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hga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笔趣-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異界(285)閲讀-dolsy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庞小南先行离开了卡洛斯的住处,他决定去卡洛斯描述的那个公园看看。
果然,出了小区没多远,就有一个小小的公园,很多人穿过公园,走向不同的终点站。
公园里有一条小道,铺的是石子,小道的旁边,有一张长长的木椅。
庞小南走到长椅面前,坐了下去。
阳光正好,晒的人暖洋洋的。
“庞小南老师?”一个醇厚的女声传入了庞小南的耳朵。
竟然是朱丽迈。
“你还在霍拉马呢?”庞小南很惊奇,自己才刚刚坐下来,就碰到了熟人。
隋兵霸途 鵝地山人
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不过朱丽迈的样子他还是记得的,谁叫朱丽迈某些部位那么让人难忘呢。
“是啊,我一直没走。”朱丽迈不等庞小南答应,就迅速的走到庞小南的身边坐下去了。
前段时间,朱丽迈一直在约庞小南见面,可是庞小南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拖过去了,他确实很忙,也不想和朱丽迈有什么深层次的交流。
“你也一直没走吗,庞小南老师?”朱丽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看起来是戴了假睫毛。
“啊,是的。”庞小南心想这里是我家,我走去哪里。
“这里的环境真好,我决定在这里买套房,把家安在这里了。”
朱丽迈伸了一个懒腰,那壮丽的风景把庞小南都给看呆了。
庞小南收回了目光,“你最近没工作吗?”
“你知道的,庞小南老师,我们这种不出名的艺人,工作不多的。”
朱丽迈倒是很诚实。
“你还不出名,你最近风头正劲哦。”庞小南是真的在首页新闻看到了很多朱丽迈的消息,观众都叫他“大嫂”。
因为朱丽迈曾经演过一个黑涩会大哥的女人,演的十分出彩,以致于现在观众们都称她为大嫂。
“哪里能跟你比啊,庞小南老师,你可是现在华国最出名的男星了,连张导都公开表示很期待跟你再次合作。”
在演艺圈混,要随时关注业内的动态,这几乎是每个想上位的艺人日常的工作。
不过可惜,庞小南志不在此,所以他就很少注意这些八卦新闻了。
庞小南对朱丽迈的恭维谦虚的摆了摆手,“我那就是客串,我算不上什么男星ꓹ 你看,我来霍拉马城这么久了ꓹ 也很少被人认出来,你不一样,你现在是不是到公共场合都得戴口罩?”
庞小南把话题引到了朱丽迈的身上。
“他们不认识你ꓹ 是因为他们不相信你会出现在这里,就好像有些人不认识钻石ꓹ 以为是玻璃。”朱丽迈的情商不低,还知道拿庞小南和钻石比。
“其实我也没什么人认识的ꓹ 你看我现在跟你坐这里ꓹ 不也没人认出来吗?”
很快朱丽迈就被打脸了,几个男青年跑了过来,“请问你是朱丽迈吗?”
“嗯,是……”朱丽迈微笑着承认。
“哇,真的是朱丽迈诶,”其中一个男青年开始朝远处挥手,“你们快来看ꓹ 朱丽迈在这里!”
庞小南急忙站起来,抓起朱丽迈的手ꓹ 迈开大步跑了起来ꓹ 因为他注意到ꓹ 那几个男青年纷纷掏出了手机ꓹ 要记录下这个画面。
庞小南倒不是怕朱丽迈出什么事,主要是他现在跟朱丽迈在一起ꓹ 要是被拍到了ꓹ 会惹出一身的麻烦ꓹ 因为大家都会知道,庞小南在霍拉马城。
这样的话ꓹ 庞小南的很多动作就会受到关注,运作起什么事情就不那么方便了。
“看来以后出来还是的戴面具!”把朱丽迈带到一处建筑的阴暗角落,庞小南确定没有人跟上来了,才放开了朱丽迈的手。
“你看看,还说没人认识你!”庞小南有些不满,朱丽迈已经是气喘吁吁。
“我也没想到,在这么偏远的城市,也有人认出我来。”
朱丽迈之所以想在霍拉马安家,其中一个原因是这里地处偏远,人们对她的关注度不高,她可以自由自在的出现在公共场合。
其实朱丽迈倒是不介意和庞小南被人抓拍到,因为这样无形中就又帮她炒了一波人气。
但是朱丽迈没想到庞小南的反应很快,直接把她拉走了,离开了狗仔的视线。
这都怪朱丽迈的目标太大了,她那样傲人的身材,即使不是明星,在外面也会引起人们的主意。
“去酒店吧,庞小南老师,那里肯定没有人能够打搅我们。”朱丽迈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让庞小南吓了一跳。
傾城嬌妃 劉艷芳
“去什么酒店!”庞小南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要是在酒店被人拍到,那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我们还是散了吧。”庞小南想转身离开,离开这个麻烦的女人。
“等一下,庞小南老师,你说过要指点一下我的演技的,你不会是想食言吧?”
朱丽迈大胆的拉住了庞小南的手。
“那你跟我去个地方。”
庞小南把朱丽迈带到一个很严肃的地方,市政大厅。
“庞小南老师,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看着市政大厅里热热闹闹的景象,朱丽迈有些疑惑。
“跟着我走就是了。”
庞小南在前面带路,很快上楼来到一个简朴的办公室,上面没有任何的标牌,就是一个办公室,但是只有庞小南打的开。
这是议会主席的专属办公室,按照庞小南的要求,上面不做标识,于是也就没有人知道庞小南会坐在哪里。
“这是你的办公室?”朱丽迈很惊讶,她想不到庞小南还是霍拉马城的工作人员。
“不,你想哪里去了,这是我朋友的办公室,我在霍拉马城没地方去的时候,就到他这里来坐坐。”庞小南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哦,原来如此。”朱丽迈眼神里的疑惑烟消云散,说的也是,庞小南怎么可能来霍拉马城来任职,那么大一个明星。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演技。”
庞小南不想食言,虽然他自己演戏也是半吊子,毕竟还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指点一下新人不是问题。
“你想让我演什么?”朱丽迈凑了过来。
“我是让你把你演的东西放给我看看。”
庞小南还没有看过朱丽迈演的剧集,自然没法做出点评。
于是,失望的朱丽迈拿出手机,翻到了自己演的戏,拿给庞小南看。
这是一个女人和男人调情的画面,女人就是朱丽迈演的,而那个男人,看打扮做派就是一个黑涩会大哥。
这就是朱丽迈成名的那个角色。
庞小南一眼就看出了问题,他放下手机,开门见山道:“你演的太过了。”
“什么叫太过了?”朱丽迈坐到了庞小南的对面,中间隔着一张办公桌。
“说白了,就是不自然,显得有些假,你应该没当过大哥的女人吧?”庞小南直直的盯着朱丽迈的眼睛。
“没有,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当然没有混过黑涩会。”
朱丽迈讲了她的身世,实在是有些凄惨,从小就没有了父母,在孤儿院长大,然后是去工厂打工,后来参加选秀出道,出道以后因为没有背景,也只是演一些小角色,直到这个大哥的女人红了之后,才被观众熟悉。
“那难怪了,那是因为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培训。”庞小南知道了朱丽迈的问题所在,她不是科班出身,又没有演过什么戏份多的角色,演戏之前也没有经过培训,纯粹是因为身材好而被观众记忆。
而且她这部戏,本来就是小制作,对演员的专业度没有那么严格,谁知道后来这部戏火了,火的原因也不是演员的演技,而是故事的情节制造的好。
“那你觉得我的演技需要怎么改进呢?”朱丽迈小火之后,以为自己会接到很多工作的机会了,可是现实却出乎了意料。
接的都是一些商业代言的广告,而且还不是大牌,看上的是她的身材。
那些产品,很多都是三无产品,她虽然想赚钱,但是还是有操守的,不敢什么都接。
她需要更多演戏的机会,需要更多和大牌合作的机会,而在霍拉马城遇到庞小南,让她感到她的春天来了。
现在庞小南就坐在她的面前,亲自指导她,她的心情是激动的。
“你啊,就演自然一点就好了,”庞小南摇了摇头,“你还是别听我的,其实,你这样演也没错,因为这样演观众记住你了啊。”
是的,历史上有些演员和电视剧就是因为演的很假,才被观众牢记的,这也是一种表演风格。
论演技,朱丽迈再怎么打磨,也不可能超过那些同龄的科班出身的人,但是如果论浮夸,那些科班出身的人一定演不出她这个水准。
庞小南想到自己上的第一堂表演课,释放天性,“你怎么演着舒服就怎么演,不要考虑别人的指指点点。”
“真的吗?”朱丽迈有些不懂庞小南的意思。
“你看我,”庞小南指了指自己,“你以为我演的好吗?我那只是演自己而已,我根本没有想到我是在演戏,所以观众看起来就比较自然。”
庞小南说的没错,他演的那部戏,没有什么情感的表达,几乎都是按照他的特点量身定制的,所以尽管是第一次演戏,观众看起来也没有违和感。
“演自己……”朱丽迈记住了这三个字,认为这是很高深的理论。
庞小南决定走人了,长时间和朱丽迈待在一起不是好事。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庞小南下了逐客令。
“好的,谢谢你,庞小南老师,不打搅你了……”朱丽迈知道自己不能再缠着庞小南,否则会给庞小南带来不好的印象。
朱丽迈走了,庞小南摇了摇头,感叹道:“现在的女孩子啊,为了出名真是不择手段。”
吳良廣告商 幽幽tp路
庞小南觉得,像朱丽迈这样的女明星,为了上位可能什么都愿意付出,他能感觉到,要是他让朱丽迈献身,朱丽迈肯定会愿意的。
“早知道等我去听听他的心声了。”庞小南的读心术好久没施展了,已经有些陌生了。
为了搞垮徐福松,庞小南需要一个帮手,一个懂得如何操作运输业的老手。
这方面他没有经验,也不认识相关行业的人,他决定去找陈远南商量一下。
陈远南的网圣会在霍拉马城的中心地带,是一栋五层小楼。
霍拉马城的房子,不像其他大城市,都建的无比高大,庞小南特意交代钱多义,房屋规划的时候尽量低矮,看起来像个小城市最舒服。
“你要搞运输公司?”陈远南对庞小南的计划有些诧异,“放着那么多高端产业不做,搞什么运输啊。”
对于庞小南这样奇葩的计划,陈远南表示了不理解。
是啊,一个城市的老大,不该沾染这些世俗的气息。
庞小南说了自己的目的后,陈远南表示了理解,“嗯,这垄断之风是该杀一杀了,我给你介绍个人吧。”
陈远南的人脉果然广,他给庞小南介绍的人是华海市交通物流协会的会长之子,耶律大山。
耶律大山表示很有兴趣来华海市参与建设,说会尽快安排霍拉马之行。
“不愧是网圣会会长,我就知道你出面,肯定没有什么搞不定的。”
庞小南冲陈远南伸出了大拇指。
復仇三公主VS聖韻三少 洛吟月
“对了,我们什么时候穿越啊?”陈远南对穿越之旅心心念念。
“我也在等通知,应该快了吧?”庞小南一直和汉密尔顿克斯教授保持着联系,据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反馈,目前的黑洞大小已经有桌面那么大了,照理说,爬过去也能穿越,不过保险起见,最好等到有一人多高再出发不迟。
“你在这里家大业大,你真舍得穿越吗?”陈远南笑道,“到时真的回不来了的话,我们可是要在那边重新开始的。”
“是啊,”庞小南摸了摸下巴,“我有时也在想,穿越过去干什么呢?还不是又重复一次我们在这边的经历,要么干脆我们就呆在这边好好度过人生就完了。”
“怎么,你打退堂鼓了。”听到庞小南这么说,陈远南有些吃惊,当初可是庞小南信誓旦旦邀自己一起穿越,还说没什么好留恋的。
庞小南摇了摇头,说:“不是打退堂鼓,就是有时候有些迷茫,算了,不去想了,说好一起穿越的,不改了。”
最终,庞小南还是坚定的拥护了共同穿越的思想。
天色将晚,陈远南留庞小南吃饭,庞小南记起还要去赴卡洛斯的约,于是他对陈远南说:“饭我就不吃了,你送我一瓶红酒好不好?”
庞小南知道陈远南这里要好酒,和华海市的网圣会分部一样,霍拉马的网圣会总部设施齐全,一楼就是一个私人会馆,里面珍藏了很多好酒。
庞小南要去卡洛斯家里赴约,不想空着手去,于是就问陈远南要。
陈远南倒也大方,给了他一瓶珍藏30年的白葡萄酒。
到了卡洛斯的住所,庞小南看到卡洛斯正在厨房忙活,而尽管有油烟机的运作,还是有一缕香味飘到了客厅里。
“你的同学呢?”庞小南记得卡洛斯是和他的同学一起住。
“快下班回来了吧。”卡洛斯手里的动作没停,他正在解剖一条鱼。
“你手法不错啊。”庞小南惊奇的发现卡洛斯的剖鱼手法十分熟练,精准的把鱼骨头和鱼肉分离,而且切的鱼肉都很小块。
“除了看书,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做菜。”卡洛斯笑了,“以前我们读大学的时候,我的舍友常常要吃我的菜。”
“对了,我还去高档餐厅学过厨,”卡洛斯耸了耸肩膀,“那种很贵很贵的餐厅,你知道的,一小块甜点都要卖上千块的餐厅。”
“你既然这么好的手艺,为什么不去餐厅工作呢?”庞小南表示费解。
“爱吃的人一般都不喜欢当厨师。”卡洛斯给了个标准的答案,就好像喜欢开车的人并不喜欢当司机。
“你既然那么爱吃,每天吃几块饼干就满足了吗?”庞小南还是不理解一个爱吃的人为什么能够忍受清贫的生活。
“当你吃过了所有的美食,你会发现你越发怀念简单的食物,”卡洛斯把鱼下了锅,“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式……”
这时客厅的门开了,进来一个高挑的金发女郎。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同学,娜塔莎妮娜。”
卡洛斯把庞小南推了出去厨房,“你去陪她聊聊天吧。”
“我靠,搞半天你是和女同学住在一起啊?”庞小南一直以为卡洛斯是和男同学同住,但是竟然是这么个美丽的女人。
“哦我的天,卡洛斯,你是在做饭吗?好香啊!”娜塔莎妮娜冲进了厨房,不可思议的看着卡洛斯。
“娜塔莎妮娜,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庞小南,是我在霍拉马城交的第一个朋友。”
娜塔莎妮娜看到了庞小南,有开始惊叫道:“哇我的天,你是庞小南,是你那个拍电影的庞小南,我的偶像!”
昏嫁:嫁個公公又怎樣?
“你是明星?”卡洛斯朝庞小南抛过来一个怀疑的眼神。
卡洛斯是和庞小南在长途客车上认识的,一个大明星为什么会坐客车。
“卡洛斯,你不会这么孤陋寡闻吧,你竟然不认识他,他可是现在最著名的武打明星……”
庞小南被娜塔莎妮娜搞的有些不好意思,“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说着庞小南就走出了厨房。
娜塔莎妮娜跟着走了出去,又回头冲卡洛斯骂了一句:“你这个家伙,明明这么会做饭,竟然从来没给我做过一顿饭,隐藏的真好,今天这是刮什么风了?”
庞小南坐到了沙发上,娜塔莎妮娜也坐了过来。
“娜塔莎妮娜,你为什么要邀请卡洛斯过来和你同住呢?”
庞小南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目的。
“嗯……”娜塔莎妮娜瞄了一眼厨房,转头悄悄的对庞小南说,“其实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喜欢卡洛斯了,我喜欢他那种对为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任何事情在他眼里都是云淡风轻。”
庞小南终于知道了卡洛斯为什么有地方住了,原来是有一个爱慕他的女同学。
“可是这个傻子,我还以为他过来我们能发生一些什么,他竟然对我无动于衷。”
娜塔莎妮娜两个拳头攥的紧紧的,腮帮子鼓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庞小南觉得娜塔莎妮娜真的很开放,这么私密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我们毕竟是第一次见面。”
“你问我就说咯,况且,你是大明星,不会到处乱讲吧?”娜塔莎妮娜突然又变的开心起来,她终于记起眼前坐着的,是她嘴里的偶像。
“我不会乱讲的,不过,你为什么不和卡洛斯挑明了呢?”
“这么害羞的话,怎么好当面说呢?”
庞小南可不信,既然娜塔莎妮娜能对自己敞开心扉,要她对卡洛斯挑明应该不是难事。
“娜塔莎妮娜,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哲学。”
“学哲学的人果然思路清奇。”
“那是你对哲学有误会。”
庞小南正眼看了一下娜塔莎妮娜,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而且带着哲学独有的气质。
这么优秀的女人,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不务正业整天无所事事的人呢?
庞小南觉得世界真奇妙,什么人都有。
“你能告诉我,站在哲学的角度,卡洛斯到底可爱在哪里?”
这可真是说到娜塔莎妮娜的饭碗里了,她开始滔滔不绝的谈论起卡洛斯的不为世俗了解的优点。
“也许你觉得,一个整天不知道上进,只知道白日做梦的人有什么好,但是你知道吗,那只是世俗的理解,世俗的衡量标准,你一定听过古代的一个圣人,老子,你知道他最后骑着牛消失了吗?他也去过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了。”
“还有庄子,国君请他去当大官,可是他宁愿当一只在池塘里打滚的乌龟,也不愿意受到官场的束缚……”
“这个故事你一定是听卡洛斯讲的。”
庞小南笑了,卡洛斯上午才给他讲过这个故事,而娜塔莎妮娜和他相处了这么久,肯定听他说过同样的故事。
“你错了,这个故事是我讲给卡洛斯的。其实,当年我和他一样,也向往道家的做派,但是只有他坚持下来了。”
“很多人没有工作,没有赚钱的手段,坚持了不久之后就会焦虑,但是卡洛斯不会,他一直很淡定,他是那种人,既能够享受最好的,也能品味最差的,你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大悲大喜,你跟他在一起久了,你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是吗?”庞小南认真的听着娜塔莎妮娜的讲述,对卡洛斯有了新的认识。
“是的,不信你问所有和卡洛斯接触的人,他们都会异口同声的赞扬他这方面的优点,当然,他们也会毫不保留的说出看不起卡洛斯的话,因为卡洛斯不工作,而其他人则必须养家糊口,这看起来很不公平。”
娜塔莎妮娜说的那些人中,肯定有庞小南的一份子。
“难道你也认为,一个人不工作是对的吗?那他来到这个社会的意义何在?”庞小南觉得有必要和学哲学的人好好的讨论一下人生的价值。
“人来到世上为什么一定要工作呢?”娜塔莎妮娜一针见血,“动物们不工作,小鸟不工作,它们就不该到这世上来吗?”
庞小南哑口无言,这就是和哲学家讨论的下场,他们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那你为什么要工作?”庞小南还是找到了发力点。
“我是因为,我要活下去啊,我得买衣服,买化妆品,我还要买吃的……”娜塔莎妮娜可爱的歪了一下头,“如果没有这些花销,我想我也可以不工作。”
“好嘛,两个人等着坐吃山空。”庞小南对娜塔莎妮娜的勇气感到无奈。
这时卡洛斯从厨房里出来了,“可以吃饭了伙伴们。”
卡洛斯的手艺着实不错,娜塔莎妮娜坐在餐桌前,两眼放光,“你这家伙,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我决定了,以后你每天做饭给我吃,我免费提供住房给你。”
“之前不是一直免费的吗?”卡洛斯轻轻的反问道。
“你也知道我一直免费给你住房啊,”娜塔莎妮娜白了卡洛斯一眼,“可是从来没见你做过一餐饭!”
“可能你以后很难吃到我做的饭了。”卡洛斯摆上了餐具,动作很专业,不愧是在最顶级的餐厅打过工的。
“怎么了?你不愿意啊?”娜塔莎妮娜奇怪的看着卡洛斯。
卡洛斯朝庞小南努了努嘴,“你问他。”
庞小南笑着说:“他以后确实没有时间给你做饭了,因为他要去我那里工作了。”
庞小南把卡洛斯已经答应他做运输公司的总裁这件事说了出来。
“什么?你竟然答应去工作?”娜塔莎妮娜不可置信的质问卡洛斯。
“我想是时候改变一下了,而且庞小南说事情不复杂,就是做个摆设而已。”
卡洛斯试了试自己做的红烧鱼,“嗯,手艺有些生疏了,不过还能吃。”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娜塔莎妮娜。”庞小南也试了一口鱼的味道,还不错。
“我在市政大厅里打杂。”娜塔莎妮娜也忍不住试了一口鱼,接着两眼放光,“真好吃。”
接着她又再次看向卡洛斯,“这么说,你这是做的最后的晚餐咯?”
“也不能这么说,”卡洛斯把庞小南带来的红酒开了,倒在酒壶里醒酒,“如果你爱吃,如果我有空,我也可以给你做。”
“是的,”庞小南附和道,“他下了班后的时间是属于你的。”
“不过,身为总裁,可能会不定期有些应酬,所以,你不可能天天吃到他做的饭。”
庞小南觉得事情还是要说清楚。
“他去做总裁,是不是还需要配一个秘书?”
娜塔莎妮娜征询庞小南的意见。
“你的意思是?”庞小南猜到了娜塔莎妮娜的心思。
“我能不能去给他当秘书?”果然,娜塔莎妮娜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庞小南有些头痛,“你放着好好的公职人员不干,为什么要去当秘书?”
“不管在什么岗位,不都是工作吗?”娜塔莎妮娜看的很开,不愧是学哲学的。
“嗯,那好吧,我看看能不能安排。”庞小南倒是觉得,如果能够挖到娜塔莎妮娜,这个公司的领导班子倒是像那么一回事。
“那我就静候佳音了!”娜塔莎妮娜不等红酒醒完,就迫不及待的给每个人倒了一杯,“来,干杯!”
晚饭就在缓和的气氛中结束了,庞小南没想到这次来,还能买一送二。
过了几天,耶律大山来了霍拉马,庞小南在市政大厅和他会了面。
“主席阁下,我刚刚是坐出租车来的,我觉得你们的出租车收费比较高。”耶律大山一来就展开了调查。
“嗯,这就是因为垄断的结果。”庞小南倒是没坐过霍拉马的出租车,但是他知道出租行业也把控在徐福松的手里。
“司机的服务态度也一般,好像你爱坐不坐一样。”耶律大山直言不讳道。
“也许是因为车子的数量太少吧。”庞小南不知道出租车竟然会有这么多的问题。
“所以,光是从出租车这一块,我们就有很大的空间来改进。”
“长途运输呢?”庞小南可不止想弄个出租车行业。
“霍拉马和机场之间的运输,似乎是一条专线?”看来,耶律大山的调研比较详细。
“是一条专线,你觉得服务质量怎么样?”当初这条专线是霍拉马建设指挥部开辟的,后来就包给了徐福松旗下的故事。
“一言难尽啊,”耶律大山摇了摇头,“谈不上什么质量。”
总之,耶律大山全方位考察了霍拉马城的交通状况,从价格、服务等方面都表示了担忧,当然,这也是新的运输公司成立的契机。
“那接下来的一切就看你的了。”
庞小南和耶律大山商议,由霍拉马城建集团和耶律集团共同出资成立一个运输公司,霍拉马占80%的股份,耶律大山占20%,具体的运作由耶律大山负责,庞小南帮助搞定运作之外的所有事情。
新公司的名称定为快马运输有限公司。
在霍拉马城,最便捷的城际交通是电话叫车,徐福松运作多年,这部分业务都被他旗下的合信公司垄断。
人们想去机场或者火车站,又或者是去伊坦以及周边城市,只需要一个电话,就有人上门接客。
但是合信公司仗着自己是唯一的此类业务操作者,服务态度极其恶劣。要么就是车子迟迟不来,要么就是必须接满四个人才慢慢悠悠出城。
其实,合信公司赚的就是拼车的钱,一部小车必须坐满4个乘客,它才会往目的地出发,如果你要及时出发,那么你就要出4个人的钱,等于是包车。
長空閣 素錦
而有时候,合信公司因为凑不满4个人,干脆不发车,这让很多乘客不爽。
其实,很多乘客知道合信公司的做法,都已经打好了提前量,比如9点的飞机,乘客都会7点钟打电话叫车,留给合信公司2个小时的时间去耽误。
可是即算如此,很多时候还是会误机。
这就是店大欺客的赤裸裸表现。
有时候,合信公司不管乘客的实际情况,比如一部车上有去机场的,有去火车站的,去机场的是9点的飞机,去火车站的是8点的火车,车子会先去机场,因为顺路。
这就有些让人抓狂了。
于是,快马公司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把这个业务给拿下来。
快马公司的做法是,准点发车,不管这部车有没有坐满,到点即刻发车,这让乘客心里有了底。
你只要打快马公司的电话,就会有人上门把你接到快马公司的旅客集散地,在那里统一坐上快马公司的中巴车,准点出发。
比起坐小车,中巴的空间和舒适度要好的多。
快马公司的这个业务一经推出,立刻抢走了合信公司的大量业务,而合信公司的好多司机,也转投了快马公司的队伍。
这个消息自然被徐福松了解到了。
这一天,徐福松在办公室大发雷霆,他对着主管这块业务的经理咆哮:“你们怎么搞的!你自己看看这个月的业务量,我们都快吃灰了!”
经理有些委屈,“老板,我以前就提醒过你,要是再按照我们的老办法去经营,肯定会有竞争对手出来的。”
“你是说,这都是我的错咯!”徐福松阴狠的看着经理,然后无可奈何的坐了下来。
“调查清楚了没有,这个快马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
“调查清楚了老板,这个快马公司的老板是个富二代,他们家里好像是做交通业务发家的。”
经理的调查综合了卡洛斯和耶律大山的背景,因为明面上的卡洛斯看起来像个富二代,而底下运作的耶律大山确实是运输行业的老手。
“哼,竟敢打我的主意,我让你们有来无回!”在徐福松的眼里,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在霍拉马城经营多年,除了占得先手,还有一套铁血手段。
当天下午,快马公司的停车场涌进来一帮小青年。
“你们是什么人?”门口的保安看到他们手里拿着棍棒,连忙出声呵斥。
“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让你好看的人!”为首的一个寸头举起手中的钢管就朝保安的头上扑了过去。
保安连忙抬手阻挡,可是很快他招来了一顿拳打脚踢,被打倒在地。
接着,这帮人冲到了快马公司得车队前,对着那些停在那里的中巴车一顿棍棒,先是挡风玻璃,又是车身,最后把轮胎扎爆。
有坐在车子里的乘客都被吓得冲出了车子,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中巴车被破坏。
这帮人的动作很快,做完这些不到十分钟,就立马撤走了。
庞小南很快接到了通知,在监控里看到了快马公司车队被人破坏的场景。
“放肆!”庞小南把画面传给了乌震,“马上给我把这帮人找出来!”
庞小南估计肯定是徐福松派人来捣乱,不由的心生杀意,“我不找你,你倒是亲自找上门来了,很好!”
霍拉马城的监控遍布城市的每个角落,那些死角还有无人机在不停的巡逻,搞破坏的几个人马上被定位。
乌震派出城防大队火速集结,很快就把那些捣蛋分子抓获。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