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2lz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鑒賞-z59xh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是能感受到这些寻常百姓对于世族的怨愤的。
李世民甚至突然意识到,天下人对于皇帝的怨恨,某种程度而言,来源于世族。
網遊之軍團榮耀
在百姓眼里,他们是无法去分辨皇帝和世族之间的龌龊,毕竟世族得到高官厚禄,拥有田产和无数的奴婢,这在许多人眼里,本身……就代表了皇帝与世族乃是一体,反世族,就是反皇帝。
李世民此时感觉心头非常的堵,敢情朕是两面不讨好,对于世族而言,他们嫌朕给的不够多,可对于寻常百姓而言,皇帝和世族乃是一丘之貉。
李世民站了起来,笑了笑,看了看周武:“周东家……今日在此受教了,噢,这份报纸,我能带走吗?”
周武听闻李世民似乎没有做买卖的意思,心里有些遗憾,不过买卖不成仁义在,便道:“无妨,无妨。”
李世民似乎想起了什么,朝陈正泰道:“你需要桌椅吗?”
陈正泰忙摇头:“不需要。”
李世民不无遗憾之意,于是又对张千道:“你需要不需要?”
“陛……郎君,您是知道我的,我要桌椅做啥?”
李世民只好叹道:“这样吧,我这里需要五百副桌椅,先付个定金,下月月初,我来提货。”
说着,下意识的掏了掏袖子,不出意料……
没有带钱。
陈正泰偷偷翻了个白眼,咳嗽一声ꓹ 很自觉地从袖里取出了一叠欠条,直接搁在了桌上:“自己数ꓹ 不够再补。”
邪尊逆寵:廢柴嫡女太囂張 冷雪輕飛
李世民莞尔笑了笑,便已信步,出了这厢房。
外头停着马车ꓹ 李世民登车,邀陈正泰同座。
陈正泰便钻进李世民的马车里ꓹ 马车动了,周武见接了大单ꓹ 高兴得眉飞色舞ꓹ 忙将马车送到了作坊门口。
李世民进了马车后,靠在垫上,眼睛半开半阖。
这幽静的马车里,稍稍的沉吟片刻之后,道:“朕已不打算姑息他们了。”
陈正泰自是明白陛下这话里的深意,便看了李世民一眼道:“陛下有何打算?”
李世民是个有魄力的人,显然心里已有了思路ꓹ 道:“骠骑府,要先练出一支军马ꓹ 军中所有的文吏和武吏ꓹ 统统都从百工子弟中抽调。”
这几乎是破天荒的事!
在历朝历代ꓹ 人们对于百工子弟都是带有防范之心的ꓹ 以百工子弟为骨干,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从秦汉以来ꓹ 几乎所有的军中骨干ꓹ 都是贵族子弟或者是拥有一地土地的地主子弟ꓹ 这些人被称之为良家子,进入了军中之后ꓹ 为皇帝立下汗马功劳,建功立业,而后赏赐更多的土地。
哪怕是李家,其实也是凭借此跃升的。
而百工,在许多人的眼里,乃是贱业,这种对于百工的歧视,其实是从全方位的。从社会地位,到未来的出路,一旦你沦为匠人,几乎就没有任何跃升自己地位的可能。
从秦汉到隋唐,你几乎寻不到几个人有匠人的背景。
陈正泰毫不犹豫地道:“喏。”
李世民此时脸色绷紧,这是破天荒的事,可此时他的眼里,多了几分锐利,目光扫在陈正泰的身上:“这些人可以保持战力吗?”
陈正泰道:“陛下难道忘了当初朔方那儿……”
李世民点点头:“朕明白了。不过……这些战力还是不够,突厥人不过是被火枪打乱了阵脚而已,可你需明白,单凭火枪,是无法克敌的,若是遇到了优秀的将领,他们很快就会寻觅出火枪阵的破绽,所以这就必须做到,这支军马要有迅速应变的能力,要有骑营。”
战马的力量,在这个时代,是绝不会淘汰的,此时的火枪威力还是太弱了,有太多的弊端。
陈正泰道:“儿臣明白。”
李世民随即又道:“能保证他们的忠诚吗?”
这个其实才是最重要的,再厉害又如何,不忠心于你,就什么都是枉然!
“绝对可以。”陈正泰毫不犹豫道。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来听听。”
“百工子弟有一个好处,他们往往生长在人流密集之处,见多识广,他们的父母大多有一些积蓄,能勉强供养他们读一些书,识一些字,虽然所学有限,可进了军中,却可重新教育……这就是为何新闻报对匠人们影响最大的原因。所以儿臣以为,这新军之中,当以操练为主,教育为辅。除此之外……世族子弟,陛下赏赐他们,哪怕赏赐得再多,其实他们也早已养刁了,觉得这不足为奇。可若是百工子弟,只要陛下肯给一些恩赐,哪怕只是细小的恩赏,他们也会感激涕零的。从这里入手……再调配一些优秀的将军带领他们,他们便敢赴汤蹈火。”
“优秀的将军……”李世民的脑海里,立即掠过了李靖、程咬金等人。
可他摇摇头,李靖这个人……当初在玄武门之变时立场并不坚定。
而程咬金等人,却又和世族的瓜葛太深了。
并非是李世民不相信他们的忠诚,只是对于李世民而言,他需要的是一支……一旦皇家与世族产生冲突,可以毫不犹豫的遵从旨意的军马。
这支军马,要的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忠诚,而是百分之百!
李世民皱着眉头想了想,而后看向陈正泰道:“有人可以胜任吗?”
陈正泰自是早有人选了,立马就道:“陛下难道忘记了苏定方、薛仁贵人等吗?除此之外,还有黑齿常之、契苾何力,这些人虽是大多起于草莽,亦或者是外邦的降人,却都是万人敌,在儿臣看来,不在李靖和程将军人等之下。”
这家伙……
倒是对苏定方等人很有信心。
对于这些人的武力,李世民是颇为放心的,可是将军还需能够领兵打仗,靠的可不是一时的勇气。
李世民深深地看着陈正泰道:“可以信任吗?”
陈正泰道:“苏定方与薛仁贵都是儿臣的兄弟,至于黑齿常之、契苾何力二人,在大唐举目无亲,儿臣一直信任他们,他们一直心怀感激之情。”
“那就试一试吧。”李世民笑了笑:“我大唐,终究不能只靠李靖这些人打天下,他们年岁大了。”
亡靈禁術 農夫仙拳
而后李世民又道:“你方才提到新军,那么这支军马,就叫新军吧,职责依旧还是保护太子,置于东宫卫率之中,所需的钱粮,还是从国库中取,明日……朕会下旨。至于其他的事……朕会布置的,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练兵……”
落難郡主要逆襲 桂格格
我有一萬個技能 鈺綰綰
陈正泰不由道:“儿臣只怕难当大任,何不如……请太子殿下出来主持大局。”
李世民深深的看了陈正泰一眼。
他似乎明白了陈正泰的意思。
这新军上上下下,都是陈正泰的人,陈正泰这是怕他这个做皇帝的对他有所疑虑了。
可李世民却是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朕将你视做自己的儿子看待,你何须疑虑呢?何况……你记住,你是朕的臣子,现在还不是太子的臣子。”
此言一出,令陈正泰差点要给自己一个耳光。
他竟差一点忘记了李家人的特长了,但凡是手里有了实力,做儿子的,都是要干自己老子的。
李世民本就是干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的爹起家的,大唐的皇族,还真别说,几乎都有这样的传统,说是家学渊源都不算错。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归罪于李家,那隋炀帝,不也传闻在隋文帝快死的时候,把隋文帝干死了吗?
而至于那乱七八糟的东晋、西晋,再到北魏、北齐、北周,到南朝的宋、齐、梁、陈,这等皇族之间的内讧,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儿子干老子,老子干儿子,弟弟干兄长……这简直就是皇族内部的传统娱乐项目。
所以说,后世的历史学家们,总说李家人无情,这真的是冤枉了他们,就李家皇族这样的,某种程度而言,道德水平,说不定还在皇族之中的及格线之上的。
只有到了宋朝之后,皇族内部才勉强稳定了一些……这是因为,继承制度渐渐完备的原因。
现在的李世民……你说他完全不重亲情吗?他显然是极为重视的,他对长孙皇后很有感情,他对太子李承乾的关心可谓是无微不至,哪怕是历史上的李承乾谋反,他也不忍心诛杀,甚至李治登基,也是因为他不忍心自己的嫡子们在自己死后死于非命,所以选择了性情比较‘宽厚’的李治作为自己的继承人。
可李世民哪怕再爱自己的儿子,心里也如明镜一般,想要做到父子不相残,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手中的大权抓的紧紧的。
他可以尽心的培养李承乾,但是决不能给与李承乾过多的军权,滋长李承乾的野心。
李世民的心思,不难猜测。
偏偏陈正泰故作聪明,这个时候提到李承乾,让李世民不禁开始怀疑,这家伙……不会是李承乾的卧底吧。
此时,陈正泰不免有种把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他深吸一口气,此时尴尬是肯定的,不过俗话说的好,只要我陈正泰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于是他干笑道:“是儿臣考虑不周,儿臣当然是忠于陛下的。”
李世民倒是神色如常,道:“朕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好酒需要酿一酿,才香。太子还小,此等大事,就不必他来掺和了。”
陈正泰忍不住在心里说,我也还小啊。
不过这下学聪明了,面上带着微笑道:“儿臣明白了。”
马车缓缓而行,很快就到了陈家的府门前。
可此时,陈家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这马车刚刚停下,门房便大叫:“可是大夫来了吗?是大夫吗?”
李世民和陈正泰下车,门房见是陈正泰,一时无语。
陈正泰倒是急了:“怎么,叫大夫干啥?”
“公主殿下即将临盆了。”门房道:“陈福已去找大夫去了,我……我以为……”
陈正泰一时急的跳脚:“怎么,咱们府上不是有大夫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门房才道:“府里的大夫当然是有的,稳婆也都在,这些都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可是公主殿下说……说不适,即将要临盆了……所以……三叔公不放心,说要多找一些大夫来,以备不时之需。”
“呃……”陈正泰这才略略放心,努力的定了定神道:“噢,知道了,不要怕,看你毛手毛脚的样子,我进去看看。”
奸臣養成實錄
李世民也万万料不到,这个时候竟要生,原本只是来看看,探探自己的女儿,一时颇有几分兴奋,又带着些许忧虑,忍不住道:“真的来得早不是来得巧啊。”
陈正泰这才想到,陛下也在此,连忙停下了准备往里走的脚步,道:“陛下先请。”
门房听到陛下二字,已是瞠目结舌,似乎惊得说不出话来。
众人匆匆进宅,在遂安公主的下榻之处,早已是人满为患。
鐵臂劍尊 奇異果子
陈家的所有女眷统统都来了,三叔公不敢上前,只敢远远的看着,背着手,带着一些陈家的汉子团团转,时不时求告满天神佛和祖宗,希望能得到保佑。
这个时代……哪怕是陈家这样的大贵人家,也是不能确保顺利生产的,稍稍不留意,就可能是母子都要没了。
因而这阖府上下,个个都干着急,只恨不得所有人都进去,把遂安公主拎出来,自己取而代之:来……这个我虽也是头一次,不过颇有经验,我来生吧。
待三叔公见了陈正泰,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先是骂:“今日怎的回来得这样迟,殿下要生了,也寻不到你人。”
他抬眼之间,见李世民有些面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来。
李世民道:“如何了?”
现在三叔公正心急着呢,于是没好气地道:“还能如何,生娃娃呀,你们又不懂,干问有什么用?根据老夫多年看人生产的经验……若是今夜之前不将孩子生出来,只怕……要坏事。啊呸,我怎么能说坏事呢,乌鸦嘴。”
棄妻難追之寶貝我錯了 完美的殘缺
…………
第二章送到,还有,顺带求月票,拜托各位。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