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0im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一十章 三生運氣,靈境之戰看書-l34tc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擅长追赶奔袭的八步赶蝉,落在清乾道长手中又有不一样的感觉。
清乾道长自然不会凭空消失,只是提气运功,轻功施展,由静至动速度太快,映入平常人眼中如同瞬间消失!
月在清乾道长消失那一刹就动身了,往后一瞪,人像一只大雁倒飞出去。
几乎就在同时,清乾道长的身影就从他刚才所站位置掠过!产生尖锐的破音之声,震得头皮发麻!
更可怕的是打空一拳后,清乾道长落在地面的瞬间又蹬飞追来,变向之快让人无暇喘息!
八步赶蝉是拿来短距离高速变向位移用的吗大前辈!
月身负数种名门内功,但招式没学多少,大部分时候都是纯粹把内功运用出去的粗滥招式,最拿得出手的竟要算大力金刚掌和四合掌。但这些招式只学了皮毛拿出来不顶用。此时对上真正的身法大家,速度还不占优势,想用轻功消磨金刚宗老僧那般的战法都不成。
想来想去,月还是只能双手揉挪,打算用已有许多领悟的太极神功应对!
咚的一身!
清乾道长这回击中了月!
月横抬长臂,凝出一团淡蓝内力,构成一堵气墙挡在身侧,挡住了清乾道长砸来的重拳!
顿时气墙如同碧水夜湖扔入了巨石,剧烈激荡!
清乾道长被挡住攻击,身影依旧一掠而过未做停留,极快的身法刹那间又再次变向,从左侧攻来!
月飞快回手,将当盾牌使的气墙大幅度回转往左侧挡来。
“太极神功气息绵长,内力柔韧多变,最善以柔克刚……你却凝来和老道硬碰硬,实属下乘!老道看你这灵境的境界,不过如此。不过年纪轻轻便晋升灵境,也算天赋异禀了。”
已经遭受重击的气墙震荡未止,哪还经得住清乾道长顺手拈来就山崩石裂的无极玄功拳,第二下被砸了个稀碎!清乾道长快速的身影从中穿过,依然锐不可挡真气四溢的拳头,盖章一般磕落在月的胸膛!
“啊!”
月发出一声低沉的痛喝。
但清乾道长闻声如同浑身遭针刺,重重一颤!
“不对!”
原来月的一声痛喝传自上空,清乾道长一拳崩去,却从眼前的月胸口穿透……而那月也适时烟消云散!
月的一声痛喝无比真实,听得清乾道长刹那间还真以为自己打中了月!
也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足够月施展手段了。
清乾道长急忙回头,余光可见月压根不在自己身前,不知何时跃高了两米。
“移星宫的镜花水月?!”清乾道长面露惊讶,若是镜花水月他应当能识破才对!
可惜,猜错了……老子用的是太极神功版的镜花水月,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清乾道长反应也快,察觉镜花水月的虚影不该毫无实质……细想之下也就马上明白,这家伙刚才用太极神功内力弄出的气墙平滑如镜其实另有乾坤,刚才那一下动作夸张转向气墙时其实是障眼法,人就是在那时跳了起来,留下一瞬栩栩如生的折射虚影!
月双手轻柔划弧如同轻抚芙蓉,刚才被轰碎的气墙原本往四面八法飞射,受月双手间孕育而出的内力牵引改变了方向,随之一推,全数朝清乾道长飞去!
“太极神功·以牙还牙!”以柔克刚可衍生出无数种方式,这是月运用太极神功所自己创造的招式!
碎裂的内力还夹杂着清乾道长重拳留下的真气和劲道,再有月的内力加持,顿时如同挥出数十道真气冲拳,密密麻麻将清乾道长笼罩!
清乾道长看着漫天拳影的笼罩范围,自知轻功也逃不及了,很干脆地放弃躲避,转身抵挡。
拳影如流星雨般坠落,爆发出猛烈的轰鸣!小山坡即刻沙尘爆涌,碎石呈喷射状往天上喷发!
还在湖岸边对峙的两派人马都在打量那边的战斗,之前两人移动速度太快大家看不清楚,但这通拳影落地他们是看得真切……内力外发他们能看懂,但内力外发的拳影打出被数十管开山炮集中轰炸的威力那就看不太懂了!
这还是人吗!!
但更夸张的还在后头。
拳影全落之后,每只拳影将土坡打出一个箩筐大的凹坑,数十拳影全砸完这小半边土坡也撑不住了,嘭的一声巨响,沿着月轰打的区域整个崩塌了一大块,化作一块巨石跌下山坡,咚隆一声砸在地上,连大地都震撼了一下。
这山坡说高不高,也就十多米,侧边是一处光滑峭壁,崩塌的山坡就这么从那边滚落。
待山坡上土尘散去,清乾道长连一片肉都找不到,众人在想该不会被打成肉酱了吧?
山坡下的土尘也慢慢散去了,一个白发道长气定神闲地站立在刚才滚下的巨石之上……他身遭环绕半百透明的气韵,琉璃通透,好似为其增添袅袅缭绕的白雾,看起来更像是世外仙人那般脱尘。
月看着山坡下的清乾道长,脑瓜子疼得快裂开……那围绕的哪是什么仙气啊!
这货的先天无上罡气到底练到什么境界?!刚才用《以牙还牙》把他的拳劲外加自己太极神功真气凝合一块一股脑砸过去了,他喵的连清乾道长一根汗毛都没伤到!
清乾道长说让他见识武当最强的武功不止《太极神功》……这货最强的,当然要数上清观看家本领《先天无上罡气》啊!确实不比《太极神功》差!
众人看着从山崩地裂的打击中连灰尘都不沾一丝的清乾道长,轻轻一跃又神不知鬼不觉回到山坡之上,已经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老头也不是人啊!
武学之道修炼至极,能变成这两怪物吗??拜两位灵通之境大高手的对战,众人对武学的眼界扩展数倍……这种级别的战斗当然能给习武者收益良多,但一辈子能见一次也得是三生修来的运气!你当随时随地都有灵通之境的高手在路边肉搏!
饶是那日金刚宗神烈山之战,除了刀神沧遥偷袭的一记夸张剑气外,金刚宗老僧和他们扫把三星也都没打出这般掏家底的对战!
“你这招自己悟的?”清乾道长双手背负,淡然而立。
“玩笑之作,难登老前辈法眼,见笑见笑……”月连忙拱手拍马屁道,恭维之势要多做作有多做作。
月刚才给他玩阴的时候连惨叫声都模仿得惟妙惟肖,正面谈话的时候却又装作一副十分尊老爱幼的端庄模样,真是相当不要脸啊……即便是清乾道长这般超尘绝世,也都受不了地抽搐了一下嘴角。
“确实粗糙,但能感悟创造,值得嘉奖。”清乾道长轻描淡评价道。
他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心中刮起惊涛骇浪……当初他师兄的太极神功步入“以柔可合天下万物”境界时,也他喵创出类似的怪招……他确实不能小看师兄都看得上眼的人啊。
不过此人如何另说,他不会忘了今日是来为徒孙乾阳讨回公道的事情。
“今日你若能碰着我衣襟一下,我立即离开,头也不回。但你不马上让开,别怪我拳脚无眼。”
清乾道长收起三分轻视,浑身白烟淡雾又浓郁了几分,几如水晶凝固,不必装腔作势自然散发充沛自信。自信,来源于对自身实力的肯定,那是发自内心的自然透露。
“前辈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敢情好啊!
月话音未落人已经瞬间来到清乾道长身侧,意欲攻其不备!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