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grxu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第一百六十三章 重辦婚禮讀書-ooym1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安市
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早晨。
從太陽花田開始 九重流雲
此时的天际,已微露出蛋白,云彩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
太阳渐渐升起来了,淡蓝色的天幕,仿佛被舞台上的灯光照亮了,东半边涂上了一摸亮晶晶的朱红色。
阳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傅酒被这刺眼的光线吵醒。
她缓缓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眸,入眼一片小麦色肌肤的胸膛。
傅酒猛然神智清醒,脸上浮上来红晕。
霍御乾双臂有力地将她环在怀里,他的呼吸很重,胸膛随着他的吸气呼气此起彼伏。
阳光洒在他胸膛上,皮肤带着淡淡的蜜色。
裸露的胳膊上,肱二头肌一块一块,犹如砖头一般。
块状的胸肌和腹肌,曲线分明,上去给人的第一感觉是结实、高大、有力量。
傅酒越看脸蛋越红,她抽出自己的胳膊,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被阳光照射后闪了她的眼睛。
重生之盡風流 似是故人來
她忍不住笑了,这是霍御乾非常霸道地给她戴上去的。
真是拿他不知道怎么办了……
蓦然,她感受到了霍御乾不老实的手在她背部摩挲,傅酒猛然抬头,正好撞进他含着笑意的黑眸里。
“早安,霍太太。”他低沉的嗓音道。
傅酒羞涩的咬着唇瓣,抓上来被子捂住脸。
霍御乾一脸宠溺地看着她别扭的样子,将她更用力抱紧在怀里。
二人厮.磨了一阵子才收拾好下了楼,霍御乾一身军装整理完毕,他对傅酒道:“我先去军区,今日会有佣人来报道,你可以先随便逛逛这里。”
重生之妖孽天王
傅酒从厨房喊到,“我刚做好了早餐,你不要吃点吗?”
霍御乾脚步顿住,他又折返回来,走到厨房,看着傅酒的背影,脚步放轻走过去,一下子从背后环住她。
傅酒被吓了一跳,她努嘴道:“干什么,吓我一跳。”
霍御乾将下巴埋在她的颈窝,吸了一口她身上独有的酒味的香气。
“吃了早餐再走。”他闭着眼睛喃喃道,吐出来的热气扑在她脖子上。
傅酒忍不住笑起来,她缩起脖子道:“你干什么啊,很痒哈哈哈……”
霍御乾闻言更是得寸进尺,用力蹭了两下她的脖子,直叫傅酒痒得求饶。
傅酒将煎好的鸡蛋乘在盘子里,她略有些尴尬,“我就找到了一些鸡蛋,然后还有鸡蛋汤,我去盛。”
“不用,放着本帅来做。”霍御乾抢占了位置,傅酒拗不过他,将汤勺递给他。
二人坐在餐桌旁,霍御乾看着煎的油光锃亮的鸡蛋,勾起唇角道:“这还是本帅第一次吃你做的早膳。”
傅酒的拿着勺子一顿,疑惑道:“真的吗?”
“嗯……不然本帅为什么这么说。”霍御乾淡淡道。
傅酒微微一笑,“以后每日我都做给你吃。”她说完,有些羞涩的咬住唇瓣。
“酒儿,我们在补办一个婚礼吧。”霍御乾突然说道。
闻言,傅酒一惊,她愣道:“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霍御乾这辈子唯一,认定的,想娶的女人。”霍御乾语气深情又霸道,嗓音磁性蛊惑。
傅酒内心一震,她瞪圆了眼睛,“我觉着,没有必要了。”
霍御乾很是认真,一口拒绝,“不行,要办,我一定让你做这个世纪最风光的新娘。”
豪門公子欠調教
听着霍御乾的话,傅酒忍不住笑了,她都对霍御乾所说的有了画面感。
“那……便依你吧。”傅酒笑道。
霍御乾去了军区,陈誉将小思送了过来,小思挺着快六个月的孕肚,目瞪口呆浏览这里面。
“小姐,少帅这也太有钱了吧。”小思几乎要瞠目结舌。
傅酒尴尬笑了笑,“我并不知他什么时候购的,若是知道必然要拦下。”
小思眼力极佳的看见了傅酒手上的戒指,她忍不住快步走过去,抬起傅酒的手感叹道:“小姐,这也是少帅送的吗?”
“好大的一颗钻石,听说这东西比金子还贵呢。”小思说着。
她语气带着深意道:“小姐,你们是不是已经嗯……”小思用手势比划。
洪荒之石道
傅酒愣愣理解了那意思,脸蛋唰的红了,她恼羞成怒道:“小思,你都快做母亲了,还瞎胡闹,可有个母亲的样子~”
求生在第三帝國
小思捂嘴偷笑,努嘴道:“小姐和少帅兜兜转转到底还是在一起了。”
傅酒和霍御乾为婚事筹备着,两人决定要去重拍婚纱照。
三年前那张婚纱照,二人面部都是生硬,没有人的笑容是出于真心的。
“婚纱照,我想去江城那一家拍。”傅酒希望可以在那家重拍一次。
霍御乾答应了,下午便带着她乘火车去了江城。
火车在路上行驶了七八小时,二人下了火车就去找了地方住下了。
第二日一大清早,傅酒就心情激动的爬起床开始收拾自己。
她一边收拾自己,一边催着霍御乾赶紧起床。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
初春的清晨,湿润润的风轻轻地扫着,从破着的玻璃窗外穿了进来,微微地拂着一切,又悄悄地走了。
淡白天光,也占据着每个角落,给房门涂上了一层幻梦的白颜色。
清晨的阳光是宁静淡雅的,没有那种喧闹气息,让人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我就感受到过那种意境。
大地刚从薄明的晨嫩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在御园后面的清凉的花园子里,便飘荡着清朗的笑声。鸟雀的欢噪已经退让到另外一些角落去。一些爱在晨风中飞来飞去的小甲虫便更不安地四方乱闯。
浓密的枝叶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微微蠕动,却隐藏不住那累累的花朵。看得见在那树丛里还有偶尔闪光的露珠,就像在雾夜中耀眼的星星一样。
窗外鸟儿在叽叽喳喳,窗内傅酒一遍一遍的轻声道:“霍御乾,起床了……”
“今天要去拍婚纱照,你快点起来……”傅酒噘着嘴晃动着霍御乾的身体。
霍御乾懒懒道:“再睡一会吧,本帅昨晚很累……”

About the Author