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q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第174章 曼陀羅的真身份看書-c3r30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你……你……”
宇文成才正震惊的时候,程咬金突然一侧身,一手抓住宇文成才提起来的脚,紧跟着一脚踢在了后腿。
砰!
宇文成才登时悬空,整个人在空中劈了个叉。
落地的一瞬间,只听刺啦一声,裤裆裂开。
“啊!”
宇文成才痛叫一声,双腿撕裂的疼痛,让他脑门冒汗。
宇文成才的两个狗腿子急忙将他扶了起来。
三人退后几步,那狗腿子才说道:“小子,你死定了,竟然敢惹宇文家的人。”
“小子,有种你报个名字。”
非愛契約
美人天下:妃常囂張
“算了吧。”程咬金说道。
“什么就算了,不弄死你,难解本公子心头之恨。”宇文成才怒道。
“趁我心情好,抓紧滚吧。”
程咬金懒得跟这几个公子哥啰嗦。
他的确没觉得,打这几个人有什么成就感。
“公子,咱们先回去叫人,只要他们姐弟俩还在长安,就跑不了他们。”一个狗腿子说道。
“也对!”
宇文成才指着程咬金说道:“小子,我会让你知道,宇文家在长安城代表着什么。”
撂了句狠话,宇文成才转身便走。
看到三人离去,曼陀罗好奇的问道:“若是换了别人,早就表明身份,将他们给吓跑,殿下为什么不这么做?”
無盡追溯 傾城狐
“有理不在声高,别看这孙子喊的响,实际上就是心里没底,更何况,我不愿意惊扰周围的百姓,真表明身份,他们还要跪拜。”程咬金故作深沉的说道。
虽然,程咬金是在端架子,但是在曼陀罗眼里,却多了些赞许。
若是程咬金四五十岁,那不稀奇。
但是程咬金现在不过八岁,能有这番思想怎能不让人震惊。
“殿下还真是跟寻常人不同!”
“我要是跟寻常人一般,又怎能八岁封王呢。”程咬金笑了笑,又道,“倒是你,应该有决定了吧?你的名头都比你值钱,你若是执意一人跟那个幕后主使对着干,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原本奴家真不愿意纠缠下去,打算一走了之,离开长安,但是现在,奴家改变主意了。”
“哦,是觉得,我可以帮你了?”程咬金问。
“不!”
曼陀罗微微一笑,说道:“是殿下得罪了刚才那个人,如果没有他,殿下的确是在帮奴家,现在,奴家与殿下有共同的敌人,算是联手!”
“共同的敌人?”
程咬金眉头一紧,震惊的说道:“你的意思,这幕后的主使,的确是宇文家的人?”
“不错,就是刚才那位宇文成才的父亲,将作监宇文智及。他一直想要得到奴家,手段无所不用,这一次是打算让奴家名声扫地,陷入牢狱之灾,让奴家好乖乖就范。”
曼陀罗顿了下又道:“当然,这一切的确是宇文智及安排的,至于他的背后,有没有人指使他,奴家就不知道了。”
“你有证据吗?”
“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在奴家跟殿下去衙门之前,老鸨来问过奴家,奴家就是因为没同意,才会跟殿下走,否则,当时殿下还没有被封王,奴家相信老鸨会想尽办法保住奴家。”
程咬金思索的点了点头。
曼陀罗想了想,又道:“如果殿下想要证据,倒也不难,既然宇文智及一直想得到奴家,这次回去,恐怕他不会善罢甘休,奴家可以顺势而为,去帮殿下打探打探。”
“若是如此,岂不是陷你于危险之中?”
“殿下仁义,奴家尽点微薄之力,又算的了什么。”
“好……姑娘倒是性情中人。”
天罡決 孤夢天
程咬金说完,转过头看向后面的衙役,说道:“回去吧,不用在跟着了,丢人现眼……”
“是……”
可見未來
几名衙役转身就跑。
“见风使舵的东西,他们跟着也就能欺负个老百姓,想必是刚才认出了宇文成才,才没有敢上前来维护我。”
程咬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宇文家在长安还真是根深蒂固,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混世王,还是没那么大的威慑力。”
“殿下过谦了,奴家相信,谁若是小瞧了殿下,肯定会倒大霉。”
“我可没有你说的这么厉害,走吧……”
……
晋王府。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兄弟到了一处。
大明1937 我是貓
坐在上位的杨广,盯着宇文智及,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殿下,刺杀魏总兵这件事绝对是天衣无缝,就算那程咬金查出了什么,查到头,也就是到徐千惠那里,我一早就把他在老家的双亲全部控制了,只要他敢乱说,他知道是什么后果。”宇文智及吓的背生冷汗。
“殿下,眼下不如找那个程咬金谈一谈,他若是识趣,见好就收,倒也罢了,他要是一根筋查到底,此人早晚要除掉。”宇文化及急忙帮兄弟圆场。
杨广将目光转移到了宇文化及的身上,说道:“你不用帮他说话,本王心里清楚,他是借着杀魏云奎的机会,想要霸占醉梦楼的头牌曼陀罗!”
嘶!
宇文智及吸了口冷气,急忙跪下说道:“殿下,臣不敢啊殿下。”
“宇文智及,本王不管你敢还是不敢,这是最后一次本王帮你收拾烂摊子,下次在做事,要是做不干净……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殿下,臣定为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旁边的宇文化及,看着这个弟弟,心里也是叹息不已。
他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好色!
见了漂亮的女人,思想就不受控制了。
“听说……那个曼陀罗,从西域来醉梦楼不过两年,就成了天下第一名妓,而且只卖艺不卖身?”杨广问。
“的确如此!”宇文智及说道。
“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她这样一个女子,是怎么从西域不远万里来到长安的吗?”
听到杨广的话,宇文智及一愣,说道:“臣愚钝,臣还真没想过!”
“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而是西域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是本王花了重金请来的,而你……”杨广突然指着宇文智及,“差点坏了本王的大事!”
“啊?”
宇文智及吓了一跳:“殿下饶命,臣,真是不知情啊!”
听到这个消息,宇文化及也万万没想到,问道:“殿下为何请了一个西域的杀手?”
“醉梦楼是很多文武百官的风流地,本王安排曼陀罗在那,就是搜集百官的把柄,并且在需要的时候,她会为本王去暗杀。”
遠古小日子 林家少爺
闻言,宇文智及急忙表态:“殿下放心,从今以后,臣绝不再去纠缠曼陀罗。”
“最近安分一点,那个程咬金不是个省油的灯!”
“是!”
杨广沉了口气,情绪缓和了许多,说道:“本王还真得想想,怎么样去见见这个义弟,宇文化及!”
“臣在!”
“你有什么好的主意?”
“殿下,那得看您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威慑为主,那就简单的叫到府里谈谈话,若是有拉拢的打算,可以隆重一点,许诺些好处。”
宇文化及顿了下又道:“以臣之见,殿下还是以拉拢为主的好,现在太子杨勇做事越来越无所顾忌,正如在太子府饮酒作乐,铺张浪费,陛下和皇后皆有怨言,这个时候,陛下若是能与程咬金和平相处,或许能让陛下看到殿下的肚量。”
“恩,有道理……你们下去吧,本王去准备准备,宴请程咬金!”
“是,殿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