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vhl好看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282 老周歸來看書-ma8p7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深夜机场。
有一中年男子穿着他那年五年没有换过都脱皮的黑色仿鳄鱼皮皮夹克,背着一个旅行包,大步流星快马加鞭从人工通道走出机场。
中年男子掏出超长待机的诺基亚,拨打一个自己七八年不愿意联系的电话号码。
一般人在这个时间段早收拾收拾睡觉了。
然而电话忙音只响一声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听声音像是沧桑上了岁数的男人。这声音说话有些冷漠,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厌恶打电话的人:“你联系我干什么?”
“我干儿子出事了。”
中年***在大道边上,点燃一根四块五的林海灵芝,一边抽烟一边说道:“这回出的事情很大,我怕我摆不平,但是又怕不救我干儿子,他就得死了。我就寻思联系你一下,但是你别多想,我没想着让你帮忙。你把我封存在你那的老伙计们还给我就行。”
情債 嬌蠻郡主
軍色誘人 笑雨涵
“今年你去河N了吗?”
男声没有正面回答中年男人所求问题。
“去了,烧了点纸,拔了拔草,看了看他们。就是我儿子出事了,要不然我还得找人修修坟。”
中年男人抽烟的手有些颤抖,再加上昼夜奔波没来得及休息,本就疲惫的身体更加虚弱。面如白纸的舔了舔嘴唇,有些馋方瓶牛栏山二锅头了。
“他们都死了!”
大婚向晚 千千佳人
男声突然暴躁的想骂中年男人,却有压制住了。
中年男人仰望天空,用手指头捻灭了烟头,下定决心一般的人生第三次低声下气求人:“我知道……我知道他们都死了!我媳妇也死了!我身边没人了!我干儿子再死咯!我拿什么活着去报仇啊!?”
“他们死了那么多年了!尸骨未寒啊!”
“我也不想他们死!我真的也不想他们死!”
中年男人说说话情绪失控的哽咽起来:“求求你……再帮我一次……因果绝对不会沾到你身上!”
“好,你现在在哪?”
旗卷天下 獨孤天狼
男声面对中年男子哀求,选择了妥协。
“我在机场路二号出口,你来了就能看见我。”
中年男子说完话,挂断电话,扶着路灯弯腰剧烈咳嗽的差点把肺咳出胸腔。
“呸。”
中年男子啐出一口血痰,继续抽烟等待着。
估摸着时间过去半小时。
一辆老式宝马停在中年男子身前。
“咣当!”
中年男子拉开车门坐上了车,掏出一根烟递给坐在正驾驶座位的同龄人:“谢谢你。”
“烟我戒了。”
玄魔誅天 契約
正驾驶座位的人挡住香烟,起身回头从后座拿过来一个手提袋子放到中年男子怀里:“老周,东西还你了,以后就别联系我了,这些东西不适合放在我这。”
“然后我再送你一程吧,你要去哪?”
“去我家店里,我家里那些孩子在等着我呢。”
專屬寶貝:殿下賴定
老周很相信这人,所以没有拉开拉锁确认东西是否完好无损。
“好。”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杉杉
男人默默开车,不再多言。
等车开到路北区第二人民医院旁边的殡葬用品商店的时候,男人停稳车也没说下车去送老周。
老周推开车门,临走前说了一句:“对不起……谢谢。”
车开走了,那个男人在往后的日子中没再出现过。
老周看着灯火通明的殡仪用品商店,尽量让自己表情不太难堪,找到胸有成竹的状态推开店门,走进店内,用南腔北调的口音故作大声吵吵:“咋了咋了?我这去外地上个坟,还把我火急火燎的给找回来了!那他妈啥!我来时候的飞机票谁给报销啊!?挺**贵的呢!”
“周叔!”
“干爹!”
坐在椅子上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的方胖子和老姐等三人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终于把救星等到了。
老周把手提袋子放到门口,走到自己存放酒水的柜子,掏出一瓶二锅头,畅饮一瓶之后,脸庞恢复些血色,顺带踢了方胖子一脚:“我他妈临走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把小燚子当犯人一样的看着!现在可他妈到好!人又出事了!他要是哪天死了!你推卸不了责任!”
“我……”
方胖子想解释。
老周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别我我我的!走!先去你们说的那个别墅!我到是想看看那个不长眼的敢动我干儿子!一天天的!还没个王法了!”
“周叔,要不让我媳妇跟着一起去吧。”
總裁的契約甜妻
方胖子攥着青铜剑没撒过手,精神高度紧绷造成他刚站起来要跟老周走,差点眼睛一黑晕死当场。
“小方子,你也在家待着吧。”
老周和阴如花连忙扶住方胖子,刚进屋老周没太注意到方胖子外在和内在的变化,等凑近一看便恍然大悟知晓其中因果,所以没再硬劝他:“你要是还能站起来,咱俩就一起走。不带你媳妇的!大老爷们出门玩命带个老娘们成何体统!?是不?小方子!”
“嗯!让我媳妇保护老姐吧!咱俩走!”
方胖子接过阴如花递给他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喘两口气,在老周实力靠山归来的情况下,终于把心中时时刻刻提着的一口给松下来了。
“走!”
老周拿起手提袋子就出了店门。
“小方子……我不知道说啥……”
三人加一个活死人都在担心我,但是老姐知道此时她做出冒然的举动必定会制造出更多的危险。避免连累大家,她只能等着明天天亮,我活着回来。
可是现在老周从外地风尘仆仆赶到家,便是有了希望,所以她在方胖子临出门之前,将心中情绪喊出了嗓子:“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小燚死了的话……你们就帮我把他的尸体带回来……尸体带不回来就带一件衣服……这样以后逢年过节我也有个守陵的地方……还有还有……你也要好好的,花花还等你呢……”
“我和燚哥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方胖子自修道以来,除去变瘦变帅意外,多了一种意识,一种对于家庭要负责的意识。
我是他亲人,老姐也是他亲人。
阴如花更不用提了。
網遊之劍神無風 望風落淚
然而在亲人家庭最为常态的是报喜不报忧。
“唉!”
方胖子攥着青铜剑特别想和阴如花说两句诉尽感情的纯真情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索性化作一声长叹,跟在老周屁股后面,走出店门。
“你开车了吗?”
老周紧紧衣怀,叼着一根烟。
方胖子指指马路旁边停的宝马Z4:“这呢。”
“走吧。”
“嗯,咱俩得快点。”
俩人上了车。
老周在路上寻问了一些基本情况。
方胖子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老周,并且包括彼岸花的一些能力。老周听到彼岸花存在之后,昏昏欲睡的眼睛一下子明亮有神了,手掌激动到止不住颤抖啊。
可以为鬼重新凝聚肉身……
那是不是可以把我媳妇给复活了!?
老周眼神中燃起一团火,是希望的火种。
夜半三更,马路基本没刹车,跨江大桥空挡到可以让方胖子拼命加速,不到半个钟头,车开到别墅区。
时间来到后半夜一点半。
荒无人烟的别墅区此刻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街区两侧被月光照亮满地楼房影子。
别墅区尽头的那栋闹鬼别墅寂静无比。
哪还有赌鬼的影子。
哪还有女纸人的踪迹。
哪还有吵吵闹闹看纸人跳脱衣服的孤魂野鬼。
似乎有东西在故意掩埋这里曾发生的一切。
老周拉开手提袋子拉锁,从袋子里拿到手中一把短刀……这短刀长一尺,且是刀锋是撑锯齿形的断刃,特别像电影《独臂刀》中男主使用的那把断刀。
短刀刀背中间刻着一个字:寻。
短刀刀柄尾部用红绳悬吊着一个浅色龙凤呈祥小型翡翠,会随着短刀移动而摇晃。
老周把短刀放到一边,再从手提袋子里翻出一沓红色符纸以及一杆毛笔,再加上两对大小不一样的铁胆和可以披在身外的破旧男士棉外套。
老周把拿了两张符纸揣进裤兜里,随后把铁胆啥的放回手提袋子。接着展开棉外套穿在身上,打着哈气废话不多说的握着短刀,先一步下了车:“小方子,你记住我几句话,一会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跟在我身后一定要跟紧!千万别走神,也千万不要想着逃跑!”
“还有,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