠客风范。
而右手中的这柄。
虽然同样是紫色调,但却充斥着邪异感。刃比幽梦略长,除了紫宝石,两翼的剑格和锋刃上还带着细碎狰狞的倒刺。
它是渴血的「破败王者之刃」
贾若刚刚说服了它,在千钧一发之际用「闪现」填补了最后的距离。
破败之王也未料到会凭空出现一个人类,座下的肉山和铁蟒楞了一瞬,忘记了蠕动。
平静总是风暴的先遣。
但贾若比破败之王先动了。
他刚刚说服「破败王者之刃」的理由很简单,他对它许诺,他将会带着它饱尝生命的甘美。

他闪身踩在一条铁蟒上,破败轻轻挥下。
随之出现的并不是细长的剑痕,那粗壮的不像样的、由无数残缺兵刃构成的蟒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就像被无形的巨兽狠狠咬了一口,只剩下一点薄皮黏连着两头。
无数铁器失去了维系它们的力量,哗啦啦坠地,崩溃成了再也无法重组的雾。
“果然是解药呢。”
贾若顺着铁蟒向上飞驰,下垂的破败跟着一路将它开膛破肚。
一条铁腕顷刻间变崩溃了。
他踏上了肉山,无数亡灵密密麻麻层叠其中,只露出头颅和双臂,向他挥动、抓取。
嗤啦
剑刃划过,一片鬼哭狼嚎。
幽梦扫平那些企图阻拦他脚步的手臂,破败在肉山上砸出一个个巨大的坑洞。
他的步伐越来越大,直奔王座顶端的破败之王!
随着一步步攀登,凹凸不平的肉山上发出越来越多的肉芽,它们结出一头头拦路的亡灵聚合怪,企图配合绞杀过来的铁蟒将贾若围死。
但这些都没被贾若放在眼里。
他的喘息越来越重,面色赤红,风雷二气从他体表溢出,肉眼可见地在身边汇聚————已经吞吃了巨量生命力的破败居然开始反哺贾若了。
它要在催促贾若带它掠夺更多的生命力!
迎头而来的敌人越多,贾若越是觉得体内的力量没个穷尽。
被破败渡来的精纯生命力根本来不及化为自身的精魄,全都化为风雷在他身边越聚越多。
尽管这种转化手段效率低下,但却是源源不断、生生不息……
基兰预言的剑招也来了。
贾若已然已然踏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并非是他在挥剑,而是磅礴的风雷在推着他,拉着他。
无极、疾风剑术、雷法、疾风骤雨、劳伦特心眼刀……贾若毕生所学熔铸为一体,无需他预想下一招该如何走,剑势已如风雷。
雪球越滚越大,肉山王座在迅速消融。
贾若登顶了。
破败之王站在那儿迎接他。
一招,仅对了一招。
破败之王的大氅下有一柄佩剑,他只抽出了半尺,破败便贯进了他的胸膛。
破败陷入了癫狂般的狂欢,它大口吮吸、鲸吞着破败之王的生命力。
贾若没有松开手,破败之王抱住了破败的剑身。
他没有抗拒死亡。
眼眶中的白眼随着力量的衰退,渐渐翻回了瞳仁。
贾若看见了泪花。
破败之王想说什么,但身形已经很淡很淡了。
贾若没有失去过爱人,也没有枯等过千年,所以他不懂破败王者在想什么。
“不用日复那一日了。”
贾若听清了落在空气中的那句话。
当啷,王冠掉在破败上,砸出一声脆响。
它居然是件实物。
贾若身边汇聚的风雷隐约要脱离掌控了,但汲取了海量生命力的破败还在不停灌输。
他抬起双剑,指向天空,那些威力巨大魔法受此指引,扶摇而上。
它们把遮蔽暗影岛的黑雾撕成了两半。

..
.
不赚不归的老板娘惊奇地打开了天窗,以为自己在做梦……
拄着铲子的埋尸人放下了棺柩,抬眼望天……
坐在巨石上休憩的树人缓缓站起,饱含泪水……
将军和剑士相互依偎,一条细银链将他们的手腕系在一起,身形一同淡去……
……
……
“这招叫什么呢?”
贾若将幽梦归入腰后的剑鞘,用布条简单的裹了破败,盘算着什么时候给它也量身定做一只剑鞘。
“就叫「恃风雷」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