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zgc精华言情小說 全球崩壞 愛下-第507章:間歇性詐屍竟恐怖如斯鑒賞-nw063

全球崩壞
小說推薦全球崩壞
胖子拿着电卡颠颠的去找配电室,小红好像没来过这么好玩的地方,正趴在附近的娃娃机前看着里面的玩偶。
抓娃娃机顾眠是不打算试了,以前也不是没抓过,当年两百多个游戏币投下去毛都没有,甚至把老板都惊动出来。
但最后顾眠还是得到了两个玩偶,是幸灾乐祸的老板送的。
小红看起来很想要玻璃箱里的玩偶,但顾眠身上并没有钢镚,她便只能眼巴巴的看。
好在胖子十分贴心考虑到可能有人想抓娃娃,回来时双手捧着一大篮子游戏币,看上去有十斤沉。
钢镚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胖子乐呵呵的开口:“医生你想抓娃娃吗,这是我去工作台顺的。”
这篮子硬币最后被小红抢走,几人便看着小红不屈的背影立在娃娃机前,不断投币、不断操作,投进大约三十个钢板后仍然不见一个娃娃。
毫无收获的小红回来想拉顾眠下水。
但顾眠不为所动,最后楚长歌被拉走了。
顾眠坐在褪了漆的长椅上看着一人一鬼的背影,只见楚长歌站在娃娃机前低着头去看其中的玩偶,他一只手搭着控制杆另一只手虚按在“启动”按钮上,看起来十分认真。
小红在一手扯着楚长歌的衣角晃动一手指向玻璃箱中,意念扬声器不断传出声音“抓那个抓那个抓那个”
胖子也跑到娃娃机跟前把脸贴到玻璃上,只听见他“咦”了一声,然后发出快活的声音:“医生你看这个白衣服的玩偶好像你唉。”
顾眠看着那只白衣服的绿毛狗陷入深思。
楚长歌一下就把那只绿毛狗捞了出来,小红的意念扬声器终于不再发出噪音,她满足的掐着绿毛狗的脖子表示喜悦。
为了让小红更好地体验人生,顾眠把掐着绿毛狗的小红按在过山车座位上,一边看热闹的哥哥也猝不及防的被顾眠抓来按在小红旁边。
胖子就在一边的工作台上伸手一拍启动按钮,过山车便“嗖”的一声窜了出去,两只鬼在狂风中飞舞着头发远去。
顾眠退出过山车的区域,一屁股坐在温和不刺激的旋转木马上,此时这群马正旋转着唱出幼稚的儿歌。
似乎是觉得这场面难得一见,胖子一屁股坐上顾眠后面那匹马,掏出相机疯狂按着快门。
顾眠倚着杆子,手搭在马的头上回头去看胖子:“你这样可真像我以前那家孤儿院的院长。”
胖子立刻想起来顾眠屋里的那本相册,好像那整本相册都是孤儿院院长的产物,他好奇地询问顾眠:“医生你们院长经常给你照照片吗?”
顾眠默默点头:“一开始他只是拍摄我的倒霉瞬间,但渐渐地就拍成了连续剧……”
胖子不由得记起顾眠小时候被楚长歌泼了一头汤照片。
“但后来他发现拍我可以讹钱,所以哪次带我出去都带着个相机,怼我脸上拍。”
拍医生可以讹钱?胖子有些好奇。
看出了胖子的疑惑,顾眠开口:“因为我倒霉,吃饭吃出蛆、吃火锅火锅爆炸、坐过山车过山车就半路停下……”
顾眠边说着边抬头看了眼飞驰的过山车,此时小红跟哥哥正在上面享受人生。
“所以他拍的照片都是证据,证明饭店不卫生、火锅店自燃、游乐园安全设施不到位的证据,然后用这些证据讹钱。”
那些店长气的头发都要炸开,后来看见院长领着顾眠光顾便干脆关门。
胖子略一思考,便觉得可能当时就有人想造“顾眠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
顾眠记得那家孤儿院是真的穷,吃饭时的大铁锅被刮个干净都刮不出一粒肉来,穷的叮当响。
院长室风一吹就要倒了一样,满墙都是裂纹,老鼠从墙根窜过时能蹭下一块墙皮。
小时候院里女孩居多,捐来的旧衣服也大多是小女孩穿的裙子。
男孩衣服不够用便也扭扭捏捏的穿上小裙子,但当时顾眠是分的出男女的!纵然大家都穿着小裙子,但看扭捏程度和脸上不情愿的表情就看的出谁是男谁是女。
唯有楚长歌这厮穿上裙子面不改色,害的顾眠认为他是小女孩很多年。
后来院长发现了顾眠的价值,便常常带他出去坑蒙拐骗顺便讹人一笔,自那之后他们孤儿院的伙食才好起来,碗里渐渐有了油水,孩子们饥瘦的脸上也丰盈起来。
再后来大家都有了新衣服,男孩们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小裤子。
之后院长把一个个孩子送去上学。
再后来这家孤儿院就倒闭了。
因为院长在一个雨夜突然失踪,再也没人见过他。
他只在失踪前给顾眠留下一个收音机,这收音机在全球游戏开始不久后被胖子敲打了两下就再也不出声了,可能是被敲坏了。
就在顾眠怀念着被胖子拍坏的收音机时,一边的草丛中突然传来“沙沙”的声音。
楚长歌似乎早就发现了那边的不对劲,早就转头看向那一丛草丛。
沙沙声不断响起,好像有人在里面做什么鸡鸣狗盗之事一样。
就在顾眠抬脚要从木马上下来时,一朵绿色的蘑菇猝不及防从草丛中窜了出来。
“这是……”顾眠眉毛一抽。
他认出来了,是绿先生的帽子。
这位绿先生被顾眠从“疯狂猜词语”副本中扛出来后就一直在流浪,他就爱穿一身绿,头顶那绿油油的帽子最为显眼。
接着几人便看见这顶帽子又向上一窜,从草丛中露出绿先生的半张脸来。
说起来也有很长时间没见过这位倒霉主持人了。
顾眠按住眉毛看着露出半张脸来的NPC:“你在搞什么鬼?”
绿先生这才猛地一跳整个人从草丛里窜出来,他伸出手拍拍身上的残叶:“我昨天突然听说……旧人间你们去过了?”
感情是来这找顾眠秋后算账来了?
顾眠诚实的点头:“去过了,还手撕了本法典。”
绿先生听到这话两腮一鼓抿起嘴来,颇有要骂人的架势,但紧接着便撒了气,恹恹的耷拉下脑袋:“你肯定不知道副本里现在是什么状态。”
这点顾眠确实不知道,他开口询问:“什么状态?”
“当然是忙疯了!这边露了那边缺了的,怎么补都补不完,现在大家都在急急忙忙的开会研究对策!最惨的是之前你进过的一些副本,原本都快修好了现在又裂了!”绿先生握起了拳头。
顾眠看着绿先生的拳头,有些想笑:“怎么你的副本又裂开了?”
绿先生放下手,恹恹的脸上带上一点得意:“这倒没有。”
缝隙还能选着副本裂?顾眠摸摸下巴。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