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sql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第三百零六章 哭了嗎?讀書-4ghaq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御幸一也!”开局前,投手丘上的泽村不满的对着面前的家伙说道。
“没什么!仙道那家伙和你说了什么?”
“额!那个……”
“不用告诉我哦!请给我更多的惊喜吧!”
“额?你居然让那个家伙乱来?”
“嘻嘻嘻!是不是乱来也是结束了才知道嘛!
我听到好像是外角嘛?不管怎么样,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给你暗号的。
外角不管怎么样都只是个坏球而已。”
“你……,有时候和仙道那家伙还真是像啊!”泽村也会吐槽了。
“那还真的是多谢了!我一直都在学习!”御幸右手放到了后脑勺。
“这不是在夸奖你啊!你给我振作一下啊!
这可是决赛啊!紧张起来啊混蛋!”泽村急了,于是当着几万人的面,来了个举高高。
“我……是你的前辈啊!”御幸也知道丢脸了。
“没关系!要相信我和仙道!”被放下来的御幸拍着泽村说道。
“嘛!这个紧张的局面你们确实值得相信!”
“呦西!那就这么定了!
到时我会给你这个暗号!”说完御幸转身就走。
泽村被浪货二人组联手忽悠瘸了,作为临时组员!
“第十二局下半!稻城实业的攻击!
四棒!捕手,原田君!”
“我们还没输呢!”
“加油啊!原田!”
“原田桑!”
……
“是啊!不管哪里的队伍!都不想输啊!
但是,胜利才能证明自己的强大!
我……绝对不会后退!”
“咻!”
“啪!”
“好球!”
“呦西啊!”泽村士气再次大振。
“这……,这就是这家伙的投球!”原田震惊的看着投手丘前的家伙。
明明对方之前以为只是个替补,没想到对方却是最后挡在自己面前的人。
原田握紧了球棒。
“咻!”
“乒!”
“界外!”
“可恶抓不到时机!”
“真的假的?仅仅两球就追逼了对方的四棒!”
“真的可以这样吗?”
“那家伙是泽村吧?不是什么其他人吧?”
声援席的家伙,鼓励的方式有些奇怪了起来。
“内角球以及内角球的对角直球!
两好球无坏球!
虽说追逼了打者,但是想要拿到的出局数还是太难了。
不过,这不正是实验的好机会吗?
仙道那个混蛋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请尽情的让我震惊吧!”御幸愉快的打了暗号。
“真的假的啊!这可是四棒啊!
还真的是性急的家伙。
但是,……真的能那么顺利吗?”泽村扪心自问。
“但是,也只能干了……!”泽村在想到这时,想起了刚刚仙道和自己说的话。
“听好了笨蛋!”第一句就不是什么好话。
于是,
“不要叫我笨蛋!”投手丘上的泽村疯狂摇头,自言自语的声音内野的前辈们都听到了,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好像再说“你在说些什么?谁叫你笨蛋了?”
泽村没有看到前辈们的表情继续回忆着。
“我现在教你控球的方法,是总结我自己的经验,你知道把这种根本不需要练习的东西分解出敲门有多难吗?”回忆中,仙道可是每一句好话。
“如果想要控好球必须要集中一部分精力到手指上,你是个笨蛋所以就需要集中全部的注意力,知道吗?
整个身体还有手臂都是给球提供能量的,但是最终所有的力量都需要通过手指来释放,也是靠手指来控制的。
放球前最后接触的这两根手指,就是你能否控住球的关键。
把你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这两根手指上,然后由这两根手指去引导球飞行的轨迹!
如果不能集中的话,投球前就试着让全身放松吧!
监督之前让你放松时,你的那个动作就不错!”
和前世泽村自己想出的控球方法不同,仙道控球是身体本能就能做到的,但是通过仔细的回忆身体各个部位的发力过程,结合逻辑,就很容易逆推出正确的方法。
虽然和泽村想的大同小异,但是控球大师逆推出的方法,肯定要更实用有效。
虽然仙道早就忘记了这一段,因为这货觉得太虐了只看过一遍然后就选择性忘记了,仙道对于原著中夏季大赛结束后的事情,印象最早,最深刻的就是前园扯着大嗓门喊的“首战居然是帝东!”
这货二遍就是前几集看到泽村和二三年的练习比赛,跳到黑土馆的比赛,一直看到稻实拿到卡神的出局数然后直接跳到前园的这句大嗓门这段,这样他看过的现在印象也早已迷糊,更不要说那些没有印象的了。
外角球完全是仙道自己的想法。
所以就连泽村都觉得仙道这浪的也太过了,按他的话来说,这可是决战,关乎甲子园的决战啊!
就这么让我投你口述的劳什子外角球啊!
然而他抗议的时候,仙道一句“今天的你,做得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时这货飘了,直到真的要投的时候才觉得不稳,于是御幸来了一波完美配合,泽村还是被带沟里了。
“今天的你,做得到!”回忆着仙道的话,泽村下定了决心。
“全身放松!全身的注意力集中到指尖!
用指尖去引导球的轨迹!”
“咻!”
“啪!”
“啊!”原田完全没有办法对这极其刁钻的一球出手。
“……!”
“坏球!”由于实在是插着好球带,裁判仔细想了半天,最终还是给了坏球。
“这个……,外角低球!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接到球的御幸满脸的不可思议。
“呼!”原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自己差一点就要目送三振了。
于是疯狂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稻城实业的板凳席也一样。
“外角低?”克里斯前辈笔都停了。
其他人也同样非常震惊。
“这是……,御幸那家伙不会是在这种情况还要练投新球种吧?”太田部长吃惊的说道。
“哎!他们真是一群让人不省心的家伙!”
“们?”
“你会相信那个雅鹿没参与?”片冈教练反问道。
“那个雅鹿?莫……莫非?”
“不然御幸可没有这个胆子,而且也不可能有什么意见帮助泽村这么快掌握外角球!
只有那个家伙,天生拥有四宫格以上控球力的家伙才做得到了!
不过多半是速成水平吧!
利用泽村今天那个状态下才能成功的球路!”片冈教练一眼看穿球场发生了的事。
“监……监督!”
“不需要叫停!泽村在这种状态下,不需要担心,那两个混蛋也不是完全不知轻重的人。”
“哦!”
……
“这个投手!居然能投到这么刁钻的地方吗?”原田内心根本无法平静,本来首次面对泽村,去适应时机就够困难的了。
国友教练脸上的汗就没停过。
不管是运气也好,状态绝佳也罢!
关键是投出来了!
外角低球,哪怕控球并不是刁钻到极点,但是结合那个看不到放球点的姿势,就非常难打了。
加上平井之前的打者,全都是第一次面对这个投手,还是在生死局。
这个投手如果能够同时投内角高和外角低,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国友教练能做到,只有让打者瞄准内角。
这也是这种局势下,唯一能做的了,如果两个都能进入好球带,在这个时间点和局势几乎无解。
能够如此快的做出指示,由此可见国友教练的果断和明智,如果是年轻的片冈教练,恐怕要晚很多才能下定决心。
“那个外角看起来好远啊!教练的判断没错!集中!
我们不是应该败在这里的队伍啊!集中!”
“噗!”
“咻!”
“轰!”
“集中!”
“乒!”
“界外!”
“卡特球!好险!”
原田打出去的这一球虽然出界了,但是差点就被布丁前辈的前扑给接杀了。
不管界内还是界外,只要没落地被接到就是死!
“刚刚的外角球,让我差点就没反应过来!”原田被惊得浑身冷汗。
然而,御幸已经再次摆好了手套。
“那是……鸣!!!”在泽村抬起右脚时,原田好像看到了去年的成宫鸣。
“噗!”
“咻!”
“乒!”
“啪!”
“出局!”
当小春接杀了这一击高飞球的时候,原田仰头望天。
“呦西啊!一出局!”泽村第一个大喊出声。
“一出局!”
“一出局!”
“外角球进入好球带了?所以原田才会出手?”井口陷入两难,作为替补投手,他可没有成宫鸣那么强的打击实力,正常情况都是他登板的时候,都是比赛决定胜负了。
或者通过换人把他调到下位打线,生死局作为五棒出场这经验可一次都没有。
“咻!”
“乒!”
“啪!”
“出局!”
仅仅一球,一个内角直球,就让他打出了中外野高飞球,非常轻易的被仙道接杀。
“两出局!”
“两出局!”
六球拿到了两个出局数。
“还有一个!”文乃小声说道。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全场观众再次喊起了口号。
“六棒!一垒手,山冈君!”
“山冈!拜托你了!”
“打出一支安打吧!”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然而稻城实业的加油声,很快就被掩盖住了。
“面对山冈,就需要警戒他的长打!
哪怕是没有打正位置也会被他用力量扫出去!
和增子桑同类型的打者,某种程度来说是泽村的天敌!
仙道那家伙给我带来的惊喜,我就不客气的用了!
首球先用外角低来试探一下!”
“咻!”
“啪!”
“好球!”
“就是这个啊!确实看不到放球点啊!
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认输啊!
这家伙的控球只是因为状态,而且就算是坏球,也不是球棒完全碰不到的球路。
四分差,那么就算是被保送也是亏的!
只要坚持!只要坚持住的话!”
“咻!”
“啪!”
“坏球!”
“只要坚持的话!……机会!”
“咻!”
“乒!”
“界外!”
“机会……一定会!”
“咻!”
“乒!”
“卡特球!”山冈丢下球棒赶快跑垒。
“这球很远!会落地吗?”
“中坚手!!!”
“落下吧!!!”
“阻止住!!!”
“ku!ku!ku!ku!ku!”
“啊!”
“啪!”
最终,在稻城实业选手们绝望的目光中,带着漂亮抛物线飞向外野的长打球路,被拦截住了。
“出局!”
“比赛结束!!!”
“哦!!!”
“呀啊!!!”
随着裁判的宣布比赛结束,在全场的欢呼声中,稻城实业的选手们楞楞的看着外野,目光逐渐呆滞。
剧痛从心口袭来,眼泪同时夺眶而出,身体里的力量好像被抽空一般。
刚刚有所起色的成宫鸣,也再次呆滞了下来,之前是为了自己现在则是为了队伍。
他们的夏天……结束了!
国友教练再次闭上了眼睛,哪怕经历过太多次失败,但是每一次都是一样让人心痛。
这一次明明是他们的整体实力更强的,但是这种单场淘汰赛制就可怕在这啊!
一场定生死!
在比赛结束的瞬间,防空警报再次响起,青道板凳席的选手,全部冲向投手丘。
“比赛结束!
第十二局上半,五棒仙道君的本垒打开始,到投手,泽村荣纯的完美关门!
经过四小时零七分的死斗!!!
最后,王者的连霸梦想破碎!
青道高中时刻六年进军甲子园!!!”
在解说开口的同时,刚刚要大喊的泽村,被仓持一个虎扑打断。
随后一个又一个的选手扑了上去。
直到再也上不去人了为止。
“纯桑!这次你是哭了吗?”仙道看着旁边的伊佐敷前辈说道。
“是眼睛里进东西了啊!八嘎呀路!”
“搜嘎!那还真的是不幸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